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石刻


  笔误,神族这一章中所提到的神体,应该是姬皓月与姜家神体,已经修正了

  神族,一个逆天的种族,代表了无敌与至qiáng,是古来一种极为罕见与qiáng大的血统,真实存在世上

  “从人族中分裂出去,自立为一族,这还真是自负与骄傲,但却忘记了祖宗”庞博愤愤

  这种事太久远了,而今再论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最起码在其他族看来,神族qiáng与高贵,与人族没有干系

  人族,历史久远而古老,不知真正起源何地,无论是北斗还是紫微古星域,据传都是人类古祖远行、进而开拓出来的家园

  人族的生命祖星究竟在何方,而今怎样了,早已不得而知,一些线索与秘辛等渐渐湮灭在时间长河中

  石棺内的神族在喘粗气,shēn上的光芒炽盛了,他神色激动,艰难的开口辩驳,道:“神族……最耀眼的一族,与人族无关”

  他都快坐化了,shēn体虚弱无比,此时却这么的激动,拼尽力气喊出,shēn体一阵痉挛,眼看就要不行了

  叶凡额骨内一个金色的小人迈步而出,就要进入这个神族的识海,进行观看,了解为详尽的信息

  然而,这名神族的眉心快龟裂,光芒炽盛,竟然要化道,即将炸碎

  显然,他很刚烈,宁死也不让别人触及该族核心,且这一族qiáng者留下的烙印此时被激活,守护仙台,不让外族碰他们的秘密,否则自毁

  “我们曾尝试过他宁可立刻化道,也不让我们观看”龙马解释道

  金色的小人退回叶凡的仙台,他倏地睁开了眼睛,射出两道犀利的芒,运转者字秘为这名神族再次疗伤,恢复其本源气

  “我并不想去了解神族,也不愿去为敌,你告诉我摇光的下落别的◆我们不触及”

  当听到这名字,这名神族立即咬牙切齿,满头白发都无风自动,乱舞了起来神色吓人,充满了恨意

  摇光在四年前就离去了,他被害已过四个年头,nà个时候,他们同为圣人但是摇光的本●源却让这个骄傲自负的神族都很震惊,恐怖滔天

  “他不展露时,神环加shēn,像是太阳神转世堪与我神族比拼气质,可一旦出手nà就是一个神魔,像是换了一个人”

  当年发生诸事让他大恨,被伏杀于此,至今想来shēn体都忍不住会绷紧,像是在面对nà个大敌

  叶凡与庞博相互看了一眼,这么多年来,摇光不显山露水,真不知到底吞噬了多少种qiáng大体质的本源

  而今,仅这一个神族就足以让他人忌惮了,绝对可以让摇光壮大很多,实力提升一大截

  “狠人大帝真的太可怕了,竟开创出这种天功,算是逆天了”黑熊圣人等都忍不住惊叹

  “我已见到一尊大敌在崛起,将来必有一战,神族是他的目标,苍天霸血与我等未尝不是他下手的对象”庞博沉声道

  龙马平日间恶形恶状,天不怕地不怕,可是此时却也露出了忧色,心头沉重,将来可能会有一场生死血战

  天蝎、黄金狮子、黑熊圣人等都心中生出阴霾,这种天功太逆天了,会越来越qiáng,每吞噬一种本源,实力都会上一层楼

  在这星空古路上,有来自各大星域的人杰,对于摇光来说,这简直就是一条梦寐以求的仙路

  每一位qiáng者于他来说都是一炉大药,长此以往,一路血战下去,就会像滚雪球一般,他会越发恐怖,成为至qiáng者

  “再qiáng能比肩狠人吗,不过是一个模仿者而已”叶凡说道,眸光清亮,风采自信,道☆:“我等他出现,若战,将他击杀”

  这是一种无敌的信念,风姿绝世,深深感染了十二圣者,他们心中的阴霾一扫而光,全都不再担心

  这并不是麻痹大意,也不是轻敌,而是一种信念,拥有一颗无敌的◆心,无惧一切艰阻与磨难,跳脱出来,精神与**晋升到一种最佳状态

  摇光自然很可怕,可吞噬别人的本源,壮大己shēn同时还拥有狠人第二世开创的不灭天功,这种仙经还从来未曾在世间显化,注定震古烁今

  这名神族躺石棺内,满头白发苍苍庞博问他年龄几何,若是正常情况来说,其真实的外表肯定不会这么衰老

  “以修士的寿命来计算,我……还很年轻,只有一百余岁”他充满了不甘与遗憾

  这个是一个自负的神族,出来历练,专寻被大道压制的古星来磨砺己shēn,几乎与摇光前后脚降临这处生命地,两者起了冲突

  “摇光心肠这么慈悲吗,竟留你一命?”庞博知晓nà个人,不动则已,动则必然是雷霆万钧,必杀一击

  “他被一位前辈惊走了”这个神族黯然,虽留一命,也不过是苟延残喘,此生几乎可画上句号了

  “这颗古星还有其他qiáng大的修士?”龙马不相信,此星并不大,只是一颗小行星,不适合修道,降临后一直都未曾感应到至qiáng者

  “是的,他只是一声轻喝,如黄钟大吕轰鸣,震的人神魂皆差点散掉”这名神族失神自语,越发的虚弱了

  “他什么样子?”叶凡问道

  “看起来很普通,手持一口砍柴刀……”这名神族未说完,叶凡当即就变色,回头向nà个村子望去,老人踪迹渺然,已经不见

  叶凡化成一道电芒,撕裂虚空,当即就出现在了村头,不见了nà堆如小山般的木柴失去了老人的踪影,一切依然很祥宁

  “怎么了?”庞博等追来,不解的向他看去

  “在你们来前,我曾经见到一个老人在此劈柴”叶凡说道

  田头外几头青牛啃草牧童吹笛,悠然自得河边几个女子在浣衣,传来阵阵笑语,田中有农者在劳作……

  一切都很祥和与宁静,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少了nà个劈柴的老人

  叶凡向人打听,闻着皆摇头,村中从来没有这样一个人并无人见到过

  他觉得真跟见了鬼一般,方才明明还与nà老人交谈了片刻,怎么转瞬间就不见了,像是一场幻景

  “年轻人你确信真的见到了这么一个老者?”村子中年龄最大的一个老人嗒着旱烟袋,走了过来,有些怀疑的看着他

  “的确如此,老丈可有指教?”叶凡很客气,面对凡人不显神通保持应有的礼节

  “你说的这个人,我见到过”老者说道

  “他……在哪里?”叶凡追问

  “这并不是一个活人●”老人以加怀疑的目光看向他,意思很明显,这个人不可能出现在村头

  叶凡顿时一怔庞博、龙马等也都发呆,这似乎不符合常理白日见鬼了不成?

  “你说的nà个人,只是石壁上的刻图而已就在西山上★”老人以拐杖点指前方,就在太阳落山处,离这里不算太远

  他们离开了村子,再回来时,这个神族已然断绝了气机,终究是坐化了,shēn上的光敛去,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龙马等一行人施展**,将其送回nà座上古洞府,封印在里面,也算是将其安葬了

  村子西面nà座山,距离不是很远,并不高,谈不上雄伟,杂草丛生,荆棘遍布,没有什么出奇处

  在半山腰,nà里有一片石壁,上面刻着一些古图,时间不知多少年月了,痕迹模糊,且生满了苔藓

  叶凡仔细的清理干净,认真观看,神色骤变,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

  “是石刻上的人?”庞博紧张的问道

  叶凡点头,这出了常理,让人觉得匪夷所思,曾与他对话的老者竟然在石壁上,岁月让此图模糊斑驳,最起码是数万年前的刻痕了

  这是怎么回事?一幅图而已,却能显化而出,让人shēn临其境,以为真实存在,这得是多么深的道行

  “这不符合道理啊,这是什么星辰,一幅古壁刻而已,这都多少万年了,怎么会显化出一个真实的人来?”庞博用手摸索

  并非只有一幅图,而是连着**幅,有劈柴图,有喂马图,很简单与朴实,初看皆与修行无关然而,刚才发生了nà样的事,叶凡怎会忽视,这里绝对非同小可,蕴含有非凡的秘密

  nà个劈柴的老者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这都过去多少万年了,还能显化

  从第五幅图开始才开始变得不太一般,有些特别,老者坐在一头真龙上,升天而去

  “这什么意思?”庞博不解

  除掉石壁上的苔藓,第六幅刻图模糊可见,竟然是一口古棺,为神话时代的九重棺椁

  叶凡心头一动,掌心光华一闪,取出一口巴掌长的石棺来,虽然很小,但是却有一种万古沧桑的气息

  当年在中州祖庙,叶凡一行人于古祭坛上发现这口石棺,段德推测,是神话时代葬于九天之上的无上棺椁

  齐罗曾要求他放逐进星空,免得将来有大祸,可是叶凡却一直留在shēn边,未曾扔掉,此时拿了出来,与这石刻对照

  就在这时,石壁上竟然出现一缕缕光纹,如同水波般,向外扩散

  “这……”几人都呆住了,无比的震惊

  神话时代九天上的无上九重棺椁,竟然与这石壁上的古图产生了反应,这实在惊人之极

  片刻后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异常消失,此地归于宁静

  他们清除苔藓,认真观看第七幅古图,为神秘,竟然是一口刀,虽然模糊,但当注视它时却有一种绝世杀机露出

  “噗”

  庞博喷了一口血,脸色苍白,踉跄后退,龙马是眉心裂开,连退出去七八步远

  “不要集中精神专注此刀”叶凡震撼○,他仅匆匆一瞥就认出了,心中剧烈跳动,它属于不死天皇

  在他渡劫时,不死天皇真shēn最后时刻现,nà炽盛的一刀自动出鞘,立劈下来,比什么都可怕,几乎将他鼎劈毁

  “你确信是不死天刀的■◆刻图?”庞博等骇然,仅一幅石刻而已,就可伤人,这刀得有多么qiáng

  最让他们吃惊是,在刀的下方有一枚模糊不清的石壳蛋,此刀垂落下的一缕缕气机都被它吸收了

  “这是什么意思,不死天刀◇埋藏地吗?”龙马震惊,不解的说道

  “快看第八幅图,竟然是……九龙拉棺”庞博惊呼,充满了震撼(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