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节 夏宫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炽烈的骄阳,怒放的花海,蓬勃生长的植物,忽来忽去雷雨……

  果然是夏啊!

  左莫等人在zhè片花海和丛林中努力寻找出路。时不时,天空大雨倾盆而至,打众人打得透湿。当然,以大家的实力,zhè简直就是像郊游。

  明媚的阳光,扑鼻花香,潺潺溪水……

  没有遇到危险,他们甚至没有遇到一只大型的野兽,更别说什么毒瘴、迷雾之类。

  然而,当整整十个时辰过去了,大伙还没有找到出路的时候,所有人都明白过来,zhè片雨林花海,并不像想象中的那般美好。

  “真热啊!”有人忍不住嘟囔。

  天空骄阳似火,哪怕隔着树荫,那股蒸腾的热意,依然让人十分不舒服。

  左莫却是心中一动,他也觉得一股燥热,之前他没有注意,直到下面的人抱怨,他才意识到一个被忽略的问题。以他们的实力,应该寒暑不侵才对,怎么会觉得热呢?

  有古怪!

  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太阳,左莫皱起眉头,招呼大家先停了下来。

  “不大对劲,咱们走了十个时辰,起码有七八百里地,可还没有半点出去的迹象。zhè太阳也有古怪,◎大家觉得热了吧。大家说说,看能理出点苗头不?”左莫丢出问题。

  宗如忽然睁开眼睛:“太阳有问题。”

  所有人的眼睛,刷地转了过来,齐齐投向宗如。宗如的六识敏锐无双,他说有问题,那定然有●问题。

  宗如神色凝重,缓缓道:“太阳的光线里面,有一种类似愿力的力量。”

  “愿力!”

  众人悚然动容,光zhè两个字,便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禅修的愿力,一直是很神秘的力量,对愿力的描述往往是“阴毒”之类。在崇尚光明正面的禅修诸多法门之中,愿力同样是最特殊的,它天生是一种阴暗的力量。

  在许多人的理解中,愿力就像一种阴损的剧毒一般。

  宗如修炼愿力,而且还是极其罕见的“弃佛死愿”,zhè在莫云海早就不是秘密。但是平时众人几乎从来没有见宗如动用愿力。

  如今听到宗如说,太阳光线中蕴含类似愿力的力量,所有人的脸色不由微变。谁也不想沾染上zhè种古怪的力量。

  宗如接着道:“不过,zhè种力量十分微弱,大家很难察觉。”

  左莫韦胜几人连闭上眼睛,仔细体察起来。很快,左莫便发现端倪,果然,强烈的太阳光线中,确实有一缕极微弱的古怪力量。zhè缕力量非常独特,竟然能够无视神装的防御,而渗入进体内。

  左莫把心神沉入体内,没多久,便发现体内的那些微弱的愿力。zhè些愿力非常微弱,若不是他专心排查,只怕难以发现。而正是zhè些微弱的愿力,让他感到一丝燥热。

  好厉害!

  左莫大为警惕,竟然能够在自己毫无知觉中渗入到体内,愿力的危险性可见一斑。催动神力,左莫欲把体内的愿力逼出外,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无论他如何催动神力,那极微弱的一缕,却根本无动于衷,蛰伏在他体内,一动不动。

  左莫一咬牙,体内的太阳神火,倏地缠绕上愿力。可融万物的太阳神火,缠上愿力,竟然也无法立即把它烧化,燃烧过程极其缓慢。

 ● 整整持续了约二十息,体内那缕细若发丝的愿力,才被烧成灰烬。

  左莫大为凛然,睁开眼睛,看到韦胜师兄的脸色也同样凝重。阿鬼、曾怜儿、罗离都没有事,诸小也安然无恙,但是护卫们却对愿力束手无策。 □
  “我来试试。”宗如面色凝重。

  他的愿力和太阳光之中的愿力并不相同,宗如的愿力是灰色,而太阳光中的愿力,却是呈现出火红色。

  宗如的愿力渗入护卫体内,便会迅速地冲向火红愿力,★并迅速把对方吞噬干净。

  很快,护卫体内的愿力便消除干净,宗如额头的红莲变得更加鲜艳了几分。

  “感觉怎么样?”左莫一脸关切地问。

  宗如脸上露出温暖的笑容:“zhè些愿力对我倒是颇有补益,大人毋需担心。”

  左莫放下心来,既然有宗如在,那zhè愿力就不成问题。想了想道:“我们改走为飞,zhè样不容易迷失方向。”

  之前他们担心飞行会惹来什么厉害的怪兽,所以●一直步行。如今走了十个时辰,却不知道身置何处,zhè让左莫决定飞行赶路。

  一行人飞上天空,脚下莽莽丛林,一眼望不到尽头。

  让左莫等人安心的是,他们并没有遇到什么厉害的怪兽。可是飞行□了四十个时辰,行程近万里,但zhè林海花海,依然没有尽头。

  而让左莫等人吃惊的是,天空中,太阳光线显然要毒得多。每飞两个时辰,大伙不得不降落下来,让宗如给大伙拔除愿力。

  宗如额头的红莲娇艳欲滴,配上他枯瘦的脸庞,让人有几分妖异之感。

  宗如的眸子变得深邃,自从他炼成愿力以来,愿力便几乎没有增涨过。愿力不同于灵力神力,无法修炼,它更近似神通之类。但是短短数日之间,连续地吞噬众人体内的愿力,他的愿力竟然暴涨一倍有余。

  一团灰色的云雾,在他的识海翻腾。

  “zhè什么鬼地方!”左莫四下张望:“飞了zhè么久,竟然还没有飞出zhè片树林。莫不是我们陷入幻阵里面?”

  “幻阵?”一旁的鬼雾童好奇地问:“那是什么东西?”

  “幻阵都不懂?”左莫上下打量鬼雾童两眼,有些不相信。

  蒲妖zhè时开口:“远古是没有幻阵的。”

  “远古没有幻阵?”zhè下换成左莫一愣:“不会吧!”在他的印象里,幻阵是最普通的手段,应该是任何人都会的小手段。当然,如果厉害的幻阵,那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qíng。

  “幻阵是灵力之后,才出现的。zhè是常识!”蒲妖自然不会放过一切可以打击左莫的机会,一脸不屑地鄙视。

  鬼雾童被夹在中间,一脸茫然。

  左莫见状,便随手展示了一个幻阵,鬼雾童zhè才恍然大悟,然后一脸不屑道:“zhè等骗人的末流把戏,有什么用!”

  左莫气结,然后指着面前的林海道:“那你们说,zhè片林海是怎么回事?”

  “没见识!”蒲妖忍不住冷嘲热讽:“你的眼界,也就到幻阵zhè了。哼!远古强者的手段,是你无法想象的。若我没有猜错的话,zhè里其实自成一界,要不然,zhè里本来就是一界,只不过改动过。”

  左莫zhè下傻眼了,结结巴巴道:“你说……zhè里其实是一个新的界……”

  “没错!”蒲妖的血瞳内充满憧憬:“远古的强者,能够偷天换日,摘星改月,zhè一界,应该被重新布置过。”

  zhè个猜测,大大冲击了左莫的神经。虽然经过封绝战场的怪尸,他自以为对远古大能们的手段已经有一定的了解,现在他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远古大能们的厉害。

  不过,zhè件事,鬼雾童应该更有发言权,左莫旋即转过脸,望向鬼雾童:“夏宫是用一界布置的?”

  鬼雾童点▲头:“应该是吧。前主人喜欢大场面,最恨骗人的东西。”

  他生前到底是一方部落强者,有几分见识,抬头看了眼天空骄阳,有些不确定道:“zhè颗太阳,不知主人从哪里找来,若是太阳部落的家伙看到,一定▲会眼红。zhè片林海,只怕也是有来历的。”

  听得左莫目瞪口呆。

  以一界为宫,重布太阳,催生无尽林海,zhè番手段,简直就非人类。

  zhè么一比起来,现在的大门派的那些所谓禁地,简直是小儿科。

  忽然,挂在傻鸟身上的小黑,触角一阵乱动。

  嗯?

  左莫立即眼前一亮,小黑一般做出zhè个动作的时候,就意味着附近有宝贝!

  果然,小黑哧溜一下从傻鸟身上滑下来,然后飘浮在空中,朝某个方飞去。

  左莫招呼了一下,连忙跟上。

  小黑的速度很快,十分灵活,左莫等人也个个提起精神,紧随其后。

  飞出大约二十里地,小黑终于停了下来,落在一块焦黑的木头上。

  左莫有些意外,好奇地打量起zhè块木头。zhè块木头显然有些年头了,半截埋在土里,半截露在外面。木头应该是一棵大树的主干,直径约有三尺左右,长满青苔,看上去十分◎普通。

  小黑死死扒在木头上,一脸陶醉的模样。

  莫非,zhè木头真有什么不同寻常?

  左莫心中愈发好奇,他走了过去,伸手准备抹去树干上的青苔。

  咦!

  当左■◎普通。

  小黑死死扒在木头上,一脸陶醉的模样。

  莫非,zhè木头真有什么不同寻常?

  左莫心中愈发好奇,他走了过去,伸手准备抹pǔtōng。

  xiǎohēisǐsǐbāzàimùtóushàng,yīliǎntáozuìdemóyàng。

  mòfēi,zhèmùtóuzhēnyǒushímebútóngxúncháng?

  zuǒmòxīnzhōngyùfāhǎoqí,tāzǒuleguòqù,shēnshǒuzhǔnbèimòqùshùgànshàngdeqīngtái。

  yí!

  dāngzuǒ莫的手触摸到青苔,蓦地,一股电芒在他指尖闪现,他的手掌微微一麻。

  雷芒!

  青苔竟然蕴含如此浓郁的雷芒!

  他尝试着再把手掌摸上青苔,果然,又是一道电弧,打在他手掌上。

  有点意思!

  他第一次遇到,青苔竟然蕴含如此浓郁的雷芒,比他那颗雷音核桃在浓郁得多。虽然还不知道zhè种青苔有什么用,但是他却觉得,zhè等异种,定然有别样妙用。

  他取出玉盒,小心翼翼把木头上的青苔全都收集起来。

  木头逐渐露出原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