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节 狼首千怪营


  “我是费雷”费雷有些惊讶于凉微的年qīng,但他很快把诧异之色遮掩下去

  “我是凉微”凉微看得出对方的诧异,但他并不在意,无论是谁,看到他年qīng的脸庞,第一反应大多如此

 ◆ 满面风霜的费雷浑身充满干练、沉稳的气质,这也让他对自己战部充满期待

  费雷不是喜欢废话的人,直接道:“请跟我来”

  一行人进入一处隐秘的山谷,通过狭窄的谷口,地形豁然开朗,充满年qīng气息的声浪迎面扑来凉微的心脏不可遏制一跳,

  入目所及,数千名青年正在拼命地修炼,汗水蒸腾形成的白雾、翻飞的泥土、怒喝和咒骂、连绵不绝的破空爆音,不断地冲击着凉微的心灵

  凉微精神一阵恍惚,费雷的声音传入他耳中,飘渺难定

  “他们个人实力都很出色,一开始修炼的是魔功,后来改成神力他们各自拥有特殊的血脉,因此在这方面没有障碍,实力进步得很快到现在wéi止,他们还处在高成长的阶段这个阶段,会根据他们的年龄、天赋,大概在三到十年左右”

  费雷对这些他踏遍千山万水找到并亲自培养的少年们了若指掌

  “他们的实力相对于同龄人,非常出色哪怕比那些大门派、世家的弟子★亦毫不逊色,我们发掘了他们血脉中所拥有的力量,这也是我能够给予他们的帮助但是很遗憾,他们在战部方面还相当稚嫩,他们只完成了基础的战阵”

  凉微回过神来,心中诧异无比从他目前观察来看,这些少年的◆yìháobúxùnsè,wǒmenfājuéletāmenxuèmòzhōngsuǒyōngyǒudelìliàng,zhèyěshìwǒnénggòugěiyǔtāmendebāngzhùdànshìhěnyíhàn,tāmenzàizhànbùfāngmiànháixiàngdāngzhìnèn,tāmenzhīwánchénglejīchǔdezhànzhèn”

  liángwēihuíguòshénlái,xīnzhōngchàyìwúbǐcóngtāmùqiánguāncháláikàn,zhèxiēshǎoniánde确如同费雷所说,个人能力相当出色,比之他见过的那些精锐战部都毫不逊色这么多好胚子,上面怎么会熟视无睹?他虽然还不知道高层的力量,但他知道势力肯定不会缺乏战将,起码蒲蒲本人就很厉害,他不会不知道这么多实力出色少年的价值

  指导日常战阵修炼,并不需要多么强大的战将

  不过这些年的沉寂把他的自我控制能力打磨得相当出色,他不动声色地问道:“难道是缺乏战将指导他们?”

  费雷布满风霜的脸上苦笑一闪而逝,他摇摇头:“并非如此”

  果然有问题凉微露出仔细地倾听的神情

  费雷淡淡道:“他们的血脉被激活,令他们的个人实力突飞měng进,而随后的神力修炼是大有裨益但是,被激活的血脉,也让他们潜藏的性格开始占据上风他们的脾气变得十分古怪”

  “脾气古怪?”凉微脸上露出不解之色

  费雷瞥了凉微一眼,眼中深处闪过一丝同情之色:“是的,非常古怪”

  他随手指着角落里一个盘膝入定的少年:“他叫英荣,每天会花七个时辰入定,雷打不动,任何人只要走近他十丈范围内,就会受到他的无差别、无意识攻击”

  “无差别、无意识攻击……”凉微张大嘴巴,脸上神情愕然▲

  “没错”费雷就像没看到凉微的表情,自顾自道:“那只是他一种本能虽然他事后会十分诚恳真诚地向你道歉,但那时你未必能听见”

  “wéi什么?”凉微一愣

  “因wéi你要不重伤昏▲迷,要不死了”费雷面无表情道:“你看”

  说罢随手拣起一块石头,朝英荣扔过去

  石头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飞入英荣的十丈范围内

  入定中的英荣,身体一颤,睁开眼睛,骇人的是,他睁开的眼睛全是眼白,看不到眼珠他弹簧般跳起来,口中发出一声古怪的嘶鸣,半空中,身上骤然绽fàng无数狭长如刀的红芒

  数以百计的红芒,如同狂风暴雨般,朝飞来的那块石头罩去

  蓬

  拳头大小的石头,瞬间被绞成一蓬石末

  英荣身体一弹,倒飞回原地,重恢复入定

  石末纷纷洒洒而下,凉微张大嘴巴,表情凝固

  “英荣的攻击性并不强烈,因wéi除了入定的七个时辰,他还有五个时辰会保持正常状态”费雷的手指着另一位上半身赤祼的大汉:“他叫关龙,身上流淌着罕见的龙族血脉,这令他十分嗜杀,一旦打得兴起,他会撕碎他周围的一切活物与他对练,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关龙有如铁塔般的身体,肌肉贲张,充满压迫感,猩红的目光四下张望,就仿佛寻找裹腹的猎物

  过了半晌,凉微才发出犹如生锈般涩然的声音:“难道……他们每个人都这样?”

  费雷点头:“或多或少,血脉的力量与生俱来,它的危险同样与生俱来不过,有一点你可以fàng心,他们十分听从命令当然,这是指正常的时候”

  凉微周围的同行战将们,脸色已经一片煞白他们眼中,这些少年们,就像一只只随时可能把他们吞入腹中的危险怪兽

  我们要做战将,不要做驯兽师……

  他们心底泪流满面

  他们已经无比后悔wéi什么会答应这份工作,不少人已经有自剁双手的冲动,wéi什么自己没有抵挡薪酬的诱惑?早就该想到啊,所有付薪水的家伙,心都是黑的啊……

  凉微的脸色渐渐从苍白中恢复正常,旋即浮起一抹狠辣之色

  曾经孤军深入喋血敌疆的虎狼战将,当他心中作出决断,那股尽染鲜■血的杀意和决绝凌厉的气势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

  费雷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心中凛然看来,这次来了一个了不得的家伙啊

  同行战将们被凌厉狠绝的杀意一激,脸色加煞白,他们这才měng然想起来,凉■微和他们不同,他是一位真正经历过最残酷战斗的铁血战将

  场内修炼的少年们个个敏锐无比,立即注意到这股惊人的杀意气势,纷纷停下来,目光投这边

  这人是谁……wéi什么看上去明明很弱,却拥有如此惊人的杀意气势……

  凉微笑了笑,露出如狼般森然雪白的牙齿,似乎还挂着一丝血迹

  “以后这支战部,就叫狼首千怪营”

  ※※※※※※※※※※※※※※※※※※※※※※※※※※※※※※

  “别寒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权佩虽然让自己的语气如常,但是熟悉他的人,依然能够听得出其中蕴含的忧虑

  他的副官跟随他多年,当然能够听得出来他不禁有些吃惊,他第一次见到大人如此没有底气,难道别寒真的有那么厉害?

  他想了想,试探性地问:“大人在担心什么?”

  权佩身形高挑,虽然年事不低,双鬃已经露出一分花白,但他气质儒雅,给人可亲之感

  他进入魔帅时年龄不低,也早没有那份争雄之心,因此在魔帅联盟招揽时,没有犹豫tài久便成wéi其中一员他在魔帅联盟的各位魔帅之中各方面都不算突出,但wéi人沉稳,脾气温和,因此人缘好,加之熟悉军旅,反倒颇受重视

  权佩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什么绝世名将,因此不争不抢哪怕在这乱世,他也希望能够平平静静过完余生,荫及子孙

  他万万没有想到,他有一天,会面临别寒这种顶阶战将

  这些年过去,魔界早就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许多曾经显赫一时的名字不断消寂,而许多从未听过的名字,却展现出惊人的才华,登上这个全的舞台

  权佩知道自己已经老了,跟不上这个剧变的时代

  就像他知道,这次凶○多吉少

  别寒,能够在名将辈出的修真界中,杀入前十,这本身就说明他的实力,这是真正的顶阶战将这个级别的战将,绝不是他能够抗衡的魔帅联盟,大概只有希、赏雨生、海金云这些生代战将,才能够与之抗衡 ◇
  权佩心中苦笑七年的时间,换了一个时代笛帅他们依然是掌舵者,但是他们都很清楚,每过一天,就越接近换代的一天,神力是推动这一切的根源

  从联盟内部就可以看得出来,高层也开始有意识地给修炼◎魔神力的生代铺路,越来越多的年qīng人开始担任多重要的职务

  其实不光是魔帅联盟,整个魔族的势力大多如此,唯一的例外只有魔神殿

  赏雨生战部、海金云战部,正在火朝这里驰援,联盟也知道,单凭权佩是不可能挡住别寒

  “没什么,让大家打起主意,随时戒备”权佩重重吐出一口气,声音终于恢复如常他终是老将,知道主将心思不稳,对整支战部的危害有多大

  他只需要拖住别寒的步伐,wéi即将赶来的战部争取时间

  想到这,他心中多了几分底气赏雨生和海金云是魔帅联盟这些年涌现的天才名将,他们年纪qīngqīng,却拥有无以伦比的才华他们在残酷的战斗中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如果没有他们,魔神殿的扩张之势难遏制

  两人同样是顶阶战将

  只要拖住别寒……两大顶阶战将齐至,别寒绝难讨得好,说不定,能干掉别寒权佩对本联盟的两位天才少年,充满了信心

  忽然,目光触及远处,心中稍定的权佩瞳孔收缩

  一只森严战部,悄无声息,出现在他的侧右方

  别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