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诸圣齐至


  叶凡心中波澜起伏,再见以青铜铸成的宏伟巨宫,他想到了姬紫月,想到了两rén误闯仙殿的钟种,心弦颤圌动了一下

  在这个处所,他体圌内的老铜块格外敏圌感,又如昔时般,像是受到了刺圌激,一下子“复活”了过来

  此地很是可怕,这座与仙有关的铜殿像是有了生命,bú合以往,而今在自主发光,三位古圣皆bú得脱困

  它规模宏大,高如小山,bú知耗去了几多青铜,而今绿锈班驳,留下了古老的岁月印记

  铜锈痕迹很重,尽显沧桑古意,可是却bú影响的它的瑰丽,亿万缕仙光射圌出,绞成上无上道痕,密布在此

  这是要炼化失落三位古圣

  他们都在大吼,抵在铜殿入口,拼尽一身道行支撑,勉强没有被吸收尽去

  叶凡清晰的记得,昔时他与姬紫月闯青铜殿时,内部死气沉沉,哪里有这等气象,像是一个坟墓,并没有仙光与道痕,否则的话多半没法活着走出来

  “这座古老的铜殿有关于仙的逆天大秘……”段德吞了一口口水

  “它……竟然呈现在了狠rén的坟内,看来与她真有很大的因果”黑皇铜铃大眼放光

  这一次古坟崩开可能就是与青铜仙殿有关,是它散发的气机加剧了此地高地的龟裂,而后全面塌沉,呈现天坑

  与青铜仙殿相比,三位古圣的身高若蚁虫般,主要是这座铜殿太大了且在散发无穷仙光

  显然,他们发现了叶凡几rén,霍坦的的一双瞳孔像是黑日般,漆黑而深bú成测发出一缕缕乌光,扫视了过来,有一种高高在上,俯视蝼蚁般的气势

  可惜,他无法脱困没有体例冲过来,bú得出手

  叶凡、段德、黑皇等rén都无惧,三rén自身难保被定在了那里,能否活下去都两说

  “母气……这么多?”龙马四蹄发出光火,远远的绕着铜殿每行,一副精力过利的样子

  叶瞳也张大了嘴巴,雳出bú成思议的神色,道:“师博这就是你鼎的来源处?”

  “狠rén圌大帝了bú得,这是要做什么,挖开了一个混沌仙地,这是要打造最强仙兵吗这么多母气铸鼎,频频提炼,一击之下谁能盖住?”大黑狗也震撼

  在青铜仙殿外部万物母气缭绕,成片成山成海,一层又一层,若星域般沉重压的rén将停止呼吸,有无量的道痕在交织

  任何一缕母气都可以压塌一座山脊这么多凝聚在一起,这很何等沉重?古之大帝以它铸成兵器,是想一击圌打坏其他帝兵吗?

  寻常rén若能寻到一缕母气就是大机缘了,而今这么多,gēn云层一般密布,笼苹此地,古朴大气,巍峨磅旖,是一种奇迹

  “起”

  叶凡大喝了一声,额骨内一个金色的小rén睁开了眼睛,长身而起,一步迈出,以道痕为战衣,以鼎为兵器

  万轴母气鼎悬在其头乒,金色小rén张口一声清啸,小鼎快放大,向前飞去,开始鲸吸牛饮,吞收那海量的母气

  “你敢……”霍坦大怒,终是变了颜色,难以bú语,无法镇定

  这么多万物母气,即便失去了源根,也是举世难寻的神料,若是到手,简直是逆天的造化

  什么工具最珍贵,自然是古之大帝的兵器,而这些的母气集是rén族大帝准备用来炼兵的,价值没有体例衡量

  另外两位古圣变色,有心无力,真身都难保了,还怎么去阻挡?

  “rén族的圣体,你杀我部众,夺我造化,此是大仇,我若脱困,杀以百次,即即是斗战胜佛也无话可说”霍坦幽森的开口 ◎
  “等你脱困时再计较,现在我没空理睬你,给我找个处所自已清净去”叶凡漫bú经心的说道

  此时,他心情大好,以鼎吞收海量母气,纳于鼎婺,熔圌炼于一体

  兵字诀原状,他的鼎沉沉浮浮○,俚掰作响,母气如万流归海,压的虚空扭曲、崩塌,与鼎合一,bú分彼此

  万物母气源从此合一,狠rén的帝兵材料,万圌古罕见,霍坦眼红与怒吼,自然是再正常bú过的事情了

  鼎,为母气精粹,此时与海量母气合一,水乳圌交融,散发出一种生命波动,像是将要降生神灵志了

  “你又命收走,无命使用”霍坦冷森森的笑,他布满了bú敢,杀机毕雳,是bú加掩饰的

  若是能行动,他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出手,将叶凡碾压成飞灰,无比的遗憾

  “你没有这个机会,即便你成了圣级rén物,但也bú见得bú会殒落,还是把稳你自已”叶凡笑道

  他并根本bú计较,有什么比证道之器完美rén激动,他的鼎海纳百川,将所有母气都给汲取了,道痕交织

  “二十三,你嘴巴最好老实点,否则本座赏你一个锅贴,再让你来个驴打滚”龙马满口浑话

  它边说边抬起了蹄子,准备一蹶子尥过去,落圌井圌下圌石,将霍坦饮恨,死在青铜仙殿中

  “别”段德赶紧阻止,让它bú要轻举妄动

  那青铜殿,一仙光亿万缕,将祖王都要吞没了,他们若是贸然出手,也被吞过去就麻烦大了

  “这种平衡bú成打破,他们若是命大就闯出来,命小就等着殒落”黑皇也道

  叶凡完工,鼎一下子也bú知重了几多倍,好在早已被炼化,其重bú被他承受,现在砸出去,bú动用法圌力,估计一般的敌手就得直接成为齑粉

  “小子,这么贵重的工具落入了你的手中,你得拿工具抵偿我们,否则就平分,换作他rén,本皇早就抢了”大黑狗叫嚣

  “击毙天皇子,从他身圌体圌内扒拉出的好工具很多,怎么bú见你上缴?”叶凡揭他老底

  “无量天尊,既然这是你的证道物,贫道也有成圌rén之美,到时候将从bú死天皇行宫中弄来的悟道茶等多分我一份就行了”

  “还有我的……”龙马也叫道

  三个极品一起叫嚷叶瞳很天职,bú成能去瓜分师傅的宝贝

  bú远处,三位古圣生闷气,眼睁睁的看着几个小辈收走了古之大帝的专属仙料,而今还猖獗的在此议论分赃,实在让他们大恨

  尤其是霍坦,肺都要气zhà了,因为那头龙马一口一个二十三,听那口吻肯定bú是什么好话,斜着眼睛看他,根本就没有将他当作一位圣圌rén

  “咦……”段德蹙眉,像是觉察到了什么

  尔好,有圣圌rén来了,本皇布下阵纹有反应,我心惊肉跳”黑皇变色

  而今,bú为圣圌rén,缺少安居乐业的资本,他们自然谨慎小心,在进来前布下了各种阵纹,只要圣圌rén降临,就会预弊

  黑皇二话没说,取出棋盘阵台,打开虚空,直接没入了进去,快从这个处所消失

  “真可惜,青铜仙殿下可是有一个混沌仙地,里面多半有神珍”段德很遗憾

  “太可惜了”龙马是坐卧bú安,但没有体例,圣圌rén来了,他们只能退

  “万物母气暂且寄存你们手中,项上rén头也先留着,我会去收取的”霍坦阴森森的说道

  “二十三,安心的等死”龙马直接一句话差点噎死他

  “刷”

  光华一闪,他们消失在了地圌下世界

  远处,神秘波动扩散,域门打开,一个满头赤发的女子走出,肌体修圌长矫健,是一名强大的古族

  “血电女王来了”

  很多rén惊呼,这是一个圣圌rén王,曾在瑶池大圌会◇呈现过,曾与姜神王对决,今日竟然亲身降临,事情越来越大,这等rén物也都坐bú住了

  她没有轻举妄动,绕着深渊走了很长时间,才一步迈下去,当来到青铜仙殿远处时,见到了三位古圣被困

  “◎轰”

  半刻钟后一声巨响,血电女王冲了上来,身上有斑斑血迹,身圌子差点zhà开,而在婷的身后,另有三道圌rén影,吏是凄惨到了极点,元神之火差一点熄灭,身圌子破烂的bú成样子

  啊……”

  他们冲上来后,全都大叫,布满了愤怒,地圌下有仙珍,却bú成夺得,一座仙殿就足以镇死有rén

  尤其是霍坦,倍感憋屈,被叶凡与龙马奚落,眼睁睁的看着万物母气鼎被洗劫走,那种bú敢与愤懑难以言表

  “rén族圣体,我必杀你,神复牛也救bú了你”霍坦大吼

  轰隆六声,音洫似天雷,大坟附近很多修士身圌体龟裂,修为稍差的rén直接崩开,化成了血雾,圣贤一怒,伏尸无数,并bú是字话

  “口气bú小,就是bú知道,若有一日真有神明降临,你会如何自处?”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无声无息,天璇圣地石坊的老圣圌rén卫易呈现,古井无波,站在那里,如一段枯木

  血电女王如临大敌,神色变了,rén族圣圌rén哪一个是凡俗,昔时在瑶池大圌会一个白衣神王杀古族诸圣血溅卡空,死了一批又一批,元气大伤

  这个老圣圌rén,连她都bú得度深浅,心中突突直跳★,bú敢妄动

  卫易站在这里,默默推演了一番,而后蹙起了眉头,一语bú发,身影模糊,凭空消失了

  同时,卫易消失的刹那,将高地诸多修士都给带走了,传圌送入到远空

  “轰”
  突然,青铜仙殿,瞬间万丈,一下子冲上了天坑,仙光无数,像是一轮太阳般发光,内部一个血圌淋圌淋的“仙”,化成一道光,映在虚空中,横断古今

  血电女王、霍坦几rén飞快倒退,骨节作响,差一点在这个处所zhà开,浑身都是血,几乎被活活镇死

  好一个仙殿,果然bú凡,真是难以想象,究竟是谁在其内部击出一个大洞,生生打了出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浑拓大圣显化,呈现在天边

  在其☆身后,有数位古圣相随,与其共进退,显然对大坟内的神珍势在必得

  另一边,rén族前呈现一道身影,白衣猎猎,正是神王姜太虚,他也现出了踪迹

  神王一呈现,现场马上一阵大乱,诸多古族颤圌抖●□,连一些祖王都是浑身发凉,瑶池大圌会,绝代神王一rén杀的他们心胆都寒了

  “嘿,这座铜殿与仙有关,bú若我等一起将打开如何,看一看到底有什么”有一道身影降临,很是古老,很多rén圌大惊,是万○龙巢的大圣到了

  一座帝坟引发了一场滔天大乱,诸多古王,还有几位大圣也坐bú住了,想要开启,获取羽化的秘密

  “rén族大帝的坟,外rén难动……”姜太虚自语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