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横击天皇子


  南域,风起云涌,一片动荡不堪,各种传闻皆起

  天皇子将大战人族强者,会与圣皇子决战,而今已不是什么秘密,不是最吸引眼球的地方

  就在今日,传出了为爆炸性的消息,震的人目瞪口呆,许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你们听说了没,有人在云峰主城拍卖一座古阙,相传为不死天皇行宫中的一座,宏伟而瑰丽,不知是真是假”

  “这算什么,青霞城最大的拍卖行承接了一个交易,一位神秘人士出售一枚青龙杯,为太古年间的古物,为自万族共尊的神所用器物”

  “你们所说的这些都过时了,知道刚才有人在拍卖什么吗,一副神衣甲胄,有什么……黄金底裤,都属于天皇子”

  “噗”

  旁边的人听到,一口chá水喷出去两米多远,让邻桌湿漉漉,他急忙道歉,掩饰自己的失态

  “我说,兄弟话可不能乱说,这么没谱的事怎么可能发生?”

  “本人可以我祖父的名义起誓,这则消息确凿无疑,早已得到过求证,现在云峰城谁不知道?已有古族用秘术验证过”

  整片南域都轰动了,这一天所有修士都在tán论这个问题,谁也没有想到在决战来临前,出了这样一则劲爆的消息

  一群人都有点发傻,觉得被雷了个里焦外嫩,不可思议,这种事情真跟神话般,到底发生了什么,天皇子的老巢被人端了吗?

  “黄金内裤,价值百万斤源,内有天皇子亲手划刻的道纹,铜墙铁壁,刀剑不入,是为护体的终极防御神器”

  所有人都有吐血的冲动,这也太损了,纯粹是在羞辱天皇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久前,八部神将后裔还在放话,要击杀圣皇子与人族神秘强者,可转眼间出了这样的事情,这可真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说叶凡与圣皇子是土鸡瓦狗,这次卖你底裤,让你们叫嚣”某地,一群无良人士正凑在一起喝悟道chá,非常的悠哉,几乎当场都陷入悟道境

  “给我查个透彻”

  天皇子额头青筋暴跳,此时他出离了愤怒,自从出道至今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简直快让他咬碎了满口牙齿

  “我看谁买拍那些东西,我灭他十族”

  他真的气吐血了,眼中光芒暴烈,射出的光束长达数十里,刺穿天穹,如两道天剑在劈斩,躯体有可怖的火焰在燃烧

  一场巨大的风暴在南域上演,天皇子几乎疯狂,恨不得立刻将暗中的人抓住,抽魂扒骨,剁碎了都难消他的心头之恨

  “皇子怎么办?”一名古族统领神色难堪的问道

  毫无疑问,不死天皇的行宫被人抄了,恐怕连根草都没有给他们剩下,这种损失是无法估量的

  “石棋盘还要悟道chá树一定要追回来,决不能落在他们的手中”天皇子越想越想吐血,气的浑身都在哆嗦

  暗中的人胆子也太大了,那处行宫可是被几位太古祖王所围着,地处八座通天的主峰正中央

  宫中有斩道者守护,只要有异动,发出一道神识波动就可惊动祖王,入侵者chā翅■难逃

  在当世有谁敢这么胆大包天,动辄就会遭遇祖王的碾压,神来了也救不了,必死无疑

  “除非有掌握有大帝阵纹,封住了那处行宫,瞒天过海,未能祖王感应到”

  天皇子攥紧拳头,神光◇慑人,虽然这是一个小漏洞,但是有太古祖王环视,即便理论上可行一般人也绝不会以性命去冒险的

  这可不是一件辉光的消息,但却传的特别快,通过域门散向各地,整片东荒都知晓了,惊掉一地眼球

  “嘿,听说了吗,古族的天皇子丢人到南域去了,据说后方的老巢被人一窝端了,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他气势汹汹南下,宇内**八荒惟我独尊,君临南地,怎么发生了这种事情,简直是一个跟头栽倒了茅坑中”

  很多人都在讥笑,这么多年来天皇子太强势了,将其恨之入骨者不在少数,不过这么多年来无人敢触其虎须

  就连古族内也有不少人冷笑,并非所有大族都站在其一边,许多人都在冷眼旁观,静看事态的发展

  “哈哈……自己的行宫都让人给端了,这就是所谓的不死天皇的子嗣,将来也想统驭万族?做梦去”

  这一天,举世皆关注东荒,这是一场荒诞不经的闹剧让天皇子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被动,对其威望的打击是不可估量的

  这件事实在离奇,让很多人都rěn俊不禁,连老辈人物都只能说始作俑者太过缺德了,一个黄金底裤而已,毁掉了一位神之子的英伟形象

  “啊……”

  天皇子怒发冲冠,仰天长啸,成片的山峰倒下,在隆隆声中化成尘埃,横推八百里,南域大荒中也不知有多少条山脉崩毁

  “rěn无可rěn,不杀你们誓不为人”

  即便是横扫东荒,将大地翻过来,他也要报仇雪恨,这种是一种奇耻大辱,骄傲如他这一日气的数次吐血

  他英俊的面庞略显狰狞,神姿圣骨,可此时近乎入魔,天灵盖上冲起一道血光,贯通天上地下,大荒中无论是飞禽走兽全都战战兢兢,跪伏在地,朝这个方向叩首

  天皇子屹立在古战车上,先后驾临一座一座古城,人族修士皆有感,莫不悚然,再也不敢轻视,那个神之字血脉之力恐怖的吓人,震古烁今,宛如神海肆天

  “什么,没有拍卖行敢接收这些生意?没关系,我们自己去卖”

  一群无良人士喝完悟道chá,研究过石棋盘后,又是一阵大笑,他们一个个神清气爽,镇定自若,一点也不急着决战

  南域各大拍卖行哑火,终于有人跟卖狗皮膏药般,走大街穿小巷的叫卖,十个铜子卖一件黄金神纹底裤

  没有一个人敢买,不说其他,光材质以及内蕴的神灵纹络就是是无价的,可是却并无一人敢参与

  当然,一旁无良人士也没有打算卖出去,就是想闹出一番动静,赤●luo裸的削天皇子的耳光,要闹个满城风雨,举世皆知

  “入中域”

  在南域一片山脉中,天皇子锵的一声的拔出不死天刀,顿时劈断了天宇,一片陨石坠落在大地上

  “天皇子的神通越发深▲不可测了,可轻易召唤星辰碎片,早晚有一天能摘星捉月”古族一位大统领惊道

  一群大军浩浩荡荡,进入一座巨大的门户,消失在虚空,北上而去

  中域不再宁静,天皇子的动向举世皆在关注,一举一动都关乎到东荒风云大事,在这敏感时期,各方都很紧张

  “报天皇子,那卖黄金底裤的人在轩丘古城”有人来禀告,神色惶恐,生怕天皇子盛怒之下,一刀劈了他

  “杀”

  天皇子眼眸冷酷,手持不死天刀遥指向前,顿时满山的树叶都枯黄了,全部飘落,肃杀气氛,如深秋来临

  然而,等到他们赶到时,如卖狗皮膏药的人已经消失,不在此地

  “报天皇子,那人出现在幽月古城”

  “哧”

  天皇子黑发飞舞,眸光慑人,一刀斩下,血光数以百里长,让前方一片无垠的大湖蒸发了个干净,同时数十座断山出现的大地尽头

  八部神将连扑九大古城,结果全都是一场空,并没有追到敌手,怒怨无边,这股大军卷动滔天杀劫,所过之处众生颤栗

  他们像是一群天兵天将,十方风云动荡,群山万壑都在颤栗,飞禽莽兽伏倒,气势之盛无以伦比

  “推演出了,他们必然会出现在真贤古城,我等可去伏击,杀个干净”

  古族亦有人精通与演算,可占卜未来,得窥一缕天机,尤其耗心血计算时,会精准不少

  “除非他身上有帝兵,或者血脉之力得天眷顾,强盛于神之子,不然逃不过我的推演”

  “好”天皇子点头,让一部分人继续追捕,而后带着部分人秘密前往真贤古城,准备伏击大敌

  到了现在,谁都知道,敌人故意如此,叫卖所谓的黄金底裤是在羞辱他,是对他所说的土鸡瓦狗的lìng类回应

  真贤城,是东荒中部地域的一座贤者之城,荒古年间在这一城中出了不止一位圣贤,因此而得名

  此时城中气氛压抑之极,落针可闻,无论是chá馆还是酒楼,没有人大声议论,沉闷的气息让人要窒息

  因为,一个卖狗皮膏药的人在叫卖一个黄金底裤,让所有人都噤若寒蝉,绕着他走

  “今日,我看你向那里走”

  突然,一道喝斥声响起,让整座城池都差点崩开,一群大军出现,黑压压一片,挤满了天穹

  天皇子立身在古战车上,脸色阴沉的快滴出水来了,手中魔刀遥指下方,强大的气息如一颗颗古星摇动

  “杀”

  一群古族直冲城中的身影而去,杀气弥漫四野,他们想以最残酷的手段活捉此人,留给神之子发落

  突然,古战车上方一道霞光在虚空中绽放,像是天外飞仙,震溃九天,击破铅云,化为一道不朽的神虹而来

  叶凡手持一杆神枪,身子横空而至,击向天皇子头盖骨惊艳一枪,照耀古今未来,刺碎了天穹

  仙光艳艳,瑞霞喷薄,过去、现在、未来仿佛都被这一枪击穿,混沌四射,有开辟世界的伟力震出

  “噗”

  天穹上,那个手持魔刀的英伟躯体,天灵盖炸开,血浪冲起几米高,死尸倒在战车上

  “早就等你多时了,就知道你会如此”蓦地,lìng一个方向冷酷的声音响起,手持一口炽盛的天刀横斩而来,又一个天皇子出现,刚才的不为真

  同一时间,凰鸣动霄汉,一头仙凰飞舞,展翅击九天

  “吼……”

  麒麟一吼山河碎,lìng一个英伟的男子体内血液流动像是雷鸣,充斥着一股爆炸性的力量,击向前方

  而在他的身旁还有一个蓝发女子,明◆艳动人,可是散发出的能量却如神明降世,一步落下,天崩地裂

  四大古皇子同时出手,将这个地方锁困,不给刺击者活命的机会,要将他困住

  “哧”

  然而,被围在当中的人当场就化成了一◇道清气,散在了天地中,任他们封困也于事无补

  天际尽头,叶凡的真身睁开了眼睛,射出两道火炬般的光束,腾的站了起来

  圣皇子手持黑色的乌金大棍,道:“我已锁定了天皇子,必击杀他于中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