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节 各方


  风信子听着房间内传出的杯盘摔碎声,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便转身离开

  在他眼中,姬丽语或许足够美丽,却骄傲得像一只开屏的孔雀,除了那几根绚丽华丽的羽毛,她的智慧并不足以与她的美貌相提并论★☆
  风信子听着房间内传出的杯盘摔碎声,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便转身离开

  在他眼中,姬丽语
  fēngxìnzǐtīngzhefángjiānnèichuánchūdebēipánshuāisuìshēng,búyǐwéirándìxiàolexiào,biànzhuǎnshēnlíkāi

  zàitāyǎnzhōng,jīlìyǔhuòxǔzúgòuměilì,quèjiāoàodéxiàngyīzhīkāipíngdekǒngquè,chúlenàjǐgēnxuànlìhuálìdeyǔmáo,tādezhìhuìbìngbúzúyǐyǔtādeměimàoxiàngtíbìnglùn相比之下,青花雪的冷静从容,让风信子赞赏

  把青花雪安排在萧云海的身边,他不确定这是不是步好棋

  这个女孩实在让他有些看不透

  ruò不是今天亲眼目睹那一战,风信子绝对没有想到平时文静得一声不吭的青花雪,竟然还拥有如此强悍的实力一向自诩洞察秋毫的风信子,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这次是真正看走眼了

  不过,他并不担心青花雪会做出什么愚蠢的事情,青花家小有实力,但是在长老会面前,可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青花雪绝对不会完全置青花家于不顾

  他反而希望青花雪能够表现好一些,妖族不需要魔兵大师,但如果拥有一位魔兵大师,长老会手上无疑多一块重要的筹码这块筹码将在与魔族势力的谈判中发挥作用,对任何一个魔族势力,这都具备致命的吸引力

  风信子和往常一样进入十指狱

  当他看到明月夜的背影,情不自禁fàng轻脚步就是眼前这个美丽不可方物的背影,让风信子心甘情愿在其麾下效力

  明月夜转过身,那张不沾人间烟火的绝美脸庞,映到风信子的视野,风信子的心脏微不可察地剧烈跳动两下

  “辛苦了”明月夜微微一笑

  风信子努力让自己fàng松,带着几分调侃笑道:“其实轻松得很,一路有吃有喝,美女相伴,啧啧,当年游历要有这么舒服,那真是爽死”

  明月夜嘴角微弯,一抹笑意一闪而逝,素指轻弹,一枚光球脱手而出

  “唔,看来最近又有什么进展”风信子嘴里嘟囔着,顺手接过光球,信息如流水般在他心中流过

  片刻,他脸上浮现讶色:“笑摩戈在不周城?确定?”

  “确定”明月夜点点头,异常肯定

  风信子没有再问,明月夜大人确定,那这情节就百分之百真实可信他继续往下看下去,当他看到另一行字时,忍不住失声惊呼:“萧云海?”

  “是的,萧云海的来历虽然没有查清楚,但是他魔兵大师的身份却有可以利用的地方笑摩戈倘ruò在不周城,那他一定会找萧云海修复逆龙爪逆龙爪是天魔兵,只要有一点可能,笑摩戈没有fàng弃的道理”

  明月夜一说起正事,便会有一种凛然不容侵犯的气势,那双美眸亮ruò星辰

  有些人,果然是天生的领袖

  无shù高手被明月夜强大的气场所慑服,现在高层已经有传言,她极有可能接替大长老,而成为下一任长老会的实际掌权者

  她的智慧赢得绝大多shù长老的赞赏,在年轻一辈中,她无人能□及

  “说起来,今天我倒是刚刚和萧云海打过交道”风信子沉吟道

  “哦,此人如何?”明月夜美眸闪动,饶有兴趣

  “看不透深浅”风信子笑道:“丽语在他面前碰了一鼻子灰不过今天让人吃◆惊的倒是青花家的丫头”

  “青花家?我记得是叫青花雪”明月夜过目不忘,略一思索便对上号

  “就是她,真是惭愧,连我都看走眼了此女深藏不露,那一手【青花】,绝对是青花家年轻一代实力最强的我估计青花家十有**也是看走眼了,否则断然不会送她出来”风信子脸上多了几分自嘲之色

  “是我失职,事先没有弄清楚”明月夜坦然承过错

  “这个谁能想到?她隐藏得极深,ruò不是今天动手,我都看不出来”风信子连忙道:“此女胆大心细,从容镇定,是个人物不过她对萧云海似乎十分有好感,想着法子接近萧云海,我便索性让她暂时跟着萧云海,没想到倒是错有错着”

  “你要多加注意萧云海我怀疑,汤辰很有可能也明白萧云海才是找到笑摩戈的关键所在”明月夜接着叮嘱道:“你自己的安全第一,笑摩戈之事,不要太强求魔神殿给我们不少启发,对神力的参悟,已经有了眉目等你回来,应该就有结果”

  风信子心中一暖,但多的是喜悦:“恭喜大人”

  他知道明月夜底下有一个极其神秘的小组,里面的成员都是一些不理世事实力强大的长老,这个小组的目的便是破解神力的奥妙现在看来,肯定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这是无人能撼动的功劳

  而且掌握了神力奥妙的明月夜,手上将多了一枚重量级的筹码,这让她掌权的可能性大大提升

  风信子心中下定决心,就是绑,也要把笑摩戈绑回妖界

  似乎洞穿风信子的心思,明月夜微笑道:“你毋需着急,情况对我们很有利魔神殿虽然厉害,但是他们的修炼方法有缺陷”

  “啊”风信子大吃一惊,但他旋即恍然大悟:“我还奇怪他们干掉悬空寺之后,居然没有趁势扩张,原来是他们的修炼方法有缺陷难怪”

  明月夜眸子里闪动着光芒,她有如夜空中那轮圆月,光辉令周围所有的星辰都黯然失色

  “我们的修炼方法不会有这种缺陷”

  明月夜的声音充满不容置疑的信心

  “我们有时间”

  ※※※※※※※※※※※※※※※※※※※※※※※※※※※※※※

  黎仙儿的脸上写满惊骇,手上的纸鹤,仿佛烧手一般

  许久,她脸上的震惊才一点点褪去,她重恢复平日里的镇定,手上冒出一缕火焰,瞬间把纸鹤吞噬

  看着手中的纸鹤化作灰烬,黎仙儿的心,却没能像她的表情一样恢复平静

  实在是刚才纸鹤传来的消息太过于震撼

  昆仑竟然已经掌握神力的奥妙

  这个消息对她的冲击无以伦比的巨大笑摩戈使用神力时,大家都以一种旁观的啧啧称奇而当魔神屠戮悬空寺长老团时,人们震撼之余,意识到一个的时代已经来临

  但是当得知昆仑已经掌握神力奥妙,黎仙儿却仿佛瞬间感觉剑芒直指后背,她能清晰地感受那彻骨的寒意

  天環的神纹才刚刚破开三枚

  原本稳定无线比四境天格局随着悬空寺的崩塌、西玄的没落,变成只剩下昆仑和天環两家独大

  自古以来,三个势力以上才能够相互遏制,以达到平衡两个势力,只会有一个结果,一家吞掉另一家

  糟糕的是昆仑走在他们前面

  爷爷给她的纸鹤里,同样有着深深的担忧,同时让她无◆论用尽什么办法,尽量找到一份完整的神力传承

  天環如今几乎全线退缩,所有的力量都投入到神纹的参悟之中

  神力传承

  黎仙儿深吸一口气,她如今满脑子都是这四个字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笑摩戈,魔神殿她是不敢招惹,看看人家切瓜砍菜一样把悬空寺的精英杀个干干净净,同样有能力把天環当瓜切了

  到目前为止,众所周知拥有神力传承的三人,全都和笑摩戈有关

  这个该死的笑摩戈,跑◎哪去了?

  ※※※※※※※※※※※※※※※※※※※※※※※※※※※※※※

  趴在屋檐下的左莫看着房间内的黎仙儿,精神一振,对方竟然是个修者

  他虽然发现对方身上的气息似曾相识,▲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对方是名修者不得不说,黎仙儿伪装得极好,加上左莫压根没往修者方向想,他没有半点察觉

  不过黎仙儿手中升腾而起的火焰,暴露了她的身份

  天環?

  左莫心中加疑惑

  难道自己抹识改容之前,和天環有纠葛?

  左莫暗自摇头,他觉得这种可能性,还没有天環用了什么秘法盯着自己的可能性大自己可是和天環交恶已久,说不定这妞就在哪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目睹当年■自己和天環的那场冲突

  太阳神殿那场混战混乱至极,左莫也不敢肯定,这妞在不在场或是在场,那种熟悉感,也能够说得通

  黎仙儿脸上有伪装,左莫看不到其真容,似乎让这种猜测加靠谱

  ☆左莫没有再待下来,而是悄无声息地离开,一路小心翼翼绕开防护,没有引起任何麻烦

  直到回到房间,他才现出身形,长松一口气他刚才的潜行,可谓用足了手段,法诀、魔功和妖术同时使用,全都是潜行隐匿类的,没想到效果奇佳就连门外的青花雪都没有察觉分毫

  天環的人怎么和公子希掺和到一起去?

  左莫绝对不相信是偶然,难道,一个大胆的想法从他的脑海中冒出来

  两家要结盟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左莫几乎就肯定下来

  笛帅的确有资格和天環结盟,只怕这名女子,还不是一般的天環弟子

  想到自己与天環之间的恩怨,左莫便嘿嘿心中冷笑

  如此绝佳可以坑天環一把的机会,他怎么会fàng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