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进入星空的最后一条路


  炉子shàng铜锈斑驳,炉盖抖动……哐当作响……像是随时都会被掀开

  众rén不得不倒退,准帝释迦牟尼封印的铜炉,天知道里面有什么,就形状而言很像是一个炼妖炉

  如果没有意外面话,很可能镇龘压有一位shàng古妖圣

  “为何这么香?”

  唯一让rén意外的是,炉子中不时有清香弥漫出,小松是第一个发现的,无比陶醉,一点都不害怕,紫色钻石一样的小鼻子衾动,飘飘yù仙

  “dào底怎么回事?”叶凡询问

  几位shàng师认真观研碑文,由震惊变为了满脸的鸡动,而后无比的喜悦,几乎快手舞足蹈了

  这与他们的身份不相符,平日很稳重,乃是有名的高僧,显然铜炉关乎甚大,才让他们如此失态

  “这是一个药炉”

  “是释迦摩尼佛主亲自炼化的一炉大药”

  此语一出,在场的rén无不lù出惊容,一位准帝留下的一炉药这可真是惊rén,出了他们的预料

  “这是佛主留下的大药”

  一位shàng师连念佛号,以此来掩饰自己的鸡动与失态,这关乎甚大,让每一个rén都心中剧震不已

  碑文shàng是很古老的起源文字,需要认真研读才能明白,几位shàng师慢慢翻译了出来,念给几rén听

  两千多年前,释迦摩尼曾于此炼药,想以灵山的龙脉为火,慢慢催熟一炉大药,留给后rén

  然而,这炉药实在太稀珍了,所耗时间无法想象直dào释迦佛主离去那一天都没有成丹还在温养中

  “这是佛门大药,古来几乎没有rén炼成过,其神效远远过药王”一位shàng师说道

  数百年的温养,以龙脉精气为火慢慢熬炼,连这个圣rén级的药炉的灵xìng都搭了进去内蕴神抿死亡,大药还是永成二后来,释迦摩尼进入了星空,嘱托后rén可以继续看守,有朝一日必然功成

  又过去数百年,灵山因一场惊rén的变故慢慢的枯竭了,后世的大德圣僧也等不下去了,也将进入星空

  然而,佛门大药未成若是强行带走,改换地脉龙火必然功亏一篑,甚至炸炉,毁于一旦

  最终,佛门的菩萨等全部退走,留此碑文说明封印了整片灵山,希冀有朝一日大药可成

  众rén面面相觑,这大药未免太耗时了,竟需要数以百年的时间,连诸多圣僧都没有办法等下去了,只得离开

  “这株药是以不死神树的精华炼成的”一位shàng★师惊声道他指着碑文最后一行字,手指头都在颤抖

  主材竟然是佛门唯一的菩提神树精粹

  当年佛主以一段不死树主干化药,炼入铜炉中,显然是要祭炼出一炉绝世宝药

  这让所有rén都动容★了释迦摩尼这是在尝试他有一株神树,与寻常的菩提树完全不一样,不惜耗掉一段主干,这绝对是要炼不死药

  他若成功那么就意味着,一株不死树曰后可以炼出四炉大药药力能增加几倍

  “谁能拿dào便归谁”龙马第一个行动,玄攻一转,喷出一口精气,将那炉盖掀开

  “哧”

  一道绿霞顿时冲天而shàng,度非常快,所有rén都预感大事不妙,这炉大药灵xìng太强了,则开炉盖就要跑掉,▲全都冲天而起,追了下去

  连叶凡都是一惊,脚踩行字诀化成一道电光,伸出一只大手覆盖了过去龙马是火光滔天,张开大口,能将一座山吞掉

  然而出乎所有rén的预料,这炉大药很特别,冲霄而sh■àng的仅是一朵药云,并非真身这片绿云也有强大的药xìng,连叶凡、神骑士、龙马这样的高手在内都被骗过了真正的大药在下面

  当几大高手觉察后急忙俯冲下来,què见dào紫色的小不点美滋滋,抱着一株碧绿的小树在陶醉呢龙马shàng来就是一蹄子,想要抢夺,结果被叶凡一巴掌给打了出去

  这是一枚丹药,形状非常特别,不是浑圆的仙丹,而是形似一掺菩提小树,能有巴掌高,通体碧绿璀璨,跟小石佛相▲映成辉

  “丹成了”

  “这可能是有记载以来,佛门炼成的第二炉大药”

  第一炉在远古,出了rén们的理解,早已无法考证,而这一炉què〖真〗实的在眼前,耗死了一件圣兵的神抿,以◇yìngchénghuī

  “dānchéngle”

  “zhèkěnéngshìyǒujìzǎiyǐlái,fóménliànchéngdedìèrlúdàyào”

  dìyīlúzàiyuǎngǔ,chūlerénmendelǐjiě,zǎoyǐwúfǎkǎozhèng,érzhèyīlúquè〖zhēn〗shídezàiyǎnqián,hàosǐleyījiànshèngbīngdeshénmǐn,yǐ灵山地脉精气熬炼成

  叶凡仔细观察,发现这枚丹药药xìng太强烈了,小松都就那样抱着都已经离地而起,飘了起来,那些霞光没入它的口鼻间,让它像是举霞飞升了

  “能有一株不死药七八成的药力”这是他的判断,绝对是神珍

  “赶紧以玉器封印起来,不然药气会散掉”神骑士提醒

  叶凡取出一个羊脂玉鼎,将这枚小树形状的神丹封了进去,而后递给了小松,让它保存好

  紫色的小不点用力摇头,长长的睫毛眨动,大眼睛黑亮如宝石,要以此作礼物送给师傅

  “从来都是师傅给徒弟药与兵,哪有这样的,此药是你发现的,最后也是你得dào的,收起来”

  叶凡一抖手,将那朵药云震散,多给了在场的几哭,这也拥有不死神xìng……价值极高

  小松坚持要孝敬给叶凡,但终是被拒绝了,叶凡做主,将神丹封在了“松塔”中

  “星空的另一端有不死药,为师不缺这些东西,曾几次藉此脱胎换骨,而你正需要,可以用它来蜕变、锤炼道身”

  叶凡取出长白山祖参赠送的液滴,给在场众rén各分了一滴,这些原本是准备给小松留下的,而今它得dào了这炉大药,已然不需

  在星空的另一边大弟子瞳瞳还有小雀儿他们有九窍圣灵神液对修炼的益处太大了叶凡总觉得没有为小松筑下同样坚实的根基有点遗憾,而今总算了què一桩心事

  龙马张嘴,但què说不出什么,这是小松发现的,最终也被它得dào了让这头恶马只能觉得时运不济

  他们将灵山转了个‘遍’几位shàng师自一些绝壁shàng抄录了不少经文,神情振奋,很多都是失传经篇

  他们在这里大扫荡,直dào数日后才离去,虽然没有其他珍贵的器物,但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最后,回dào了凡界

  “师傅,我们从那里进入星空?”张清扬问道

  “去寻函谷关”叶凡道

  当年释迦摩尼与老子都进入了星空,且都降临过北斗星域,灵山shàng没有星空坐标,佛门的路线图不可得

  而今,只能去寻老子所走的道路了,这也是叶凡向方丈山那个老道士请教所得dào的〖答〗案老子确实为后rén留下了一条古路,但◇卑很艰难

  函谷关名震古今,是古〖中〗国最负威名的一座雄关要塞,因关在谷中,深险如函,故称函谷关

  昔日此地战马嘶鸣,尸横遍野,曾经是一处终极战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当年,六▲◇卑很艰难

  函谷关名震古今,是古〖中〗国最负威名的一座雄关要塞,因关在谷中,深险如函,故称函谷关

  昔日此地战马嘶鸣,尸横遍野,曾经是一bēihěnjiānnán

  hángǔguānmíngzhèngǔjīn,shìgǔ〖zhōng〗guózuìfùwēimíngdeyīzuòxióngguānyàosāi,yīnguānzàigǔzhōng,shēnxiǎnrúhán,gùchēnghángǔguān

  xīrìcǐdìzhànmǎsīmíng,shīhéngbiànyě,céngjīngshìyīchùzhōngjízhànchǎng,yīfūdāngguānwànfūmòkāi

  dāngnián,liù◆国联军叩关,最终què落得“流血漂橹伏尸百万……”秦所仰仗的就是函谷关

  而对于修士来说这里是有着极为特别的地位,老子骑牛西行紫气东来,浩荡三万里,最终西出函谷关,留下诸多仙秘

  千百■◆年来,众多海内外道家、道教rén士都dào这里朝圣祭祖,俨然已成为道门最重之地

  多谷关位于而今的河南省灵宝市北十五公里处的王垛村,叶凡、神骑士、龙马、小松、佛童huāhuā、张清扬、龙宇轩一■行七rén来dào这里

  “小松回去”叶凡mō了mō它的头

  紫色的小不点又哭了,大眼睛通红,泪水成串的滚落,不止一次的哀求他带着它一起离去,轻轻呜咽

  叶凡也不忍,心有酸涩,离别总是然rén无奈,星空另一端què让他割舍不下,这一边也有牵挂

  “为师是为你好,将来总能相见,你现在远离漩涡,静心苦修,跳,脱在战场外,是最好的选择”

  “我等师父登shàng星■路时再离开,亲眼看着你离去”小松怯弱的哽咽道

  叶凡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一颗古星只能有一rén能证道,他思虑很多,只能狠心将小不点留下

  “这一别不知是几十年,几百年,还是几千年了……”●他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

  凡世的函谷关古城早已不存,以叶凡之神通也足足耗去半年的时间,才堪堪打通一条古路,进入一片shàng古法阵所围成的天地中

  前方,带状黑雾弥漫,鬼气森森,尸骨遍野,dào处都是鬼火,天地间没有一点光彩,无比的暗淡

  这是一片shàng古战场,鬼哭神嚎,也不知有多少阳灵在这个地方出没,全都是昔年战死的兵hún

  而在地平线尽头有一片山谷,那里耸立有一座巨城,正是修界的函谷关,自古以来赫赫有名

  “相传,通过函谷关,打开西门,是一片无垠的星空,当年尹喜负责镇守此地,不知而今是否还有圣rén守护”叶凡自语

  这片shàng古战场中有各种职兵yīn马,成千shàng万的出没,根本就没有转生一说,哭嚎声让rén头皮发麻,黑雾涌动,不时有厉鬼冲来

  叶凡骑坐龙马shàng,口诵《度rén经》,诸邪避退,各种陈灵全都被净化,成为云烟,整片天地都一片光明了

  当来dào这古今第一推关前,一个大喝传来,震的rén双耳嗡嗡作响,城门前妖气滔天,血光遍野,将这片shàng古战场彻底淹没了

  “什么rén敢闯函谷关?”这是一位shàng古大妖,血光如海,法力滔天,镇守在关前

  “是你”叶凡一怔,没有想dào在离开前终究是遇dào了在二战年间曾与凡界显化过的盖世妖尊,这道身影与那照片shàng的模糊影迹wěn合

  “我等想过函谷”叶凡shàng前,表示要借道而过

  “吾奉关尹子之命镇守此关,若想通过要凭实力说话”这尊大妖是一个斩道王者,浑身妖气澎湃,眼眸璀璨,身体推健,肌肤如玉,非常的妖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