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妖皇洞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妖皇洞

  大湖宁静,水雾迷蒙,方圆足有数千里,没有什么生灵敢闯进来()

  岸上,古木苍翠,生机勃勃,石崖绝壁上一株株灵药生长,散发出一lǚlǚ的清香

  叶凡在几十里外悟道,这几日引发了不少异象,早已惊动湖中的九尾鳄龙,可它却没有出现,一直隐忍

  因为,它见到了岸边那gè人的异常,许多经文浮现,如金属铸成的古字,绕着他的身体旋转,气象太惊人○了

  九尾鳄龙是一头圣兽,为这一区域的霸主,不同于一般的兽修,其实力级强大,仙根非凡

  在过去的岁月里,它击杀了不止一位圣者,才抢占到这片水府,得到上古传承,其天资让许多老辈古兽忌惮无◇○了

  九尾鳄龙是一头圣兽,为这一区域的霸主,不同于一般的兽修,其实力级强大,仙根非凡

le

  jiǔwěièlóngshìyītóushèngshòu,wéizhèyīqūyùdebàzhǔ,bútóngyúyībāndeshòuxiū,qíshílìjíqiángdà,xiāngēnfēifán

  zàiguòqùdesuìyuèlǐ,tājīshālebúzhǐyīwèishèngzhě,cáiqiǎngzhàndàozhèpiànshuǐfǔ,dédàoshànggǔchuánchéng,qítiānzīràngxǔduōlǎobèigǔshòujìdànwú●比

  然而今日它却心惊肉跳,感觉像是被一头凶兽盯上了,从头到脚一片冰凉,通体森寒

  这是从未有过之事,还有比它凶的蛮兽吗?简直是一gè讽刺

  “我的体内流淌有真正的龙血,没有人☆尽知我的潜能,为古来最强种类,而今却有生灵要猎杀我?”九尾鳄龙愤怒,它从水府中划水而上,盘踞在一块礁石上,露出庞大的肉身

  整具躯体金黄,像是由金子铸成,明晃晃,璀璨的刺人双眼,且其体内有一股爆炸性的力量

  这是一gè庞然大物,黄金躯体,鳞甲森森,绽放金辉,真龙头,鳄鱼之身,且有九条尾巴,数以百丈长

  “是那gè人类”九尾鳄眯缝着眼睛,黄金躯体流出一道道圣辉,趴在礁石上,内心非常忌惮

  就是这gè人类,在它的水府畔悟道,这么多天来还没有离去,且深入到了湖泊中,让他心中不安

  那gè人踏水而来,肌体强健,黑发披散,眸子深邃,飞逸若仙,可是那修长的躯体中仿佛蕴含着能炼化宇宙的力量,让它阵阵悚然

  叶凡肌体生辉,宁静祥和,看似云淡风轻,然物外,但是却给予了它极大的压力,如一尊仙王在踏波而行圣堂最章节

  “人类请止步,你进入了我的领地,这是对我的挑衅与不敬”九尾鳄龙道

  黄金霞光绽放,它的身体移动时,金色鳞甲铿锵作响,洒落出大片璀璨的芒,圣威弥漫

  叶凡并不驻足,且在其身后,龙马长嘶,在万qǐng碧波上踏出千重大浪,茫茫一片,冲撞而来

  “人类,还有你的坐骑,止步,我与你们井水不犯河水,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九尾鳄龙叫道

  “体内流淌有部分龙血的圣兽,上古遗存下来的罕见异种,不错,当本座的扈从”龙马叫道

  “恶马,你们欺人太甚,我一忍再忍,你们却步步紧逼”九尾鳄龙嘶吼,黄金之躯让千里巨湖沸腾,横扫龙马他们

  一场大战爆发,龙马与九尾鳄龙激战,血气贯日月,战意裂苍穹,这是惊世级的圣兽大战

  九尾鳄龙咆哮,这么多年,从来都是它惹是生非,还从未有人敢主动招惹它呢

  就在数日前,它吞食了十几位人族强者,其中有圣境的人沦为了它的血食,远非其对手

  叶凡道衣飘飘,发丝晶莹,披散在胸前背后,他以源术觉察到这gè地方有罕见的天材地宝,仔细寻找

  不得不说,九尾鳄龙是一gè硬茬子,竟与龙马激战了很长时间,将方圆数千里的湖水都蒸干了,上万里的山川都化为了劫灰,并未落败

  “本座不信邪,我看上的扈从竟收服不了”龙马恶狠狠的叫道

  九尾鳄龙是心惊,它是后起圣兽,让诸多古兽都忌惮,同阶无敌,不曾遇到过对手谁知,还有比他逆天的凶兽,战到吐血,险死还生

  “天龙八步”龙马大叫,马蹄跟天鼓擂动般,苍茫天宇崩碎,一具庞大的金色鳄龙坠落,砸在地上,浑身鲜血淋淋

  “作为我的扈从如何?”龙马斜睨它圣堂最章节

  “你做梦”鳄龙嘶吼,口中吐出★一件法宝,乃是圣器,将要燃烧掉,宁死不屈

  “你自裁我绝不拦着,不过事后我准备扒了你的皮做金光灿烂的鳄皮战靴”龙马好整以暇

  ……

  这是属于龙马的战斗,叶凡没有参与进去,他发◆现了大湖的异常,刚才两头凶兽大战时明蒸发了gè干净,可是瞬间又充满了水

  “是一处上古洞府,镇压有一宗罕见的天才地宝”

  他以源术观天地之势,窥破玄奥,一指点了下去,一座圣人级的法阵崩溃,发出冲霄的光华

  “不”

  九尾鳄龙大叫,同时很震惊,叶凡居然一指就点碎了一座上古法阵,那简直就是一道通天剑气

  水下洞府内部有一些法器,还有圣兽的一些修炼法门,甚至有凝练龙血、向真龙进化的无上秘术

  这让龙马都大吃一惊,被唬的一愣一愣的,镇压九尾鳄龙后,如饥似渴般观看,体味这些上古的法

  叶凡一眼望过,思忖了一番,记下了几种能用的上的法门,其他兽修之道于他无用

  他在水洞中前行,来到上古洞府的最深处,在一面石壁前静站了片刻,双手按出,以惊世神力推动,竟发出了一阵沉闷的声响,一堵石壁被他移开

  上古洞府中还有洞府,加神秘,这么多万年过◎去,直至到了九尾鳄龙这一代也没有发现此洞

  外洞府的九尾鳄龙瞠目结shé,水府存世多年,换了一代又一代尊者,竟然都没有发现核心之秘

  可以清楚的见到,成片的霞光射出,喷薄瑞彩,透过水府■,漫过大湖,染的这片苍宇都一片灿烂

  不要说是近在咫尺的龙马与九尾鳄龙,就是远方的其他修士也能知晓,一定是有古宝出世了

  “上古妖族天书”九尾鳄龙大叫,眼睛都红了,空守宝山,却未得到最重之物,不知咫尺之遥内有神珍

  这是九块上古天玉,每一块都古意盎然,流动沧桑之意,弥漫出一股祥和的氤氲霞雾

  叶凡若非源术通天,也不可能发现这座内洞府,毕竟已瞒过了很多代人

  他探出神识,观察上古妖族天书的内容,见到一一组组烙印,九枚玉块各不相同,记载了不同的法

  这让叶凡大吃一惊,不是一部无缺古经,而是妖族早已失传的高深莫测的各大道统残法

  比如,净化血液,让一gè圣兽逐步蕴出龙血,渐渐凝练、纯化比之在外部洞府见到的要完善很多

  这些不是一部古经,但对于妖族圣兽来说,都是极其重要的法,涉及面非常广,不局限于一gè领域

  “这肯定一代妖族天骄所留,这是有意收集、整理的,道行高深,恐怕他最后即便未能成帝,也不远矣”龙马观看后惊声道

  九尾鳄龙恨不得吃了它,这原本都是它的,结果却被外人捷足先登了,让它心中不甘

  叶凡在一枚玉块中见到了关于妖族内一些失传道统的假想与探索,非绝世惊艳的人不会推演这些东西,观点犀利、富有卓见

  “这可能是一代妖族大帝未成道前、年轻时所留的东西,可以说是惊世天书”

  虽然这不是真正的妖帝经,但是却记载了其年轻时涉猎的东西,以及一些推想,藉此能够看到他的一些思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九片上古玉块记载的法虽然绝世珍贵,但却也比不上那些心得与推演,这是一部修行手札

  “藉此可观一gè人走上成道路的一些思想火花,这才是无价的”

  龙马反复观看,并且大方的给九尾鳄龙看了几块,它们都心头剧跳,一致认为,多半真的是成道者年轻时所留的玉块

  叶凡默默看了很久,道统于他不是很有用,那种创道的思绪却让他觉得很惊艳,有一种隔着时空、遥见对手的感觉

  “是他……一代妖皇”

  叶凡发现了一枚印记,与在北斗星域的南岭妖皇殿所见到的印记一模一样,像是一尊妖神临世,又像是一gè飞舞的古字

  关于妖皇是否存在过,连北斗南岭的大妖们都没有充足的证据,因为他太古老了,青帝都要尊他一gè祖字,后人难以考证他的名号

  传言,妖皇来自星空深处□,晚年进入北斗,栖居南岭

  妖族走上人族的古路并不稀奇,至今如南妖等还在延续,只因距离自己的生命星较近

  就像有些人族,最终会就近踏上妖族、神族等的古路前行,反正最后会汇聚向终极的唯一◎□,晚年进入北斗,栖居南岭

  妖族走上人族的古路并不稀奇,至今如南妖等还在延续,只因距离自己的,wǎnniánjìnrùběidòu,qījūnánlǐng

  yāozúzǒushàngrénzúdegǔlùbìngbúxīqí,zhìjīnrúnányāoděngháizàiyánxù,zhīyīnjùlízìjǐdeshēngmìngxīngjiàojìn

  jiùxiàngyǒuxiērénzú,zuìzhōnghuìjiùjìntàshàngyāozú、shénzúděngdegǔlùqiánháng,fǎnzhèngzuìhòuhuìhuìjùxiàngzhōngjídewéiyī古路

  当然,这样所面对的危险也是巨大的,若是暴露身份,遭受的攻击可能大很多倍,非逆天者不敢轻易尝试

  “怎么样,可愿做我的扈从?上古妖族天书可以随你观看”龙马无耻的诱惑

  九尾鳄龙妥协了,当然要求称兄道弟,而非做扈从

  龙马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道:“好,你的修为不要落我太多,还有帮我找些圣兽扈从,多多益善”

  叶凡由得它去,大魔神、帝天都收服了一些部下,龙马若是愿意效仿,他会给予支持

  “还有一gè盒子,生机这么强烈,里面有什么?”龙马惊疑不定,见到了石桌上的另一gè木盒

  叶凡打开,顿时有一股生机勃勃的气息扑面而来,正是此前所感应到的●一股生命力

  “一枚……种子”九尾鳄龙惊声道

  “唔,真是好运气,这gè大湖中竟有这样一座上古洞府,蕴有绝世神藏”

  洞府中的霞光冲天而上,惊动了附近很多强大的生灵,这是一批人■★族试炼者,最先赶到

  其中一gè年轻的女子生的花容月貌,淡淡的笑道:“我不想多说什么,你们立刻离去,我不为难你们”

  而另一gè男子,显然亦是中心人物,浑身神环笼罩,笑了笑,道:“放下★东西,你们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