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三节 大暗轮凰寂舞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傻鸟双翼猛地张开,身形忽然消失,xià一刻,便出现在谈旭面前。

  好快!

  谈旭的瞳孔骤然扩张,他眼前的空气陡然扭曲,一道火红的虚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面前。

  一点火光,从鸟喙喙尖绽放。

  强烈的危险感,骤然浮现在他心头。

  谈旭脸sè微变,没有一丝迟疑,手中飞剑爆绽一团火yàn,如同闪电般,迎向那道充满危险气自己的火光。

  与刚才不同,此时的剑yàn,幽红如莲。

  【剑yàn殇】!

  飞剑剑尖仿佛点燃一般,燃着一缕火yàn,迎向傻鸟一啄。

  两点火光,在空中撞个正着。

  幽红如莲的剑yàn,轰然爆发,一百二十道剑芒,瞬间爆绽开来。

  【剑yàn殇】是【剑yàn】的升级版,它是把三千六百道剑芒,硬生生压缩到一百二十道,每一道剑yàn殇剑芒,都是由三十道剑yàn剑芒凝聚而成!

  每一道剑yàn殇剑芒,都足以致命!

  经过不断凝聚压缩,剑yàn殇剑芒,呈现暗红sè,森然剑意荡漾。

  “去死吧!扁毛畜牲!”谈旭放声狂笑。

  这招杀招,威力惊人,难度亦高得惊人。以他如今的实力,【剑yàn殇】也不是每一次都能成功使出。这次极度危险之际,成功用出,他心中的狂喜可想而知。

  去死吧!

  看到无数暗红剑意,在傻鸟喙尖处暴绽,他知道,他赢了!

  没有人能够抵xià这一招!

  心情大定的谈旭,充满期盼地注视着,一百二十道剑yàn殇剑芒,会把这只可恶的扁毛畜牲绞得粉碎!

  一切都结束了!

  忽然,他看到一道螺纹状的yàn纹,忽然在傻鸟喙尖亮起,他的心脏不由一跳,等等……

  轰!

  亮起的yàn纹,轰然暴涨,化作一股火柱,迎面冲来。

  耀眼的火光,冲天而起,所有的暗红剑意,瞬间被暴起的火yàn吞噬。

  谈旭的大脑一片空白,入目所及,无数红sè的烈yàn翻腾。

  还没有等他来得及反应,他便被烈yàn吞噬。

  该死!

  谈旭一个激灵,周围皆是烈yàn,若不是他的神力护住全身,他早就化作一堆灰烬。可是,即使有神力护持,他也不是安全的。他的神力在以惊人的速度被消耗,这种火红的烈yàn,温度奇高无比,哪怕隔着神力,他也能让感受到惊人的温度。

  他心中升起一丝惧意。

  这是什么火yàn?

  怎么可能连自己的剑yàn殇剑芒都能吞噬?

  这不可能!

  他脑海中乱成一团,但是他也知道,此时不是去思考这些的时候,先逃得性命再说。谈旭的战意全消,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逃,快逃!

  眼前这只扁毛畜牲,难道是远古异兽?

  毫无征兆暴起的烈yàn,连剑yàn殇剑芒也法幸免的烈yàn,这只鸟,究竟什么来历?

  鬼雾童原本雪白小脸,此时更是面无人sè,小心肝在不断地颤动。

  还好……还好……

  他亲眼目睹傻鸟是如何喷出一股红sè怒yàn,把对方的剑意和人,全都笼罩其中。身上远古强者,喷火yàn,这种事情,鬼雾童早就见过无数次。按理说,怎会如此大惊小怪?

  可是,鬼雾童是识货的,这股通红的火yàn看似平常,但是却大有来历!

  凤凰炎!

  他之前就在猜测傻鸟是只凤凰,如今他更是肯定。凤凰炎与其他火yàn都不相同,它的属性非常奇特。哪怕是在远古,凤凰炎也是令人闻风sè变的可怕玩意。

  最最重要的是,这绝对是他的天敌啊!

  太可怕了!

  自己竟然和天敌一个队伍,想到以后的日子,鬼雾童突然觉得生活只怕没有那么美好。

  傻鸟察觉到烈yàn困住的谈旭想要逃跑,眼皮霸气侧漏地微阖,展开的翅膀,轻轻扇动。

  倘若用旁人的眼光,一定会觉双翅扇动简直的是漫不经心。然而始终关注场内的鬼雾童,却目不转睛,看得极为投入。

  韵律!

  傻鸟的翅膀扇动蕴含着难以言喻的奇特韵律。

  这一定是什么厉害的神诀!

  涉及到切身利益,鬼雾童观察得最仔细,傻鸟看上去只不过扇动两xià翅膀,实际上,它的脚,也微不可察地更换过几次位置。

  到了这个级别,任何看似平常的动作,都必然蕴含玄机。

  鬼雾童绞尽脑汁,努力搜索自己遥远的回忆,他好似想起来什么。

  烈yàn就像一座牢笼一般,无论谈旭如何左冲右突,也无法冲出烈yàn。一股无形力场,随着傻鸟扇动的翅膀和移动的步伐悄然发散,笼罩烈yàn。

  谈旭脑门汗如雨xià,他慌了。

  前后左右都是鲜红的火yàn,他仿佛置身在一片漫无边际的火海。无论他往哪个方向冲,烈yàn仿佛没有尽头一般。

  有古怪!

  一定有古怪!

  他知道自己一定是身陷对方陷阱,这团烈yàn一定是个陷阱!

  无论他如何催动神力,旋即剑诀,没入火yàn中,都有如泥牛如海,没有半点声息。

 ◎ 神力在以惊人的速度不断地消耗,再怎么xià去,很快自己就会坚持不住。

  没有神力的护持,烈yàn会烧得自己连骨头都不剩。

  难道,今天要命丧于此?

  莫名地,这个念头突然闪现☆在他脑海,他不禁一怔。

  半阖着眼睛的傻鸟,就像饭后消食般,踏着如同老太太般的小碎步,时不时漫不经心扇动两xià翅膀。

  鲜红烈yàn如同怪物般翻腾、蠕动,看得人心惊胆战。

  黑金符兵吞了吞口水,艰涩道:“这就是【大暗轮凰寂舞】么?”

  他知道,若是自己也陷在这团烈yàn中,只怕也被烧成一滩铁水。鸟姐头,得罪不起啊!脑子机灵无比的黑金符兵已经考虑,是不是平时应该多上贡些吃物,讨好一xià鸟姐头。

  阳光一声叹息,充满同情:“真可怜。”

  凤凰炎不过丈余方圆,然而,无论谈旭如何挣扎,都无法从丈余方圆里冲出来。

  太可怕了!

  ※※※※※※※※※※※※※※※※※※※※※※※※※※※※※※

  逆龙爪在手,左莫胸中的杀意,顿时如风助火势,轰然暴涨。

  左莫眼中寒芒一闪,单手抓起逆龙爪,高高跃上天空,如同手抡重斧,朝聂晨劈去。逆龙爪上蓦地浮起一层金sè光膜,巨大的光斧逆龙爪指尖成形。

  转眼间,太阳神斧从单手斧变成双手斧。

  斧势万钧!

  漫天的尖啸充斥着人的耳膜,逆龙爪本就一等一的凶物,灌入神力之后,更是凶霸绝伦。带起的风声,如同万鬼齐嚎,天空都随之阴暗xià来。

  周围的鬼雾,如热汤沃雪,消融不见。

  胸中的杀意和神力混杂,这一斧,左莫倾尽全力!

  聂晨脸sè一变,但是旋即恢复平静,这一斧霸气和杀意完美的融合,山河sè变,明明只有一斧,却好似占据整个苍穹。

  恍然间,聂晨仿佛看到体型如山的远古英雄,睥睨天xià的身影。

  一斧之xià,万物战栗!

  他第一次生出自己是如此渺小,如此微不足道,有如蝼蚁一般。

  但他本就是心志坚韧之辈,心神一颤,便恢复正常。

  如此绝世一斧面前,聂晨的骄傲也彻底地激发出来,手中飞剑,陡然亮起耀眼炽目的光芒。惊人的神力灌入,飞剑无法承受,表面开始融化,符纹不断地被破坏。

  他恍若未觉,神情肃穆,仰脸直视着惊世骇俗的一斧。

  手中飞剑化作一滩铁水,然而依然保持着剑形,耀眼的光芒,却迅速黯淡敛去,聂晨手握一滩细长的铁水。

  聂晨蓦地怒目圆睁,吐出开声。

  “昆仑!”

  手中那滩铁水,嗡地一声震颤,如同一道闪电,自xià而上,疾射而去!

 ★ 听到“昆仑”两个字,左莫胸中怒火陡然窜了上来,前所未有的杀意和愤怒,如同喷涌的火山,瞬间把他吞噬。

  每一寸肌肤都在震颤,每一根毛都直立,左莫只觉得体内就像一团轰然燃烧的火yàn。

 ★ 那些再也见不到的画面,支离破碎地在他眼前浮现。无空山、掌门、师叔、师弟师妹……

  左莫觉得心中像堵着什么,难受至极。

  终于,这种难受达到临界点,所有的愤怒和杀意,冲破临界点,轰然爆发。

  “昆你妹!”

  充满愤怒的咆哮如雷霆炸响,浑然无觉中,泪水肆意横流。

  彻底暴走的左莫恍如魔神。

  “不好!”鬼雾童失声惊呼,骇然失sè。

  天空陡然亮起耀眼的光芒,光芒如雨点般,打在左莫身上。

  禁制!图腾魁场的禁制竟然被激活!

  鬼雾童大惊失sè,便欲扑向天空中的左莫,想替左莫挡xià禁制!

  大人竟然……竟然强到能激活图●腾魁场的禁制……

  惊骇绝伦的鬼雾童的瞳孔猛然收缩,身形僵在原地!

  无数光芒打在左莫身上,左莫竟然像没事人一般,他浑身的光芒,陡然暴涨,形成一个比左莫大数倍的光球!

  怎么…●…可能!

  鬼雾童目瞪口呆,大脑一片空白。

  天空亮起的光芒越来越多,仿佛一个个星辰点亮,光芒从四面八方,如雨点般朝天空中的左莫电射而去。

  暴走的左莫浑然未觉,他怒目圆睁,面☆目扭曲,每一块肌肉都绷得紧紧!

  一个巨大的光球笼罩着他,光团中电芒闪烁、火光吞吐、冰霜切割……

  光球中,逆龙爪也亢奋得战栗!

  天空中,只有这一个身影!

  众人眼中●,只有这一个身影!

  逆龙爪兴奋到震颤的嘶鸣全场可闻,挟着巨大光球澎湃激荡的可怖力量,左莫以惊人的速度,不断地xià坠!

  xià坠!

  激荡的力量传开,整个图腾魁场的地面不自主地颤动。

  犹如愤怒远古巨兽的左莫,犹如天神xià凡,霸气凶悍震四野!

  一斧斩xi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