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节 贼秃!


  yún昭蟒的tóu颅只剩下半截,里面空荡荡的yún气翻腾,剧烈的痛楚让它疯狂地扭动身体,方圆数十里的yún气被搅动,呼啸如刀割

  荒兽呢?

  左莫瞪大眼睛,拼命地四下寻觅荒兽的踪迹,却始终找不到

  不知为何,一股悲伤莫名浮上心tóu

  虽然他知道荒兽只不过【汲古荒祭术】召唤出来的妖兽,并不会真正的死亡,可依然让他感到一丝难过在他心中,荒兽是不可能战胜的,数次关键保命的时候,都是荒兽救下他,在他心里,荒兽就像他的伙伴

  左莫死死盯zhe不断扭动身体yún昭蟒,这一刻,他只恨自己不够强大

  傻鸟也察觉到危险,度陡增,yún昭蟒迅在左莫的视野中消失

  ※※※※※※※※※※※※※※※※※※※※※※※※※※※※※※

  淡然从容的定真眸子里罕见地闪过一丝悸动,他仰tóu看了一眼yún昭蟒巨大的身躯,久久不能收回目光

  八品的妖兽,令人敬畏

  定真心中浮起一抹悔意,不该带明净他们一起来他没有想到yún海里面竟然如cǐ危险,yún昭蟒这种高达八品的yún兽都有八品妖兽连他都要退避三舍,明净他们逃跑的机会都没有无论◇在哪里,八品妖兽都是食物链的顶级存在,元婴期修者也不敢捋虎须的强大存大

  这次真是侥幸,若不是刚才他们渡河慢了一点,处境就危险了

  不过……

  他的目光盯zhe刚刚渡过河的几人◇,眼中闪过一丝杀机他清晰无比记得,那只怪兽被召唤出来的一瞬间,他心中闪过的悸动没有人知道他心中在那一刻的震惊,他并不认识荒兽,但是荒兽身上所独有的苍凉远古气息,在出现的一刹那,就引起定真的注意

  随后荒兽拼死一击,重创yún昭蟒,是令他再次重估荒兽的实lì

  yún昭蟒可是八品妖兽

  能够拥有如cǐ强大灵兽的修者,来历绝对不会简单

  定真根本没有往妖术方面去想,他们渡过运河已经有段距离,周围yún雾弥漫,他们的视野受到阻碍,而且他们所有的注意lì都被yún昭蟒吸引

  八品妖兽,就连定真,见过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直到荒兽出现,才引起定真的注意

  定真在考虑要不要出手,他对左莫一行的态度发生截然的变化左莫一行深入yún海的目的他并不清楚,但是他直接感受到威胁而且他在怀疑,左莫一行深入yún海,是不是也是冲zhe那东西而来

  他绝对不允许这次任务出现任何意外

  不过当他触及到左莫一行的目光,他便按捺住心中的杀意,因为他们的目光中毫不掩饰深深的戒备

  对方有准备

  战斗经验丰富的老手

  定真心中顿时明了,他脸上微笑如故,朝左莫一行颔首致意,便带zhe三名弟子转身离去,消失在yún海之中

  ※※※※※※※※※※※※※※※※※※※※※※※※※※※※※※

  有惊无险地渡过yún河,隔zhe河,yún昭蟒的咆哮依然清晰可闻但是不知为何,yún昭蟒似乎对yún河十分忌惮,并不过河片刻之后,yún昭蟒的咆哮渐渐远去

  四分五裂的yún河,挟zhe冰晶,四下漫溢

  傻鸟松开爪子,左莫瘫坐在地,全身几近虚脱韦胜脸上都露出心有余悸之色,康德满脸呆滞,他还没有从刚才的情况回过神来

  “他刚才对我们产生了杀意”宗如忽然开口

  韦胜和左莫一怔,两人对视一眼,露出凝◇重之色他们可是知道,宗如的感觉之敏锐,是何等匪夷所思

  “悬空寺的秃驴果然没有好秃驴”左莫恨恨道

  韦胜哑然失笑

  “活zhe……我还活zhe……我不是做梦……”康德语气颤抖地◆自言自语

  左莫和傻鸟同时翻了个白眼,动作整齐划一,由cǐ可见一人一鸟的德性其实差不多

  韦胜拍拍康德的肩膀,安慰道:“不是做梦”

  康德状如疯癫,众人知道他还没有从刚才的危险中挣脱,都比较理解左莫往嘴里塞了一把灵丹,盘膝入定韦胜和宗如两人守在一旁,以防出现什么意外

  灵丹一入喉,便化作一股热流,迅散入全身

  也只有左莫敢这样服用灵丹,他的经脉大异于常人,体内灵lì流转的路径也往普通修者截然不同,丝毫不担心大量的灵lì冲击

  他按照金叶上面的方法推动神lì的运转

  神lì运转远比三lì之中任何一lì的运转都要复杂,但效果也远比任何一种法诀、魔功和妖术都要显著得多

  只不过半个时辰,左莫便重睁开眼睛,他恢复如初

  韦胜和宗如松一口气,换作旁人,一定会对左莫能在如cǐ之短的时间内恢复惊讶无比,但是两人早就见怪不怪在他们看来,左莫身上,就没有几件正常的事

  康德也逐渐恢复平静,虽然他的脸色还有些发白

  “刚才那大东西是什么?”左莫问康德

  “是yún昭蟒”康德眼中浮现恐惧之色,竭lì让自己的语气平静:“是yún海里面最厉害的yún兽,很早之前,就有人传说,但是从来没人亲眼见过很多人都不相信,我也不相信,没想到是真的”

  “yún昭蟒?”左莫眼中闪过思索之色,但是他的记忆中没有半点印象:“几品?”

  “不知道”康德摇tóu

  “应该是八品”韦胜忽然道

  “难怪这么厉害”左莫一愣,这才有些咋舌道:“难怪连荒兽都打不过”

  这句话刚说完,他脑海中响起蒲妖的一声冷哼:“放屁”

  左莫的表情僵在脸上

  “汲古荒祭术传给你,真是糟蹋东西”

  “哈,堂堂荒兽居然被一个八品的小爬蛇给干掉,老师啊老师,您千万别气得要从棺材里爬出来”

  “丢人丢到yún海界,我居然收了这么一个废物作学生,我真该自插双目”

  “师门不幸”

  “妖界之耻”

  蒲妖的冷嘲热讽劈tóu盖脸砸过来,极尽所能

  卫忽然笑吟吟地插了一句:“也不能全怪小莫嘛俗话说得好,没有蠢学生只有差老师”

  死寂、杀气在识海弥漫

  “小卫子,看来你是想找死”蒲妖杀意四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知道我知道,实话总是有点伤人”卫脸上堆满无辜、歉意,但是怎么看怎么都让人觉得都俨然像小人得志的模样

  乒乒乓乓……

  双方直接打起来

  左莫满脸黑线,真是两个极品啊

  他转向康德:“水yún胎离这还有多远?”

  康德想了想道:“没有多远,再往前走两天,大概就能到不过……”

  他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左莫问

  康德咬牙道:“大人,现在那里有没有水yún胎属下也不敢保证,这yún海肯定出了什么大变故”

  “嗯,这个不怪你”左莫摆了摆手,随即起身道:“我们马上去找水yún胎”

  左莫打定主意,一旦寻到水yún胎,他就用传送符,带zhe大伙离开这个危险地方

  康德镇静下来,他也知道,哪怕他现在悄悄逃跑,也逃不出yún海跟zhe大人他们,反而安全有保障

  一行人立即起身,继续朝前进

  走了约半个时辰,康德的脸色渐渐难看起来,他忽然停下脚步

  “大人,这路不对”

  “路不对?”左莫等人一愣

  “属下对这条路非常熟悉,一开始还没觉得,但是走到这,属下敢肯定,路不对好像……好像有人修改过”康德的神情充满疑惑

  左莫等人脸色骤然一变

  他闭上眼睛,神lì散开,他睁开眼睛,杀机一闪而逝

  “这帮该死的秃驴”

  说罢,他忽然扬起手,一团光芒骤然在他手中炸开,无数光芒没入周围,赫然是专破幻术的【粉骷湮明灭】

  周围yún海一晃,没有动静,左莫脸色一变

  又是一记【粉骷湮明灭】

  直到第三记【粉骷湮明灭】,周围景色才为之一变

  韦胜■和宗如都难看至极,对方布置的幻术,他们竟然一无所觉左莫的脸色亦阴沉如水,他连续用了三记【粉骷湮明灭】,才破开对方布置的幻术,这足以说明双方实lì的天差地别

  对方这招十分阴险,只不过个小小幻术★hézōngrúdōunánkànzhìjí,duìfāngbùzhìdehuànshù,tāmenjìngrányīwúsuǒjiàozuǒmòdeliǎnsèyìyīnchénrúshuǐ,tāliánxùyònglesānjì【fěnkūyānmíngmiè】,cáipòkāiduìfāngbùzhìdehuànshù,zhèzúyǐshuōmíngshuāngfāngshílìdetiānchàdìbié

  duìfāngzhèzhāoshífènyīnxiǎn,zhībúguògèxiǎoxiǎohuànshù◎,稍有不察,必然中招在yún海中迷路,百死无一生

  贼秃

  康德转目四顾,忽然眼前一亮:“我知道我们在哪了”

  说完,他便朝左边的yún雾里走去

  左莫他们连忙跟上

  “悬空寺的秃驴果然是想对付我们”左莫咬牙切齿道

  “按理说,我们和他们没有冲突,莫非他们有所图谋?怕我们坏事?”韦胜露出思索的神情

  左莫嘿然道:“肯定是有什么图谋,要不然,他们怎么会来yún海?能引来悬空寺元婴秃驴的,肯定不是一般的宝贝不过既然惹到我们tóu上,嘿嘿……”

  他冷笑不语,本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寻你的宝,我找我的水yún胎没想到对方居然如cǐ阴险叵测,暗地里下手

  小莫哥的性格睚眦必报,断然没有白吃亏的道理

  元婴又怎么?抢宝贝抢不过你,但论起使坏水,对左莫这种蔫坏的家伙来说,没一万种方法,也起码有几千种

  别让哥遇zhe了……

  左莫咬牙切齿在心里诅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