第四百九十八节 金乌献祭


  金乌红彤彤的yǎn睛,犹如两颗燃烧的火球,漆黑如墨的羽翼上交错纵横着耀yǎn华贵的金纹它们高踞石柱顶端,俯瞰众人,通红如火的yǎn睛中,带着一如shén祇的漠然和睥睨

  它们似乎刚从沉睡中醒来,懒洋洋地扇动翅膀,旁若无人

  而周围围观者,早已经沸腾金乌,这种远古的异兽,竟然活生生chū现在他们yǎn前

  在远古,金乌是象征太阳的异兽,它们喷chū的火焰,犹如太阳烈焰,能消融最坚硬的金属,它们强大得令人敬畏

  但就像其他远古著名异兽一样,它们消失在岁月的长河之中,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而就在此刻,却有整整十只金乌chū现在他们面前,这带来的冲击和震撼,无以伦比便是元婴期的申长老也不禁目瞪口呆,目guāng死死盯在十只金乌身上

  “金乌……竟然真的有金乌”申长老喃喃自语

  黎庶早就惊得说不chū话来,他在门派再怎么受重视,却依然只是一位三代弟子,哪里见过如此场面?

  “不对”申长老忽然yǎn睛一眯,恢复冷静:“这不是金乌真身”

  一旁的黎庶闻言,顿时愣住:“不是金乌真身?那是什么?”

  “应该是金乌之魂”申长老沉吟,带着深深的感慨:“能封存金乌之魂来守护shén殿,如此手段,有如鬼shén”

  黎庶恍然,他仔细观察十只金乌,果然发现它们的身体边缘,隐隐约约有些模糊,不仔细看很难察觉

  “不过你别小看金乌之魂,它们的实力,只怕不在七品灵兽之下而且数目有十只之多,靠蛮力我们有十条命都不够”申长老望着金乌,自顾自道

  “长老,守殿兽灵怎么会突然chū来?”黎庶疑惑问道:“难道有人已经动手?把它们惹chū来?可没看到它们攻击啊……”

  说着说着,黎庶愈发觉得不对劲,脸色不由大变

  申长老脸色也是一变

  吕震如坠云雾,不明就里,但是看两位大人的脸色,◎他也知道只怕大事不妙

  就在此时,蹲立高柱的金乌忽然齐齐抬头,望向天空中的那轮红日只见十道通红的火线,从十只金乌张开的口中喷涌而chū,朝红日缠去

  那轮小太阳,陡然guāng芒暴涨,□其焰烈烈,周围的空气温度再度升高

  与此同时,太阳shén殿十根石柱之间的guāng幕蓦地变亮,guāng幕把整个太阳shén殿都笼罩其中

  “嘿嘿,没想到这次阴沟里翻船,竟然被人不声不响算计了”申长老脸色铁青,咬牙切齿道:“我倒要看看,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老夫yǎn皮子底下玩花玩”

  黎庶的脸色也糟糕到极点

  守殿兽灵个个现身,却并没有向四周发动攻击,说明不是有人触动shén殿的守御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有人控制shén殿的防御,发动了守殿兽灵

  “太阳部落不是都死绝了吗?”黎庶定下心shén,问道

  掌门的shén算,是绝不会chū错的这一点,无论是他还是申长老都深信不疑事情chū现了变化,那定然就是这两天的事

  黎庶问chū的是他感到最疑惑的问题太阳部落早就死绝,早在多年前,门派就确定这一点这一点是经过反复shén算才最终得chū的结果,这也是为何门派觊觎太阳shén殿的原因之一

  太阳部落族人死绝,那就意味着chū现意外的可能性不大,像这类shén殿,普通人是绝对无法得到其承认

  然而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在他们最放心的地方chū现了意外

  申长等级到底见多识广,沉静下来,冷声道:“不用理会这个我们现在必须马上进入shén殿,对方还没有完全掌握shén殿,这是唯一的机会这些兽灵不会攻击☆我们,它们在献祭”

  黎庶一愣,献祭对于现在的修者来说,是一个非常陌生的词但是很快,他yǎn中便不用露chū骇然之色,竟然用十只金乌之魂来献祭

  他转而想到,用十只金乌之魂来献祭……对★wǒmen,tāmenzàixiànjì”

  líshùyīlèng,xiànjìduìyúxiànzàidexiūzhěláishuō,shìyīgèfēichángmòshēngdecídànshìhěnkuài,tāyǎnzhōngbiànbúyònglùchūhàiránzhīsè,jìngrányòngshízhījīnwūzhīhúnláixiànjì

  tāzhuǎnérxiǎngdào,yòngshízhījīnwūzhīhúnláixiànjì……duì●方想干嘛?

  申长老脸色阴沉,yǎn中流露几分焦急,不等两人反应,大袖一卷,三人便消失不见

  就在同时,空中同时闪过几道guāng芒,朝石柱飞去,显然不是只有申长老才想到这一点

  空中那几道guāng芒此时正飞到guāng幕前

  呼

  几名修者来不及发chū惨叫,轰然化作一团火焰guāng幕上亮起几个guāng点,但转yǎn间便消逝不见

  只有飞近guāng幕,才能够真切地感受到guāng幕的温度之高

  修为稍差的,只要堪堪触及guāng幕,便会被火焰吞噬而另一些人见势不妙,便朝石柱发起攻击,希望能够避开guāng幕然而没想到,石柱竟然坚硬无比,无论他们怎么攻击,都没有半点损伤

  但是也有人闯进guāng幕

  申长老带着两人,化作一道烈焰,轻松穿透guāng幕

  有名修者浑身包裹在一层水幕之中,也轻松穿过guāng幕

  有的则是剑guāng护体,穿过guāng幕

  各种手段,层chū不穷但是有一点,能够穿过guāng幕的,无一不是高手,他们之中有些人来历shén秘,但是绝大多数却是云海界成名已久的高手

  不断有人化作灰烬,围观修者们火热的心冷静不少一时的贪婪会冲昏人的头脑,但是明知送死的事,没有人会做

  冲击guāng幕的,都是对自己实力有着绝对自信的人

  人群之中,不时响起惊呼

  “是曹北,他也来了”

  “快看快看那是海无涯”

  ……

  一个接一个成名高手的chū现,让气氛达到一个小**既然知道自己没有可能进入shén殿,许多人的心思也就歇了,安心地围观起来

  这里成为云海界风云会集之地,几乎有一半以上的高手,来参加这场盛宴

  金乌源源不断地朝小太阳喷着火焰,小太阳的火势愈来愈旺,热浪炙烤难耐,围观的修者们■不断地向后退

  如此威势,令人无不骇然失色

  便是一些觉得有能力进去的人,此时也不免踌chú起来,太阳shén殿威势之盛,便如那太阳般,耀yǎn无法逼视,只怕里也不是那么好闯

 ●★ 而一些胆子谨慎的,甚至主动朝后飞,远离shén殿遗址

  若是为了看热闹而丢了性命,那可就太不值

  ※※※※※※※※※※※※※※※※※※※※※※※※※※※※※※

  左莫被yǎn■前的变化吓一跳

  其实无论是青霖,还是怪尸,都不清楚太阳晶种对于太阳部落的价值太阳晶种由太阳部落每一任图腾强者炼制,是太阳部落最核心的传承之物

  莫说此等七星shén殿,便是高阶的太阳◆shén殿,拥有太阳晶种的左莫都能够获得shén殿的认主

  懵懂的左莫,哪里会想得明白这其中的玄妙?他呆呆地看着祭坛惊人的变化,一脸茫然

  就在此时,变故忽生

  一道恍若实质的☆金色guāng柱,从天而降,罩住左莫

  左莫如同泡在温泉之中,周身暖洋洋,说不chū的舒服

  这金guāng从哪里来?

  左莫不知道,他没有去想,此时他的精shén正处在极玄妙的状态他体内的太阳晶种异常的活跃,丝丝缕缕的金guāng和红芒,如同游鱼般,不断地从各个方向朝太阳晶种涌来

  它们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如果左莫此时清醒,他一定会惊讶地发现,这束浓郁有如实质的guāng束,赫然是他头顶的那轮小太阳洒下

  太阳晶种就像一枚钥匙,打开了这个尘封的仓库

  ※※※※※※※※※※※※※※※※※※※※※※※※※※※※※※

  申长老抬头望了一yǎn天空,脸色加糟糕,乌云密布

  头顶的那轮小太阳,此时guāng华达到极点,便是比白天那轮真正的太阳,也没有多少逊色而十只金乌的身形正在以肉yǎn可见的度在变黯淡

  申长老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在调动太阳shén殿的力量不,精确的说,有人在汲取太阳shén殿的力量

  如果不是亲yǎn所见,他绝对不会相信

  能够汲取太阳shén殿的力量,只有太阳部●落的后裔才有可能做到无论之前他如何笃信太阳部落没有幸存者,但事实摆在yǎn前,他不得不相信,掌门这次失算了

  这个推论一冒chū来,他心中便不可遏制地生chū无尽杀意

  掌门对这个遗址颇为看重,在一次偶然中寻到一丝线索,之后经过多方努力,才渐渐锁定遗址的位置其间,掌门和门派其他几位大佬都曾花了功夫推衍,最终才得到这个结果

  此人能够逃过如此多的shén算,要么身怀至宝,要么实力惊人

  若等对方汲取完太阳shén殿的力量,只怕就晚了

  申长老深深吸一口气,目guāng凝重,无论如何,他对太阳shén殿志在必得

  “你们小心跟在我后面”申长老沉声道,说完二话不说,大步朝前走去

  黎庶心中凛然,紧紧跟在申长老身后吕震也不敢多言,连忙跟上

  在他们面前,是无边无际的沙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