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满地找牙


  趴在酒桌上张文昌抬起头来,急忙用袖子擦去脸上的泪迹,掩去悲郁与哀伤,强作笑颜,道:“对不住几位,我喝多了,想到了一些往事,情绪有些失控。”

  叶凡在心中出一声叹息,这个老同学过的很不●如意,愧对妻子,思念从来没有见过的孩子,情难自禁,失声痛哭,被这几人嘲讽后却要掩去哀伤,向别人赔不是,此刻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此时的张文昌双鬓斑白,两眼肿胀,泪迹未干,藏在心底的那种悲郁与伤★rúyì,kuìduìqīzǐ,sīniàncóngláiméiyǒujiànguòdeháizǐ,qíngnánzìjìn,shīshēngtòngkū,bèizhèjǐréncháofěnghòuquèyàoyǎnqùāishāng,xiàngbiérénpéibúshì,cǐkèshìzěnyàngdeyīzhǒngxīnqíng?

  cǐshídezhāngwénchāngshuāngbìnbānbái,liǎngyǎnzhǒngzhàng,lèijìwèigàn,cángzàixīndǐdenàzhǒngbēiyùyǔshāng感完全可以被外人感知到,这让叶凡的心狠狠的抽*动了一下,这个老同学真的很容不易,一个很朴实与木讷的男人,竟到了如今这步境地。

  “半废老头,我们懒得跟你一般见识,就是你哭死也不关我们什么事。不过,你这位朋友说话很冲,我们想跟他认识认识。”

  那几个人脸上带着嘲讽之色,来到酒桌近前,居高临下俯视着叶凡与张文昌,而韩飞羽更是露出一丝冷笑,盯着叶凡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我一直以为你死■在那片废墟中了,没有想到在这里巧遇,两年多过去了,我无时无刻不想找你亲近亲近。”

  叶凡平静的坐在那里,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很随意与从容,端起酒杯,一口喝了下去,道:“人生何处不相逢……我居然又■听到了这句话,上一个人害人不成反害己,不知道这一次会怎样。”他想到了韩长老,此刻听到韩飞羽说出同样的话,他心中觉得甚是怪异。

  “你倒是很沉稳,不要故作冷静了,今天没有人救得了你,我要活剥了你的皮!”说到这里,韩飞羽的双眉倒立了起来,眼神很骇人,脸色显得非常狰狞,他难以忘记当初被暴打的情景,像是一根刺一般始终扎在他的心里。

  “韩师弟,他与你有怨?交给我们好了,直接打到残,在这里无需什么顾忌。”

  “刚才这个废物说话很冲,就算是没有惹过韩师弟,我们也不可能放过他。”

  几人面带冷笑,就要动手。

  张文昌急忙站起身来,道:“几位师兄师弟,你们不要这样,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不要乱来。”

  “半废老头你一边呆着去,这里没你什么事。”其中一人面带不屑之色,非常不耐烦,一把将张文昌推了一个趔趄,险些栽倒。

  “你刚入门时,马云长老把你当成块宝,结■果怎样?不过是侥幸先化开了苦海而已,有什么用处,时间一长,彻底被打回原形……”

  “半废老头你少在这碍事,如果不是柳依依处处护着你……嘿!”说话的人冷笑连连,虽然没有说出后面的话,但是谁都知道■他的意思。

  “几位,我给你们赔不是了,如果你们不满意,冲着我来吧,不要难为我这个朋友。”张文昌伸手拦住几人,将叶凡挡在身后。

  “半废老头,你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好好想想,你算是什○么东西?”当中一人非常不满意,轻蔑的扫了他一眼,zhòngzhòng的将他推开,喝道:“闪开!”

  叶凡将张文昌扶住,扫视几人,道:“你们又算什么东西?”

  “叶凡不要这样……”张文昌急忙阻止叶凡,不让他再继续说下去,而后再次上前,道:“几位真的对不住,我这个朋友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你们不要在意,如果心中有气就冲着我来吧,不要难为他。”

  为的那个qīng年早已不耐烦,再也忍不住,揪住张文昌的衣领子,道:“你真以为柳依依能够给你撑住腰吗,不想死的话给我滚远点!”

  “放开他!”叶凡依然坐在那里,没有起身,端起一杯酒,直接泼在了那个人的脸上。“你找死!”为的那名男子脸色阴森到了极点,一把将张文昌推了出去,抡起巴掌向着叶凡的脸上抽来。

  叶凡坐在那里没有移动,伸手将那只抡过来的巴掌抓住,用力一扭,“喀嚓”一声脆响,直接将其手腕折断,成为了鱼钩状。而后他抬起手来,照着这个人的面庞就是一巴掌,zhòngzhòng的抽在了上面。

  “啪”

  非常响亮的耳光,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张脸在变形,而后牙齿脱落,鲜血喷出,整个人像个木偶一般倒飞出去七八米○远,zhòngzhòng的摔在地上。

  任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那个人在地上挣动了几下,硬是没有爬起来,他的双耳嗡嗡作响,头脑昏昏沉沉,头颅差点被抽裂,大叫道:“给我杀了他!”

  韩飞羽对叶凡比较了解,第一时间退了出去,同时向其他人提醒,道:“小心,这个废物体质特殊,力大无穷,千万不要被他抓住,远远的攻击他,直接祭出武器,把他斩成肉酱!”

  他说的这些话未免有些晚了,叶凡的度太快了,直接将一名男子揪了过去,正反两个耳光,将其抽的昏昏沉沉,口角血水长流,像是拎稻草人一般,直接将其当作武器抡动了起来。

  “砰砰”

  叶凡的力量与度非常可怕,抡动手中的男子,将三名扑向他的修士,砸的惨叫着倒飞了出去,在场的人都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响。

  “快退,不要靠近他!”韩飞羽大叫。

  到了xiàn在哪里还有人用他提醒,对面那个看起来很清秀的少年简直是一个人形蛮兽,简直太野性了,拎着一个大活人就像是捏着一根牙签一般,将其他人砸的满地滚。

  “韩师弟你是不说他是废物吗?”

  “这个废物怎么会有这样的神力?”

  剩下的几人心▲有余悸,面色不善的质问韩飞羽。

  “确实只是一个废物,他不能够修行,只是力气大而已,只要不靠近他,斩杀他轻而易举。”韩飞羽脸上露出狰狞的冷笑。

  所有人都祭出了各自的武器,顿时间光华闪◇烁,qīng木印、寒铁尺、赤血矛等全都悬在空中,对准了叶凡。

  “想让他死的话,你们尽管祭出武器,我不介意将他当成*人肉盾牌。”叶凡挥了挥手中的人形兵器,漫不经心的说道,对付这些苦海境界的修士,他根本无需暴露实力。

  “不要啊,大家都冷静一些。”张文昌上前,面露焦急之色,挡在叶凡的身前,对那些人喊道:“他不仅是我的朋友,还是柳依依的朋友,你们不能这样对他……”

  “半废老头你给我滚开,xiàn在抬出谁来都不管用,不杀了他难出我心头之恨!”最先被叶凡一巴掌抽飞出去的那个男子,捂着肿胀的脸颊爬了起来,眼中寒光闪闪,道:“柳依依很了不起吗?她如果敢来兴师问罪,自然会有人对付她!”

  看着这位过的很不如意的老同学,叶凡轻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头,低语道:“你退后,他们奈何不了我 说完这些话,叶凡抓住张文昌的手臂,恰到好处的将他抛飞了出去。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活刮了他!”为那个男子怒道。

  “哧哧哧”

  破空之响不断,qīng木印、寒铁尺、赤血矛等如快劈杀而至。

  叶凡从容而又镇定,挥动手中的人形兵器,不断封挡。

  “☆啊……你们……斩在我身上了!”

  被叶凡抓在手中的男子,这时稍微清醒了一些,惨叫连连,气的不断咒骂。如果不是那几人收手快的话,这名修士已经被斩成数段了。

  “给我一齐上,我看他能不能全都挡住,我一定要活刮了他。”为的那名男子,面色阴沉如水,命令周围的人再次出手。

  “陈枫你不成这样,我会被你害死的!”被叶凡抓在手中的修士惊恐大叫,但紧接着就被qīng木印砸的昏死了过去。

  周围的人对那个名为陈枫的男子言听计从,全都祭出武器向前劈斩,尽管已经很小心,但还是不时在那名人肉盾牌身上开出一道血口子。

  叶凡不想与他们浪费时间,修为到了命泉境界,击杀苦海境界的修士●,确实如碾碎蝼蚁那么简单。他提着那名男子挡在身前,身体化成一道光影,直接冲到了那个名为陈枫的男子身前,在其还没有反应过来前就将其抓在手中。

  “啊……”这个名为陈枫的男子连连惨叫,他也被当成了◆人肉盾牌,身体接连出xiàn数道伤口

  周围的人顿时有投鼠忌器的感觉,叶凡像是一道闪电一般,快游走,“砰砰砰”的声音不断传出,所有人都被拍翻在地。

  只有韩飞羽挣扎着,zhòng新将qīng木印祭出,向着叶凡砸压落而去,想要将其震死,然而就在这时他惊恐的xiàn,刚刚变化到磨盘大小的qīng木宝印,被叶凡一把抓在了手中,牢不可撼动。

  “砰”

  韩飞羽吓得亡魂皆冒,他的qīng木宝印被叶凡轻松的抓住,而后反手拍了下来,简直像是在挥动苍蝇拍一般容易,是的,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个苍蝇。

  “喀嚓”

  韩飞羽的胸骨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大口吐血,直接被拍翻在地,再也难以动弹一下。

  小酒肆前躺了一地人,全都在痛苦的哼唧着,没有一个人能够爬起来,不远处的张文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道:“这……”

  叶凡将这些人拎起来,扔到一处,而后挨个抡大巴掌,道:“就凭你们也想欺负人?我这个不能修行的废物照样打的你们满地找牙。”

  “啪啪啪……”

  叶凡双手连动,大耳光一记接着一记的赏了出去,打的这些人口水四溅,鲜血乱飞,牙齿松落。

  所有人都惨叫连连,不断求饶。

  叶凡当然是zhòng点照顾韩飞羽还有陈枫,像拎死狗一样将他们并排放在一起,大耳光连连,巴掌不断抡动,清脆的耳光之响不绝于耳。

  “你……”韩飞羽口鼻溢血,双目中充满怨毒的光芒。

  “啪”

  叶凡一个耳光扇了过去,而后将他揪了起来,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韩飞羽听到那句话后,气的大口吐血,浑身颤抖,差点一命呜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