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六节 雨幡令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阮有仙的气息,忽然为之一变,仿佛一座万丈高山,巍然不动。

  曾lián儿眼睛亮起一抹光华,她自然能看得chū来,阮有仙的变化。好久没有遇到如此有趣的对手!

  chū身魔族的曾lián儿体内本来就有好斗善战的因子,只不过平日里,隐藏得比较深。难得遇到如此强劲的对手,立即点燃了她的战意。

  哪怕是山,那又如何!

  曾◎lián儿双手伸开虚张,背后那轮比她还高的弯月,滴溜溜转到她面前,围绕着她的身体,灵动一转。

  “月儿月儿斩!”

  曾lián儿独特的性感而幽然话音传入阮有仙耳中。

  月华如刃●

  锋芒冰冷的气息,直迫阮有仙眉间,阮有仙不假思索,一声清吟:“看山不是山!”

  那巍峨耸立的气质,立即一变,气质飘渺难测,好sì那雾罩云山。

  月华准确斩中阮有仙。

  咦!

  曾lián儿的眉头一挑,眼睛明明看到月华斩中,但是曾lián儿却感觉这一击击中之处空荡荡无一物!

  有门道!

  阮有仙的反击却接踵而至,右手朝曾lián儿虚抓而来。

  曾lián儿只觉眼前一暗,好sì一座山峰,兜头罩来,她心中不由生chū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之感。然而这种感觉在一瞬间就被曾lián儿粉碎,哪怕是山峰,那又如何?

  指尖顺弯月内弦抚摸而过,身前弯月内弦陡然亮起。

  信手拈起,一根光弦chū现在她手中,弯月如弓!

  雪白素手拉开弓弦,弓弦上挂满巴掌大小的弯月,它们冰冷晶莹,如同风铃般,发chū连串的清音。

  “叮叮叮……”

  悦耳的清脆铃音,好sì迷人的乐曲,让人不自主地沉迷其中。

  数十个小弯月,划chū数十道幽冷诡异的弧线,朝阮有仙飞去。

  阮有仙的面色凝重,当曾lián儿松开弓弦的一瞬间,数十道杀机牢牢地锁定他,强烈的危险笼罩心头,半空中的手势,顾不上曾lián儿,立即一偏,朝在空中胡乱飞舞的小弯月拍去。

  然而,这些巴掌大小的弯月,却十分古怪,它们的飞行路线完全没有任何半点规律,奇诡难测!

  阮有仙这一掌,竟然拍了个空。

  不过阮有仙亦不是那么容易被打败,一声冷哼,掌势一变,如奇峰险峻,孤崖峭立,赫然再度直指曾lián儿。

  曾lián儿熟视无睹,扬起手臂,手指前张。

  身前那轮弯月,蓦地如同风扇般开始旋转,旋转越来越快,化作一团光影,把曾lián儿笼罩其中。

  只见光影迎着阮有仙的掌势飞去。

  阮有仙心中一喜,机会!顾不得其他,全身神力提到极致,他胸口神纹如同藤蔓生长,抽chū根根细芽,沿着他的手臂蔓延。

  明亮的光芒,沿着神纹,注入他的右掌。

  一道掌印脱手而chū!

  掌印去势并不快,然而,整个空间都仿佛被这一掌给牢牢黏住,无论如挣扎,都无法脱离!

  整个空间都被扯动,难以言喻的压迫感,朝曾lián儿碾压而来!

  从战斗开始,阮有仙的气势达到最巅峰!

  此时的他,就像万仞高山,人力根本无法撼动!

  曾lián儿俏目光芒更盛,不退反进,笼罩她的光团光芒也暴涨,悍然迎面直冲而去。她的速度快若流星,飞快旋转的弯月,幻化成的光影,就像一个蛋形光罩,把她笼罩其中。

  漫天飞舞的小弯月齐声嗡鸣,纷纷划过奇诡的弧线,仿佛被曾lián儿吸引。

  远远望去,如流星般的曾lián儿,身后跟随着数十道细流光。

  挟着摄人心魄的尖啸,曾lián儿毫无花巧地向阮有仙冲杀而去!

  双方正面撞上!

  轰!

  耀眼的光芒,从两人撞击处绽放,瞬间吞噬两人!

  激荡的气流,如无数迸飞的怒矢利箭,锐不可挡。

  ※※※※※※※※※※※※※※※※※※※※※※※※※※※※※※

  收服鬼雾童,左莫心中十分得意。

  雾眼圭同样也是件了不得的宝贝,左莫可是亲身领略过它的威力,若不是有阿鬼相助,单凭他一个人的力量,绝对不是对手。

  不过,雾眼圭受到左莫阿鬼两人的重创,威力受损不少,需要段时间恢复。

  像这类的以小搏大,虽然惊险,可一旦成功,那绝对一次可以吃到饱。

  雾眼圭立即成为左莫手上最厉害的战力之一,哪怕他的实力有一定程度受损,但依然强大。

  收服了雾眼圭,雾殿对左莫就像自家的后院。

  可lián的小塔和黑金符兵,还在消化不良中。不过根据鬼雾童的说法,俩小吸进去的雾气,不仅对身体没有坏处,还对俩小大有裨益。

  左莫彻底放下心来。

  不过,整个雾殿,居然没有遇到其他人,难道说自己的运气这么好么?左莫不禁沾沾自喜。

  “风雨雷雾雪五殿之后,便是春夏秋冬四宫。”鬼雾童虽然没混到脸熟,但是到底是地头蛇,知道的比起左莫这个两眼一抹黑的人还是要详细得多。

  “那我们现在进去?哪宫比较好通过?”左莫摩拳擦掌。

  “都不好过。”鬼雾童摇头:“四宫对应四时,当年打败我的那位太阳部落强者,便是失陷于冬宫。我本以为他能够闯过去的,没想到功亏一篑,他可是我见过的最厉害家伙。”

  言语间,鬼雾童不胜唏嘘。

  左莫闻言,却是立即敛去脸上的笑容。当年的太阳部落是何等强大,左莫可是很清楚,能堂堂正正打败鬼雾童,那实力,绝对是逆天一类。可如此强者也折戟四宫,四宫的凶险,可想而知。

  “我还有同伴进来,能找到他们么?”左莫想到自己手下的那些护卫,不由有些担心起来。

  鬼雾童道:“找到他们却是不难,我镇守雾殿,还是能动用魁场的几分功用,不过想过去,就没办法了。五殿彼此并不连通,不过,若是他们▲通过五殿,进入四宫之前,大人可以见到他们。”

  左莫心中担忧,连忙把众人相貌纷纷形容了一番。

  鬼雾童果然有几分本事,只见他手一抹,便chū现一面雾镜,浮现各人景象。

  左莫见■◇大家虽然都在战斗,但并无危险,才放下心来。

  看了一会,左莫忽然问:“为何其他几殿,不见殿主?”

  鬼雾童叹息一声道:“其他四殿殿主以前都是存在的,每一位都是厉害的强者,但谁能捱得过万◆◇大家虽然都在战斗,但并无危险,才放下心来。

  看了一会,左莫忽然问:“为何其他几殿,不见殿主dàjiāsuīrándōuzàizhàndòu,dànbìngwúwēixiǎn,cáifàngxiàxīnlái。

  kànleyīhuì,zuǒmòhūránwèn:“wéihéqítājǐdiàn,bújiàndiànzhǔ?”

  guǐwùtóngtànxīyīshēngdào:“qítāsìdiàndiànzhǔyǐqiándōushìcúnzàide,měiyīwèidōushìlìhàideqiángzhě,dànshuínéngáidéguòwàn年岁月?若不是我属阴魂类,又有雾眼圭自成一界,只怕也烟消云散了。”

  左莫一想也是,能够从远古存活下来的,基本上都不是太正常的。他忽然想到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听说,这里面有件神兵胚胎,你知道在哪么?”

  鬼雾童一愣,旋即恍然大悟:“原来主人为此而来!”

  左莫充满期待:“你知道它在哪?”

  鬼雾童点头:“的确有此物。当年前主人,搜集各方奇珍,本欲炼制一件神兵。这是前主人准备留给后人之用,没想到,还没有来得及炼制,前主人便不知所踪,而图腾魁场,也被关闭。”

  “它在哪?”左莫听得两眼放光,如此厉害得逆天的人物,准备留给后人的,肯定是好东西!

  鬼■雾童沉吟:“应该在前主人住处,需闯过四宫。”

  左莫闻言,也不觉得奇怪,道:“我们现在去哪?”

  “四宫门外等候他们便是。”鬼雾童道。

  在鬼雾童的指引下,左莫一行很快离开雾殿◆。鬼雾童身上原本的禁制早就湮灭,再加上左莫用定魄神光禁制,他反而受益匪浅,鬼雾又多了变化。他对图腾魁场颇为熟悉,很快,众人便来得到春夏秋冬四宫门前。

  只见四座巨大的青铜门高高耸立,门上雕刻着代表四季的图案。

  ※※※※※※※※※※※※※※※※※※※※※※※※※※※※※※

  “传言魁场五殿各具神妙!”聂晨感慨道:“哪怕万年尘封,依然有如此气象,当年盛况,何等令人心驰神往啊!”

  甄凌梦的眼中,也闪过几分神往之色,但很快,她恢复平静:“典籍记载,魁场五殿,各有一位殿主驻守。一路行来,没有遇到殿主,想必已经殒命。”

  “师妹的意思是?”聂晨若有所思地问。

  “雨殿殿主虽亡,但观此殿气象不败,应该还有宝物发挥效用。”甄凌梦道。

  “那还啰嗦什么,快去寻来就是!”谈旭不耐烦道:“本来还以为那几个妖族的家伙,有几把刷子,哪知道那么不经打。居然到现在,还没遇到一场硬仗,这图腾魁场之名,我看它名过其实。”

  三人刚刚遇到三名妖族高手,但实力上差距很明显,他们很快胜利。

  聂晨却没有谈旭如此好斗,摇头道:“拿到东西方是正道,至于拼■杀,除了天環和莫云海,其他的并无太多意思。”

  谈旭忽然眼前一亮:“不知莫云海的韦胜来了没,大师兄一直称赞此人了得,哼,若是遇到,一定要把他杀了。”

  “遇到再说。”聂晨对谈旭此言,倒◇■杀,除了天環和莫云海,其他的并无太多意思。”

  谈旭忽然眼前一亮:“不知莫云海的韦胜来了没,shā,chúletiānhuánhémòyúnhǎi,qítādebìngwútàiduōyìsī。”

  tánxùhūrányǎnqiányīliàng:“búzhīmòyúnhǎidewéishèngláileméi,dàshīxiōngyīzhíchēngzàncǐrénledé,hēng,ruòshìyùdào,yīdìngyàobǎtāshāle。”

  “yùdàozàishuō。”nièchénduìtánxùcǐyán,dǎo是十分赞同。若选一个昆仑最不喜欢的人物,那非韦胜莫属。昆仑是剑修圣地,每一位昆仑弟子都深以此为荣,如今韦胜竟然隐隐超脱于此的迹象,让所有的昆仑弟子都极其不喜。

  “在那!”甄凌梦忽然朝前方一指。

  另外两人连忙望去,果然见到一具尸骸,尸骸旁,立着一面布幡迎风招摇,幡上写着古朴的“雨”字。

  甄凌梦博闻强识,惊喜莫名:“雨幡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