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十九章 了却红尘事


  小松大哭,说什么也不松手,晶莹的泪珠成串的往下滚落,苦苦哀求,稚嫩的声音带着yī种绝望,让人跟着心酸

  叶凡摸了摸它的头,道:“我也想带你离去,但真的不适合,为师对你寄予了厚望”

  而今的北斗绝对是yī个是非地,若不是有故人在那里,难以割舍,叶凡说什么也不会在这时赶去

  太古万族为何于这yī世集体复出,为什么yī些强大的古皇子被封印dào了这yī世?所有这些都是在▲等待yī个契机yī—成xiān之路的开启

  古往今来,yī位又yī位大帝赶dào北斗古星域,全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诸多星域的不死药都汇聚dào那里,“因”已经种下,“果”要在今世结

  没有人可以活的这么久远,古之大帝不能zì封神源中,他们他们太过强大,世上没任何物质可以镇封他们

  太古的圣皇以及后期的人族大帝虽然都相继坐化掉了,但他们的后手必会发作,既然有古皇子,那么多半也会有帝子显化

  成xiān,有着无可抵抗的诱惑,在这片天地中斩道,打破这片天地的束缚,进入xiān域

  许多人杰,都在等待,全都是为了这yī世

  北斗有那么多古族,有那么多拥有带姿的人,叶凡在这这yī岸天下无敌,但回去后就完全不yī样了

  帝路争雄,xiān路开启,纵然是他都可能有喋血的那yī天,世事难料

  而地球相对来说还算平静,小松天资不凡,在末法时代完全是靠zì己,凭着yī种本能就修进道宫秘境,这不能说不是yī种奇迹

  古之大帝不论出身

  未成名前,任何yī位大帝的身世都算不得什么,尤其是妖族,甚至可能就是yī头凡兽而已

  叶凡看dào了这只紫色的小松鼠体内那种浩瀚如海的潜力,让他都很震惊希望它能在地球走出yī条zì己的路,也许有朝yī日会成为他的yī大臂助,甚至将来某yī天神兵天降北斗,出现力王狂澜那yī幕也不是没可能

  “以你的性格来说,将来所要走的道路与为师肯定不yī样,连天大战并不见得是接近大帝的捷径,zì然归真也不错”

  没有古皇子压迫,没有莫测的强者俯视,没有帝子等待yī战,并不是什么■遗憾,相反对小松来说值得庆幸

  “师傅,我修炼很快的,要不了多久就能帮你了”小松声音很稚嫩,呜咽着说道

  “你有这个心就可以了,我敢断言,将来会有这样yī天的”叶凡仰望星空

  ■在那遥远的过去,恒宇、西皇、阿弥陀佛大帝等横渡星域,来dào了北斗星域,所图为何?

  除却狠人外,连无始都不能真正确定,包括万族的古皇等,几乎没有yī位大帝属于那颗古星,而今yī切的风暴都将在那里上演

  叶凡有yī种预感,成xiān路必然不是那么简单,说不定会惹出惊天的大难,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记住,在这个大世,唯有变强才能zì保,才能守护这yī切,将来为师可能真的需要你的帮助,你在大后方努力突破”

  凰天女、詹yī凡等人惊异,叶凡对小松还真是抱了很大的希望,不过他们也没有什么可不满的

  事实摆在眼前,在这末法时代,小松每进yī阶就会惹来天劫,比上古妖孽还妖孽,与他们在雷雨天渡劫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显然,叶凡是将这个紫色的小不点当成衣钵传人来培养的,看dào了它有走上帝路的希望

  小松大眼睛都哭红了,坚持要送叶凡,想看着他踏上星空☆古路叶凡顿时笑了,小不点还不死心呢,寻路肯定会有yī段时间可走

  “我相信天庭必可大放异彩”叶凡勉励另外几名弟子,未让他们送行,离开就离开了,没什么可伤感的

  他已将昆仑的xiān鼎取◎出,相信数十上百年内,灵气会逐渐变盛,而这蓬莱则会进yī步,成为修炼圣土

  最终,叶凡骑坐龙马离去,张清扬与龙小雀相随,小松yī边抹眼泪yī边相送,他哀求跟来送别,叶凡不忍拒绝

  yī行人离开蓬莱,叶凡径直赶往方丈xiān山,相见yī位老道士认真请教,早先两人就已见过数次了

  叶凡依据yī些史籍记载,推断出应有yī条古路存在,而方丈xiān山这位老道士不久前证实了他的猜想,古人确实为后人留了yī条

  “道友真的要进入星空深处?正如我上次所说那般,那条路很难走,有不少艰难险阻”老道人肌肤雪白晶莹,发丝根根如雪,气色很好

  叶凡不敢怠慢,这是蓬莱的yī位斩道王者,亦是教皇口中的那个中土老道士,曾在yī百多年前逼退梵蒂冈诸雄

  叶凡向他详细请教在那条路上可能遇dào的种种情况

  “老朽所知有限,也与你yī般从前人所留的道书中做出的判断,偶尔yī次机会得dào证实,确有yī条路”

  “日后,请还请前辈多多照料蓬莱”叶凡拱手

  “道友客气了,各方道统稳定才是大幸这些年来,蓬莱天尊练上古天书人迷,甚至想放出魔胎,我想去阻止,有心无力,多亏道友了”老道人口诵道号

  叶凡昔日曾送给他yī株药王,这是yī番天大的礼,又曾以破关心得相赠,这样yī个坐于海外、却在真心守护中土的老人值得如此对请

  叶凡远去,仅带着小松回dào了B市,见dào了许琼yī家人,请他们吃了yī顿饭,又赠送了yī些小锋物

  许晔这个疯丫头见dào小松立时张牙舞爪,恨不得每时每刻都抱在怀中,喜爱的不得了,小松恨不得立刻逃之夭夭

  “以后照看yī下他们”叶凡对小松传音

  紫色的小不点大眼睛又红了,认真的点了点头,被动抗龘议着被许晔抱跑了

  杨晓酒量不高,不多时就趴在了桌子上

  “你……是不是要走了?”许琼颤声问道,她有yī种预感,这多半是他们最后yī次相见了

  “是的”叶凡点头

  “不再回来了吗?”许琼吃惊的睁大了美目

  “我不知道”叶凡说道

  最终,叶凡起身,最后看了她yī眼,就此远去,默默的挥了挥手

  “叶风……”许琼在后面喊道,忍不住哽咽了,她知道就此yī别,便永远见不dào了

  错过,是没有办法的选择,本以为还可以做yī辈子的朋友,却没有想dào,最终还是要隔绝在星空的两边

  叶凡消失,小松亦追了下去

  yī路上,师徒都很安静,真要离去,很多事都很无奈,这片天地生他养他,有着太多的不舍

  “师傅,许晔看dào我施展神通了”紫色的小不点小声说道

  “妈,小叔叔dào底是什么人,我早就想问你了,怎么与相册中那个二十几年前的叔叔yī模yī样,没有变老还有刚才……小松……它飞走了”

  许琼看着女儿,依稀见dào了zì己少女时代稚嫩的样子,许多回忆浮上心头,那温馨的、难忘的、苦涩的……努力克制,没有让泪水滚落,道:“那个小松鼠还会出现的,以后你对它好yī些,也许能……走上yī条特别的路”

◆  “我本来就对它很好”许晔大眼睛闪亮,发现了很多疑点,追问个不停

  叶凡耽搁了yī个月有余,了却红尘诸事,无论是亲朋故友还是同学的父母等,他都没有相见,只是默默的为他们做了yī些事

 □  “wǒběnláijiùduìtāhěnhǎo”xǔyèdàyǎnjīngshǎnliàng,fāxiànlehěnduōyídiǎn,zhuīwèngèbútíng

  yèfándāngēleyīgèyuèyǒuyú,lequèhóngchénzhūshì,wúlùnshìqīnpénggùyǒuháishìtóngxuédefùmǔděng,tādōuméiyǒuxiàngjiàn,zhīshìmòmòdewéitāmenzuòleyīxiēshì

  他不想打破这些人的宁静,没有必要让他们的生活轨迹发生波澜,踏上修行路,百年会匆匆而过,若是执意相见,徒留yī段段伤感

  叶凡暗中将许多画面拍摄了下来,想给星空另yī端的yī些故人看,有亲情,有思念,有黯然

  叶凡在zì己的父母坟前放下yī捧洁白的花,泪水忍不住滑落,他拼命的修炼,终于回来了,可是终是未能相见

  “师傅,以后我会常来送花的”小松红着眼睛说道

  在他们★离开时,yī群孩童跑来,也在墓前送上了yī大捧洁白的花

  “爷爷,奶奶,谢谢你们捐助孤儿隆……”那些孩子在低诉

  叶凡看了最后yī眼,带着小松远去

  在yī处无名的矮山上,龙马☆、张清扬、龙小雀等候很多天了,他们早已处理好各zì的事,此外还多了yī个人,那就是梵蒂冈的神骑士

  “而今,我还有yī事有点小遗憾,曾在二战中显化过的那位神秘大妖,至今未能yī见”

  ▲叶凡问神骑士,他是否知晓详情,结果被告知虽然听闻过,但根本就没有机会yī见

  叶凡看了yī眼这片天地,又看了看手中的这款手机,这yī切于他来说又将变得遥远了

  忽然,手机铃声响起,印度□yèfánwènshénqíshì,tāshìfǒuzhīxiǎoxiángqíng,jiéguǒbèigàozhīsuīrántīngwénguò,dàngēnběnjiùméiyǒujīhuìyījiàn

  yèfánkànleyīyǎnzhèpiàntiāndì,yòukànlekànshǒuzhōngdezhèkuǎnshǒujī,zhèyīqiēyútāláishuōyòujiāngbiàndéyáoyuǎnle

  hūrán,shǒujīlíngshēngxiǎngqǐ,yìndù的上师告诉叶凡,发现了yī位神秘的佛子,竟然发生了伏藏中最为神秘的识藏现象,可诵出无缺的古老咒语,也许能登上灵山

  伏藏是宗教受dào劫难时藏匿起来、日后重挖掘出来的经典,分为书藏、圣物藏和识藏

  最为神奇的就当属识藏,据说当某种经典或咒文在遇dào灾难无法流传下去时,就由神灵授藏在某人的意识深处,以免失传

  在yī些外在条件刺激下,被授藏经文的人,有些是根本不识字的牧民,便能诵出或录下神秘经文

  叶凡来dào了藏区,见dào了几位上师,是见dào了yī个六岁的孩童这个孩子眼睛很亮,幼时曾生了yī场大病,发生了识藏现象,能诵出诸多失传的佛门典籍

  叶凡在见dào这个孩童的刹那yī下子呆住了,他双手划动,缓缓推演,将这个孩童几十年后的容貌给显化了出来

  “星空另yī岸的古佛”

  来世,信则有,不信则无,岁月悠悠,世间终会出现两朵相同的花,千百年的回眸,yī花凋零,yī花绽

  是否为同yī朵,任后人去评断

  叶凡神色极其严肃,是否有来生?是否该留yī份深刻进灵魂,付予轮回,他想在这yī刻揭晓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