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准帝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准帝

  漆黑的宇宙,星辰点点,如一颗颗钻石镶嵌在黑布上,在冰冷中划出点点光华

  即便知晓永恒主星的坐标也不能一步dào达,星门有限制,不如五祭坛,需要多次穿透宇宙,才能最终降临

  这一次的旅途并不孤独,诸圣追击了下来,想要对他进行绝杀,这半个月来他在星空中横渡,见dào了数批敌踪

  他没有急于进永恒,在一片陌生的星域中横渡,留下一些线索,带着敌人四处旅行

  “咻”

  一道灿烂的金光划过,那是金乌族的圣人,穿透了陌生的tiān宇,消失在了黑暗的尽头

  个别圣人非同小可,竟然带有诡异的秘器,能在宇宙中凭借肉身横渡

  “准帝的神羽炼制成的法器可以撕裂宇宙,定位短途的空间坐标后,可以旅行,真是一件神品”

  叶凡这几日都在观察那只金乌,对于以金乌羽炼成的兵器深感惊讶,猜测dào了可能是上古的那位杀了大羿的金乌准帝的翎羽祭成

  “嗷……”

  一声咆哮,像是一头太古苍龙,通过神识震出,竟响彻了这片漆黑的星域,穿透dào了此地

  那是一头黑的荒古巨犼,踩碎一颗小行星横空而过,旁边跟着山魈,此外还有一艘宇宙飞船

  这是一阻怪异的组合,九霄圣地的山魈象圣地的数以万丈高的黑巨犼,全都是荒古前封印下来的,与科技结晶圣级飞船同行,很是诡异

  “祭坛”

  叶凡心头剧跳,又见dào了一队敌人,他们从在黑暗的宇宙中凭空出现,从域门中走出

  那是一块黑的石盘,上面有鲜血流淌,还未干涸,看起来很恐怖,直径五米,载着两人,全身黑衣,无声无息的出现

  而后★,他们脚下的石盘就此隐没,被收入dào一人的体内,消失不见

  “这是什么石盘,可以藉此横穿宇宙,还能随他们而行”叶凡眸光炽热,第一次见dào这种至宝

  古之大帝的五祭坛、古皇神台、永恒◆主星的星门,这是他所知道的几种可穿透宇宙的捷径,想不dào而今又多了一种

  不过那黑的石盘怎么看都很不祥,纹络斑驳古老,上面鲜血淋淋,沿着古痕流淌,它属于域外诸圣

  “这是第六批人了,看来追杀我的人真的不少,有的志在绿铜鼎,有的纯粹是为毙我命”

  叶凡眼中闪动光华,这半个月来,认真观察每一批敌手,谨慎对待( 本书最章节)

  他相信真正的大军在最后,还没有赶至,或者说☆是要dào永恒主星才能相遇因为那批古族人马还有另外一个目的,远征永恒,夺取进化

  叶凡掌握宇宙母船后,早已能够精熟的控,不断的兜圈子,在漆黑的宇宙中前行了也不知多远

  这些路程单靠飞行◇的话,即便是圣人几百世也飞不完,他路经一处处古地,希望将一些人永远的家留在枯寂的宇宙中

  同时,他也在探索,掌握了这艘圣级母船后,还从来没有这样痛快的穿行过宇宙,而今也不知横渡过了多少陌生的古地

  突然,一道可怕的气息自远方的星域散发过来,宛若一片星河崩碎了,又如洪水滔tiān,冲击而至

  圣级古船居然在摇动,差点坠落,让人心中压抑,阵阵不安

  那是什么?叶凡出凝重之,前方的陌生星域有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竟穿透dào了宇宙海中

  他的母船有无始大帝的欺tiān阵纹,不自主暴,不会出形迹被人发觉,掩去气机,向前索而去

  “强大的生气,前面有一颗生命古星”

  叶凡向前冲去,不久后赶至,这是一片陌生的古星域,苍凉、大气、沧桑……亦有一种这样的情绪波动过来

  如滔滔大江,若飓风卷万山,横扫一切,悲意中蕴含一种绝世霸气

  “真的是一处生命古地”

  叶凡确信,这片星域一定有一个巨大的星辰,恐怕比之北斗的生命地也不遑多让,就在前方%%

  终于,他赶dào了波动的区域中心,竟见dào了一幅无比震撼的画面

  那里有一个巨人

  他屹立在宇宙中,高也不知多少,望不dào尽头,顶入宇宙深处,脚踩无尽幽冥

  在其身边,星辰缭绕,日月旋转,这是一个不可想象的tiān体,比之日月星辰都大了不只多少倍

  “吼……”

  他张口一啸,竟是一挂tiān河,倾泻而出,让人张口结舌,不敢相信这一事实

  这是一个生灵,却比星体都要大,站在星域中,俯仰人间,傲视宇宙万物

  这是什么?难道是神明不成,这也太震撼了

  他神识波动太浩瀚了,竟传遍这片陌生的星域,让人想要膜拜下去,恐怖无边

  这是何种可怕的存在,dào底达dào了什么样的境界?

  那一缕缕纹络蔓延出来,让他成为了古星域的中心,真正的开tiān辟地,那混沌气半掩其躯体

  这应该是一个男子,雄健有力,宇宙母船上升,能够看dào其上半身了,黑发披散,如星河般垂落

  没错,连星辰都在发丝间,没有其长与巨大

  这让叶凡难以说出话来,从来没有像今tiān这么震撼过,这dào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他横渡无尽枯寂的星域,连一颗生命星都不可寻dào,却在这里见dào这样一个能踩塌星域的神人

  叶凡感受dào了一种无上的大道,让将要成圣的他都窒息,若无绿鼎散发霞光,这艘母船可能会裂开

  太过恐怖,难怪相距很远时,就感受dào了这片陌生星域的生命气息,仅凭一个人就如此浓烈

  叶凡驾驭宇宙飞船,远远绕着他,从此巨大的神人侧面,转dào了其前面,不敢惊扰

  他知道这等强盛的存在也许已发现了他,若是这样的话,还不如大大方,带着敬意远观

  然而,当来dào正面,隔着无尽远,见dào其面部后,他呆住了,不能接受这一事实

  躯体刚健有力,黑发丝如瀑,堪比星河一样长,充满了震撼然而,其面部满是血迹,额骨那里早已彻底碎掉,白骨莹莹,鲜血淋淋

  他的眸子闭合,有有无尽的悲伤,整个人一动不动,立在这里

  “死了……他竟然死掉了”叶凡呆呆发愣

  仙台碎掉,白骨晶莹,鲜血染面,他的元神都枯尽了,不可能有生命留下

  “可是刚才那啸音是怎么回事,传dào了这片星域的角落,何其强悍?”叶凡惊疑不定

  难道眼前所见dào的是早已不是真身,一切都是道痕,刚才所听所见都是过去遗存的道则法相?

  这是一个多么强大的存在?为何殒落在此,怎么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陌生的星域都弥漫着他的道则

  叶凡认真观察,为吃惊了,在这尊庞大的尸体头顶上方,有一颗古星,那里演化无尽奥义,像是诞生过亿万的生灵,似有很多人在悲恸

  “为何会如此?”

  他以母船扫描,认真观察,得出了一个让他自己都吃惊结论,那原本是一颗庞大的生命古星,可是却死寂了

  这dào底是多少万年前发生的事情,而今成●为了这样一片苦地

  咻

  一道金光闪过,一只金乌出现,它通过路上叶凡给他们留下的痕迹追dào了这里,身躯在颤抖,不受控制若非它持着那金的神羽,恐怕身体立刻就得龟裂了

  “tiā◆n……我看dào了什么?”老金乌惊呼,它距离叶凡不是很远,其惶恐的神念波动可被感应dào

  “准帝”它颤抖着说道

  上古年间,金乌一族出现了一位至尊,从神巢中走出,俯视万灵,被那片宇宙共尊

  那时,他还很幼小,目睹了金乌准帝的无上风采,其手中的神羽就是那位陛下后来赐予的

  “没错,他是一位准帝,想要逆tiān,结果证道失败了,陨落在此”老金乌哆嗦着,眸光却炽盛了起来○,这是一处道土,是无上的宝地

  远处,叶凡吃惊,这是一位准帝,并非是古神,也不是他预想中的大帝,竟也有如此功参造化的表现,太震撼了

  “这是道则法相,身虽殒落,道还没有磨灭,保留了当日◇★的景,他证道失败,连累了他所诞生的古星,与他一样走dào了生命的终点”

  这只金乌颤抖着,很是惧怕,但眼中也有希冀,这里于修士来说干系太大了

  “上古年间,我曾有幸目睹我族陛下尝试证道○dejǐng,tāzhèngdàoshībài,liánlèiletāsuǒdànshēngdegǔxīng,yǔtāyīyàngzǒudàoleshēngmìngdezhōngdiǎn”

  zhèzhījīnwūchàndǒuzhe,hěnshìjùpà,dànyǎnzhōngyěyǒuxījì,zhèlǐyúxiūshìláishuōgànxìtàidàle

  “shànggǔniánjiān,wǒcéngyǒuxìngmùdǔwǒzúbìxiàchángshìzhèngdào■的一次景象,也是顶入宇宙,脚踏幽冥,日月星辰环绕,开tiān辟地,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老金乌自语,他想dào了很多

  叶凡震撼,准帝竟然这样强大,如此了得,证道失败,连累了堪比北斗与与紫微的一颗◇古星,成为死寂地

  “太强了,难怪自古以来,大帝屈指可数,连一位准帝尚且如此,真是让人震惊”叶凡心悸

  他一下子想dào了盖九幽,这个老头子曾经也达dào过这种高度,血气枯竭后,才又跌落了下去

  一位准帝全面发狂,将实力提升dào至境,就会出现这样的道则法相,让众生都得敬畏与颤栗

  叶凡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此人dào底要证怎样的道?竟连累了一颗古星,让诞生过他的古地都死亡了

  “难怪有这种悲伤的波动,他是在后悔吗,一整颗古星,亿万生灵都陪葬了,养育了他的母地消亡,这实在是不可承受之重”叶凡叹道

  同时,他与金乌一般,眼中光束惊人,盯住了那颗衰亡的古星,想要降临在那里,也许会有逆tiān的收获

  一位可怜的证道失败者,好,书里的修士路,后期也慢慢揭开了,也肯定有其他人要经历,代价无量大,三号了,万古三十帝,求各位艰难证道的大帝们,投一张保底8shanmen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