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节 不好摸


  面对来势qí快的五行法相轮,率先出手的却是曾怜儿

  她一甩手便三颗金星银线珠

  不过指头大小的金星银线珠甫一出手,便化作斗大的血团,只见nián稠的血浪翻滚,呛鼻的血腥味顿时○☆
  面对来势qí快的五行法相轮,率先出手的却是曾怜儿

  她一甩手便三颗金星银线珠

  不过指头大小的金星银线珠甫一出手,便化作斗大的
  miànduìláishìqíkuàidewǔhángfǎxiànglún,lǜxiānchūshǒudequèshìcéngliánér

  tāyīshuǎishǒubiànsānkējīnxīngyínxiànzhū

  búguòzhǐtóudàxiǎodejīnxīngyínxiànzhūfǔyīchūshǒu,biànhuàzuòdòudàdexuètuán,zhījiànniánchóudexuèlàngfāngǔn,qiàngbídexuèxīngwèidùnshí在空中弥漫开来血浪中,一枚枚竹篮大小的血雷若隐若现地飘浮,朵朵金焰如同小小的金莲,间杂qí中

  戴涛冷哼一声,眼中杀机森然

  区区血雷珠,在他眼中,不费吹灰之力

  魔族血类魔功◆天生被禅诀所克,虽然戴涛并非正统悬空寺弟子出shēn,但是在悬空寺这么久,寺内典籍对他几乎全都开放,他又怎会不通禅诀?

  只见他口喧禅号,手掐禅诀,神色肃穆

  五行法相轮蓦地fēi出一○道尊者shēn影,只见她一shēn白衣,脚踏白莲,眉间点朱,手拈柳枝她嫣然一笑,手中柳枝轻扬,几滴甘露fēi入血团之中

  血团蓦地有如激怒的野兽,剧烈地翻滚着

  戴涛有些吃惊,竟然还没有破掉?

  只见白衣尊者手中柳枝又轻扬几下,几滴甘露顺着鲜嫩的柳枝,朝迎面fēi来的血团fēi去

  轰轰轰

  和戴涛想象中热汤沃雪不同,天空中的三团血团蓦地炸开

  猝不及防之下,戴涛顿时被漫天血雾笼罩

  轰轰轰

  飘浮在血浪之上的雷球,就像闻到腥味的鲨鱼,齐齐朝戴涛fēi去,有些雷球在空中便炸开,化作一道雷网,兜头罩去而那一朵朵小小的金焰,在漫天耀眼雷光之中,十分不起眼

  血雾中密集的雷音,犹如鞭炮声,不绝于耳

  戴涛十分狼狈

  但凭这种程度的雷罡,是无法伤到他,但是这些雷罡数量之多,乎他想象,他手忙毛脚乱五行法相轮放出一道光芒,罩住他,雷罡虽然炸得光罩一阵乱颤,但依然无法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丢人丢大了

  戴涛的脸刷地涨得通红,一个返虚期被一个将阶,逼到如此地步,奇耻大辱而且对方甚至还没有动用神力

  怒极的戴涛,指挥白衣尊者,不断破开雷罡

  反击一定要反击

  他下定决心,呆会直接上杀招,不给这些家伙半分机会

  然而戴涛没有注意到那些被耀眼雷光掩盖的朵朵金焰,直到几朵金焰,竟然直接烧穿了五行法相轮投下的光罩

  戴涛的表情凝固在脸上

  怎么可能?

  五行法相轮可是八品法宝这是什么火?

  一咬牙,戴涛头顶的五行法相轮蓦地一转,一位端坐在红莲之上的尊者出现在戴涛面前只见红莲尊者蓦地手一指,所有的金焰,如夜鸟归巢般,朝他座下的红莲fēi去

  眨眼间,红莲便被金焰笼罩

  好歹毒的火焰

  戴涛立即发现这些金焰极难吸★取,他的红莲尊者天生能吸收诸般火焰,此次竟然无法吸取这些金焰

  难道……是神火?

  这个想法他脑海中跳了出来,他的瞳孔骤然一缩,这些悄然无声的金色火焰,应该就是神火

  戴涛感觉■自己快要抓狂了

  五行法相轮唤出两位尊者,竟然还没有破开对方的血雷珠

  对方比他想象得要难缠,戴涛受挫之下,反而冷静下来现在看来寂正师兄受伤,并非偶然,这三个家伙的实力,比他想象得还要强若是自己稍有不慎,只怕阴沟里翻船

  他手朝天空虚托

  五行法相轮缓缓转动,五色光芒投下,只见漫天火焰雷光骤然为之一滞,五色光芒流转,火焰雷光顿时破碎,一分二,二分四……

  越来越小,直至湮灭

  左莫可没有奢望只凭借三颗金星银线珠便能打败戴涛,戴涛还在因为太阳神火而感到棘手的时候,左莫三人的第二波攻击接踵而至

  第二个出手是阿鬼,她眼中紫芒一闪,便隔空朝戴涛▲拍去

  恰在此时,五行法相轮五色光芒落下,把戴涛罩在qí中

  五色光芒转动不休,阿鬼几乎从不落空的一掌,竟然一滑,擦着五色光柱,蓦地没入戴涛shēn后下方的地面,顿时地面无声无息陷出一☆个十丈方圆的大坑

  戴涛表面神情镇定,但是心中却惊骇万分刚才阿鬼那隔空一掌,虽然被移偏,但他的五行法相轮依然难免一颤

  此时他不敢大意,五行法相轮催动到极致,五色光柱中,五名颜色各异的尊者,逐一浮现,走马灯似乎缓缓随着光柱旋转不休

  左莫三人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吸力从五行法相轮传来,有一股无形大力,在拼命地扯动着他们朝五色光柱偏

  空气也似乎变得骤然凝固nián稠起来,三人如陷泥淖

  返虚期修者全力出手,左莫三人顿时觉得压力暴增,来自四面八方、无孔不入的压力

  和寂正交手的那次,寂正从一开始就陷入被动,被三人压制,而寂正的精力都是放在如何化解三人的攻击上

  但是戴涛迅从愤怒中冷静下来,全力出手,三人的感觉顿时不同

  恐怖的压力,从各个方向辗压而来,让人心出逃无可逃之心

  绝对的力量

  左莫很快便反应过来,他知道不能这样下去周围空气中绞压力量越来越强,若再不出手,到最后,只怕光凭这无数不在的绞力,便能够把他们扯得粉碎

  深吸一口气,左莫取出小莫宝盏

  他神色肃穆,正欲尝试催动小莫宝盏,忽然体内的神力,突然不受控制涌入小莫宝盏之中左莫脑袋嗡地一下,一片空白

  铮

  一枚龟钱骤然变亮

  它蓦地从水面弹起,化作一道银光,朝五色光柱中的戴涛fēi去

  “来得好”戴涛忽然浑shēn汗毛直竖,他不及思索,一声大喝,全shēn灵力催动到极致

  头顶五行法相轮转动度陡增,方圆十里范围内的空间,开始出现扭曲

  光柱里的尊者齐喧禅号,姿态各异,或怒目、或微笑、或庄重、或肃穆……

  无数明亮的经文,在光柱表面浮现

  一道银光,如同离弦的银箭

  银光似乎丝háo不受空间扭曲的影响,当它和光柱表面接触的刹那,所有经文瞬间点亮,五位尊者同时发力,梵唱之声,响彻大地

  然而这道银光却如同射进琉璃之中

  乒

  清脆的声音在一片梵唱中异常刺耳

  梵唱嘎然而止

  进入光柱的银光,仿佛进入nián稠的胶水,陡然一慢

  戴涛此时才看清楚,这道银光原来是一枚外圆内方、布满银色光络的宝钱

  宝钱不时冒出一蓬蓬火星,迅湮灭在光柱中

  有古怪

  戴涛脸色一变,这些火星不断湮灭,五行法相轮的光柱,竟然亦在不断地萎缩就在此时,左莫手中宝盏内那浅浅一汪清水,忽然微微荡漾,泛起层层涟漪

  几乎在同时,五色光柱如同水波般,泛起微微涟漪光柱内的尊者,shēn形一阵波动,竟然有不稳的迹象

  戴涛心中狂跳

  几乎眨眼间,双方地位便换了一个

  这是什么法宝?

  戴涛心中闪过一丝恐惧

  在后方寂正忽然脸色微变,不好

  戴涛心中出现恐惧,他的光柱便会出现破绽寂正没有想到,竟然不过十日,这三人的实力竟然又上升一大截他此时才幡然醒悟,他们小看这三人了

  寂正顾不得shēn上有伤,脸上浮起一抹金色,十指如拈花,猛然屈指朝光柱那枚龟钱弹去★

  咚

  这一指,竟然发出如同雷霆般的暴音

  【禅音雷指】

  然而,在戴涛心神出现破绽的瞬间,光柱中的龟钱,便消失不见

  戴涛的右肩,陡然炸开

  耀眼的□雷光,瞬间包裹戴涛

  几乎在同时,一股恐怖的力量,擦着戴涛的shēn体,猛然轰在不远处的小山峰,小山峰陡然炸开

  左莫从空白中清醒过来,体内的神力,被榨得干干净净,涓滴不剩他忽然想起一物,往嘴里塞了一粒太阳籽,顿时一股精纯炽烈的神力,顿时化作一股热流,流入他体内

  左莫大喜过望,太阳籽果然厉害

  他正欲再次催动小莫宝盏,忽然脸色大微,猛地高喊:“跑”

  三人之间极具默契,他话音未落,阿鬼和曾怜儿已经退后数十丈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戴涛状若疯狂的咆哮,从shēn后传来,随即而来的是,是如同山崩海啸的恐怖灵力波动

  地面的岩石,不断地飘浮起来不远处河水脱离河床,缓缓飘浮起来

  左莫一边狂奔,一边回头瞥了一眼,只见戴涛浑shēn焦黑,袅袅冒着黑烟,披头散发,右肩一片血肉模糊但是此时,戴涛眼中只有杀意

  他举○起左手,惊人的灵力,不断地朝他的左手汇集

  恐怖的灵力波动,犹如不断成形的飓风,那令人绝望的强大力量,在不断地汇集

  左莫头皮发麻,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全shēn的力量,包括神力都用☆来逃命

  阿鬼和曾怜儿也识得厉害,疯了一般地朝前fēi

  左莫fēi得青筋暴起,满脸狰狞扭曲,俨然连吃奶的劲都用出来

  返虚期的屁股,不好摸不好摸啊

  *****************************************************************************

  还有十个

  PS:明天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