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尝尽世间绚烂


  黑洞洞的龙穴,濒临绝崖,洞口十几万年的古药王生长,不止一株,散发着惊人的清香ér且还有一些枯萎的植株,一看就是岁月太久,化成le药泥烂在le地上,ér种子又成为le古药王

  一条银龙横亘,宛若绵延的雪岭耸立,宏大无边,雄壮的龙头高昂,巨大的一对角流动晶莹,鳞片剔透生辉,吟动九天

  “这是真的吗?”人们颤栗,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一条真龙显化世间,跟天方夜谭一般

  古之大帝气息弥漫,震慑le万古苍穹,成片的古圣伏下去,不由自主的参拜,这是一种灵魂的悸动,向前叩首

  诸雄腿软脚软,根本站立不住,并且临近绝崖的修士都通体四裂,骨头都折断le,成为一团血泥

  这是古之大帝的威压,连圣人都承受不住,像是蝼蚁在仰望巨龙,蚍蜉在硬撼苍天,差距太大

  叶凡浑身散发绿莹莹的光,残破的古天庭神器复苏,自主对抗他拉起庞博再退,瞬间就到le数百里外

  ☆绝大多数人都不能避免,无论你多么强大,只要临近这里,位于黑洞洞的龙穴附近,都承受不住这种威压,骨断筋折

  “万古妖皇,一代至尊,我等无意冒犯,在这里礼敬、叩首”

  诸大圣都不例外,跪伏●在地,没有一个人可以对抗这条银龙溢出的哪怕一缕气机,让人惊悚这是天地之差

  银色的真龙昂首,冲入九天,一个盘旋,ér后又降落下来宛若一位无上的神祇,通体散发银辉,镇压古今未来

  它拥有■如海一般的生命力,血气铺天盖地,让众生发颤到现在没有人会怀疑什么le,这绝对是一位帝级存在连只差半步就迈入准帝境的石人都跪le下去,在那里哆嗦,足以说明le一切

  轰隆一声那座绝崖裂开,半座石■☆山都倾塌,落进下方无尽的深渊中

  龙气滚滚,那口漆黑的龙穴旁数十株药王摇曳,光辉点点,弥漫出让人将要举霞飞升的清香

  诸圣眼睛都直le,可是却没有以人敢妄动,在古之大帝面前即便来le一◇位准帝都显得弱小不堪

  可是惊变依然在继续,连龙穴都裂开le,其中几株药王随着岩石脱落,zhuì进深渊中白白耗去

  人们全都吓呆le,妖皇生怒le吗?连龙穴都毁掉le这是要屠掉在场所有◆人吗?不要说是他们,就是诸天万域所有修士来le都得死

  每一个人都头皮发麻数十万年逝去,一代妖皇怎么又出现le,都说他倒在le成仙路上,可结局究竟怎样?

  这分明是一头真龙,是一位真正◇的大帝,再现人间,强烈的冲击le人们的心灵,几疑在梦中,连大圣都懵le

  “噗”

  一位圣人王炸碎,鲜血与骨块飞溅,触目惊心,只因他离龙穴过近这让每一个人都胆寒,浑身寒毛倒竖

  叶凡退的足够迅疾,可是即便在数百里外依然感受到le一种压迫,若没有绿铜鼎散发莹辉,他若是逞强不跪,膝盖多半会碎掉

  庞博浑身打颤,用力攥着妖皇尺,两截青金尺在他的掌心发出仙辉,大片的光辉洒落,总算是让他站住le,没有跪下

  “太强大le,这是就古之大帝吗,仅溢出的一缕气机都让人承受不住,连大圣都得跪拜,他若是真正出手到底有多么可怕?我想可以毁掉这片宇宙”庞博颤栗

  他们两人来自星空另一岸,即便修道多年,但头脑中某些根深蒂固思想还是难以改变,观念相冲突

  不过,两人认真一琢磨也就释然le,ér今什么没见过?经历这么多,也只是短暂的发懵ér已

  “拜见妖皇”百劫道人因激动身体都在哆嗦,以头磕地,步步叩首,这是一种发自真心的敬意

  天空中,那头银龙浑身鳞片雪白晶莹,流光溢彩,眸子中有星空幻灭,有宇宙演化的种种可怕景象

  它分明有一种强大的生命波动,可是却对百劫道人的话语充耳不闻,盘绕在天穹上,俯视苍茫宇宙,一阵出神

  “不对,这并不是妖皇,早已失去le灵魂,这是帝尸,一个拥有部分印记的大帝躯体”突然,青凰道人叫道他虽然老态龙钟□,即将坐化,但是浑浊的眸子射出两道精光,看出le这条银色真龙的虚实

  众人发呆,全都身体发寒这不是大帝,是一具尸体诞生le灵智?没有比这可怕的事情le

  数百里我,叶凡与庞博面面相觑,☆他们也觉得寒气袭体,古之大帝果然没有办法揣度,一具尸体ér已,就让让人承受不住le

  “快,将地府的人击杀,赶离此地,不要让他们jiē近”一位人族护道者喝道

  神组织的那位主神是早已行动le起来,攻向那个黑袍神魔,展开le最为凌厉的攻击在进入此地前,诸大圣就对地府的人防范,怕他们逆天行事

  “嘿嘿……”

  身穿黑袍战衣的地府大圣笑的很阴森,一声清啸,四野阴兵过万,个个尸气滔天,向这里围拢ér来

  “给我全部镇压”青凰道人喝道

  石人、牛魔王、以及几尊邪神也都变色,一起阻挡过万的阴兵,相传阴兵对尸体是致命的,一旦jiē近,就可以同化

  若是让一具帝尸入主地府,那简直不可想象

  这个地方转眼间成为le修罗地狱,即便阴兵过万也不够杀,大圣一出手什么都会成烟,劫灰成片,洒落宇宙间

  然ér,地府来客诸多阴鼓擂动,森罗地狱浮现,成片的白骨大船以及一座座阴殿显化虚空中,落下多的阴兵

  十万阴兵

  个个强大全都是自宇宙各古老星域的阴坟古地选出来的,聚集在le一起,这是一股让诸天万域颤栗的力量

  他们并非送▲死,没有攻向大圣,ér是盘坐虚空中诵经,这是地府的唤尸经,要将帝尸化为他们当中的一员

  “不”

  所有人都惊叫,妖皇的躯体若是真的落在le他们的手里那简直不可想象,这宇宙都将大变
▲   “退”青凰道人在这关键时刻突然下le这样的命令

  在他的身边,百劫道人并立,神色晦暗显然对于地府的打算深恶痛绝,这是他最为敬仰的妖皇,绝不容亵渎

  牛魔王、石人、邪神等见状,也退◎后le,没有去跟地府的大圣拼命只有神组织的主神在那里激战

  一口青铜古棺从宇宙深处飞来,绿锈斑驳,像是存在数十上百万年le,棺盖突然打开发出诵经声,且射出各种光辉

  它在jiē近要想唤走帝尸

  “我们真的不用阻止吗?”牛魔王急le,真要让地府得到这条银色的真龙绝对会是一场浩劫

  “静观”青凰道人只说le这样一句话,他在古路上有极高的威望

  “妖皇即便死le,也不是谁都可以动的,即便地府来人也不行”百劫道人恨恨的冷笑

  “轰”

  神组织的主神驭鼎飞走le,只剩下地府大军,以及诸天诵经声那具古棺,还有那个黑袍神魔盘坐虚空中,召唤帝尸

  十万天兵通体都在散发阴气,一些jiē近此地的圣人直jiē魂飞魄散,留下一具空壳

  这是地府的法阵,可困杀大圣,诡异ér可怕,常人不可临近,不然会被厉鬼索命,拘走魂魄

  “噗”

  突然,那黑袍神魔通体裂开,浑身都出现黑色的血迹,整个人簌簌颤抖,ér后躯体突然炸开le

  jiē着,那口古棺亦是剧震,诵经声戛然ér止,在虚空中爆炸,金属碎片四射

  ér后,十万阴兵灰飞烟灭,像是有一位天神一巴掌拍下,让他们瞬间成为le尘埃,从世上除名,不复存在

  地府大圣都如土鸡瓦狗般,在唤尸的过程中,自己炸碎,这是何等可怕的场面?他还没有真正jiē触,是想以十万天兵为媒介,相距足够遥远,结果还是遭le反噬,形神俱灭

  轰隆

  龙洞散发万古沧桑气,神秘莫测,这个时候彻底裂开,一缕缕龙气冲向四面八方,ér洞口生长的药王则zhuì落绝壁下的深渊

☆  这个地方要毁掉le,整座妖皇陵寝都在龟裂,在轰隆声中,山河倒塌,悬浮在宇宙中的壮阔帝坟在崩溃,将不复存在

  诸圣的心都在滴血,妖皇洞旁有一簇簇药王,数以十株,全部zhuì落深渊ér洞中究竟□  zhègèdìfāngyàohuǐdiàole,zhěngzuòyāohuánglíngqǐndōuzàiguīliè,zàihōnglóngshēngzhōng,shānhédǎotā,xuánfúzàiyǔzhòuzhōngdezhuàngkuòdìfénzàibēngkuì,jiāngbúfùcúnzài

  zhūshèngdexīndōuzàidīxuè,yāohuángdòngpángyǒuyīcùcùyàowáng,shùyǐshízhū,quánbùzhuìluòshēnyuānérdòngzhōngjiūjìng还有什么逆天的仙物不得ér知,想来惊人,可是他们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一条银色的真龙横在那里,阻挡住le一切,连地府大圣以及至强的十万阴兵都覆灭le,怎不让人心惊肉跳,没有一人敢逾越半步
●   轰

  突然,天空中的银色真龙也瓦解,鳞片消失,生命气机磅礴,化成一滩帝血,显出本源

  “这……不是一具完整的帝尸,ér只是一滩血迹,不过却与众不同,当中留下le妖皇不灭的执念,守◆◎护在此”百劫道人惊叫,他感受le一道情绪波动,感同身受,跟着悲哀

  大坟解体,深渊也裂开le,绝壁上的妖皇洞四分五裂,一切都显现le出来

  在那里有一个玉匣,不过一尺长,晶莹剔透,数十☆上百万年都不褪色,有神辉流淌

  众人心动,全都忍不住le,帝尸不在,重化为le一滩血迹,诸圣忍不住向前扑去,想要夺走这最后的瑰宝

  毫无疑问,这是妖皇最在意的东西,不然不会与其相伴,从生到死都始终不分离

  然ér,那滩血迹内蕴执念,化成晶莹的光上前,缠绕在尺许长的玉匣上不肯分离,守护在那里,一时间让人全都驻足,不敢妄动

  “先得药王”

  诸圣行动在那四裂的深渊下,寻找zhuì落下去的数十株古药王

  “喀嚓”

  突然,玉匣龟裂,发出le柔和的光,众人顿时心神皆颤

  一束干枯的花显露,没有一点光泽,早已枯萎,可是经过妖皇施法它并未化成■尘埃,原样保存le下来

  谁都能看出,这束花不是神药,也非异种古草没有一点价值,可却被妖皇保存至今,这就是他最心爱的器物?

  一幅又一幅画面浮现,那是昔日的场景

  “真的要走l●e吗?”小湖畔,一个柔弱的少女轻语脸上写满le不舍,希冀的望着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渴望他留下来

  “我要变强,天下无敌”白衣年轻人英姿勃发充满le自信,眸子中熠熠生辉闪烁着可让日月失色的光彩

  他要走上星空古路,踏上无敌的征程成为天地间的唯一,打败所有年轻的至尊,立身无敌的绝巅上

  他是这样的意气风发,却没有注意到少女眼中的黯然,他义无反顾,踏上天路,要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你……还会回来吗,还会来……见我吗?”少女目蕴泪水,在后方喊道,充满le不舍

  白衣男子在天穹上回头大笑,让天上的日月都暗淡le,风采自信,道:“当然,等我成帝,我要让全世界的光彩都笼罩在你的身上”

  说罢,他又冲回大地上,在一座山崖采摘下一束野花交给le少女,ér后头也不回的冲向域外,踏上le天路

  “我等你,不要忘记我,要回来”少女落泪,在大地上呼喊,用力挥手

  雪月清征战帝路,到过一处又一处古老的星域,力敌群雄,征战也不知多少年,磨砺自己,有血有痛亦有成功

  他打遍古路,难逢对手,击败诸多绝世大敌,他的光芒洒遍星路,最后是征战最为强大的一些古星

  期间,他举世皆敌,遭遇过最为可怕的追杀,各大古星域都在围剿他,ér帝路就是这么的残酷

  他无法去见故人,没法回头,只能一路血拼,杀出一个朗朗的乾坤

  最终,他成帝le,横扫le所有劲敌,天下独尊,光辉万丈,震动古今,九天十地再一人可与他争锋

  他做到le,真正的成帝,天下无敌,被诸天万域共尊为妖皇,注定要载入修炼史中,成为古往今来高不可攀的存在

  雪月清,沿着他曾走过的路,向着那颗古妖星ér去,踏上归程,然ér等待他的不再是那个少女,只有几名风烛残年的老妖

  少女香消玉殒,在五百年前就离去le,埋骨在他们离别之地,再也不能出现le

  雪月清大悲,仰天长啸,宇宙崩裂,大帝气机席卷**八荒,几乎将那苍茫宇宙毁掉

  “向天借五百年”这是他的大吼声,一切都已不可改变

  几位老妖告诉他,少女修行出le问题,化道ér终,连躯体都没能留下,曾在化作光雨时,脸上带着泪水,喃喃呼唤他的名字

  雪月清悲啸,他是大帝,天下无敌,万古无双可是,却不能改变这一切,无法将那个女子救回来,此生错过

  柔弱的少女化道le,同光雨远去,只留下一束花,正是他当年离去时送出的,ér今早已干枯,凋零

  四裂的帝坟中,人们怔然,终于知道为何相伴一代妖皇身边的只是一束干枯的花,在他心中,这才是最珍贵的东西

  即便天下无敌,也有无力时,他登上le辉煌绝巅,蓦然回首,却发觉,那最简单与平凡的东西才是真

  叶凡心有所感,忍不住一声长叹:“尝尽世间绚烂,难补一生辛酸、遗憾”

  恳求将8shanmen投来,月初希望大家给辰东动力,求8shanmen冲起,你们每一张8shanmen都会给我以无限的动力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