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度神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度神

  道教三清留xià的道统,应是古往今来最强大的传承之一,绝不可能为废法

  “心源清澈,一照万破圣堂lvex.qì战刚强,万感一息以一心观万物……”yè凡盘坐虚无中,越来越飘渺,似乎是在天地外传音

  在他的头上,万物母qì鼎沉浮,上面有各种符文闪烁,垂落xià开天辟地时代产生的母qì,将他衬托的加朦胧

  古经字字如金石撞击,铿锵震ěr,响彻寰宇,照亮了宇宙,充满了一种至阳至刚的qì息,度化对面的神祇念

  在这一刻魔尊犹豫了,徘徊不前,对这种经文极度的忌惮,xiàng是天生克制其阴神恶念,能将其震的溃散

  “吼……”★他痛苦的嘶吼,遭受了极大的折磨,竟有转身离去的冲动

  他伸展四肢,仰头望向天穹深处,遥对诸天星辉,愤怒咆哮,让每一人都颤栗,竟然是有丝丝缕缕的至尊qì息弥漫

  轰隆

  天塌地陷□,那个地方成为混沌碎片,一切都破败了,神祇念极力对抗,不让诵经声接近谁也没有想到他的反应是如此的剧烈

  “这是无缺的度人经?”星空深处,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惊呼

  “是无缺的古经,这个东西常人或许不知道,但我们深知,来头极大啊”另一个老者亦神色凝重的说道

  自始至终两人都很然,xiàng是跳脱于这片战场外在关注这一战,与其他修士大不一样,自身与宇宙大道相合

  度人经,在部分古圣看来并不是人族大帝的经义,人们只知有非凡妙用,可以度化尽万物生灵,诡异绝伦

  可是眼xià竟有这等绝伦的威力,让诸雄震撼

  无尽岁月来,少有人能搜集到全本经文,这也导致个别人认为完整的经文是帝经也说不定,平添了许多神秘色彩

  “昔于始青天中,碧落空歌,大浮黎土圣堂lvex.诸天日月,星宿璇玑,山海藏云,天无浮翳……”

  yè凡庄严肃穆,口诵仙经,想把这尊阴生而成的魔化掉,他身上道光流动,如一尊金身道祖般盘坐在九天上,星河倒转,混沌qì朦胧

  一缕又一缕仙光射出,似一柄柄仙剑斩向神祇念,铮铮作响,xiàng是自太初传来,划破了永恒,璀璨夺目

  “呜啊……”

  灰雾滔天,这尊魔主发出声声长啸,震的苍茫宇宙颤动,阴qì如滔天的汪洋席卷,令诸雄如坠冰窖

  这究竟是多么强大的一个魔王?再一次乎了人们的预料,度人经化成的一道道神■辉斩向它时全都被磨灭了

  他再次迈步了,带着压满天宇的阴qì与魔威向前行去,眸子中是无尽的冰冷与无情,且探出了一只可怕的手掌,抓向前方

  “哧”

  在yè凡的周围,一道道金色霞☆光冲霄而上,xiàng是封神台上点燃了成神的火焰,那里有一道道古老的符文在交织

  这是源天术中的禁忌法阵,他从第四代源天祖师吴奕那里得到,遍布周围,他盘坐在祭台上,周围道痕密布

  yè凡的指端在滴血,金色血液沿着那一条条神纹流淌,xiàng是一条条金色的小蛇在游动,瞬息化成了一座金色的法阵,与道纹相合

  这里响起一道巨音,嗡隆一声,xiàng是在开天辟地,星域颤栗,太初仙光●飞舞

  至神至圣,至刚至阳,这座禁忌法阵透发出了一种仙家氤氲雾qì,笼罩了yè凡,隔绝了所有灰色的阴雾

  而且,度人经加的宏大了,xiàng是自太古前的神话时悠悠传来,如黄钟大吕在轰鸣□fēiwǔ

  zhìshénzhìshèng,zhìgāngzhìyáng,zhèzuòjìnjìfǎzhèntòufāchūleyīzhǒngxiānjiāyīnyūnwùqì,lóngzhàoleyèfán,géjuélesuǒyǒuhuīsèdeyīnwù

  érqiě,dùrénjīngjiādehóngdàle,xiàngshìzìtàigǔqiándeshénhuàshíyōuyōuchuánlái,rúhuángzhōngdàlǚzàihōngmíng,振聋发聩,让人悟醒

  “啊……”

  神祇念大吼,身上炸开一团团阴雾,身体在簌簌颤抖,面对至神至圣的纯阳法阵,面对无缺的度人经,他遭受了创伤

  毕竟,这不是一般的小道士在诵经,而是一位圣人八层天的级存在在镇压神鬼,法能不可想象(圣堂lvex.)

  一道又一道光辉飞出,yè凡口中不断绽放瑞彩,到了最后,天降甘露,虚空生神莲,金灿灿,芬芳扑鼻

  这里成为了神圣净土

  yè凡所诵出的每一个古字都真实显化出,宛若金属铸成,化成山岳大小,飞向魔尊,镇压而xià

  这是一次次的度化,山岳般的金属古字压塌了万古虚空,度尽人间阴qì,灰色雾霭xiàng是冰雪般溶化,哧啦作响,消失了个干净

  神祇念痛苦挣扎,透过黑色的大氅竟淌出一缕黑色的血液,湮灭虚空,散发出一股至邪至恶的qì息,他在持续度化中负伤了

  这是一种天生的压制,度人经就是为这些阴灵鬼神开创的,有极大的杀伤力,就是一个凡人默诵,也能有一定的效果

  轰

  在其背后,尸山血海,化成一股风浪向着yè凡里冲去,扫杀九天十地,星域轰鸣

  一颗又一颗星辰炸开,☆数不清的道纹被磨灭,括古天庭那些未曾激活的遗阵,xiàng是遭受了开天的洗礼

  “噗”

  yè凡咳血,遭受了极为严重的创伤,一股至阴之qì透过金色法阵穿了进来,防御不住,让他如陷九幽地◆府,从头凉到脚

  仅一瞬间,他浑身森森白骨露出,鲜血淋淋,大片的金色血肉被腐蚀了个干净,惨不忍睹

  yè凡周身剧痛,xiàng是万鬼噬身,灰色雾霭磨灭了又再生,将他裹住,他一边运转者字诀一边口诵度人经,不敢停xià来

  这是一尊强大的神祇念,轻易斩杀圣王不在话xià,若非有金色禁忌法阵以及度人经在手,yè凡早已危矣

  天宇中,诸雄感受深,灰色阴雾涌来,一颗颗陨星炸开,有巨大的行星四分五裂,恐怖到了极点修为高深、胆子过大、靠的过近的几人躲避不及,当场形体碎掉,神识覆灭,惨不忍睹

  这是何等的伟力?两尊圣王都没有能哼一声,直接就在这种阴雾波动xià成为了宇宙◆尘埃

  诸雄明白,这道神祇念比他们想象的可怖,上去必死无疑,难以对付

  至此,人们也越发的知晓了yè凡的不易,首当其冲,竟然活了xià来,尽管很惨,几乎成为了一具白骨架,但这种表现足以★震世了

  哧哧哧

  突然,一道碧光冲起,驱散了yè凡周围的阴雾,点燃了一股至阳的神焰,让那个地方重归于宁静

  一盏孤灯出现,悬在虚空中,显得妖邪而玄秘,火焰跳动,不是很旺盛,但□是却绝对有镇杀阴神邪煞的神效

  灯芯那里,盘坐着一个小老头,微微睁开了眸子,笑的很诡异,张口就喷出一道神火,冲向前方咄咄逼人的魔主

  “呜啊……”神祇念发出一声极其不甘的惨叫,脚xià○一缕缕黑色的血液淌落,遭受了一次重击

  他接连的倒退,无情而冰冷的眸子中有了丝丝缕缕的动摇之色,盯着那盏古灯看个不停,xiàng是在努力沉思

  不要是说是神祇念,就是其他人也都心惊,这是怎样的一盏神灯,竟然可逼退神祇念

  它以青铜铸成,其形很古怪,人身鬼面,让人有点发毛,尤其是灯芯化成的小老头笑的太诡异了

  青铜灯上面长满了绿锈,斑驳中透着古意,竟然镇住了神祇念,让他不敢临近

  这是yè凡在荧惑古星大雷音寺xià得到的镇棺灯,不能以寻常的法器来看待,因为它是一件秘器,对常人不具攻击力,只针对阴灵有盖世神威

  yè凡坚信,此灯可镇压世上诸多由阴而生□成的生灵,因为这本是释迦牟尼镇压大成圣体神祇念的可怕法器

  至今都没有人能说清其来历

  “这……该不会是神话时代遗存xià来的那件古器,怎么落在了他的手中?”星空深处,那两个白发苍苍的☆老者震撼

  “没错,与古籍上的记载很xiàng,人身鬼面,乃是灵宝天尊亲自铸成的,让地府又惧又怕”

  没有人能听到他们的谈话,此时所有人都在关注战场,未曾料到yè凡关键时刻能挡住不可战胜的神祇念

  “十回度人,百魔隐韵,离合自然,混洞赤文,无无上真……”

  yè凡宝相庄严,化身为不灭的道尊,诵出的经文加宏大了,让诸天都为之而共鸣并且他身上的金色血肉重生,伤势尽去,躯体复原,越发的深不可测

  人身鬼面灯火焰腾腾,照射九天十地,穿透一切雾霭阴qì,锁定了神祇念,要将其烧个干净

  神祇念有通天彻地的法力,可此时却运转不出,在这盏古灯xià颤抖,一身的阴qì都被封住了

  突然,他那遮住头颅的黑色大氅飞起,猛地仰头向天,发出了一声震碎天宇的嘶吼,满头鬼发乱舞,恐怖无边

  所有人都惊呆了,一颗颗星辰炸开的同时,他亦露出了真容,竟是一张苍白的脸,xiàng极了真实的古老肉身

  “他是谁,为何这么眼熟,我似乎在一副古老的壁刻中见到过这尊身影”

  “那是他的真容吗,古之大帝的……恶念,他是石刻中的存在,古代至尊追寻长生的产物太过可怖”

  星空深处的两个老者震撼,了解的越多心中的恐惧越大,见到那苍白的面容后,他们心头剧烈跳动

  “圣体我来了”一道雄伟的身影出现,霸王屹立苍宇xià,紫qì滔天,不得不说他战力惊世,竟然从阴鱼区域杀了过来,进入了太极仙图的阳鱼区

  yè凡起身,神色肃穆,一盏古灯悬在肩头一侧,站在金色的法台上,xiàng是封神台上的古帝般,眸光幻灭不定,容纳苍生万物

  “轰”

  他右手一指,灵宝天尊遗存在世间的古灯冲向神祇念,烧塌了星域

  “啊呜……”神祇念嘶吼,极倒退,不敢接触道教三清所留xià的古器

  “砰”

  他向着霸王的身上撞去,紫血飞溅,霸王雄伟的躯体近乎四分五裂,上半身与xià半身分离,白骨茬森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