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正法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正fǎ

  “我并未质疑执fǎzhě,只是例行看一下而已s8.cm 手、打)”接引使平静的说道,fǎ身模糊不清

  所有人都是一惊,心中都生出疑惑,执fǎzhě的身份有问题吗?这可真是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dà事

  龙马暴跳如雷,气到七窍生烟,道:“千万别给我借口,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被人如此责难,龙马心中一直憋着一口气,到头来执fǎzhě的身份若是有问题,那就加让它愤懑了

  执fǎzhě话语冷冰冰,道:“有人敢冒充执fǎzhě吗?要以神令来验明我的身份,这对我来说是一种侮辱”

  他并未取出神令,加让人猜疑,不少人鼓噪了起来

  “请你出示神令”许多人dà叫,方才的一些列事件,很难让人对他产生好感

  执fǎzhě轻喝:“我身披dà罗银精战衣,这就是最好的证明,唯有执fǎzhě才能拥有,这样还不足以证明吗?”

  他一身甲胄银光灿灿,让许多人无fǎ正视,此语一出,不少人都沉默了,这种圣人王级的甲胄,本身就是一种身份与地位的象征

  “我无意冒犯执fǎzhě,但一切都要按规矩来”人族第二城的接引使坚持,不肯让步

  “那好,我就让你心服口服”执fǎzhě一声冷笑,锵的一声金属颤音,一枚银华四射的神令在虚空中出现,灿烂夺目,有一种特别的道纹在波动,与其自身散发出的血气相符

  “没错,这是星空古路上的神令,属于强dà的执fǎzhě,与血气相符,不会有错”城中的几位老zhě惊呼,一些dà势力的掌舵zhě也到了燕府

  “你还有什么话说?”执fǎzhědà声喝道,眸光冷酷,逼视接引使

  所有人都呆住了,这竟然真的是一位执fǎzhě,并不是假冒zhě,让很多人说不出话来

  接引使一阵默然,这个事实让他也无fǎ多言

  “我的身份,你已经确认,还有什么疑问?如果没有,现在立刻动手,将此獠擒杀”执fǎzhě指向叶凡

  “我们不服,凭什么镇压叶凡,他明明是受害zhě,为何要成为阶下囚,而那异族却依然拥有自由,站在你的身后”芮玮气愤的喊道

  “本座说了,要带他回去调查,一切都会水落石出,都是因他无故抗fǎ才演变到了这一步”执fǎzhě冷笑道

  芮玮不服不忿,道:“这是哪门子道理,让受害zhě带上枷锁,回去配合调查,让凶手逍遥fǎ外,你黑白不分”

  接引使开口,道:“这件事并不复杂,我觉得没有必要带走他,可以在这里当众查清,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可惜太晚了,他已经反了,扬言要毁掉星空古路,这是十恶不赦之dà罪执fǎzhě摇头,带着一丝阴冷的笑,道:“必须要带走,这样的人族的叛徒需要强势镇压”

  龙马dà怒,道:“去你妈的,胡搅蛮缠,还不都是你乱来造成的别告诉我你从过去到现在一直如此执fǎ,到底逼反了多少人,恐怕是冤案如山如云?”

  “接引使何在,你为何不将他拿下,对于人族第二城的现状,我深感忧虑,将来你恐怕要被问责”执fǎzhě阴恻恻的说道

  接引使摇头,道:“若对我问责,那也是将来的事了,可眼下真的没有必要兴师动众,叶凡的罪责可当面理清”

  “既然你如此说,那我就当众执fǎ好了按照星空古路的fǎ则,背叛人族,人人得而诛之,我现在命你将他当众gé杀”执fǎzhě无情而森然的说道

  众人都dà吃一惊,执fǎzhě这是铁了心要铲除叶凡,不给他一点机会,在人族第二城就敢如此行事,若是被带走,肯定会糟糕

  “嘿,本来就当如此”前任统领燕宇冷森森的说道,他脱离接引使的掌控,早已疗治好伤势

  他的玄孙燕赤峰嘴角也挂着一丝冷笑,立身在一旁,静等叶凡人头落地,带着一丝嘲讽之色

  在执fǎzhě的背后,那两名异族看似很平静,但是不难从他们的眸子中看到一丝丝的幸灾乐祸与复仇的快慰

  “狗屁执fǎzhě”龙马dà骂,准备动手

  “我也反了”羽仙气的叫道,满脸寒霜,与其平日间甜美的样子dà相径庭

  “我心中始终有一个疑问,这几名异族究竟是怎样进入人族第二城的?”叶凡面对接引使,神色郑重的询问

  “是与执fǎzhě一起来的”接引使平静的说道

  “什么?”众人哗然,叶凡的一个问题,直接让很多人瞪起了眼睛

  “我#@¥rの……”龙马破口dà骂,再也忍不住了,问题的根子在这里,六名异族修士竟然是与执fǎzhě一起到来的

  “这还有没有天理?”芮玮也dà声喊道

  难怪执fǎzhě会包庇异族,人们全都恍然,这些人原本就是他带来的,严重破坏规矩进入太古道场弑杀人族强zhě,最后并不受罚,真相竟然在此

  许多人敢怒不敢言,但是心中却愤懑到了极点,怒目而视

  龙马暴跳如雷,道:“星空古路太黑暗了,这就是秉公执fǎ的人吗,本座问候你dà爷”

  “燕族在做什么,同样丑陋无比,为虎作伥,陷害人族,很不要脸”芮玮叫道

  羽仙思忖,燕族与执fǎzhě太过歹毒了,原本是要将叶凡一人引进府中,那还不是随意扣dà罪名吗?异族竟是执fǎzhě的手下她当众将这些说出,又引发了一阵混乱

  许多人都愤恨,这也太嚣张了,阴毒卑劣,栽赃陷害,该成阶下囚的此时是燕府贵客,受害zhě却要遭受不白之冤

  “放肆”执fǎzhědà喝,摆出一股威严之势,想要镇住所有人,而后脱身,被人当众揭露,他预感到了不妙

  就在这时一个兵士飞来,暗中向接引使传音禀报

  接引使霍的抬起头来,冷漠的说道:“想不到是刘邺公子在冒充你的叔父,即便你身份显赫,也是一宗dà罪”

  此语一出,众人先是一呆,而后一片哗然,彻底喧沸了起来

  此人果然有问题,是一位执fǎzhě的子zhí,竟敢如此嚣张行事,冒充其叔父

  接引使早已察觉有异,前日就派人去求证了,此时得到了确切消息,此人为某一执fǎzhě的子zhí

  群情激愤,到了现在很多人向前冲,这个名为刘邺的人太嚣张跋扈了,一个执fǎzhě的子zhí而已,却想只手遮天

  “你们……站住”刘邺喝道,身上的dà罗银精战衣铿锵作响,发出璀璨的银芒

  “站住你娘,一个靠族亲关系飞扬跋扈的卑劣zhě,现在已经被揭穿了还想作威作福,本座毙掉你”

  龙马第一个冲了过来,直立着身子,脚踩行字诀,一蹄子就拍了过去,天崩地裂,dà战刘邺

  “锵”、“铮”……

  不得不说,刘邺fǎ力高深,确实是天纵之姿,道行极其绝,尤其是在身穿dà罗银精战衣的情况下,勇不可挡

  强如龙马,在化道的古星成圣,远一般圣人,一时间竟也拿不下他

  “真的是他,刘邺,与帝天公子手下的麒麟圣使是八拜之交”谪仙子的小侍女灵儿咕哝道

  青诗仙子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说

  前任统领燕宇dà喝,道:“还不住手,你们可知道在做什么,他是执fǎzhě刘丰都的zhí儿,你们若杀了他必有dà祸”

  叶凡悬在头上的鼎飞出,垂落下的每一缕母气都可压塌天地,而今化成一座宏伟的鼎山飞起,足以撞碎星辰

  咚

  这是一声巨响,神衣闪动璀璨的光华,防护住了刘邺,但他还是遭受了剧震,整个人dà口咳血,横飞了起来

  虽然是dà罗银精铸成的圣人王战衣,防御力绝世,但是叶凡的鼎材质恐怖,全力冲撞,可震裂一颗dà星

  这种力道,再被叶凡的金色血气催动,无尽的放dà,当真是神挡杀神,佛挡弑佛

  也就是圣人王战衣光华闪烁,不然换成一般的圣器,早已成为了飞灰,即便如此刘邺也被震伤

  “好,你来收拾他,这个王八蛋的龟壳太坚固了,防护力无双,本座打不动”龙马叫道

  “找死”前任统领燕宇向前扑杀,想要救走刘邺,这是一位执fǎzhě的子zhí,必须要救下,对他会有dà益

  然而,一只dà手探下,像是抓小鸡仔一般将他握在了掌心,接引使冷漠无情的出手,将他禁锢

  龙马回头,对燕宇怒道:“燕族的老东西你想救他溜须拍马,本座今日当着你的面打杀你的玄孙,我让你看一个血淋淋的结果”

  蹄声dà作,龙马在燕府中冲击,追杀燕赤峰,电闪雷鸣,疯狂dà作,血雨飞洒

  燕赤峰不敌,很快就遭遇了重创,被龙马一蹄子蹬碎了胸膛,骨头渣子飞溅,狼狈逃窜

  前任统领燕宇dà叫,可是却冲不出接引使的手掌心,没有办fǎ阻止这一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另一边,刘邺想要遁走,而今一切都败露了,他顾不上其他,只想立刻逃离此城

  此人在修炼一途上称得上是天纵奇才,在星空古路深处,于这个年龄段也算少见了,算的上是一号人物

  他dà战叶凡,边战边退,身上的dà罗银精光华璀璨,可是接连被万物母气鼎撞击,却也吃不消了

  此时,他已吐了几口精血,脸色苍白无比

  “锵”

  叶凡想保留住这副战衣,并不想以鼎毁掉,运转兵字诀,刘邺胸前的一块银色甲胄顿时发出颤音,发出炫目的光,脱离躯体

  “噗”

  在万众的目光中,叶凡黑发乱舞,瞳孔中射出两道闪电,手持一杆黑色的长枪,一枪刺进刘邺的胸膛,血雨飞洒,将他挑在半空中

  求8shanmen,都说前几天保底8shanmen应该见底,请各位都投来,别揣着了,多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