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谁与争雄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谁与争雄

  古路竞争激烈,不知有多少人杰殒落,埋骨他乡,可是有谁会为他们回首、驻足,留下眸光,一堆白骨不会引人注意

  zhè是一条染血的路,注定了残酷,伴随◎着强者的孤单,最后只成就一个人的灿烂

  zhè么多年来,人们早已习惯一个又一个人雄喋血落幕,唯有圣体与霸体争锋之战,如此不同,引得诸城关注,聚起滔天风云

  zhè是一场名人战,值得整条星空古路强者侧目

  “什么?绝代霸王受伤了,zhè是数十年来第一次遭遇重创,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zhè可真是让人惊憾,体内流淌有苍天霸血的年轻至尊竟然……差点殒落,让人不敢相信”

  前方,一片喧哗,山川崩塌,古陵分发出一缕缕帝威,霸王是横着飞出来的,浑身都是紫色血液,神华灿烂,伤口密密层层,他近乎解体

  谁也未曾料到,苍天霸血一脉的年轻至尊在zhè块漂浮于宇宙中的古大陆上遭创,强如他的不朽体魄都差一点四分五裂

  古陵中一个神秘强人叫板,苍天霸体出现,要打破古之大帝的坟墓入口,去夺逆天的造化,结果内部阵纹复苏,差点将他绞杀

  所有人都见到了zhè一幕,莫不心头剧跳,zhè么多年了,zhè是霸王第一次被负创,在古路上从来都是无敌的

  大帝威势惊人,那是一股滔天的混沌雾霭,隆隆而想,像是九天银河垂落了下来,将古陵入口给淹没

  绝代霸王就是zhè样被击飞的,仅是被一道帝纹边沿稍微擦了一下而已,就已经如此,可想而知当中的恐怖

  “绝代霸王太自负了,见到有人能够进入帝坟,他自认为在年轻一代中无敌,为最强至尊,故此也间接硬闯,结果遭遇了不测”

  人们全都心旌震动,非苍天霸体不够强,而是古之大帝的严肃不可亵渎,zhè样进攻陵园遭受重创并不算什么稀奇

  紫色霸血沸腾,guàn冲云霄,霸王当场疗伤,拥有逆天的神术,躯体上血迹倒流,伤口当场愈合,精气神快提升

  遭受zhè样的重创,他却能够迅疾复原,让人震撼

  “坟中那货真不好对付,绝对是他引动了出口处的帝纹,不然我们攻打那么长时间怎么没事”

  “绝对的,zhè不可能是一个厚道人,看他要收我们当弟子那架势就知道,脸皮厚的没边”

  五大高手暗中议论,他们亲眼目睹了zhè一切,比别人了解的多,自然知道多的底细

  zhè块古大陆也不知道在宇宙中漂浮多少年了,疑为古之大帝的陵寝,霸王受伤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

  因为,zhè些年来不仅有人族的一位大圣,异族的两尊陈旧邪神,还有一个圣灵都先后在类似的大陆上殒落

  zhè愈加彰显出了苍天霸血的凡,被尊为年轻一代中的几大至尊级人物,果然逆天

  茫茫混沌雾霭衰退,古之大帝气味收敛,霸王在一片古岳上方盘坐,浑身都被紫气淹没,看起来像是修复了伤体,但却并未起身

  有人猜测,他可能伤了本源

  突然,一道恐怖的身影飞天而过,快到人的眼睛跟不上他的轨迹,时间都仿佛在倒流,虚空都在扭曲

  “轰”

  此人一片模糊,冲到了霸王近前,一拳轰杀,强大到了绝巅方天宇都被他震裂了,时间长河像是在倒卷

  霸王刷的睁开了眼睛,射出两道紫色的神电,扯开了虚空,他一拳击出,与来人对抗,整片大天宇被粉碎

  在那里迸发出了刺目的光,像是有一轮太阳炸开了,扩散向宇宙中,横扫zhè一域,极其绚烂而慑人

  所有人都惊呆了,zhè个人太强大了,竟然敢去杀正在疗伤中的霸王,绝对是几位年轻至尊之一,不然何以敢出手

  因为,苍○天霸体即便有伤,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对抗衡的,唯有那几人才有机会

  那里狂霸无匹,像是有两位太古神灵在战斗,璀璨的光完全淹没了天宇,什么都见不到了,只有茫茫道波

  “啊……”

  一★位圣人王惨叫,只因未来得及退走,被炽盛的光波扫中,间接duàn为两截,坠落下高天,血染长空

  远处,人们都发毛了,zhè是何等的战力?

  神秘人战力无匹,绝代霸王亦盖世神勇,zhè仅是他们大战的余波而已,就有zhè样恐怖的力量,简直能够横扫一域

  在那里,有一种斩尽苍生、需要万灵俯首膜拜的绝代霸者气味在扩散,让人心中颤栗

  “伪装,你并未受伤”一道神音传来,刹那远去,融入黑暗的宇宙中,破天而去

  轰隆

  霸王在后轰杀了一拳,紫色战体扯开虚空,茫茫波动冲入冰冷的宇宙,让星域都在颤栗,恐怖滔天,他追了下去

  所有人都惊讶,刚才那个人绝对是年轻至尊中的一人,不然何以能有zhè等惊悚级的实力,镇住了每一个人

  “他是谁,太过强大了,想利用zhè个机会击杀霸王”

  “是横扫乾坤的大魔神古荒,还是君临前路的帝天?”

  zhè让每一个人颤栗,两人离去了,但是大战的余波还在浩荡,他们自认为远无法相比,许多人的身体竟然在zhè种盖世神威下**

  几大年轻的至尊,从来没有进行过生死大战,不能一击必杀,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出手的,刚才终究有人按捺不住了

  而让人心头剧烈跳动的是,霸王根本就没有负伤,zhè一切都是伪装,他猜到有人会对他出手,想看一看究竟是谁对他有敌意

  轰隆

  天地间,紫气滔天,霸王屹立在那里,黑发披散,眸子中绽放紫电,像是一尊古神般,拥有一种气吞山河,**八荒惟我独尊的气概

  他一步自星空踏下,像是天神下凡般,重降临在zhè块大陆上

  绝代霸王在试炼者中从来都是无敌的,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一直都如此,还没有人能够伤他

  他身上紫气澎湃,一缕缕垂落而下,仿佛一道道大瀑布,席卷苍茫大地,浩荡整片天宇,zhè个世上像是没有什么人能够撼动他,睥睨天下,雄视八荒

  没有负创,刚才是故意伪装,zhè一惊人的真相被揭示后,对于zhè块大陆上的诸雄来说,能够说是一种最高震慑

  霸王刚才是想干掉一个对手吗?可惜未能如愿

  星空古路上谁与争锋?人们对他的忌惮深了,zhè个体内流淌有苍天霸血的人太过神勇,不可抗衡

  zhè一次,他调转身躯再次冲向帝坟入口,认真观察,依然准备攻伐,将之打开,去夺逆天的造化

  “霸王太强大了,zhè样的表现简直已经duàn了其他人的希望,唯有几位年轻的至尊可与他撄锋,一路争雄下去”

  “zhè几人何时能有真正一战?”

  “快了,我觉得霸王与圣体一战落幕后,他将会全力以赴,同年轻的几大至尊分出胜负,竞逐帝路”

  帝坟前,慢慢平静了下来,古路上诸多修士避退,不敢去打搅霸王,刚才他的绝代霸气镇住了所有人

  “喂,我说外面那个紫血怪物,你是不是活腻了,怎么总是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有种就进来与我一战,不然赶紧跪安、走人”

  在霸王一人气吞山河、独尊zhè块大陆时,古陵深处再次响起了此前那个嚣张的声音,浑然未将苍天霸血看在眼中

  所有人都咋舌,z□hè位可真是神人

  唯有早先的五大高手腹诽,暗暗鄙视zhè个家伙,明明是自己被困在了里面,出不来,等着别人打开,却是zhè样一副姿势

  “zhè个家伙天生有一种优越感吗,难得不duàn◇在心理催眠自己,他是无敌的,他是至尊?”

  “不对,zhè个人多半真的与圣体是莫逆之交,zhè是想将霸王激怒,留在zhè里,为那葬帝星的圣体争取时间”

  五大高手得出zhè样的结论后,对zhè个厚脸皮的人倒也生出了几许敬意

  可是一想到zhè个家伙对他们那么无下限,而且啃棺材板,zhè种稍微高大起来的形象就立刻崩溃了,总觉得zhè不是一个好货

  “苍天霸体你服了吗?”古陵深处传来不屑的声音

  当众人听到zhè样的叫板,登时又是一阵流汗,zhè主的优越感太强烈了,还没真正对决呢就将自己置身在九天上,俯瞰人间一切了,根本不把霸王看在眼中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duàn有人赶来,不是与霸王争锋,而是来拜大神,都想看一看、听一听坟中人何等的嚣张霸气要知道数十年来,从来没有一个人敢zhè样批驳霸王,不将他看在眼中,绝无仅有

  一时间“大神”动古□○路,许多人佩服的五体投地,不管zhè位真实力如何,而今绝对是可谓一个神人,是唯一的一个说要一个指头按死霸王,让他跪下来唱臣服的猛人

  不管怎样说,他依旧活蹦乱跳,身在古陵中活的好好的

 ■ “霸王可敢与我一战”zhè一日,星空中又传来一声道喝消息从一座人族圣城传来,另有一人挑战霸王

  人们哗然,zhè是怎么了,为何接二连三有人挑战苍天霸血的地位,想撼动zhè位年轻的至尊,zhè让人心惊

  很快,人们证明,zhè是一尊强大的妖族强者,竟然踏上了人族的星空古路,亦是来自葬帝星,曾被尊为南妖

  “妖族敢走人族古路,zhè需要一种大气魄,一个弄不好就是天下共敌,被群起而围杀之,zhè个人了不得”

  “听闻他要离开人族古路了,被一位古妖带入另一条路,对他格外的看重,大概zhè真的是一个很逆天的存在”

  许多人热议,圣体与霸体的对决竟然引发了zhè么多的波涛,此起彼伏,不duàn有人站出,全都是因为将发生的一场宿命战

  “都是来自葬帝星的人吗,我一并杀个干净算了”体内流淌有苍天霸血的年轻至尊终究开口,尽显绝代霸气,冷漠无情

  人族第五十城,叶凡得悉了zhè一切,近日有信使往来,将最近的传闻带了过来,引发了一场热论

  叶凡心中波涛崎岖,有听到了一位故人的音讯,心中激动非常,当即就站了出来,让柳云代为传讯

  “告诉浑战,若不怯战,立时出现若想多活几年,立刻从古路上消失,从此不要给我摆什么年轻至尊的架子,不然必镇杀他”

  此言一出,登时引发一场惊动,沿着古路传了下去

  叶凡会说出zhè种话,并非什么偏激冲动,实在是担心古坟中的庞博,能够确信肯定是他,怕古陵真的被霸王打开,他会发生不测

  接引使第一时间出现了,找上了他,一脸的焦急,道:“有护道者出面,要压制霸王,让他退走,你怎么在zhè个时候叫战了?”

  “来就来呗,谁怕谁”叶凡道

  “他比你早走上星空古路,境地高了你一截,万不可在此时与他决战”接引使严肃的告诫道

  “他若是来与我同阶争锋,我便与他公平一战,他若是以境地压我,那么……”

  “那么,你能怎样?”接引使问道

  “那我就不择手段的杀了他”叶凡说的斩钉截铁

  接引使:“@##@#¥……”

  “接引使大人你在说什么?”

  “你是不是和大墓里那个家伙一个妈生的,怎么都zhè样的嚣张,当苍天霸血是什么了,说杀就杀?”接引使真的不淡定了

  反观叶凡,相当的平静,道:“虽然杀他的难度相当的大,但终究能够一试,并不是没有办法”

  接引使郑重的说道:“你怎么杀?他早已步入圣人王多年了,强如帝天,恐怖如大魔神,无敌如人王,至今都没有能伤他一根头发那些人哪一个不是年轻一代的至尊,威名都已经传到了其他种○族的古路上,可是不duàn都不能斩他,他们间相互忌惮,谁都不敢率先妄动”

  叶凡镇定的说道:“真正公平一战,我无惧任何人但若是靠境地来压我,没有机会我也要创造机会斩他,胆敢回来,人族第五十城所◎在的zhè片星域就是他的埋骨处”

  忘记了,呼唤星空古路上的诸雄,的一周,推荐票啊推荐票,还有8shanmen,我忘了,各位别忘投呀谢谢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