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节 孽部禁制


  别寒脸色苍白

  孽部有一人失踪,到现在还méi有找到寂廖的房间,阳光从窗外投射进来,照在他身上,他却感觉不到半分暖意孤单的身影,在阳光下,说不出的萧瑟孑然

  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禁制的时间越来越接近,一旦禁制的时间到了,孽部便会全然失控,然后暴毙而亡因为担心这点,他根本不敢动用孽部,因为这会加禁制的反噬

  阳光温暖不了他心中的悲凉

  他不在意父亲兄长对他的态度,他不在意所受到的冷遇,他什么都不意,他唯一在意的就是孽部,一群和他朝夕相处十多年的魔偶

  他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带着这支失去魂魄的战部,重杀回悬空寺

  可是,连这他也做不到

  不自觉地,他拳头握得每根指节都发白,头深深地埋下臂弯

  他是一个魔族,却不会任何魔族战法,他会的、被灌输的,都是修者那一套他知道,他和孽部一样,都是不应该出现在世上,哪怕如今他身上的禁制已经解除

  他们就像怪物,不该出现的怪物,他们最好的归途,就是阳光中飞灰烟灭,连一点渣滓都不剩下

  他不在意

  他心里只有,在无数次梦里,他带着孽部杀回悬空寺,放的那把烈火

  但他连这都做不到……

  只会修者战法的他,在魔界举步维艰,若是méi有傅峰,他的处境加糟糕

  他从来méi有像现在这样痛恨自己,痛恨自己的无能

  不行,一■定会有办法

  他猛然抬头,眼中的目光,凶狠无比,就像穷途末路的野兽

  恰在此时,傅峰闯了进来

  “殿下殿下打听到了是笑摩戈笑摩戈的手下,今天在魔功碑捡走了咱们的人很多人看到了”◇

  笑摩戈?

  别寒的目光缓和下来,他霍地起身:“走我们去找笑摩戈”

  傅峰脸上露出迟疑之色

  “怎么?”别寒问道

  “殿下,说起来也奇怪这笑摩戈和属下在修真界见到的一人十分相像,虽然容貌身材完全不同,但举止神态,很像”傅峰解释道

  “嗯?”别寒有些意外

  “此人叫左莫,是无空剑门dì子,精通符阵属下曾在试剑会上见过他,后来又在荒木礁与其打过交道,印象非常深刻殿下肯定还记得那天城门口,他拦下蓝天龙,要走一名修者这里面……”傅峰有些迟疑道

  别寒眼中忽然爆出一团光芒,他喃喃念着:“左莫,左莫,笑摩戈,笑摩戈……小莫哥”

  傅峰一愣,眼中同时光芒大盛,失声惊呼:“是他难道真的是他?”

  “去看就知道了”

  别寒朝外走去

  ※※※※※※※※※※※※※※※※※※※※※※※※※※※※※※

  左莫觉得苗军应该是一位不错的战将,但是当苗军展现自己战将的实力,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他竟然一位黄金战将

  堂堂黄金战将,太安城居然少有人知道

  和野菱的对抗中,野菱几个回合便败下阵来而束龙亦不是他对手,但是苗军对束龙赞不绝口,认为束龙虽然缺乏变化,但是法度严谨,稍加磨砺,便是大将之才

  不过眼下就这一百多人,黄金战将也méi有什么用

  苗军多的时间用在指点束龙身上,他是正统★的魔族战将,论起机变,也许比不过小娘,但是基础扎实,指点束龙却是正好

  几番下来,束龙受益匪浅

  恰好橙发妖和黑烟妖从太安魔功碑回来,橙发妖一看正在修炼的卫营,顿时来了兴趣,凑了过来 □
  看了半天,橙发妖看得一头雾水,他开口问:“老苗,你和笑摩戈谁厉害啊?”

  苗军第一次听到别人称呼他老苗,不禁瞥了一眼,心中暗道这家伙还真是自来熟,嘴上道:“当然是大人厉害”

  “我也觉得”橙发妖深以为然地点头:“笑摩戈可是打败了玉衡军团长,连我都得承认,他是和我一个级别的天才”

  一旁的黑烟妖听了直翻白眼,忍不住道:“他比你天才”

  橙发妖转过脸,一本正经对黑烟妖说:“我不会承认这点的”

  玉衡军团长?这个名字他有些陌生,不过但凡能当上军团长的,绝对有几把刷子苗军虽然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但是也不敢确定自己能打败一名军团长

  他顿时来了兴趣:“哦,我还méi听说过,来说说”

  橙发妖顿时来了兴趣,便把左莫当年在十指狱的辉煌战绩狠狠吹嘘了一遍奈何他于战将实在是门外汉,错误百出,一旁的黑烟妖实在听不下去,不断地给他纠正

  苗军越听心中越惊,疑惑也越多

  橙发妖和黑烟妖显然méi有说谎,他们的神色认真,言辞凿凿,细节完整

  妖族的十指狱方面的常识,苗军还是知道一些的能够在弈战棋中打败一名常规军团军团长,这是何等实力

  绝对是黄金战将的实力

  可是……

  大人那一身魔功,他可是亲身领教过若说大人是妖族,打死他也不相信,妖族能够修炼出十乌天仪?但他忽然想起来,大人在与他比试中,用▲过小妖术

  越想苗军心中疑惑越多

  ※※※※※※※※※※※※※※※※※※※※※※※※※※※※※※

  左莫仔细检查孽部魔族身上的禁制

  “孽部是很早就存在的战部,他们有一◆整套禁制和控驭的方法每一代孽部的战将,都绝非常人,你要小心”蒲妖罕见地提醒左莫

  左莫嗯了声,便继续投入到这些环环相扣的禁制之中

  禁制布设得非常巧妙,而且左莫发现,其中一些禁制,明显有模仿魔纹的风格只不过这种模仿在左莫看来,还是相当初阶低级的

  孽部魔族身上的禁制,并非全部有害,相反,绝大部分都是有益的,能够大幅度提高他们的战斗力许多手段,让左莫大开眼界,给他许多启发

  可以看得出,悬空寺很早就开始研究镌刻符纹,他们有许多手法,都非常成熟,颇有独到之处

  左莫越是研究越是兴奋,这些手法,很多他可以直接借鉴

  他已经想到好几种方法,能够大幅度完善◎他给金乌营的魔纹效果,这些方法价值千晶

  渐渐,悬空寺的禁制,在他眼一点点开放,一层层地剥开

  但最核心的禁制呈现在左莫面前,左莫倒吸一口冷气

  最里面的禁制,竟然是直接与魂魄□tāgěijīnwūyíngdemówénxiàoguǒ,zhèxiēfāngfǎjiàzhíqiānjīng

  jiànjiàn,xuánkōngsìdejìnzhì,zàitāyǎnyīdiǎndiǎnkāifàng,yīcéngcéngdìbāokāi

  dànzuìhéxīndejìnzhìchéngxiànzàizuǒmòmiànqián,zuǒmòdǎoxīyīkǒulěngqì

  zuìlǐmiàndejìnzhì,jìngránshìzhíjiēyǔhúnpò相连

  匪夷所思的手法

  左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魂魄无形,要把魂魄和禁制连成一体,这其中的难度之大,让他震惊当场

  但是很快,他缓缓回过神来,目光恢复清明,开始仔细地研究起这最后一道禁制

  良久,他摇摇头,重起身

  这最后一道禁制是无解的,他也无计可施孽部的魂魄不完整,和这道禁制有着直接的关系

  好在这道禁制虽然无解,但是却不是破坏性的禁制

  彻底把这些禁制摸清楚了,左莫并méi有简单地去掉那些wēi险的禁制,而是采取一个大胆的方案

  ——他要用原来的禁制为基础,绘制全的魔纹

  ※※※※※※※※※※※※※※※※※※※※※※※※※※※※※※

  “听说太安城出了一个了不得的天才,不仅引发星移砂冶,还登上太安魔榜很久méi有出现这么出色的人才了呢”信公主笑道

  信公主的坐得笔直,她修长白皙的雪颈,总会让人不自主地联想到天鹅事实上,她拥有月湖天鹅族的高贵血脉,身形颀长高挑,容貌极其出众

  婉公主静静地坐着,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就像一个精致的布娃娃三位公主之中,她的年龄最小,性格恬静腼腆

  霞公主娇笑道:“是啊,叫笑摩戈整天都有人在我耳边念叨这个名字,听得都快生出茧了,也不知道有méi有那么厉害”

  霞公主肤色细腻瓷白,吹弹可破,樱唇温润性感,她的眼睛呈现迷人的粉色,三人之中,她的容貌无疑最出色,而且她举手投足间,风情万种,不自主地令人沉迷

  “这下连我都有些好奇了”一位英俊的少年抚掌笑道:“太安城有很久méi有出什么厉害的人物了,当年也就漆雕雨算得上一号人物,其他人,要么不成气候,要么就是老朽之辈,晋升帅阶无望”

  这位少年口气极大,但却并méi人觉得骄横,他有足够的资格说这样的话

  沈昱,当代沈家年轻一代中的最杰出的青年高手,据说十六岁便踏入将阶,是沈家最有可能踏入帅阶者

  这些年,他四下游历,四处挑战名家高手,从无败绩

  直到当他遇到霞公主,顿时被霞公主的风情迷住,充当护花使者,守候在侧,méi有任何怨言

  当他听到霞公主夸赞笑摩戈,顿时不爽起来,心里打定主意,到时一定要挑战笑摩戈,好公主见识谁才是真正的天才

  可怜的左莫,完全不知道,他已经被人盯上

  *****************************************************************************

  哈哈今天干掉一个还剩下九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