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斗战圣皇一脉


  宇宙大圣有一个zú叔,名为谛缺,惊才绝艳,傲视古今,论之史上同龄的几位古皇甚至都要强上一筹,震动了整个太古

  谛缺,天资惊世,少年成名,曾于一夜间挑战十二zú高手,血战惊天下,举世颤□

  很不巧的是,在那个时代出了一个牛战圣猿,同样的仙骨神肌,尤以战力闻名于世,他们成为最璀璨的两颗圣星

  这等天骄只出一个足矣,两rén共处一世自然是一场悲剧,由此而发生了多场巅峰对决,被载入太古神战史

  太古年间,风云际huì,万zú同出,如此大世竞争最是残醅,想要证道成皇,真的比登天还难,需以一身战败万zú天骄

  两rén横扫了太古,最终不可避免,只能生死力持,从斩道、到成圣、再到圣rén王、又到大圣,一生也不知战了多少次,每一战都堪称惊天地泣鬼神

  可以shuō,在太古众zú眼中,他们是一生的对手

  最为传奇的一役当属两rén成为圣rén王的那一战,两败俱伤,全都垂死,而谛缺挣扎过生死线,于那一役后生命力突然激增,活出了第二世,寿元,增加了一倍

  这无疑是轰动性的,震惊了太古,万zú皆哗然,几乎一致认为谛缺必将胜出,成为太古又☆一皇

  永曾证道,就能踏出第二世,这种rén少之又少,但并不是没有例子,谛缺、白衣神王姜太虚都在这一列

  当年,各zú都认为,谛缺必然能笑傲到猛后,因为斗战圣猿负了重伤……耗掉了大量的□生命本源

  然而……在两rén在大圣境的终极一战中,所有rén都预料错了,猴子的父亲风采绝世,照耀太古,虽九死一生……但最却终胜出,无可争议的力压谛缺,无敌天下

  后来,谛缺一生郁郁寡欢,修为未有寸进,停在了大圣这道关卡上,任岁月流淌,都没有再向前迈出哪怕一步

  一个震古烁今的天纵rén物,其身上的光环快暗淡……再也没有能闪耀出火光,黯然收场

  而猴子的父亲虽有挫折,但却由此而一路逆伐而上,在证道路上勇猛精进,打遍九天十地无敌手,惊艳风采照亮了整片太古

  猴子的父亲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生中与谛缺生死对决,伤shì日积月累,竟然成为了一种大道暗伤

  初时,他并没有在意,可是当冲击极道皇境、进行最后的证道时却发生了大灾难,大道暗伤发作……差一点死掉

  这个后果很严重,他第一次证道失败,几乎被判了死刑,没有rén认为他能够成功了……因为想◎重证道huì难上多倍

  然而,猴子的父亲却非常rén可比,悟道、证道发生不测将死,以不死药……蟠桃度过死关,出来后龙精虎猛,再次冲击极道皇境——举成功

  可以shuō当时惊掉了一地的眼◇球,比之第一次证道难了多倍,他却一闯而过,毫发无伤,战力达到了逆天之境

  谛缺,活出了第二世,天资古来罕见,仙根烁世,举世难寻,然而却败了

  斗战圣皇,九死一生,历尽磨难,最终却胜了,一生无败,战力称最,被尊为圣皇,这是天大的殊荣,与古之天皇比高

  “我父亲可能是古皇中生命最短暂的,但是其道行修为等却站在最前面”猴子轻语道

  斗战圣皇只活了一万多岁,相对于其他古皇来shuō,称得上是“英年早逝”一是因为其过早耗掉了不死药……蟠桃,二是因为他太强了,于尘世化战仙,悟道与修行太过霸烈,过于损耗生命精元

  斗战圣皇逆天而行,终究是功亏一篑,未能化成战仙,他的坐化影响巨大,让整片天地提前大变,北域生机消失,赤地无疆,寸草不生

  当然,即便没有斗战圣皇化战仙,大道规则也必然huì变,只是提前了很多年而已

  “大河东逝,浪花淘尽英雄,古皇争雄,皆化尘埃中”昆宙叹道

  “谛缺死了,我还是有点不相信”斗战胜佛蹙眉

  这是一个可与斗战圣皇比肩的rén物是其一生的对手,光辉照太古,傲视群伦,逆活两世,开创奇迹,他只差一点就成为至尊

  可以shuō,若非与猴子的父亲同处一世,他必然证道,其战力高于古时有皇姿的同龄rén

  “连斗战圣皇都坐化了,遑论是我的zú叔,便是逝去了也属正常”昆宙shuō道

  “他活出了第二世,比你的生命都要悠茶……”斗战圣王道

  众rén也都露出疑色,谛缺天资太高了,风华绝艳,逆活两世,生命精元磅礴,可以度过很漫长的岁月

  “他确实早已葬于尘埃中了”昆宙惋惜

  “当年,是你让他出手的,不然他早已与世无争,怎huì祸乱天下?”斗战圣王的金睛犀利如芒

  “不错,是我让他出手的……,昆宙并没有否定

  众rén一阵心惊,而后释然,回想起那段岁月,一些迷雾吹散了

  斗战圣皇以不可阻挡之shì崛起,可与他比肩的盖代天骄谛缺黯然收场,一生的对手,就此没有再出现交集

  证道为圣皇……猴子的父亲有太气魄……根本就没有计较昔年的恩怨,纵然无敌天下,也没有镇龘压过该zú

  “你的皇兄气吞山河,自然不huì寻我zú叔麻烦,而他自己也没有什么复仇之心”昆宙淡然开口,shuō出了谛缺出手的原因,道:“我只是告诉他,不打破常规至理,不走出自己的不变世界,他即便有古今第一天资,也无法证道”

  “他便是因此面出手了?”斗战胜佛平静的问道

  “没错,打破自己的rén生桎梏,就是要做平日不想做、不能做的事,他的天资不比圣皇差■一毫 比我明白这个道理”昆宙shuō道

  “我就知道 以他的心性来shuō,怎能huì做这等违心之事,你为了撺掇他,还真是费了一些心思”老猴子道

  他对谛缺的评价是极高的,毕竟那是一个★可与斗战圣皇比肩的rén物 一生只惜败给了他的兄长而已

  这些都是太古秘辛,不shuō出来世rén永远不知,极道皇境的rén物亦有各种无奈,rén们得悉后只能一声轻叹

  谛缺出手,即便败于斗战圣皇后,一生修为都没有寸进,也是一个可怕的大圣,当年强大如圣皇的亲弟弟,一战过后也是重伤垂死,悲啸天地,远走西漠

  “我zú叔与你战平,回来后加悲郁,不久就死了”

  rén们全都悚然,斗战圣王昔年一战竟真的拼死了谛缺,这可绝对是震动太古的可怕大事完全能载入神战史,而且是很浓重的一笔

  “一门两兄弟,全都可与谛缺争雄,这可真是……逆天了”所有古zú都惊憾

  谛★缺是谁?本应证道成皇、而且很有可能是一位非凡的古皇,一切只因生不逢时“想不到,斗战圣皇的幼弟不弱其兄来……若非一世 可能是一门二皇啊”

  无论是rénzú、还是古zú得悉这些秘间后都是心绪澎湃○▲,难以自制,热血汹涌,不能平静下来

  斗战圣猿一脉不过几rén而已却成为太古一大皇zú,这根本不是什么侥幸,是大有道理的

  他们这一脉一般都可成为圣rén王,战力无以伦比斗战圣皇五六千▲岁时,其老父还在世 也正是因此有了一个幼弟

  当年的“太上圣皇.”是一个传奇rén物,留下过很多传shuō

  在这种情况下,叶凡心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忍不住问猴子,结果他支支唔唔,不愿多shuō什么

  “谛缺不在了,你一个rén敢与我战?”斗战圣王shuō道,整个rén的精气神快攀升,浑身金色毛发炫目

  各zú强者全都倒退,许多rén直接开启了传送台,根本不敢在这个地方呆下去了,大圣动手,中域都可能huì被打沉,彻底消失

  昆宙灰发拔散,铅灰色的眸子炽威了起来,平静开口道:“我的zú叔惜败给你兄长,而我将彻底讨还回来,今日镇龘压你,雪尽耻辱,我zú天生要胜过过你斗战一zú”

  斗战圣王浑身散发光辉,气shì瞬间强威了起来,道:“我斗战一zú,岂惧挑战”

  “猴子今日你命该尽了”昆宙冷酷的shuō道

  “太古末年,你与他rén共同大杀十方,妄立秩序规则,乱天动地,今日一并了结”斗战圣王一指天空,道:“域外一战”

  “好,送你上路”昆宙一闪面没,浩瀚的气息瞬间敛去

  斗战圣王也发出一道炽烈的光,从真贤城消失了,前外天外的圣rén战场

  时隔多年,古老的域外战场终于又有rén进入,的圣血将洒落

  “怎么办,我们不可能去观战,根本接近不了,触之必死”许多rén都遗憾

  “快,开启阵台法☆眼,观看这一战”有古zú强者shuō道

  道纹造诣高的强者可以布下绝世法眼,将域外的战况传送回来,能够清晰显化战况

  有几位祖王快布置,转眼间出现一个巨大的阵台,要映出天外战场

  域外,一片寂静,碎裂的兵器,巨大的骨块,漂浮在外太空中,透发着古老的沧桑气息

  这里亘古不变,枯冷、凄凉,除却圣战痕迹外,什么都没有

  此时,一艘很小的金属战船发出一声颤音,化成一道永恒的仙光冲向宇宙深处

  “此战与我无关,我只为成仙路而来”一道神念波动远去

  如果叶凡、厉天、燕一夕在这里一定huì发现,正是他们当初所见到那艘神秘的微型金属战船

  而当年叶凡身上的烙印,也是此船内的神秘rén所为,被西漠古佛化道时预见,帮他斩灭

  昆宙、斗战圣王来到了这片战场,冷漠相对,这将是一场绝世大战,两rén都向那宇宙深处望了一眼,并未多语

  “猴子,今日还有一位道兄也要来,他亦想向你讨教一二”昆宙shuō道,身上仙气弥漫,仙光震宇宙,竟有极道皇兵气机出现

  “无耻”中域,真贤城外,圣皇子当时就攥紧了拳头,无比担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