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妖精动人


  太极谓天地未分之前,元气混而为一,既shì太初,太一也“道者,天地人物之通埋,即所谓太极也。

  这些都shì古籍 中的记载,太极shì道的演化,天地初始,从无到有,万物化生,shì为太极。

  古中国最神秘的一部古经一一一一 $ 易经》,早有关于太极的阐述,记有;“易有太极,始生两仪……”

  骁都外的山地间,一个如蓝宝石舫清 亮的小湖前,叶凡由静而动,而动而静,一会儿如青松挺立,一合儿如柔水缭动,缓缓舒展身体,以有形肉壳 来体现无形道韵。

  叶凡不shì神祗,不可néng一下子就创出锤炼肉壳的体术,只néng慢慢摸索,身体刚猛时如奔雷,舒渡时若轻风,一动一静,倒也有些自然的韵味。

  宁个月过去后,tā体会到了艰难,有时候光有想法shì不行的「néng否成行才shì关键。

  现阶段,锤炼肉壳注定只néng为辅,tā一个小小的神桥境界的修士,不可néng快开创出惊世骇俗的仅术,这一切都要慢慢来摸索。

  眼下,真正 的重点依然应该shì修行轮海、道宫等秘境,这些无上大道秘法传承无尽岁月,历经时间的磨砺与洗礼,shì真正成熟与完美的修炼体系。

  “我内修轮海、道宫等秘境,外修强横体术,两者相辅相成,既有神通,亦有原始战力。”叶凡fēi常期待,希望变得更强。“相信古中国的前贤大néng的智慧结晶一定可与这个世界的无上大道磁撞出绚烂的火花。”

  叶凡来到魏国已经快两个月了,除了修炼外,tā一直在思索如何横渡虚空,但shì却没有什么好办法 tā还没有突破轮海秘境,对道纹理解有限,不可néng凝聚出天势    开启域门,横渡虚空,想来想去,也只néng依靠那些大势力。

  魏都 内,车水马龙,异常繁华,叶凡无意中看到一个熟患的身影,身穿道袍,头戴紫金冠,但却没有一点出家人的样子,大腹便便,红光满面,正shì无良道士段德。

  “这死胖子命可真硬,妖帝坟冢尸骨成山,血流成河,tā被五位大人物逼进阴坟,居然未死…… 叶凡觉得胖道士fēi 常不简单,远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和善,应该shì个   狠茬子,tā没有敢接近。

  如今,tā神识强大无比,精神力汇聚成一汪金 色的小湖,化生成有形之质,凝聚在眉心,远远的跟随,不用担心被现。无 良道士登上一座酒楼,大口吃肉,大   碗喝酒,根本没有忌讳,一点也没有出家人的样子。

  半个时辰之后,tā才离开魏都,满身酒气,摇摇晃晃,向着大山中走去。

  逼死胖子酒足饭饱后,直接向深山里走,到底要干什么?”叶凡心有疑惑,远远的跟在后面,同时tā有些心惊,以tā如此凝练的神识,对段德依然有高深莫测的感觉。

  无良道士度很快,翻山越岭,不比飞行慢多少,不多时来到了一处山门前,叶凡知道这shì魏国境内的一个小门派,比起灵墟洞天都多有不如。

  段德七拐八绕,深入了进去,叶凡没有敢跟进,在外静静等待,丰刻钟后胖道士红光满面的溜了出来,而后大摇大摆的离去。

  不多时,这座门派中传来阵阵喝喊声,一片喧嚣,叶凡隐约间听到,该派似乎丢了什么贵重的东西。

  “这死胖子真无良。”叶凡赶紧飞遁,这个门派中冲出的修士飞向四方,tā若shì被人堵住,有理说不清。

  “哪里走!”竟有一个老者现了tā。“死胖子,我问候你个列祖列宗,该不会shì故意的吧,成心让我背黑锅。”叶凡心中惊疑不定,眨眼消失在深山中。

  半个时辰之后,tā又捕捉到了无良道士的踪迹,tā有些怀疑段德或许已经觉察到有人在后跟踪,

  不过,无良道士并没有回头望一眼,似无知无觉,一边打着酒嗝,一边在自语道,“魏国修士的盛会,值得一观,不知道néng不néng看到一些天材地宝。”

  “这死胖子原来shì想去参加什么盛会。”

  段德飞行五百余里后,在大山中降落下来,前方云雾涌动,峰青谷翠,有不少修士驭虹而来,进入前方的山谷中。

  这shì一处门派,山门前有一方青石,上面刻有“玄元”二字,没有人阻拦,可以随意进去,不少修士从四面八方赶来。

  里面山峰秀丽,殿宇楼台,飞瀑流泵,shì一片fēi常祥和的净土,早已未了不少修士。

  叶凡一直尾随在段德的身后,现这个家伙果真shìfēi常人shìfēi审路,七拐八扭,趁人不备,来到了这个门派的后山。

  前方,桃花绽放,粉红一片,漫山遍野都shì盛开的桃花林,像shì有一片粉红色的轻纱遮拢在山地上,花香扑鼻。

  段德在前方止步,趴在一株千年老桃树上,眼睛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一副不堪的样子。

  叶凡远远的见到tā这个德性,暗暗鄙视,不知道这死胖子现了什么夭材地宝。

  “什么人?!”就在这时,有女子的娇喝声 传来。

  叶凡再次观看,现段德眨眼消失了,踪迹渺然,tā感觉不妙,立刻远遁。但shì,周围的桃花林,突然旋转起来,粉红色花朵漫天飞舞,像shì晶莹的花雨在洒落,tā无法退走,找不到回路。叶凡左冲右闯□,现不néng遁走,反倒进入后山

  深处,出现在刚才段德所在的位置。

  直到这时,tā才知道段德看到了什么,前方落英缤纷,花雨飘落,在桃花林间有一个清亮的小湖,岸边上shì成片的千年古◎桃树,挂满了鲜艳的衣裙。

  桃花飘舞,整座小湖都一片粉红,晶莹的花雨将那里笼罩,阵阵清香飘来,fēi常漂亮与美丽,仿若仙境一般。

  当然,这不shì最重要的,最让叶凡吃惊的shì,湖中有十几名美丽的少女正在沐浴,黑如瀑,藕臂如霭似雪,晶莹的玉体闪烁着惑人的光泽,与漫天的花雨相比,   更加吸引人的目光。

  “死胖子,我曰你个仙人板板!”叶凡暗暗叫苦,tā知道无良道士多半已经觉tā了,这shì成心将tā引到这里背黑锅。tā想逃都不néng,桃花林落英缤纷,所有花瓣都闪烁着霞光,这里显然刻有道纹,凝聚山川大地的奇异伟力,已经自成一方天地,截断了去路。

  如银铃般的笑声从桃花林中传来,数名女子身披轻纱,如出水芙蓉,袅袅娜娜而来,玉臂裸瘩,双腿修长,轻纱难挡,如羊脂白玉,无比的动人。   周围花雨纷飞,她们体态曼妙,纱衣难以蔽体,皮肤晶莹富有光泽,具有无以伦比的诱惑力。

  叶凡未néng逃走,本以为这群女子待会杀来,没有想到她们根本没有露出杀机,反而莲步款款而来,shì个正常男人看到这样一副景象都要血脉喷张。

  可shì叶凡却心中凛然,这绝不sh■ì一群正常的女子,不然的话,怎么会如此大胆,裸背露肩,毫不在乎,巧笑嫣然而来。“段德,缺德道士你给我滚出来!”tā冲周    围喝喊。

  阵阵轻笑传来,几名女子大大方方,肌肤如玉,沾着点点水珠◆■ì一群正常的女子,不然的话,怎么会如此大胆,裸背露肩,毫不在乎,巧笑嫣然而来。“段德,缺德道士你给我滚出来!”tā冲周    围喝喊。

  阵阵轻ìyīqúnzhèngchángdenǚzǐ,búrándehuà,zěnmehuìrúcǐdàdǎn,luǒbèilùjiān,háobúzàihū,qiǎoxiàoyānránérlái。“duàndé,quēdédàoshìnǐgěiwǒgǔnchūlái!”tāchōngzhōu    wéihēhǎn。

  zhènzhènqīngxiàochuánlái,jǐmíngnǚzǐdàdàfāngfāng,jīfūrúyù,zhānzhediǎndiǎnshuǐzhū,格外晶莹,衣不-蔽妙体,来到了近前。

  “小兄弟胆子不小啊,竟然深入我派重地,偷窥我等出浴……”当中一名亭亭玉立  的仝子,拢了拢滴水的乌黑丝,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叶凡,让人感觉春风拂面。

  “完全shì误会,我被一个死胖子坑了,tā在陷hài我,让我背黑锅,刚 才明明shìtā在这里偷窥,与我无关。”叶凡在心中问候无良道士的女性亲属十八代,这死胖子太缺德了。

  那个清澈透亮的小湖中,所有女子都走上了岸,全都只用一条白色的轻纱遮体,曼妙惑人的肌体若隐若现,根本无法遮挡住,fēi常的具有诱惑力。

  她们双峰高耸,粉臂如玉,小蛮腰盈盈一握,洁白无暇的**笔直而修长,轻盈的移动玉足,一片旖旎风光,周围花雨纷飞,这样大胆的女子绝fēi常人。

  为那名双十年华的美丽女子,红唇润泽,贝齿如玉,笑的甚shì妩媚,乌披散在雪白的胸前,她的嗓音带着磁性,fēi常悦耳,道:“shì否被陷hài并不重要,既然  你已经来到这里,也算shì一场机缘。

  “我不需要机缘,诸位仙子放我离开吧,真的与我无关……”

  为那名女子额头中心有一颗红痣,为她平添了一股另类的惑人气质,她玉体修长,袅袅娜娜来到近前,伸出纤纤玉指向着叶凡而来。

  叶凡想要躲避,但现对方的动作竟快过tā,无法避开,tā心中骆然,这绝对shì强者,这群看起来妩媚妖娆的女子,恐怕大有来头。

  那只纤纤玉手,捏 了捏tā的脸颊,道:“我感觉到了这具肉壳的不凡,血气澎湃,如大河滔滔,绝不shì凡休……”

  叶凡心中凛然,但却笑道:“各位仙子,shì个正常的男人此刻都要兽血沸腾,并fēi我体质特殊,你们néng不néng站远一点,不然折损我的寿无啊。”

  这名女子的身体散着阵阵馨香,她没笑道,“不用hài怕,我们不会杀了你。”

  “各位仙子对这具宝体可满意否?”就在这时,桃花林中传来了无良道士段德的声音,tā红光满面的shì了出来。“缺德道士你坑我!”叶凡盯着段德。

  “小子你还有脸说我坑你……”段德脸色不善,说到这里神情fēi常波动,道工“三年前,在妖帝坟冢前,你将我坑惨了,道爷我九死一生,全都shì拜你这个小兔崽子所赐。”

  “你爷爷的,三年前你抢了我三件通灵武器,到头来却说我坑你,你真shì该天打雷璧 !”

  ◎“三件通灵武器算什么,那块废铜在哪里?道爷我在妖帝阴坟杀了个九进九出,差点将命扔在那里,结果连绿铜块的毛都没有看到,小子你坑死我了……”胖道士越说越激动,一副要要活剥了tā的样子。

  “段道长●,我对这具宝体fēi常满意。”就在这时,旁边那个双十年华的女子,轻笑起来,fēi今靓丽动人,散着让人无法抵抗的魃力。

  “既然满意,那便给我一滴妖帝所逗留的精血吧。”胖道士眼中闪动着奇异的光彩◇,道:“我相信你们妖族说话算话,不会反悔。

  叶凡大吃一惊,这群女子竟然shì一群妖精,且tā由妖帝精血想到了那颗妖帝之心,tā无力呻吟,而后瞪向胖道士,道,“死胖子你敢坑我?”

  无○◇,道:“我相信你们妖族说话算话,不会反悔。

  叶凡大吃一惊,这群女子竟然shì一群妖精,且tā由妖帝精血想到了那颗妖帝之心,t,dào:“wǒxiàngxìnnǐmenyāozúshuōhuàsuànhuà,búhuìfǎnhuǐ。

  yèfándàchīyījīng,zhèqúnnǚzǐjìngránshìyīqúnyāojīng,qiětāyóuyāodìjīngxuèxiǎngdàolenàkēyāodìzhīxīn,tāwúlìshēnyín,érhòudèngxiàngpàngdàoshì,dào,“sǐpàngzǐnǐgǎnkēngwǒ?”

  wú良道士瞥了tā一眼,气道:“小子别给我提坑这个字,三年前你坑的shì我的命,今天我不过shì坑了你的身体而已。”

  “你行!”叶凡很想在tā的胖脸上留下自己的鞋底子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