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节 谷梁刀


  谷梁刀看着几乎被屠戮殆尽的魔族,bú由赞道:“公孙兄弟的战部,果然锋锐无双”

  谷梁刀的体形魁梧,面容粗豪,声如洪钟,满脸的风霜之色,完全bú像那些养尊处优的四大门派弟子泡*书*(他的赞叹,引起周围诸将的赞同,众人无bú点头这些出身西玄的战将,都是谷梁刀的心腹手下,跟随谷梁刀时日颇久,平日里个个眼高于顶,但是此时,却是毫无保留地流露出欣赏之色

  这支战部有资格得到如此待遇◆

  公孙差腼腆笑道:“谷兄谬赞了,若没有谷兄相助,我们只怕还在路shàng”

  他语气真诚

  公孙差率领的战部和谷梁刀的相遇,双方发生了冲突朱雀营的强悍,让谷梁刀大吃一惊,立即■收缩战部虽然朱雀营里有一些魔族,但是绝大部分都是剑修,谷梁刀以为是昆仑的核心战部,便派人shàng前询问

  当得知对方bú是昆仑战部时,谷梁刀心中惊讶甚四大之外,竟然有如此强悍的战部,若bú是亲眼所见,他绝bú相信

  谷梁刀虽然看shàng似长相粗豪,但是外粗内细,心中顿时起了结交之意一支强大的战部,还拥有一名顶尖的战将,值得他结交

  谷梁刀率领的战部在魔界所向披靡,便是把这界,拱手让给公孙差,他也丝毫bú心疼

  当得知公孙差是为了去接一个人时,谷梁刀心中顿时充满好奇如此强悍的战部,还有如此强悍的战将,来历定然bú简单,而能够让他们迎接的人,只怕bú简单而且听到公孙差他们千里迢迢,一路经历无数战斗,来寻找他师兄,心中亦是感动

  只bú过思索片刻,他便决定帮助公孙差

  公孙差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愿意帮助自己,bú过他见对方其意甚诚,便应下来有了谷梁刀相伴,前进度陡增

  两支战部结伴而行,沿路bú断切磋,双方也越来越佩服对方谷梁刀自bú消说,他是西玄如今声名最著的战将,是当今最顶尖的战将之一但是他没有想到,公孙差的水平,竟然比之他,毫bú逊色

  公孙差的打法诡异多变,令人防bú胜防

  而公孙差与谷梁刀这段时间的接触,也对其了解渐多,心中多了几分敬重谷梁刀为人豪爽,极重情义谷梁刀虽然出身西玄,但是却非核心弟子出身,完全是凭借一场场战斗,才爬到如今地位而且让公孙差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名震天下的西玄虎将,竟然到xiàn在也依然bú是核心弟子

  一说及此,谷梁刀麾下诸将皆是满脸bú忿

  公孙差简直觉得bú可思◆议至极,如此名将,竟然如此bú受重视,难道西玄高层都是瞎子bú成?

  后来才知道,谷梁刀好友受门派内一位大佬之子迫害而死,谷梁刀寻了个机会,重创那位核心弟子若bú是此事最后闹得极大,门派那位大●yìzhìjí,rúcǐmíngjiāng,jìngránrúcǐbúshòuzhòngshì,nándàoxīxuángāocéngdōushìxiāzǐbúchéng?

  hòuláicáizhīdào,gǔliángdāohǎoyǒushòuménpàinèiyīwèidàlǎozhīzǐpòhàiérsǐ,gǔliángdāoxúnlegèjīhuì,zhòngchuàngnàwèihéxīndìzǐruòbúshìcǐshìzuìhòunàodéjídà,ménpàinàwèidà佬早就取了他的性命bú过虽然保下小命,他却几乎得罪了大半高层,无法在门派呆下去,被派到都天血界

  大小战无数,而门派里的那些核心弟子bú断的小动作,但他硬生生活了下来,而且bú断地积累战功以至于,虽然暗地里他bú断地受着排挤,但是明面shàng,门派却bú得bú一次次奖赏他但是伴随而来的,却是加惨烈苛刻的任务

  他奇迹般存活下来,而且越来越壮大由于他豪爽大方,又重情义,bú知bú觉★中,身边也形成一个小团体,吸引了那些bú受门派重视,却有真才实学的人

  公孙差听得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想bú到,风光无限的西玄虎将,竟然如此凄惨

  对这些事,谷梁刀bú以为意,一笑而过他■虽然与门派高层关系极差,但他豪爽而乐于助人的性格,让他得到许多朋友,交游甚广

  公孙差有些奇怪谷梁刀为什么bú脱离西玄,以他的实力,无论在哪,都绝对可以混得如鱼得水bú过公孙差没有问,每个人都■有自己坚守的信念

  两支如此强悍的战将结伴同行,自然一路畅通没想到眼看就要到抵达太安城,竟然突然遭遇许多魔族这些魔族来自bú同的家族,他们带着魔兵,似乎图谋什么

  一进入战斗,谷梁刀俨■然换了一个人

  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直接下令突击,果决无比,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而朱雀营也bú甘下风,悍然出战

  战斗一面倒

  甚至谷梁刀和公孙差还有闲情聊天

  战斗很快便结束,但是战后的盘查,当公孙差听到“太安城”“笑摩戈”“太安宝阁”等等,脸色顿时变了

  而尤其是在听说,在这久前,雨帅的雨前卫已经抢在前头,公孙差的脸色险些变色,就连谷梁刀的脸色也凝重万分

  帅阶

  谷梁刀从都天血界便开始和魔族打交道,很清楚帅阶意味着什么

  但是他依然毫bú犹豫地陪同公孙差前往太安城

  心急如焚的公孙差,全赶向太安城

  bú过当他们赶到太安城时,恰好目睹别寒屠杀雨前卫

  ※※※※※※※※※※※※※※※※※※※※※※※※※※※※※※

  天边出xiàn黑压压的小黑点,刚刚放松下来的众人,顿时脸色剧变

  杀得兴起的别寒,此时恢复冷静,强自按捺心中的杀意,停止杀戮,小心地退回到左mò身边他眯着眼睛,盯着天边急飞来的战部,目光骤然一凝

  两支战部

  他的目光bú俗,一眼便看出来朝他们飞来的两支战部是两支极其精锐的战部

  心中一片凛然

  刚才那场战斗他打得酣畅淋漓至极,但是消耗亦是极大

  若再起冲突,那可就bú妙了

  公孙差和谷梁刀都目睹别寒刚才那般状若疯狂的战斗,两人都心中讶然无比但是当公孙差看到别寒飞到左mò身边,作出戒备状时,便立即明白过来

  果然bú愧是师兄

  公孙差心中暗赞,他看到左mò安然无恙,顿时松一口气,但是随即有些激动,这么一路过来,终于找到师兄

  朱雀营看到左mò,bú由齐声欢呼

  直到此时,众人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

  原来是笑摩戈的人

  但是霞公主等人却是流露惊异之色,别寒的孽部已经足够让他们感到震惊,xiàn在竟然还有两支bú逊色于孽部的精锐战部

  笑摩戈到底是什么来头?

  bú过当发xiàn这两支战部绝大部分都是修者战部,人群又是一阵骚动,难道笑摩戈是修者?

  魔族和修者之间的战争,每天都在发生魔族对修者有天生的憎恨,如果bú是慑于这两支战部的强大,一些人早就按捺bú住

  朱可等人再看向左mò的目光,便有些复杂

  只有霞公主脸shàng一怔,便恢复如常

  ※※※※※※※※※※※※※※※※※※※※※※※※※※※※※※

  公孙差率领朱雀营前来,让束龙他们立即安心下来,顿时疲倦如同潮水般涌来,个个只有喘气的力气

  在公孙差的介绍下,左mò和谷梁刀见礼,感谢对方相助

  谷梁刀shàng下打量左mò,心中充满惊讶,他没有想到左mò如此年轻他刚刚听到朱雀营的欢呼,这说明左mò极受众人爱戴,能做到这一点,可bú容易而且一路来,和朱雀营接触得多,知道这支战部有多么骄傲,能够受到朱雀营如此爱戴

  此子bú凡

  谷梁刀的目光随即落在别寒身shàng,此时的别寒,就像归鞘的宝刀,浑身没有半点锋芒,迥异于刚才的浴血疯狂之态察觉到谷梁刀的目光,别寒连眼皮都没抬,安静地在一旁,冰霜般的魔纹让他看shàng去像散发着寒气的冰块

  谷梁刀忽然开口:“可是孽部别寒?”

  别寒一怔,他没有想到过,对方竟然能认出自己,他点点头:“是我”

  谷梁刀眼中亮起一抹光芒,若有所指笑道:“传言悬空最杰战将,江哲柔韧,别寒勇悍,今日一见,果然名bú虚传”

  别寒皱起眉☆头:“我bú是悬空寺的”

  谷梁刀丝毫bú惊讶,而是点头道:“别兄之事,我有所耳闻”他忍bú住再看一眼左mò,别寒逃离悬空寺之事,在修真界的高层,早就传得沸沸扬扬孽部一直是悬空寺的核心战部之一◆,像这样战将率领核心战部逃离门派的事,之前可从未发生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别寒竟然投靠了名bú见经传的左mò

  “你是谁?”别寒没想到对方似乎对自己十分了解,有些意外,他在悬空寺的时◇候,也从未出过寺门,知道自己的人少之又少,对方竟然一语道破自己的来历

  “西玄谷梁刀”谷梁刀一笑

  “我听说过你”别寒点头,心中恍然,难怪对方知道自己,原来是四大门派的弟子四大门派之间○相互较劲数千年,各自门派有什么厉害人物,其他几家都一清二楚

  “你日子bú好过,bú如和我们一起干”别寒直接道

  谷梁刀笑容僵在脸shàng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