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5章 鼎壁灵初现


  d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鼎壁灵初现

  这种心悸是如此de强烈,金色圣血沸腾,在其体外熊熊燃烧,将其手臂上de可怖de红色毛发烧尽

  叶凡心中难以平静,宇宙浩瀚,古道遥远,在这条路○上竟也留下了源天师de足迹?

  “杀”一尊圣王冲来,头上悬着一口巨大de钟,发出轰鸣,钟波如海啸,将叶凡淹没

  现在自然不是发怔时,这一战乾坤崩碎叶凡黑眸子犀利,举金色de拳头轰杀,他de战意凌压苍宇,一道道金色裂缝在其周围蔓延

  惊世厮杀,绝世对决

  大钟轰鸣,钟波悠悠,像是跨越了万古,传来了昔日那位体内流淌有苍天霸血de人de神威,万灵皆惧

  钟体上嵌着de几块霸钟碎片,发出一道到de神辉,绝世霸气,每一道都像是可以撕裂日月星辰

  叶凡de金色拳头每一次挥动时,这些碎片都会发光,释放不朽de霸力,那种气机汹涌澎湃,震古烁今

  这足以将◆一位圣王de肉身撕碎

  叶凡de体魄足够强大,且在他头上万物母气鼎在沉浮,透发出各种异象,进行对抗,敢与残钟硬撼

  突然,一声啸音传出,这颗古星上群山万壑都在抖动,不少古地直接崩开了,■天宇上茫茫一片,充斥着一股无力伦比de莽荒之气

  鼎口内是一片混沌,深不可测,看不穿,望不透,此时自那里冲起一头鲲鹏,展翅击天,对抗霸钟

  这是一种神能,惊de苍家其他强者都震撼,战战兢兢,差一点软倒在地上

  这是鼎壁上de一幅图,透壁而出,展现出了惊人de威势,在叶凡de催动下,鲲鹏宛如复活,有了生命

  “这……果然是万物源鼎”这位圣王一声大叫

  鲲鹏是传说中de仙灵,尘世上从来都不可见,人间只有其血脉不纯正金翅大鹏等,即便是这些后裔也足够强大与可怕

  而今鼎内de混沌中一只巨灵由鱼化鹏,神翅一展三千里,扶摇而上,击碎长空,简直要横断这苍茫天宇◎iSH

  它在扑击霸钟,绝世凶狂,攻伐可怕,无以伦比

  “当……”

  大钟轰响,这头凶禽逆天冲撞,不断硬撼,它若是真身存在,绝对越太古以来de诸多物种

  苍族de圣王心●惊,这口鼎de法则初现,就已这般强大,这头古禽de战力越诸多圣人

  叶凡若是突破,此鼎也会一路进化下去,有朝一日成为高阶de兵器,这种古禽也肯定会狂暴

  若是真de到了那一天,万物母气鼎化为帝器,鲲鹏是否真身显化?光想一想就觉得可怖,苍家圣王打了个冷颤

  鹏啸长空,天崩地裂

  这只凶禽双翅一展就是数以万里,简直要横断九重天,金色de巨翅如阔刀般劈在霸钟上,让它轰鸣震耳

  催动各种禁忌法阵de圣王心中凛然,一边激活杀阵一边来援救,进行抗击

  “当……”

  鲲鹏横天,一双如黄金铸成de巨大爪子,抓住了霸钟,要将其撕裂,钟波不绝于耳,浩荡数以十万里

  这一战,震动了整颗古星,苍族为这里dì一大势力,十几万年来无人可挑战,而今却发生了这样de大危机

  不少人向这边观望,莫不心惊肉跳

  喀嚓

  大钟被这头不存于人间de古禽抓下来一块,竟是有些破损了,让人震撼,无穷de钟波扩散,苍宇寸寸碎裂,没有法阵守护de山河全部崩碎

  “杀……”

  苍族de两尊圣王大吼,杀阵与霸钟齐动,对抗叶凡,他们没有想到这一代de圣体如此强大,让他们发寒

  不说其他,单说这口鼎就出乎了他们de预料

  叶凡脚下,源天纹络不断浮现,此前布下de那些神阵交织到此地,与他呼应,改变山川,勾动日月星辰,神辉茫▲茫,自天外倾泻而下

  他以源天纹络对抗苍家de各种禁忌大阵,这个时候,头上de鼎再震,鼎壁上de一位古先民迈步而出,从混沌雾霭中走来

  远古先民是绝代圣者,硬撼霸钟,肉身强大de可怕,★且其眉心射出一道道混沌剑气,神威不可挡

  霸钟作响,每一道混沌剑气都通天动地,将此钟劈de隆隆而响,剧烈摇动,剑气不断,将钟波都给阻住了,不能扩散

  叶凡对战两位圣王,占据上风,并无压力,他需要警惕de是霸钟碎块,以及较为担心源天师de厄难会临身

  故此,他在动用源术时,不得不分心注意,怕在这关键时刻有不祥de事发生

  “轰”

  地下传来震耳欲聋de响声,一道道古老de纹络交织,冲天而上,无论是叶凡de源阵还是苍族de禁忌法阵全都解体

  这是一片炫目de光,伴随着一条条龙脉抖动,以及宇宙中茫茫星辉de垂落,似万千条银瀑,非常de壮观

  叶凡当时就变了颜色,这绝对是源天纹络无疑,造诣在他之上,改变de不仅是山河,还能借来星河

  他早已知晓,源天师不是尽头,因为在北域他与dì五代祖师共镇神灵谷时,**曾对他说过这些

  而那☆时dì五代源天祖师de惊艳表现也说明了这一切,**迷失万载,遍体红毛,清醒来后,只身一人可镇压古族de祖王

  这里竟然有源天师一脉de痕迹,埋于地下深处,纹络复活,星月光华垂落,大地龙气蒸腾,□天地交泰

  腾龙并起,日月摇动,皎洁de星辉与氤氲龙气交融在一起,这片山河奇诡而可怕

  “啊……”控制禁忌法阵de那名圣王大叫,他被震飞了,身受重创,大口喷血

  “当……”

  霸钟悠悠,它也受到了攻击,钟体下de圣王变色,极力倒退,以巨钟阻挡因为,那个地方是地下神秘de力量de出口,他首当其冲

  叶凡也召回了万物母气鼎,以此护体,快冲向远处,他发现一切都是因他动用源术而引起de

  “地底有源天古阵,这是何年代筑成de?”他很惊异,要知道苍家在此居住十几万年了,怎么可能任人在地下布阵

  东荒,源天师一脉dì一代祖师生活de年代也不见得有这么◆久远,这是何人所布?

  “杀”

  在这一刻,叶凡没有任何迟疑,趁此机会冲向高天,击杀对手

  地下de纹络非常恐怖,将苍家古地深处de所有禁忌法阵都给摧毁了,可谓是一场恐怖de碾○压,摧枯拉朽

  纹络交织,蔓延到每一个角落,两位圣王怒吼,这是多少代人de心血,布下大阵也不知耗去了多少神材,是呕心沥血de结晶

  可在这一瞬间,全都不复存在了,尤其是他们de镇山古阵,是在解体,让他们心都在滴血

  这是一座大圣巅峰级de法阵,可惜在岁月中磨灭了部分阵纹,想让它复苏需要逐渐开启两位圣王信心满满,想藉此困住叶凡,将他磨灭,而眼下却炸开了,地下de纹络蔓延上来,毁了个彻底

  叶凡摇头,他早已用举世无双de源术探清,此地有可怕de布置,大圣阵若是不毁,他不会踏足危地

  “啊……”

  一声惨叫,控制法阵de那个圣王,而今失去了阵纹de庇护,直面叶凡时,遭受了最可怕de搏杀

  噗

  叶凡演化斗战圣法,太皇剑浮现,将此人腰斩,血雨纷飞道剑如一条大龙般横空,绝世犀利,龙首高昂,像是可以斩破诸天万界

  叶凡持剑而立,dì二击落下,斩尽其肉身,只留下一道元神,一把拘禁了过来

  “你……”另一位圣王惊怒交加,奋力营救,若是被圣体击败,攻破古地,让他难以接受

  “当”

  叶凡震鼎,撞向霸钟,声音似○洪水冲过,茫茫无边,让人耳鸣

  此人利用霸钟碎片极力抗衡,然而却不能改变什么,这口大钟突然自己龟裂,几块碎片光芒大盛,飞向了域外

  “咦……”叶凡吃了一惊,以万物母气鼎拦阻,但是却没有○hóngshuǐchōngguò,mángmángwúbiān,ràngréněrmíng

  cǐrénlìyòngbàzhōngsuìpiànjílìkànghéng,ránérquèbúnénggǎibiànshíme,zhèkǒudàzhōngtūránzìjǐguīliè,jǐkuàisuìpiànguāngmángdàshèng,fēixiàngleyùwài

  “yí……”yèfánchīleyījīng,yǐwànwùmǔqìdǐnglánzǔ,dànshìquèméiyǒu成功

  几块霸钟碎片竟然自主复苏了,内部有一种不朽de法则力量,散发出一缕缕很弱de帝威,没入苍宇

  “噗”

  这位圣王被万物母气鼎撞碎,肉身毁掉,元神出窍,想要遁走,却被鼎瞬间给镇压住,难以动弹一下

  战斗结束,苍家成为了一片破败之地,断壁残垣,山峰崩塌,几乎被夷为平地若非那些法阵守护,这个地方必灰飞烟灭,什么都剩不下

  在叶凡停止源术攻伐后,地下de源阵顿时敛去,没有继续扩散与蔓延

  苍族de其他人全都逃走,连两位圣王都不敌,他们如何敢去征战,根本就不是一个级数de而叶凡也不想对大开杀戒,并未去追杀那些人

  废墟中,叶凡站在瓦砾上,并没有立刻去地下源阵中探索而是在观这两位圣王de元神,他想了解昔日秘辛,亦想看一看霸体有何特别之处

  “圣体de母星成为了一颗死星……”他一阵发呆,不曾想刚一探索,就得悉了这样de秘辛

  圣体与苍天霸血一脉争锋,起源自很古老de年代,是天生de宿敌,远早于北斗圣体时代,他们相争,竟然涉及到了“成道”

  突然,前方一座断山上传出铮铮剑鸣,叶凡霍de抬头,飞了上去

  这是一处重地,可惜什么都毁了,只有一个玉罐遗存下来,此时出现一道道裂纹,在此时突然炸开

  一缕缕紫色de鲜血,洒落在山石上,璀璨无比,像是神芒化成,可穿透青石,霸道无边

  “苍天霸血……”

  叶凡de眸子射出两道光束,盯着这些绚烂de紫血,望穿本源,捕捉到了一缕缕秩序法则

  轰

  突然,一道可怕de身影凝聚而成,由紫血组成,雄姿挺拔,霸气滔天

  “是他……竟然是他”叶凡眸子中射出两道灿烂de芒,在这道身影没有彻底成型前,就知道了是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