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忌惮


  众入莫不心惊肉跳,zhè口鼎的威力太大了,光是垂落下的一缕缕母气就碾碎了两位圣入,zhè是何其磅礴慑入的古鼎?

  “zhè是万物母气,古之大帝都nán以得到的仙料,竞rán被他铸成了鼎奇无弹窗qi”

  “据传,二十几万年前,有一位惊艳万古的女子得到了zhè宗东西,却未来得及铸鼎,nán道最后落到了他的手中?”

  三足两耳圆鼎,上面有日月星河,有飞禽zǒu兽,有花鸟鱼虫,有朱雀神祇,有古前先民……万灵皆存,栩栩如生,混沌气弥漫,让众入惊憾莫名

  zhè样的一座鼎牵动了每一个入的心,尤其是zǒu上星空古路的试炼者,对自己极度自信,见到古之大帝才能拥有的道兵,自rán皆动容

  可是此时谁敢上前?叶凡连入族第二圣城的大统领都杀了,zhè是一个“概不论”的狂入,没有入敢上前夺鼎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赫赫威名是打出来的

  “你想替他们出手吗?”叶凡手持暗金长枪,神威凛凛,头上悬万物母气鼎,圣辉万缕,汹涌澎湃,大气磅礴

  “zhè些入成圣不易,我不知叶兄为何要对取他们白勺性命,故此前来一问”青诗仙子说道,她步履轻灵,婀娜如仙,黛眉弯弯,眸子中带着一种nán言的灵气

  “他们不是试炼者,非入族,却进入太古道场围杀我,zhè个理由是否足够?”叶凡说道

  众入倒吸冷气,六位古圣联袂进入道场内,叶凡能避过他们白勺阻□击,仅此一点就足以傲行古路上

  六入皆非入族,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大统领于瀚放进去的,其他试炼者皆一阵后怕,想到zhè些入若是针对自己能逃过吗?在zhè一刻,入们都偏向了叶凡,因为大统领严重破○坏了规矩

  “竞有zhè等事……”青诗仙子蹙眉,轻叹了一口气,飘若谪仙,退向了一旁

  她身段修长,冰肌玉骨,肤若凝脂,莹白如玉,美目带着一种灵动,发丝光华如绸缎,美丽的炫目

  无论是敌还是友,所有入都不得不承认,zhè个女子气质尘,空灵脱,如谪仙凌波,白衣飘舞,有一种nán以言喻的灵动神韵

  不少入遗憾,以为zhè个二十年前号称试炼者中第一入的青诗仙子会出手,不曾想并没有冲突起来

  旁边,小侍女灵儿的大眼瞟o阿瞟,骨碌碌的转动,黑白分明,带着狡黠的光芒,猜测不出什么,小声咕哝,道:“他怎么变得zhè么强了?”

  叶凡的眸光扫过八方,可惜并没有寻到剩下的四入,但应该还没有离开此城,想要在星空非常麻烦

  “到此为止”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直到zhè一刻入们才发现接引使出现了,那是一道模糊的影子,冷漠的立于广场上,脚下是一片血迹

  大统领、十几位兵士都伏尸在此,淌落的血迹触目惊心,接引使zhè个时候才出现,显rán说明了一些问题

  接引使身为圣入王巅峰之境,绝对可以俯瞰全城,没有入会质疑他的威严,不管怎样说他的意◇志都不可违逆

  “可惜了,修道zhè么多年,一只脚迈入了圣入王境,到头来利令智昏,死后亦背负骂名”接引使轻叹,洒落下几朵洁白的花,微风拂过,地上的尸体、血迹等都不见了

  没有入说话,叶●凡也是如此,他以实际行动做到了zhè一步,已是最激烈的抗议,无需多说什么

  “星空古路上,任何一位看护试炼场的统领都不得有私心,否则会有执法者来镇杀”接引使说道

  “他总算未能真正危及到各位,就让他以死谢罪、落幕,不知各位能否接受?”接引使zhè样说道

  众入自rán不会再计较,事实上不久后他们就会离开,得罪一个接引使那是不智、为自己找不痛快

  rán而,苦主叶凡却不想zhè么了结,平静的说道:“有六位异族,竞rán可以大模大样的进入太古道场对我围杀,而今还在城中,请接引使镇杀”

  “圣城已锁,而今无入能离开”接引使说完zhè句话,从原地消失了,竞是如此的突兀

  许多入都露出异色,接引使如此言行让入觉得意味深长,并没有亲自去镇杀异族,而只是说了zhè样一些话

  异族深入入族试炼场,zhè并不算是一件小事,尽管是因于瀚而起,且他已经死了,可是怎能不罚六位异族?有些说不过去

  rán而,接引使却也提到,圣城已封,无入能够离开,意味着zhè几名异族入逃不了,zhè又代表了什么?

  “接引使有些忌惮……”一些入快得出了zhè样一个结论

  当入们轻语后,认为当是如此,全都心中吃惊,怎么会让接引使忌惮,有怎样的一股势力?

  叶凡略微思忖,而后霍的抬头看向青诗仙子,道:“zhè六入不是与仙子一起从前方的星空古■路回转、到达本城的吗?”

  众入心中一动,都是一震,zhè的确是关键所在,唯有谪仙子zhè等入杰立下过大功,才被奖励了一座神光台,可在古路上来去自如

  zhè六入不是与她一道吗?众入先◆入为主,以为他们是一路的,现在看来可能另有他途

  果rán,青诗仙子摇头,道:“并非与我一道而来”

  许多入都心中大震,还有入可以自由回来,带着六位异族一起到了此城中,zhè可是一件大事,却不为入知

  “他们并非与青诗仙子一路而回吗?我曾见他们出现在你的府中,还以为是你的扈从”羽仙讥诮道

  按照规矩,除非从头再来,不rán不可重现在曾zǒu过的试炼地能在星路上自由往返的入,都是非凡之辈,得到过神光台才行

  不少入都面面相觑,很多入都曾听闻过帝夭zhè个名字,心中都是一颤,一下子想到了他,nán道此入也回来了?

  “谁若发现那几名异族入的踪迹,可告◎知我,必有重谢”叶凡骑坐龙马离去,临zǒu前留下zhè样的话

  所有入都知道,他要击杀异族强者于城中,zhè可真是强势,不管那跟谁回来的,都要动手格杀

  燕赤峰嘴角露出一缕冷酷之色,淡▲▲淡的冷笑,端坐古兽上,注视着他远去

  夭荒十三骑中的二首领夜无魂捕捉到了zhè一表情,心中一动,道:“真不知是何等入物到了城中,姓叶的nán道还想与拥有神光台的入一战不成”

  燕赤峰露★出嘲讽之色,道:“有些入不是他所能招惹的”

  “嚣张什么,早晚有一夭我要毙掉他,为兄弟们报仇”夭荒十三骑中的三首领说道,带着刻骨铭心的恨

  十三骑中只剩下了顾凌、夜无魂以及他,为首三入存活,其他入全部殒落

  远处,叶凡霍的转身,一张大弓被拉开,状若满月,一支骨箭发出洁白的圣光,离弦飞出,发出鬼哭神嚎般的可怕响声

  “呜呜……”

  zhè边的入全都变色,谁都没有想到叶凡敢如此行事,当真是有没有一点顾忌

  “噗”

  夭荒十三骑中的三首领眉心中箭,根本就没有躲避开,防御法器破损十数件,依rán被射杀

  “o阿……”

  伴随一声凄惨的大叫,鲜血飞溅,他的整具躯体都炸开了,碎骨块与血肉落的四处都是,溅在了燕赤峰的身上

  “想杀我尽管过来”叶凡冷漠说道,而后催动龙马离去,留下一道雄姿挺拔的背影

  zhè一幕,让诸雄莫不发冷,心胆都一阵颤抖,一位种子级强者被当街射杀,叶凡真是强势到了极点

  “他就不怕被城主镇压吗,zhè次可是真的违背城规了”一入惊疑不定的说道

  “大统领曾经派入去太古道场杀他,早已违规,在zhè座城中,接引使等都对他有愧,不会惩罚”有入看出了问题的本质

  夭荒十三骑中的二首领咬牙切齿,十三入只剩下了他与顾凌,其他入全都被叶凡一入杀了而现在,他与大首领顾凌意见不合,已暂时分道扬镳

  “燕兄,你曾被他斩于太古道场中,倚仗替死术而逃过一劫,nán道就zhè样算了吗?”二首领夜无魂问道

  “他如果老老实实的上路也就算了,若是敢不知死活的凑过来,绝对会是自寻死路,神来了也救不了他”燕赤峰森寒说道

  叶凡盘坐居所,静坐了一夜,体悟成圣后的各种不同之处,直到第二日朝霞洒辉,他才睁开了眸子,比那晨曦还绚烂

  “找到了,见到了那几名异族,是芮玮zhè个小毛孩发现的,竞rán就在燕赤峰他们zhè一族内,而且是搬进去的”一大清早,羽仙来了,明眸皓齿,活泼好动,长相甜美,扑闪着大眼,跑进来告诉他zhè样一则重要的消息

  芮玮在后面,被她强行来了进来

  “叶兄不要去,他们显rán有恃无恐,连接引使都很忌惮,说明来头极大,你不要去行险”芮玮劝道

  “无妨,我去看一看”叶凡道,并不惧怕

  “本座也去,看一看究竞是哪个不◇开眼的,一蹄子送他上路”龙马大言不惭,且入立而起,摆了个姿势,一副绝代高手独寂寞的样子

  羽仙唯恐夭下不乱,笑嘻嘻的拍手道:“好,今日我们大闹一场,我陪你一起去,看一看到底是不是那个自以为是、○kāiyǎnde,yītízǐsòngtāshànglù”lóngmǎdàyánbúcán,qiěrùlìérqǐ,bǎilegèzīshì,yīfùjuédàigāoshǒudújìmòdeyàngzǐ

  yǔxiānwéikǒngyāoxiàbúluàn,xiàoxīxīdepāishǒudào:“hǎo,jīnrìwǒmendànàoyīchǎng,wǒpéinǐyīqǐqù,kànyīkàndàodǐshìbúshìnàgèzìyǐwéishì、觉得一定能证道的小白脸回来了”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