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节 信心


  黑压压的战部,像一团沉默的乌云,带着难言的压抑感,悄然推进**泡!书*海金云和赏雨生第一次目睹这只威名赫赫的战部,他们沉默不语,眼前的这支战部,就像一群没有生命的杀戮机器,如同死亡一般的寂静,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杀机

  “顶阶名将,果然名不虚传”海金云忍不住赞道,心中的凛然孽部,这就是传说中的孽部,莫云海两支最强大的战部之一,当nián巨头悬空寺留下来的最负盛名的战部谁能想到,当nián横空世界笑傲天下的江哲,已经身殒命亡,而被禁锢猜忌的别寒,却成为zhěng个修真界红得发紫的顶阶战将

  sēn严的战部,看不到一丝生机,然而那如同机械般的一丝不苟,却体细在每个细节孽部队员脸上恍如鬼怪般的符纹,还有他们面无表情的漠然,看得人心中直冒寒气

  战部的推进,犹如百鬼夜行,无声无息

  他们看不到别寒,别寒隐藏在孽部之中从他们得到的消息,别寒的战法,还是承袭悬空寺一脉,他也是罕见的以魔族之身,而用修者战法的战将

  赏雨生同样面色凝重,别寒所带来的强烈压迫感,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但他心中却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他的语一如既往地慢悠悠,却洋溢着沸然战意:“我们打败他,就是顶阶名将了”

  海金云长笑一声,淡金色的脸庞,同样是战意闪动:“没错,只要打败他,我们就是顶阶战将哼,别寒太托大了正面对决,实力才是王道干掉他”

  他对自己的战部,充满信心,他对身边的赏雨生,充满信心

  这一战,他们必胜

  ※※※※※※※※※※※※※※※※※※※※※※※※※※※※※※

  别寒漠然地看着面前的两支战部,两支战部队形sēn严,一看便是难得的精锐战部而魔兵瞪着眼睛望向这边,战意沸腾,没有丝毫惧色有些人还舔着嘴唇,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别寒对战事经验丰富无比,这样的战士,是百战精锐

  像这样的精锐,招募和培养所需要的花费都十分惊人而且这些战士脸上,没有丝毫畏惧和谨慎的姿态,这亦证明他们对自己的首领,充满信心_泡&书&

  别寒心中波澜不惊

  人们都以为别寒的疯狂偏激,哪里知道,他的疯狂之下,却是如冰雪一般的冷静

  悬空寺的那一把火,别寒心中所有的暴戾和仇恨,一扫而空他亲手埋葬了这个千古门派,夺下它珍藏的收藏,他最后一块心障,也被解决

  没有心魔的别寒,依然疯狂,依然偏激,依然冷傲难近,依然侵略如火,依然攻强于守,然而却没有人知道,他正在悄然地变化

  他的变化,就像孽部一样,永远悄无声息

  到了他这个境界,进一步,只能靠他自己少了仇恨,他对战斗的激情,源于发◇自本心的喜爱,以及,一些他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喜欢现在的生活,喜欢莫云海,他不希望这些被人破坏

  没有人知道他的进步,或许有所察觉的,大概只有左莫和公孙差

  没有仇恨、心思通达的别寒■全身心地投入思考、钻研,是可怕的,比仇恨激怒的别寒加可怕他是孤独另类,他不喜欢和别人交流,他沉默寡言惜字如金,他就像他的孽部一样,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但他是个天才

  他是一个被悬空寺压抑之下成长起来的天才,虽然看上去有些畸形,但他依然是天才,比之光芒四射的江哲亦毫不逊色的天才

  第一个注意到的他变化的是左莫

  左莫开始帮助别寒的孽部进行改造、强化,太安城的第一次强化,让孽部的战斗力有了本质的提升从那之后,孽部这个如梦魇一般的名字,才真正成为一支如梦魇般的战部

  这次的改造比起上次,幅度大如今的左莫,无论哪方面的造诣,比起那时,都要强大太多

  左莫对于战术之类或许不如公孙差别寒甚多,但是他在大局方面的眼光却令人佩服正在是他的倾心打造之下,孽部成为莫云海第一支真正的神力战部

  在左莫看来,神力时代必然会成为神力战部的时代

  孽部类似符兵魔▲偶,给左莫充分的发挥余地第一件准神兵的创始人,左莫在这方面的造诣,虽然未必独步天下,却位于最顶尖的位列

  全的孽部,让别寒大为兴奋

  第二个注意到别寒变化的是小娘,同样的身为顶阶战将的□○小娘,敏锐地察觉到别寒的变化为了帮助的别寒进一步,他不动声色地请别寒帮他暂代战将府府长一职

  果然,不出公孙差的意料,担任战将府府长的别寒,手段粗暴简单以战代练,以实战代替讲演,把战将府的那些◎nián轻的战将们,打得直欲吐血

  然而,在这样的实战演练过程中,别寒的战法,却逐渐成形,多细节被完善

  别寒虽然性子怪异了点,却并非不知好歹的人,公孙差的照顾,他记在心里

  直到【纵火犯】

  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么快便会拥有神兵具装左莫自己没有,韦胜没有,宗如没有,曾怜儿没有,莫云海的第一件和第二件神兵具装,竟然都是战将系列

  而有一件,是他的【纵火犯】

  当他知道【纵火犯】是他的时候,不擅长用语言表达情感的别寒加沉默公孙差拥有【倾城】,无人可说,他是左莫的师弟,左莫最早的追随者而自己呢,走投无路之下,被左莫连拐带卖而来倘若以亲近可信任而论,他的排名绝对很靠后

  在悬空寺的禁锢、压迫,受到父兄的不喜、驱逐,别寒饱尝人间冷暖

  【纵火犯】让他第一次生出,假如为了大人而死,为了莫云海而死,也值得啊

  所以当左莫把攻占百芒界的重任交给他时,他便定下这个看似疯狂的作战意图

  九大禅门不能攻取,妖族亦不时进攻的时机,最有可能扩张一途,便是魔帅联盟打下百芒界不难,但是打下百芒界,就会让魔帅联盟对莫云海充满警惕,以后扩张的阻力大增

  别寒的真正意图是,打下百芒界的同时,最大程度削弱魔帅联盟的实力

  这个疯狂的战斗计划就这样诞生了

  眼下,到了最关键的一战

  赢下这一战,干掉海金云和赏雨生,魔帅联盟的实力必然大损实力大损的魔帅联盟,还会引起它周围其他势力的蠢蠢欲动,这对莫云海来说,加有利

  无论如何,也要赢下这一战

  摸了摸身上的【纵火犯】,冰冷的触感从指尖传来,别寒的眸子一片冰冷,杀机凛然

  孽部轰然前进

  世人的瞩目昭山界之战,进入最关键最**的战役

  ※※※※※※※※※※※※※※※※※※※※※※※※※※※※※※

  “那个家伙在打听我们的来历”柴山青轻笑一声,对方显然退出黑暗世界太久,很多手段已经略显生疏在一般的时间,这点生疏并引人注意,但是对于柴山青他们这些nián一直混迹黑暗世界的高手来说,这些许的差别,立即引起他们的察觉

  “哦,看来,苍凌雪还不死心啊”尤琴烈嘴浮起一抹冷酷的笑容虽然嘴里口口声声说这些都是南玥他们自己的任务,但他还是跟过来了

  他心中无奈至极,他很奇怪,为什么上面派了一群雏来执行这么高难度的任务虽然南玥他们的实力高强,但是经验明显不足,各方面的稚嫩无比

  【鸟】级任务的重要性,想了想,尤琴烈还是跟过来

  尤琴烈很清楚,zhěng个【黑火】的价值都比不上这个任务对上面来说,扶持一个像【黑火】这样的黑暗势力,简直不费吹灰之力自己之所以被对方选中,大概和自己的家世有关

  尤琴家……

  第一次见面,那个人提到的这个几乎在他印象中淡如虚影的名字,不时地在他心中泛起一丝波澜

  那人这些nián来,对他颇为照顾,但是这些nián在黑暗世界的摸爬滚打,让他深深明白,所谓祖上的交情,永远没有现在的价值有用

  尤琴烈的跟进,令南玥等人松一口气,他们有自知之明,他们杀人放火什么都还凑和,但是玩阴谋诡计,个个都是渣

  尤琴烈立即成为zhěng个任务的核心,他开始接管这一切,zhěng个【黑火】也全力运转,围绕在他身边【黑火】的核心全都知道老大背后的靠山很强,zhěng个团队的忠诚度立即大增混迹黑暗之人大得是一些不得已的原因

  很少有人天生喜欢黑暗,黑暗意味着沉沦,而光明才意味着前途

  他们也有家人,也希望能够拥有光明的前途,这是人的本性

  “要不要敲打他们一下?”陶薇笑靥如花,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

  尤琴烈嘴角泛起一丝与nián龄不相符的冷酷笑容:“去,让她明白一下,她不过是雪白羔羊,羔羊没有和狼讨价还价的资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