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成若缺


  zhuō峰,如其名,无瑰丽景致,无雄伟气势,无灵秀 仙根,没有任何出奇之处。

  它普普通通,近乎荒凉,像是一片野地,枯藤老树昏鸦,血色夕阳西下,一派慕气沉沉,根本不像仙门主峰。zhuō峰上断壁残垣,瓦砾无尽,蒿草丛生,荆棘遍地,连山路都没有了。天空中,七八道影迹飞过,路过这里时全都一滞,而后降落了下来。

  这是几名年轻的弟子,全都不过二十几岁的yàng子,看到这座荒寂多年的主峰,今日 竟有rén前来寻找仙缘,让他们感觉很惊奇,故此过来一看。“见过李师伯。”当中有男有女,他们向老rén施礼完毕后,皆打量叶凡与姬紫月。“前辈,要进行什么yàng的测试?”叶凡询问要经历怎yàng的考验。

  这个身体枯瘦、显得有些虚弱的老rén,是zhuō峰当今唯一的门rén,名为李若愚,他摇了摇头,道:“其实,没有必要考测,很多年都未有rén来此,你们若执意留下,全都过关了。”

  旁边,那七八名年轻的太玄弟子全都轻笑了起来,他们无法理解,这两rén为何选择一座没落的主峰。“我估计这两rén的资质糟糕透顶,根本不不可能被其他 主峰选上,故此来到这里,进行考验。”这二rén有些小聪明,想以此手段留下耒,孰不知根本无用「一旦选特此山,根本不能再加入其他主峰。”“多年以来,总有些自以为聪明 的rén,到头来还不是灰溜溜的离去。

  这些年轻的弟子小声议论与嗤笑,他们是前面那座主峰的弟子,那里的传承如今极度鼎盛。

  姬紫月将自己的粉嫩脸颊涂抹的像只小花猫,只有一双大眼灵气逼rén,她轻瞟这些弟子,而后望向老rén,道:“李前辈,还是按规矩来吧

  对我们进行应有的考验。“没有必要……”李若愚摇了摇头。“李师伯,既然他们想测试,来证明自己,您就给他们一个机会o巴。不远处,那些弟子全都在轻笑。“是啊,说不定他们真的拥有仙骨,将来可以将zhuō峰扬光大,李师伯您就试试他们到底如何吧。”

  这亦是zhuō峰没落的体现,若是其他鼎盛的主峰,他们绝不敢如此插嘴,就是想登山也必须要通过禀报。不过也从侧面说明了老rén的脾气很好。“好吧。”李若愚点了点头,他老态龙钟,摇摇晃晃,走出运处破败的殿宇。

  zhuō峰之巅,遍地瓦砾,没有一处完好的建筑物。当中,有一片开阔地,那里有九阶玉石铺成的台阶,虽然岁月流逝,时光荏苒,但是玉石依然晶莹,并没有损毁,看起来很柔和。“原来是九阶天榉考验。”一名女弟子有些惊讶。

  李若愚作为zhuō峰唯一的门rén与长老,感慨不已,道:“五百年前,凡太玄门弟子,无比 想迈上九阶天棒,成为zhuō峰弟▲子,昔年那是何等的风光。”“还真有九阶天tī啊,以前有所耳闻,不曾想在zhuō峰上。”“如今,九阶天tī都快被尘埃淹没了,这里冷冷清清,早已没有昔日的辉煌,还有谁愿登上九阶天tī。”“此地今非昔比,门■可罗雀,早已没落了。”那七八名年轻的弟子小声议论,很不以为然,话语都带着轻视。“当年,多少惊才绝艳的rén物,登临天tī,以此为荣……”李若愚叹了一口气。“李师伯您不能老是缅怀过去。”几名年轻的弟子轻笑出声,很不以为然。“所谓的考验就是登临九阶石阶?”姬紫月很好奇,觉得这yàng的测试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错,你去试试看吧。”李若愚点了点头。“zhuō峰未来的天才,看看你能不能通过考验。“一定要站稳,千万不要一阶都迈不过去。”

  几名年轻的太玄弟子轻笑,认为姬紫月与叶凡不过是耍小聪明,不相信他们可以通过考验。面对取笑,姬紫月毫不在意,步履轻盈,如一只翩翩蝴蝶,迈向九阶天tī。

  所谓的九阶天tī,由九种古玉堆砌而戏,颜色各不相同,没有璀璨神光,只有点点晶莹。

  姬紫月登上第一座玉阶,绿色的古玉光华闪烁,荡漾而出,她显得很轻松。再次迈步,第二座玉阶顿时红晕呈现,赤霞☆点点,她感觉到了压力,娥眉微蹙。当第三步落下时,蓝色的古玉清辉洒落,晶莹通透了起来,她感觉步履沉重。

  第四步、第五步……到了第七步,她感觉难以迈开脚步,沉重如山,:$身香汗淋漓。

  □她不知道,李若愚在她登上第三阶天tī时,就已经露出了惊色,等到她登上第七阶时早已是瞠日结舌。“砰”

  姬紫月第八步落下,古玉洒稗,紫玉天tī被她踩在脚下,她感觉像是背负了青天,被压的喘不过气来。“埤”

  第九步落下,她踩在了最后一阶上,顿时仙乐阵阵,五 色光华井天,七彩神芒浮现。她顺利登上九阶天tī,zhuō峰异相纷呈。

  “这……”李若愚满脸震惊的神色,躯体在轻轻颤抖,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自语道:“昔年,我听闻能够登上第七阶的rén就已称得上不世天才了,zhuō峰传承至今,我都不知道有没有rén登上过第九阶天

  旁边,那几名年轻的弟子皆满脸不相信的神色,全都没◎有想到会是这yàng一个结果,没落的zhuō峰竟真的迎来了一位绝世天才。

  姬紫月明白了状况,顿时后悔不迭,她以为要踏过每一阶天tī,万万没有想到根本不需要这yàng。她暗自吐了吐舌头,愁眉苦◆脸的自语道:“完了,我可不是想来这里出风头,这下可怎么办?”“这不可能吧,她比前贤的资质还要好吗?”“长年累月下来,九阶天tī多半损毁了,不然怎么可能全部通过。几名年轻的弟子皆感觉难以相信。

  就在这时,一 道青虹从前方那座主峰飞来,一 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降落而下,冲着李若愚拱了 $!t手,道:“见过李师兄。”“拜见师叔。”旁边,那些年轻的弟子向中年男子施礼。“我方才见zhuō峰似有异相一闪而过,前来一观,不知生了什么 ?“师叔刚才……”几名年轻的弟子快将方才的事情讲了一遍。什么?!”中年男子亦震惊。

  rén影闪动,又有七八条rén影降落而下,须皆白,亦是来自前面那座主峰一★一一一 星峰。

  这些rén了解情况后,全都露出惊容,而后将李若愚请到一旁「一副难以启齿的yàng子。

  不要说李若愚,就是旁边的那些年轻弟子也猜到了他们的心思,定然是震惊于姬紫 月的□资质,想要将其收为“星峰”的弟子。

  “我明白你们的意思。”李若愚叹了一口气,道:“如今zhuō峰没落,让这yàng的良才美质留在这里,实在是误她修行,只要她愿意,你们尽可带她离去。”

  几名老者全都对李若愚拱手,表示感谢,这yàng抢rén弟子,让他们多少有些汗颜。

  刹那间,姬紫月被星峰的几位老rén彻底围住了,各个慈祥无比,像是在观看瑰宝一般,不断的点头。“喂喂喂,几位白胡子老爷爷,你们不要这yàng笑好不好,怎么感觉像是大灰狼一般啊?”姬紫月不满的小声嘀咕道。

  几个老rén哑然失笑,并不在意,轮流开口,对姬紫月大加赞赏,为他讲述星峰的辉煌,直接言明要收◎她为星峰弟子。“我只想加入zhuō峰,对其他主峰不感兴趣。“zhuō峰已经没落多年,没有什么传承留下来,而星峰则极度鼎盛,如今在一百零八座主峰中位列三甲内。“可是,我真的对星峰没有什么兴趣。

 ☆ 旁边,那几今年轻的弟子全都愕然,几位长老如此相劝,居然有rén根本不领情,满不在乎,传出去恐怕要惊掉一地下巴,真是rén比rén气死rén。

  “你一定是想学习传说中的那种秘术吧?可是,它早已断绝传承多年了,你留在这里亦得不到。”几名老rén循循善诱,轮流开口,道:“一旦加入zhuō峰,便不可以再入其他主峰,但是其他主峰弟子却可以重新选择。”“是啊,你尽可以先加入我星峰,若是此地传承再现,你可以再回来。

  旁边,那些弟子很不是滋味,从来没有想到过星峰的长老为了收徒,会如此低声下气,这真是无法相比啊。

  “让我想想……”姬紫月不小心出了风头,与她的本意不相苻,灵动的大眼★转了又转,道:“那好,我可以加入星峰,但不要让他们乱说话。”她指了指旁边的几名年轻弟子,她想德在太玄门中,不想过早的被rén注意到。“你尽 可放心……”星峰的几位老rén全都笑了起来。

  姬紫□月知道,太玄门 身为级大势力,肯定要对入门弟子的身份进行调查,她倒是不怎么在乎,就是对方知晓了也没有什么。只要可以隐伏下来几个月,暂时离开姬家 想对她不利的rén的视线就可以,想来就是太玄门万一查明她的真正身份后,也一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很有可能藉此与姬家宿老攀关系。最终的结果是,姬紫月将低调加入星峰,成击他们的弟子。“还有一rén,看看他的 !$ 质如何?”在场的rén对叶凡的根骨也都很感◇兴趣,他与姬紫月同来此地,说不定亦是个天才。

  叶凡彻底封住了苦海,坚如神铁,没有一点波涠,他可不想随便暴露出自己的体质。“龙行虎步,根骨应该不凡……

  旁边的rén话语还没有落毕,叶■凡已经踏上第一阶天tī,绿光一闪,他倒飞出去数米,坠落在地。这……一阶都没有迈过?!”“这种资质也太……”旁边的rén都收住了话语,感觉相当的无言。“几位师弟,稍作通融,将他也收进星峰吧。”李若愚在旁为叶凡说话。这……”星峰的几位老rén一阵沉吟,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抢走了一位天才,说什么都也要顾及一些李若愚的感受。“多谢各位前辈的好意,我不想加入星峰,只想留在这里。”叶凡对几rén施礼,这yàn★g说道。

  在场的几位长老全都面面相觑,今天这是怎么了?zhuō峰什么时候这么吸引rén了,极度鼎盛的星峰屡屡被rén拒绝。前面的天才悖才傲物还情有可原,眼下一个资质让rén皱眉的少年竟也如此☆gshuōdào。

  zàichǎngdejǐwèizhǎnglǎoquándōumiànmiànxiàngqù,jīntiānzhèshìzěnmele?zhuōfēngshímeshíhòuzhèmexīyǐnrénle,jídùdǐngshèngdexīngfēnglǚlǚbèirénjùjué。qiánmiàndetiāncáibèicáiàowùháiqíngyǒukěyuán,yǎnxiàyīgèzīzhìràngrénzhòuméideshǎoniánjìngyěrúcǐ,对他们来说实在是种打击。

  旁边,那几今年轻的弟子则近乎抓狂。当年他们千辛万苦,经历种种考验,才在众rén中脱颖而出,成务量峰弟子。嗯不到今日不断有rén无视星峰,这让他们颇不平静,天才也就罢了,居然连这yàng一个少年亦如此,让他们情 何以堪?

  姬紫月眨了眨慧黠的大眼,笑道:“你留在这里也好……”此峰才是他们两rén的目标,唯有那种秘术才是他们感兴趣的东西。

  最终,星峰一行rén御虹而去,消失不见,zhuō峰冷清了下来,只剩下叶凡与李若愚两rén。

  夜幕降临,远处星光如水,洒落而下,前方的星峰看起来非常飘渺,被无尽光辉笼罩。

  叶凡远眺,感觉有些惊讶,星峰竟然勾动漫天星辰,无尽星辉凝聚,那里腰胧一片,光辉如水,犹如仙境。

  李若愚站在zhuō峰之巅,道:“那就是星峰的传承,以漫天星匀上为源力,修炼到极致境界,甚至可以沟通星辰,让星辟入体,成就无上仙体,战力无双。”“我相信zhuō峰不\}! 于 星峰,会再度兴盛起来。”叶凡确矣对 星辰的力量很感兴趣,但他更看重zhuō峰的秘术。“五百年前,zhuō峰仙雾弥漫,瑞彩缭绕,琼楼玉宇座落云端上,高手辈出,可谓rén杰地灵,可惜啊,渐渐没落了……”“到底怎yàng才能让传承重现? 那天tī……”叶凡怀疑那九阶天tī内可能有秘术传承。

  李若愚摇了摇头,道:“整座主峰才是经书,★传承并不在九阶天tī中,唯有zhuō峰大放异彩,光华冲天,仙气缭绕,才意味着传承再现。”“难道非要如此吗?”叶凡不怎么相信。

  “万载以来,只出现过一次意外,一位前贤曾经在传承未现时「得到了秘□术的修炼方法,最终起成就堪比上古的大能,法力盖世。李若愚叹息。

  “他是怎yàng得到的?”叶凡的双眼顿时亮了起来。

  “谁也不知。他临终前,只说了十二个字。”

  “哪十二个字?”

  “大成若缺,大盈若冲,大巧若zhu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