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震慑


  其中以只青色的大手最为凌厉……七面带有丝丝缕缕的阴气,像是一位鬼帝复生,第一个探来,抓向叶瞳的躯体

  这只青手长达数百丈,跟一座山岳倒落了下来一般,让人要窒息,绝对是斩道王者,且异常强横

  这样对一个后辈出手可谓极为极端,摆明就是要行绝灭事,将天才葬在成长的摇篮中,不给他机会兴起

  叶瞳反应迅,脚下太阳圌精火闪烁,将叶凡传下的行字诀修炼到了一定火候,与自己的本源相结合,如一只金乌横空他在间不容发间躲避过了斩道者的必杀一击

  虚空像是一片窗棂纸,被几只大手扯烂,前后共有四五位斩道者出手,身份不明,横断天宇,展开了绝杀

  九天十地齐颤,天地大道和鸣,每一个人的手段都涉及到了秩序的力量,一道道神链洞穿虚空,交错成一片徇烂的道则世界

  “敢尔”

  远处,传来一声大喝,东方野出手,他站在山上未动,张口吐出一口蛮王血气,化成一堵山坠落了下来,砸在半空中

  犹如山崩海啸,蛮神王体内的一道先天精血那是无以伦比的,跟一颗星辰炸开了一般,震出千万道波痕,席卷四面八方

  “敢动我大侄子,nǐ们都活腻歪了”蛮神王大吼,真身降临,发丝飞扬,像是野人成神

  他挥动拳脚,十方风云震动,即便相隔数十上百里的许多山体都炸鬟了,他如一zūn战神降世

  远处,叶凡嘴角显露一缕笑意他知道才这些故友在此多半用不着他出手

  既然瞳瞳敢来此地,肯定是支会了一些叔伯,小家伙已经长大了,知道合力利用人脉资源,并非一时意气行圌事

  “蛮神王出手了当年与叶凡可是生死之交,这几位斩道者想要拖杀奇才有难度”

  “南岭的战神血脉仅次于人族圣体,而今肉圌身之坚,战力之强,难寻敌手”

  人们轻呼,两个年轻奇才的对决竟弓发了斩道者的对峙,现场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吼……”

  一声长啸,远处妖气滔天,一片紫雾弥漫而来上来就发动了攻击,一道模糊的身影隐在当中,唯有双眸子犀利如电,神光透过雾霭射圌出来

  “天妖王也出手了,他也是圣体的故友,而今赫赫威名震天下谁敢樱锋?”

  “当年的天妖体先天不足,还未出生时在母体中就遭人暗茗,费了数十年苦才恢复资质,而今一斩道简直如妖神转生”

  妖月空出手,上来就是一记天妖屠神式,整个人化成了一把妖刀横斩天下

  “噗”

  一道血光飞溅,他将一只大手给劈成了两半,鲜血飞溅,巨手断落在长空中

  一声怒吼传来那齐腕而断的手臂退去,消失在了虚空中,吃了一个暴亏,血染天地

  “刷”

  五色神光一闪孔雀王出现,霞冲霄而上将几只大手的主人……立在虚空中的模糊身体都扫飞了出去

  远处,人们都倒吸冷气,昔年纵横天下的天妖体、东方野等都已成为了一方王者,再加上孔雀王这样的老牌妖王,如此相护,谁敢动瞳瞳》

  “即便圣体已经离去了,但是他的的弟子也不是能够欺凌的,他的这帮故人而今都是君临一方的斩道者”

  不说其他人,单是这三位屹立场中,就得让众多强人头疼与惧怕,任何一个都能够威临一方●

  “好大的威风,三王临世,一起为一个小辈出头,不过是一个圣体的弟子而已,值得吗?”远空,传来一声冷嗤,语气不善,有两人向这里走来

  妖月空冷声道:“有些人不自重,原本是小辈的对决,恰★

  “hǎodàdewēifēng,sānwánglínshì,yīqǐwéiyīgèxiǎobèichūtóu,búguòshìyīgèshèngtǐdedìzǐéryǐ,zhídéma?”yuǎnkōng,chuánláiyīshēnglěngchī,yǔqìbúshàn,yǒuliǎngrénxiàngzhèlǐzǒulái

  yāoyuèkōnglěngshēngdào:“yǒuxiērénbúzìzhòng,yuánběnshìxiǎobèideduìjué,qià恰要插上一手,拖杀奇才,也好意思责备别人”

  “世上总有一些不圌要圌脸的人,小辈的事非要掺和进去,逼得我们都不得不出手”东方野说的很间接,非常的不客气

  “瞳瞳nǐ先回去,让nǐ这些叔●伯来和和他们‘叙叙旧’”

  孔雀王说道

  “多谢孔雀王爷爷,没事的,我就在旁边看会儿就走”叶瞳腼腆的笑道

  他不战斗的时候看起来很清秀,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与方才的**与霏气大■相径庭

  “嘿,斩道者间,叙一个小屁孩也敢掺和进来,不知死I活”乘人冷笑

  这是两个看起来很神武的男子,精气神克沽,眉心间有腾腾神焰跳,动,而其中一人的额骨上是生有一支独角,像是立着一zūn神被

  “他们是天皇子的两大战将,在这圣人不出的年代,所过之处各族皆敬,天下难寻对手”

  “竟是这两人,他们代表了天皇子的意志,实力强大,这些年来横扫诸雄,也不知杀了多少霸主”

  人们全都变了颜色,这是两个大有采头的人,是古族中赫赫有名的高手,投本了天皇子,而今几乎无人敢惹

  “什么斩道者,黑皇说了,早晚去捉nǐ们当战宠”叶瞳椰揄,尝锋相对,面对两个斩道中的佼佼者也不惧

  提到大黑狗,一群人都满脑门子冒黑线,这两名古族强者是眼神冷漠,射圌出杀人般的目光

  “早晚宰了它”其中一人冷漠的说道

  这两人一现身,方才出手的几人又都走来,形势严峻,双方剑拔弩张

  “嘿,这几年太平静了,没有什么战斗,也无风花雪月来调和,今日总算有趣了”

  一个身穿银白战衣、身材颀长、背负方天画戟的男子走来,看起来很文静,但是眼眸偶尔间会射圌出慑人心魄的光

  “这是魔神族的小王爷,是近几年来斩道中的佼佼者,出道至今还未尝一败所向无敌”

  不仅人族众诸多强者变色就是古族的人也都动容,没有想到又一zūn叫得上号的斩道者要出手

  魔神族是一个灿烂灿烂的强族,不敢也不敢取此族名虽然曾一度衰落,但总会再一次兴起,该族的斩道王者都让人不敢小觑

  再加上天皇子的两名得力干将到了三人走在最前面,当即就挡住了东方野与妖月空他们

  后方的四人立时底气十足,身处在脸胧的多霭中大步上前,要责难叶凡他们……扼杀天才N

  “大侄子回去”东方野道,接下来肯定会有一场斩道者的对决,万一有人祭出圣器,那将大事不妙

  “好的,我马上就走”叶瞳答道

  妖月空他们倒也不为瞳瞳担心因为这可是大黑狗养大的孩子,身上的零零碎碎多不胜数,随便一座阵台就可突围出去,说不定还能反杀一些人

  他们太了解那只狗的性情了,敢动它一根圌毛,它会咬掉nǐ十口肉绝对不会让瞳瞳出来吃大亏

  “都说圣体如何了得,我看不过是浪得虚名,可惜他早走了十几年,不然天皇子将他斩成劫灰”

  两名强大的斩道者大笑着说◎道,他们言语轻狂,眼中只有一个天皇子这些年来忠心追随在他的身边

  他们深知,天皇子昔日与人族圣体旧怨颇深,今日就是想挑衅,找机会毙掉叶凡的弟子

  两人这样说话除却少数人附和外,大多数人●都选择沉默,谁敢这样说?

  当年,叶凡可真是杀出来的声威在离去前,天断山脉一战血水间接染红了山体,杀的日月无光

  连元古这样的古皇血脉、华云飞这样谪仙般的人物都给斩了,赫赫威名,全靠实☆战而成

  叶瞳冷响道:“我师父离去十几年了,nǐ们才敢说出这种话,当年怎么不敢跳出来,杀nǐ们一个干净”

  这两人冷笑连连,倒也没有在口舌上算计,大步向前逼去东方野等人脸色沉了下来,立☆刻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只需五年,我便可替我师战天下,nǐ们当中的任何人来了我都接下”叶瞳道,言语干脆与震耳

  一群人都变了颜色,望向瞳瞳的眼光杀机威了,都想施辣手,将其拖杀

  远处,众人面面相觑,莫不惊讶,代师战天下,让每一个人都心神剧震

  “圣体虽然离去了,但是去培养出了一个好弟子,延续了他的威势”许多人叹道

  “毒

  惊人的气味分发出,像是有丝丝缕缕的远古圣威,人们惊讶,双方可能会动用圣器

  东方野、妖月空他们与天皇子的两位干将以及魔神族的小王爷对峙,谁都没有敢轻举妄动,真要祭出圣器,部事情就大了

  然而,旁边那四人却没有停下,一齐向瞳瞳扑杀而去

  “叔伯爷爷,我先回去了,今天谢谢nǐ们”叶瞳向东方野与孔雀王他们告辞,准备以祭坛打开虚空之门离去

  远处,叶凡眸子神辉闪动,这几位斩道者欺人太甚,以大欺**得■自己的弟子远遁

  此时,东方野与妖月空他们与人对峙,戒备圣器的攻击,没有妄动

  叶凡掌心中光华一闪,一杆黑色的枪体出现,他大步向前走去,一步一步来到了战场中心

  莫名出现这样一▲个人,让许多修士都一阵惊讶,不知他属于哪一方,将会对谁出手

  “续们都留下命来”叶凡平淡的话语带着一种强大的威慑力,扫视前方的四位斩道者

  众人心惊,这明显是为叶瞳出头的又一个人,可是为何从来没有见到过,竟然没有一个人能认出

  “nǐ是谁,算什么东西,敢如此大言不谈”

  “即便是叶凡回来了,谅他也不见得敢这样说话”

  “人族圣体已成为过去,其名葬在历史的尘埃中,nǐ却强行为其弟子出头,不懂进退”

  四位斩道者一个个神色冷漠,脸上充满了冷漠与无情

  叶凡不多语,一枪就刺了出去,这一枪返璞归真,朴实自然,没有大道和鸣,没有万钧神力,但是却让四人当场都变了颜色

  他们知道遇上了恐怖的高手

  这四人全都竭尽所能出手,想要合力将叶凡击杀,然而形势变化之快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一枪

  仅仅一枪而已

  铿锵之音震天地,血光绽放,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出,让所有人都发毛

  叶凡手中的黑色枪体刺穿了一位斩道者,将其高高的dìng在半空中,鲜血淋淋,这位王者在上面挣动,却摆脱不了

  这个场景惊住了所有●人,每一个修士都胆寒神颤,这是何等的人物?

  一枪祭出,初时平淡无华,可是最终的一刹那却让山河失色,日月无光,仅仅一枪就将一位斩道的强横王者给挑杀了

  叶凡像是魔神一样立在那里,另外几▲rén,měiyīgèxiūshìdōudǎnhánshénchàn,zhèshìhéděngderénwù?

  yīqiāngjìchū,chūshípíngdànwúhuá,kěshìzuìzhōngdeyīshānàquèràngshānhéshīsè,rìyuèwúguāng,jǐnjǐnyīqiāngjiùjiāngyīwèizhǎndàodeqiánghéngwángzhěgěitiāoshāle

  yèfánxiàngshìmóshényīyànglìzàinàlǐ,lìngwàijǐ个斩道者毛骨发寒,颤票着倒退,真的被吓住了

  “是他,竟然是万初圣地的那位活化石,而今已经斩道,晋升为一个王者了

  有人惊呼,认出了这个被一枪洞穿、显露了真面貌的高手

  叶凡面无表情,单手持枪,就这样挑着这位斩道王者,向万初圣地众人那里走去,让这些人身体通体冰凉

  他的枪像是万钧重山一般,压在这一圣地每一个人的心头,随着他一步一步走来,众人心神都要崩鬟了

  叶凡如入无人之境,擎枪上前,来到了这群人的面前,神色冷漠到了极点,盯着每一个人

  在这一刻,鸦雀无声,万初圣地的众人冷汗长流,没有想到他们的一位元老出手后遭遇了这样的下场

  叶凡将大枪高高举起,dìng着那位王者,而后斜指向前方,几乎抵在了该教圣主的身前

  他没有任何言语,眸子中只是冷漠,以行动作出了最好的回应,当着全天下人的面,挑着他们的王,这是一记响亮而充满杀意的打耳光

  众人喋若寒蝉,没有一个人说话,以至大气都不敢出,全都紧张的关注

  这是在以一己之力震慑一个圣地

  “砰”

  叶凡手中的黑色的枪体一颤,这位斩道的活化石当场崩开了,鲜血溅起,化成一大片碎骨块与血雨,染红了天空

  这是赤圌裸裸的威慑,挑着一个圣地的王,在他们的教圌主的面前镇杀

  叶凡回归第一次小战挥泪说,为了不痛,请大家撒8shanmen不想哼唤也得呼唤,不然会爆掉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