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九节 试探


  所yǒu人的目光汇集到左莫身上泡*书*(

  “要不然,调支战部,把tā们灭了?”大师兄的口气竟然都变dé如此霸气

  劳德光一个哆嗦,这话听在耳朵里,实在太霸气了啊那可是雷音寺●,九大禅门之首的雷音寺啊

  这帮人什么来头?

  劳德光心里越来越发虚

  左莫想了想道:“打雷音寺倒是不难,这里打下来也不难,就是养元浩yǒu点麻烦但是打完之后,就不太好办了” ◎
  大师兄也就随口一说,tā一般从来不插手莫云海战略方面的问题,tā对这类问题并不上心,tā一心痴迷tā的剑道而且对于左莫这方面的能力,tā非常信任,何况左莫身旁还yǒu小娘这样的妖孽

  tā之所以冒出这句话,只不过是担心左莫的安全

  黑海飞线什么的,tā自然不放在眼里,tā坚信无论在nǎ里,tāyǒu一剑傍身,天下大可去dé但是左莫却和tā不一样,虽然tā知道左莫的实力比tā并不弱,甚至在神力方面强,但是tā依然不希望师弟去冒险

  左莫的目光从那些守在传送阵旁的雷音寺战部身上扫来扫去,还真的像大师兄说的那样,除了调一支战部过来,还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正面突破战部不难,但是重启关闭的传送阵,是个很麻烦的事

  yǒu些事,暗地里可以做,明面上却不能撕破脸皮

  一旦真的和雷音寺撕破脸皮,那左莫借九大禅门抗昆仑天環的战略就破灭了神兵具装虽然难dé,但是☆对于已经拥yǒu三件神兵具装的莫云海来说,只是锦上添花之事,并不影响莫云海的战略发展雷音寺是九大禅门之首,在九大禅门yǒu着极大的话语权,它能够影响到九大禅门的决策

  片刻间,左莫便作出判断 ◎
  一行人很快引起雷音寺弟子们的注意,tā们今早接到命令,关闭传送阵,搜寻可疑人员,眼前这行人,行踪可疑

  左莫看到对方要围了上来,tā不想与雷音寺闹dé不愉快,低声道:“走黑海飞线”

  管事脸一白,但是没吭声,咬牙带队朝黑海飞线方向走劳德光脸色彻底白了,颤声道:“我……我们真的要走黑海飞线么?千万别啊,那是死路啊,那……”

  说到最后,劳德光已经是哭腔**泡!书*

  然而没人理tā,反倒是韦胜对其笑道:“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对这黑海飞线越来越yǒu兴趣了”

  韦胜之前虽然担心左莫的安全,但如今左莫下了决定,tā便打消其tā念头,只是在心里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保护师弟的安全

  其tā人也是一脸跃跃欲试,对于tā们这些尸山血海中厮杀出来的精锐来说,再艰险的路途,也不足以动摇tā们的心志,反而会激起tā们的好胜心

  “返虚期啊连返虚期都会死啊”劳德光嘶声哭嚎

  返虚期

  众人相视一笑,便是宗如这等恬淡沉默之人,也不禁莞尔

  “嚎什么嚎”曾怜儿不客气砰地给了这家伙一脚:“一个大男人,没点志气”

  魔☆族竞争残酷,魔族女子亦大多喜欢霸气阳刚的男人,所以曾怜儿一看到劳德光这副模样,顿时觉dé不爽

  看到身边的人,左莫心中也凭生几分豪气,些许顾虑消散无影无踪,笑道:“我们就闯闯传说中凶险无比的黑◆海飞线,看看它到底yǒu多凶险”

  雷音寺弟子看dé目瞪口呆

  这支商队,竟然……竟然朝黑海飞线方向飞去……

  ※※※※※※※※※※※※※※※※※※※※※※※※※※※※※※

  东泉界失守、权佩全军覆灭

  这两件事震动魔帅联盟,如果说之前,大家只不过是如芒在北,那么连续两场败仗,顿时让大家yǒu如被利剑直指眉心,沁骨的寒意,让tā们在肌肤不自主地起一层鸡皮疙瘩

  海金云终于等到赏雨生,这个消息让魔帅联盟高层们精神一振

  两大战将的汇合,顿时yǒu如一针强心剂,让tā们对这场战争的胜利充满了期望

  这场战争来dé太突然,完全没yǒu半点征兆,甚至魔帅联盟到现在还没yǒu搞清楚,莫云海到底因为什么而发动了这场战争

  双方按理说并没yǒu直接的冲突,事实上,在战争之前,双方的商业活动非常频繁

  莫云海jiū竟为何发动这场战争,tā们的目的jiū竟是什么?

  这些困惑让tā们在决策时陷入非常被动的境地,别寒又十分狡猾,tā始终不暴露tā的战斗意图

  tā们只能不断地往前线增派战部,值dé庆幸的,莫云海◎发动的并非全面战争来的的战部虽然不少,但是对于魔帅联盟来说,tā们唯一能够确定的优势,就是战部数量上的优势

  而且当tā们细细研jiū,很快发现,别寒并非没yǒu弱点

  tā麾下的战部□都分派各地,除了攻占东泉界的唐字部,其tā目标不明,但是魔帅联盟所yǒu人都相信,其tā战部绝对不可能像孽部那么厉害

  不知不觉中,别寒已经成为孤军

  再厉害的孤军,都是孤军

  这样的孤军,一旦被缠住,便是它的死期失去机动性、没yǒu增援的孤军,就像案板上待宰的鲈鱼

  魔帅联盟yǒu的是战部,光凭数量,tā们就能够硬生生磨死别寒

  这个突然的发现,令魔帅联盟所yǒu的高层,全都亢奋起来能够杀死别寒这样的顶阶名将,相比之下,丢失东泉、权佩战部的覆灭,都不算什么

  所yǒu人都确信,只要海金云和赏雨生两大战将一旦缠住别寒,那么等待别寒的,只yǒu饮恨战场

  打败权佩的别寒突然消失,并没yǒu令众人进退失据几乎所yǒu人都认为,别寒错失了开战之后,tā唯一可能各个击破的机会两大战将的汇合,让魔帅联盟重占据战略上的主动

  眼下,tā们只需要步步为营,不给别寒偷袭的机会,这种主动便不会失去

  海金云和赏雨生同样充满信心

  别寒的消失在tā们看来,亦从侧面说明了别寒的信心不足,tā想避开风头,寻找机会只要别寒一旦出现在另一处,tā们将立即发动对麻凡战部的全面攻击,从而完全切断别寒的退路

  假如别寒的后路被切断,tā就会变成一只真正的困兽,tā的任何挣扎,都只不过是困兽之斗,在海量的炮灰面前,精锐的孽部就像一○只被缚住脚的狮子,在一群豺狼的前赴后继中,轰然倒塌

  然而,别寒似乎比tā们想象中的要沉dé住气

  到目前为止,tā们依然没yǒu找到别寒孽部的蛛丝马迹

  海金云火爆的脾气,此□时也半点不着急在tā面前,赏雨生慢条斯理地解决着面前的美食,神情认真无比赏雨生的皮肤白皙,据说因此这一点,在崇尚勇武的魔族战部中,tā一直受到别人的嘲笑,被冠以小白脸之名而且tā说话温吞,这和tā童年▲口吃yǒu关,这一点也同样让tā倍受嘲笑

  现在没人敢这么嘲笑tā

  与海金云火爆急躁的脾气相反,赏雨生的性格温吞,做什么事情都慢条斯理,一副天塌下来也不管的模样

  因此海金云□一遇到赏雨生就没什么脾气,因为无论tā如何发怒,赏雨生都只会笑眯眯地看着tā,不吵也不争,还不时地随口附和两句

  两人的感情极好,和公子希不同,在神力出现之前,两人声名不显,混dé并不dé意相同的背景和遭遇,让两人情同手足

  “我不相信别寒看不到tā这个破绽”海金云沉声道,淡金色的脸庞,带着几分凝重:“tā一定yǒu其tā的计划tā不应该会犯这种错误”

  nǎ怕tā们看上去◎占据战略上的主动,tā们却不会像高层那么兴奋对方并非普通的战将,直接承受别寒所带来的压力,tā们无疑加慎重

  赏雨生恰在此时吃完,用餐巾轻轻擦了擦嘴角,tā才开口:“tā自然不会犯这种错误” ★
  “那tā的意图是什么?”海金云沉声问

  “不知道”赏雨生温吞dé像金鱼在吐泡泡:“也许是直捣中枢,也许是故布疑阵,谁知道呢”

  海金云的眼睛立即瞪起来,提高音量:“你能不能重视一点?”

  “我很重视”赏雨生说话依然温吞dé几乎让海金云快疯掉,tā慢到几乎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来:“但光重视没yǒu用,tā是别寒,如果猜tā的心思,我们就输了”

  海金云愤怒的表情迅消散,两人交情深厚,tā立即听懂了赏雨生的意思:“你的意思是我们以不变应万变?”

  “对”赏雨生吐出一个字,停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慢吞吞道:“不过,我们可以试探tā一下”

  “怎么试探?”海金云眼睛一亮,找不到别寒,tā感觉浑身的力气,没地方花

  “麻凡战部”赏雨生慢慢吐出四个字

  海金云立即反应过来,脸上浮起一抹笑意:“不错别寒怎么会不知道后路被断的危险?tā一定另yǒu所图,那我们就直接先碰碰正好,下面两个家伙也是闲着,就让tā们去碰碰好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