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节 铁索不离


  真shì陌生啊

  已经有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

  危险,自从踏入帅阶之后,这两个字就好似再也与他没有半点关系**泡!书*当危险的气味袭来时,他甚至出现了刹那的分神

  不过,雨帅很快反应过来,一声长啸,一道凛冽的青色剑光,刺破花海,飞入他手中

  青色的长剑,剑身细长,剑身刻着古朴的铭文

  这不shì修者所用的飞剑,而shì一bǎ魔兵,shì一bǎ魔剑

  剑在手,雨帅心中所有的迟疑不定全都一扫而空他手中的这bǎ魔剑,名为青鲤舌剑,亦shì地魔兵之一,排名远在黑心宝钱之上

  青鲤舌剑shì他还在将阶的时候,击shā一名敌人缴获而来,最初品质只能算得上优良,远没有今天这般威力之后他想尽方法,不断用各种法门祭炼,它的威力也不断地提升,一举跃入地魔兵的行列之中,成为天下最著名的魔兵之一

  青鲤舌剑shì用一只朽青鲤魔的唇炼制而成朽青鲤魔shì一种生活在海极深处的魔族,他们最厉害的便shì他们的青舌,坚硬锋利,无物不摧而他们死后,唯一不腐朽,便shì他们的青舌,他们族名亦shì由此而来

  青鲤舌剑一划,花海一分为二

  漫天的红色锁链,被青光一触,无不断裂青光闪过,一道幽黑深邃的裂缝,出现在天空

  一剑破空

  阴暗腐朽的气息,从裂缝中涌出来,地面的还残留的青草花木,迅枯萎

  花海迅地枯萎、凋零,转眼间,刚刚还无边无际的花海,便全都成为枯枝败叶

  青鲤舌剑能够名列地魔兵的最重要原因,便shì它能够一剑破开空间雨帅从一份残余的典籍中发现一种古老的禁制,它能够沟通阴腐界,而这种禁制最重要的材料便shì朽青鲤魔的舌头

  对于雨帅这样的高手来说,只需要关键之处明了,其他的自然不成问题

  青鲤舌剑便shì循此法祭炼而成

  阴腐界shì一奇异之地,地域不大,凶物横生,但shì其最为有名的,却shì阴腐界所特有的阴腐瘴气,shì天下少有的剧毒之一便shì帅阶,沾染上了,也shì极麻烦帅阶之下,绝对shì当场毙命

  当阴腐瘴气从裂缝中不断涌出,我离的剑意花海迅凋零,那些细小的红色锁链,也如同冰雪在阳光下一般,迅地融化

  我离清冷的目光没有一丝颤动,就好似眼前的景象早在她预料之中一般

  她俯身抚摸凋零的枯花,清声歌唱:“生非生,死非死,▲我心不离”

  只见地面枯萎的花海,突然疯狂地吸收阴腐瘴气,转眼间,它们仿佛汲取了养料一般,重绽放吸收了阴腐瘴气的花朵,变得加娇艳欲滴融化的红色锁链再次成形,锁链上面多了一些犹如彩雨一般的斑点 ★
  空气中多了一丝甜香的味道

  “有意思”雨帅动容道,这番匪夷所思的变化,便shì他看来,亦不落俗套

  身为帅阶,他的目光远非其他高手可比,他一眼便看出来我离的修炼法门shì一种和生死有关的奇异法门这让他有些吃惊,生死shì最深奥最永恒的命题之一,以生死为脉络的法门,无一不shì艰涩难练,但shì敢以生死为脉络的功法,无一不shì厉害的功法

  他识得厉害,不禁小心起来

  对方身上的气息非常古怪,生机勃勃,却又仿佛由死气转化而来她的身上,混杂着生和死两种截然相反的气息这种奇异的状态,让他根本无法准确地估计对方的实力

  雨帅明白过来,阴腐瘴气不仅无法对这个神秘的女人构成威胁,还会成为这些花海的养料阴腐瘴气shì一种shì腐朽之后所化,shì一种死气对方显然有生死转化的手段,bǎ死气化为生机

  花海荡漾,剑意涌动

  蓦地,雨帅脚下突然冒出许多细小的锁链,bǎ他缠得结结实实

  “哼”雨帅一声冷哼,缠在他脚上的锁链顿时崩飞

  然而就在此时,花海忽然以我离为中心,缓缓转动

  花海成为一个巨大的漩涡

  哗啦◆

  巨大的铁索声响起,一根巨大的锁链,缓缓从她脚下一寸寸升起,每升起一丝便会响起铁索颤动的声音

  铁索比成人的手臂都要粗壮,通体墨黑,上面布满密密麻麻红色的魔纹

  雨帅脸色凝重●,手中青鲤舌剑向天空一抛

  青鲤舌剑一飞上天空,便化一条细长的青鲤,忽然,天空中响起一声霹雳,电蛇游走,无数雨点,纷纷洒洒而下

  雨幕笼罩大地,水雾弥漫

  这些雨点看似柔弱,然而那些花海,在漫天大雨之下,却骤然慢了许多

  雨帅的【不归雨界】

  每一滴雨滴都蕴含着极强的力量,犹如最锋利的锋矢,能够洞穿铠甲脚下的地面,转眼间便千疮百孔

  然而,不归雨幕下●的花海,虽然旋转的度变缓了几分,但shì依然娇艳

  我离漠然地看着雨帅,锁链一点点地从她背后升起

  若shì雨帅能够潜入花海,便会发现,在我离的脚下,花海的另一面,一个透明的身影,赫然★却shì罗离,他倒立在花海的另一面,锁链从他背后,不断向下坠

  铁索不离

  这招便叫【铁索不离】

  ※※※※※※※※※※※※※※※※※※※※※※※※※※※※※※

  左莫没有时间去注意两人的战斗,他体内的状况,正处在最诡异的时候

  太阳晶种流淌出来的那缕热流,本来如同君临天下,一下了震慑住他体内乱成一团的神力然而当逆龙爪的阴寒凶气,钻入左莫体内时,它便如暴怒的狮子般,猛地扑上去

  逆龙爪的阴寒凶气不甘示弱,正面迎上去

  好比那天雷勾地火,两股力量,顿时shā得难解难分

  可怜的左莫,成为这两股气息厮shā的战场,一会儿左边身体阴寒至极,一会右边身体滚烫如火这两股力量就如同两只绝世凶兽,左莫体内的神力乱流,如同被吓坏的小孩,一动不敢动

  所过之处,必然身体极度损伤,幸甚左莫体内还有青藤玄水,这滴青藤玄水极具灵性,不断地修补着左莫的身体,神妙异常

  但shì紧接下来发生的情况,让左莫几乎魂飞魄散

  不知shì不shì受到刺激,越来越多的热流从太阳晶种的裂缝里钻出来而逆龙爪这bǎ绝世魔兵也不甘示弱,一缕缕阴寒凶厉的气息,不断地从他背后钻入体内

  双方再度激烈地拼斗起来

  左莫的脸都白了

  老天,这么玩下去,哥有再多青藤玄水也不够啊

  若再这么下去,自己的身体肯定会被这两股气息拆散

  但shì让左莫没有想到的shì,太阳晶种的热流很快占据上风,它们显然胜一筹,左莫松一口气,若shì双方没完没了地斗下去,自己只怕很快一命呜呼

  可接下来发展,却让左莫再度惊慌起来

  占据上风的太阳晶种热流,所过之处,一片焦灰,哪怕青藤玄水,也无法修复

  左莫明白过来,太阳晶种里面的热流,绝对不shì现在自己的身体能够承受的比起眼下的情况,刚才双方势均力敌的情况反而要好许多

  小逆逆,再来一点寒气,再来一点

  左莫拼命地想,恨不得上去帮忙,但shì阴寒气息不仅没有增多,反而被太阳晶种热流消灭了许多

  一直在拼命祈祷的左莫见状,不◇由大怒

  没用的家伙

  连一个没成年的火球都打不过,还天魔兵,天个屁啊

  左莫在心里破口大骂

  这些话刚从心中闪过,背上的逆龙爪猛地激烈颤动,它似乎听到左莫的骂声一股比●刚才不知强大多少倍的浩然凶厉气息,如同暴怒般,猛然冲进左莫的体内

  三千烦恼丝似乎也明白到了紧要关头,对逆龙爪的缠绕松动许多

  逆龙爪的这股气息极其强大,一冲入左莫体内,便bǎ太阳晶种的热流冲得七零八落左莫感觉到背上的逆龙爪在不断地颤动,左莫有一种错觉,逆龙爪就像一个粗豪的大汉,在得意无比地哈哈大笑

  但shì左莫不仅没有欢呼,反而差点惨点出来这股逆龙爪气息强大无比,冲散了太阳晶种的热流,在他体内肆虐

  凶厉无比的shā意,在迅地摧huǐ他的身体

  该死

  左莫连哭的心都有,好在太阳晶种无法容忍被打败,又shì一股炽热无比热流,从裂缝里钻出来,扑向逆龙爪的凶厉之气

  你来我往,左莫的身体,成为胶着的战场

  各种各样的剧痛,不断地折磨着左莫的神经,但shì偏偏无法动弹,连惨叫都无法发出在这两个绝世凶物面前,左莫渺小得就像婴儿

  但shì他并没有放弃

  哪怕痛入骨髓,他都咬牙强自让自己保持冷静,让自己的注意力始终保持集中

  他知道,想要在这两个绝世凶物的战斗中找到生机,只有冷静

  不记得多少次,就在左莫几乎快要麻木的时候……

  机会悄然而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