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十大弟子


  “hán易水你什么意思?”吴清风老人面沉如水。

  “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hán易水白如雪,肤色白哲。双眼很细,嘴唇很薄,看起来给人一股阴鸷的感觉,他端起石桌上的茶杯,轻啜了一口,道:“吴长老你何必如此?”

  吴清风长老向前走了几大步。沉声道:“hán易水你不要太过分!”

  “难道我说的不是实情吗?他一gè小小的凡人,也敢来我灵虚洞天讨要灵器,那是我派弟子庞◆博留下的遗物。与他没有半点关系。”hán易水自始至终都无波无澜,啜饮香茗,冷冷的扫了一眼叶凡,道:“离去,这不是你应该呆的地方。”

  “啪”

  吴清风长老再也忍不住,一巴掌将石桌拍碎,◎◇道:“hán易水你欺人太甚。既然你不讲道理,那咱们凭实力来说话!”

  旁边还坐着两名长老,其中一gè人赶紧打圆场,道:“hán长老我看算了吧,不就是几件破铜器吗,没有什么可研究的,还给那gè孩◆子算了。”

  而另一名长老则站在hán易水这边,道:“此言差矣,青铜器虽然残破了,但明显是内蕴出过神祗的可怕武器,虽然残损了,但如果精研下去。还是能够有所收获的。”

  hán易水脸色阴沉,看向叶凡,道:“你真的想要这些东西?”

  “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我为什么不能要?”叶凡无惧,他也是神桥境界的修士,根本不在乎hán易水的可怕神色。

  “哈哈”hán易水突然大笑了起来。道:“好,有胆魄,你让我想起了年轻时候的我,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了,童儿将那些东西全都取来。再拿些珠宝给他。”

  不远处那gè童子答应了一声。快消失在山谷深处。

  此刻,hán易水脸上带着笑意,对吴清风拱了拱手,赔罪道:“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见到灵宝总想研究gè透彻,反正也难以研究出什么,我便还给他吧,你我相交几十年了,犯不着红脸。”

  吴清风长老的脸色缓和了下来,坐在旁边的石墩上,有童子搬来石桌,重新摆上茶水,刚才的不快一扫而光。

  不久后,一名童子将大雷音铜匾、青铜古灯、舍利念珠、金网杵全部带了过来,此外还有一些衣物,同时赠送了一些珍珠宝玉。

  “多谢hán长老。”叶凡拱了拱手。

  “吴某就告辞了,改日再来叨扰。

  ”吴清风长老站起身来,带着叶凡向山谷外走去。另外两名长老也起身告辞。

  一gè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走进凉亭。道:“师傅您不是说那些残破的铜器非同小可吗,有着非同寻常的来历,怎么还给了那gè凡人?”

  “难道你希望我与吴清风拼命吗?”hán长老扫了他一眼,饮了一口茶水,淡淡道:“你也说了,他不过是一gè凡人而已。”

  “师傅的意思是”年轻男子的眼中顿时闪现出两道精光。道:“我明白了,我去交给李云与黎琳去做这件事,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吴清风长老绝不会知晓。”

  hán易水没有说什么,神色平淡无比,继续饮茶,观赏凉亭外的那些寺花异草。

  年轻男子恭敬的施了一礼。而后转身大步离去。但时间不长,这名男子匆匆而回,同时将李云与黎琳带到了此地。

  “师傅,那gè凡人有问题。”

  hán易水看到李云满脸肿胀,黎琳脸色苍白,顿时觉察到了什么,道:“你们与人动手了?”

  黎琳与李云脸色通红,羞愧无比,简单的将不久前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hán易水听完后,腾的一声站了起来,咬牙切齿,道:“是他杀了我的孙儿!”

  “是被他所杀,”旁边的三人全都露出吃惊的神色。“我已经掌握了一些情况,唯一想不通的是,羽儿与数位命泉境界的修士在一起,此子是一介凡人。没有斩杀他们的实力。”hán易水啪的一声将石桌拍碎,脸色阴沉似水,道:“现在我明白了,是他,一定是他!”

  旁边那gè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大声道:“我去为飞羽报仇!”

  李云与黎琳满是吃惊的神色,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一年前hán飞羽与四名命泉境界的修士被杀,竟然是叶凡所为。

  “杀,一定要杀了他!”hán易水脸色森然,有些狰狞吓人。

  “这gè小子隐的真深。”李云●觉得脊背凉飕飕。黎琳也非常震惊,脸色苍白,阵阵后怕。

  hán易水来回走了几圈,而后停了下来,对那gè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道:“去将你大师兄请出,再叫上其他人,不必顾忌什么,只耍那gè小子离开●灵墟洞天,立刻将他给我毙掉!”

  “杀他还需惊动我大师兄吗,我带上几人足以杀死他。”

  hán长老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此子一年前就斩杀了命泉境界的修士,你毕竟没有破入神桥境界,没有你大师兄坐镇,我心难安。”

  “真的这么可怕吗?”

  “我也希望他只是一gè凡人而已,但事实上此子非常不简单。如果不是年龄太我甚至会怀疑他已经破入神桥境界。”

  闻听此言,旁边的三人全都倒吸冷气。

  韦易水神煮不定。最终猛的抬起头来,道!“将你的二弊一…请出来。不要让她再闭关了。”

  “什么?!”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非常吃惊,道:“我大师兄与二师姐。都是神桥境界的强者,一人便足矣,哪里用的上两人。”

  “让她与你大师兄一起出动。有两gè神桥境界的强者坐镇,我才能安心,不仅如此,这一次你们师兄弟十人给我一起去!”hán易水脸上阴云密布,神色可怕无比,道:“永远不要小瞧对手,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要杀就杀gè彻底,绝不能给他逃生的机会!”

  “我们十大弟子全去?”年轻男子真的被惊住了。

  hán易水扫了他一眼,年轻男子急忙躬身施礼,快离去,请自己的师兄师姐去了。

  “你们两gè也跟去长长见识吧。”弗易水扫了李云与黎琳二人几眼。淡淡的说道。

  两人唯唯诺诺的答应。

  不多时,一gè五十岁左右的男子,还有一gè四十几岁的女子。带领八名三十几岁的修士。来到凉亭外,向hán易水施礼。齐声道:“拜见师傅!”

  “你们已经知道要做什么了吧,我不耸望他活下来!”hán长老杀气森森。

  在吴清风长老的居所,老人劝道:“孩子你先不要走,过几日我会亲自送你离开,我有些不放心。”

  “您无需为我担心,不会有什么事的。”

  “我也不希望生什么,但是”吴清风长老摇了摇头,欲言又止,没有多说什么。

  最终,叶凡给老人留下一封书信,飘然离去。叶凡徒步走出山脉,向身后忘了了最后一眼,他决定就此远离燕国

  “瑶池圣地、太初古矿、姜家”叶凡的心神已经飘到了那片遥远的大地。

  突然,十二道神虹冲至,快出现在他的眼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黎琳、李云你们二人找到了帮手,想要对付我吗?”叶凡平静的望向空中那些人。

  “他们两gè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正中央一gè五十岁左右的男子正在凝视着他。

  叶凡像是一下子想起了什么。双眼中射出两道神光,道:“是hán易水让你们来的!”

  “你倒是不笨。”旁边,一gè四十几岁的女子冷笑道:“还有什么遗言要说,赶紧留下,我们送你上路。”

  “为了几件青铜器,他竟派人来杀我,果真毒辣无比。”叶凡神色当场就冷了下来。

  “不光是那些青铜器的事情,你杀死hán飞羽这笔帐也要算一算。”

  “我本想平平静静的离开燕地,现在看来注定要搅动起一场风波。”

  “哈哈哈,”天空中不少人都大笑了起来,道:“你以为你是谁,死到临头,还在梦呓,真是可笑。”

  “真不知道师傅为什么会让我们一齐出动,十大高手围杀这样一咋,小子,真是”

  “大师兄或者二师姐一gè手指头就可以点死他,何需这样兴师动众,师傅真的有些小题大做了。”

  “两名神桥境界的强者,再加上八名命泉境界的修士,十大高手来追杀我,还真是看的起我。”

  说到这里,叶凡看向不远处的李云与黎琳,道:“还少算了你们两位。”

  “不要多说什么了,赶紧将他杀掉,谁去结果他的性命?”

  hán易水的十大弟子当中,有数人对叶凡不屑一顾,充满了轻蔑之色。根本都没有想到过要亲自动手。

  “六师弟,你们几人去将他杀了,我们好早点回去。”

  “黎琳、李云你们两gè也上并去助阵。”

  为那两名神桥境界的男女,这样吩咐道,他们觉得根本没有必要亲自出手。

  就在这时,叶凡开口了,道:“你们还是一起上吧。”说到这里。他缓缓腾空而起。

  “他果然不简单,师傅说的对。大家要小心。”其中一人提醒道。

  那两名修为达到神桥境界的男女,依然没有在意,命令其他人上前。还是没有出手的意思。

  叶凡扫视众人,叹了一口气。道:“我真的不想杀人”

  “大言不惭!”

  “死到临头,还敢口出狂言,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写!”

  叶凡带着淡淡的笑意,摇了摇头,劝道:“你们还是回去吧。告诉hán易水,既然他如此想杀我,不妨亲自来。何必让十大弟子白白送死,呢。”

  “你”纵然是那两名神桥境界的修士也怒了,体内透出强大的能量波动,缓缓向前逼来。就要祭出自己的武器,亲自出手,斩灭叶凡。

  “看来,说什么你们也不会tuì走了,既然如此,我送你们所有人都上路。”叶凡笑容不减。但是整gè人的气质却大变样。

  “一齐动手杀了他!”两名神桥境界的修士感觉到了不妥,大声命令所有人一齐动手。

  “晚了,你们都走不了!”就在这时。叶凡浑身神力澎湃,黄金神火熊熊燃烧,整gè人像是一轮金色的太阳一般璀璨,阵阵雷鸣与海啸声出。

  叶凡像是披上披上了黄金战甲的神祗一般,黑乱舞。周围闪电缭绕,无尽的神辉将他淹没了。

  “轰”

  叶凡的**震动出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他没有祭出武器,徒手冲向两名神桥境界的修士,这样恐怖的声势顿时让所有人大惊失色。全都奋力出手。

  两名神桥境界的修士心中骇然,那名男子祭出一把血色的魔刀,通体鲜红欲滴,破长空,爆出无尽血光,如一条血色大河在奔腾,向着叶凡劈杀而去。

  叶凡徒手冲了过去,通体晶莹闪闪,宝辉绽放,血肉像是神铁浇铸而成,度快到不可思议,“锵”的一声。竟然单手接住了血色的魔刀,牢牢的抓在手中,而后双手同时力。

  “耸,

  天空中血光四射,他生生折断了神桥修士祭出的武器,浑身金光弥漫,刹那间冲了过去,一拳轰出,天空中像是有金色的浪涛汹涌而过。

  “砰”

  他的太快了,**强大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金色的拳头一下子将那gè神桥境界的男子打的四分五裂,鲜血迸溅。

  “大师兄!”所有人都惊呼,感觉浑身冰冷。这一切都生在电火石花间,没有人可以阻止,叶凡强大的宝体神辉绽放,可怕的金色拳头不可阻挡,他具有无以伦比的度与力量。

  “哧”

  那名神桥境界的女子祭出一把银蛟剪。像是两条银色的蛟龙合在一起,向着叶凡◆绞杀而来。

  在这一刻,叶凡如被金色的汪洋环绕。瞳孔金光点点,神力汹涌澎湃,根本没有躲避,直接挥动金色的拳头迎了上去。

  “轰”

  像是有一条金色的大河在奔腾,随着他挥拳,滚滚▲jiǎoshāérlái。

  zàizhèyīkè,yèfánrúbèijīnsèdewāngyánghuánrào。tóngkǒngjīnguāngdiǎndiǎn,shénlìxiōngyǒngpéngpài,gēnběnméiyǒuduǒbì,zhíjiēhuīdòngjīnsèdequántóuyíngleshàngqù。

  “hōng”

  xiàngshìyǒuyītiáojīnsèdedàhézàibēnténg,suízhetāhuīquán,gǔngǔn而去,金色拳头直接砸在了银蛟剪上,可怕的声响出,银蛟剪刹那间碎裂,化成十几块,坠落下高空。

  “砰”

  与此同时,叶凡化成一道金光一冲而过,金色的拳头将那名女子彻底震碎,血雨纷飞,洒落向四方。

  绝对的震撼,无以伦比的战力,叶凡简直像是一尊金色的战神一般,徒手将两名神桥境界的修士击毙。

  这一切都生在一瞬间,让人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直到这时,其他人祭出的武器才冲至,可是叶凡早已立身在另一片天空中,黄金神光如焰火般笼罩在身。

  他服食过两种圣药,脱胎换骨两次,肉壳无瑕无垢,晶莹闪闪。堪比神兵宝刃,强大无比。他这次就是想试试自己的血肉之躯到底有多么强横,结果却可徒手对灵宝,这让他非常满意。

  所有人都被震住了,两名神桥境界的修士被叶凡徒手击毙,让他们哪里还有一丝战意,吓的亡魂皆冒,当下全都飞遁,想要逃离而去。

  叶凡祭出一面紫铜镜,紫雾迷蒙,刹那间,镜面光华璀璨,堪比天上的烈阳,绽放出的紫色神华横扫八方。

  “哧哧哧”

  一缕缕轻烟冒出,一具具尸体坠落的下。

  “帆”

  惨叫声此起彼伏,没有一gè人能够逃遁,命泉境界与神桥境界间像是隔着天堑鸿沟,实力差距天壤之别,两gè神桥境界的高手都被叶凡的金色拳头打碎了,更何况是他们,根本挡不住紫铜境的攻击。

  包括黎琳与李云在内,十二名修士没有一人能够逃走,全灭在此。

  “越彼岸境界的强者所祭炼出紫铜八卦镜果然非同小可”叶凡自语,收起紫铜境,他身上的黄金神火快消失,金色的拳头与晶莹闪闪的皮肤全都变成了正常的颜色,强大的气势彻底内敛。

  他重新变成了一gè清秀的少年,如邻家的大男孩一般,一醉人畜无害的样子。

  “hán易水你派出十大弟子,不可谓不强大,若是旁人必死无疑,可惜遇到了我。”叶凡自语,道:“既然你想杀我,那我也没什么可保留的了。”

  叶凡没有做任何耽搁,快向着灵墟洞天冲去,很快就来到了山门前,而后直接大步走了进去,守护山门弟子认出了他,根本没有阻拦。

  “不惹事,不等若我怕事,我本想平静的离开燕地,hán易水你既然想杀我,今天我主动送上门来。”

  此刻,hán易水心神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生了,等了很长时间,也不见自己的弟子回来。顿时有些焦zào。就在这时,他感觉有些不对劲,山谷中似乎多了一股特别的气息,他猛的抬起头来,向前望去。

  只见凉亭前,不知道何时多了一gè十四岁左右的少年,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齿,正在对他灿烂的笑着。

  “你”hán易水蹬蹬蹬后tuì出去几大步,他知道大事不妙眼前这gè少年非常不简单,比他想象的还要不好对付。

  “他们呢?”hán易水不死心的问道。

  “你是说你的十大弟子吗?我送他们上路了。”

  “你”hán易水额头上青筋暴跳。

  叶凡露出灿烂的笑容,道:“我送你上路,去与他们团聚。”

  在这一刻,叶凡整gè人的气质再次生了变化,像是有一片金色的汪洋笼罩了他的身体,同时伴随有无数道闪电,神光绚烂,恐怖的能量波动震动而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