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盛世悲歌


  彼岸,真实存在的一个地方,不是杜撰与遥想,据传栖居有诸神,在一些古老的种族中有记载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这片星空都不平静,不时有大战发生,生命的凋零与鲜血的飞溅成为最廉价的表演

  在这种弱肉强食、举世试炼者都为成道努力以及也许可得见诸神的惊人消息的刺激下,各种生灵间的血拼与图谋渡海的决议都在上演

  这是一个让人疯狂而又黯然的年代,狂欢与悲歌一同上演,如那飞蛾扑火▲,是在长生的路上还是在聆听自己的葬歌?不可自拔,近乎癫狂,或许生命的意义也正是因此执着而美丽

  从来没有哪个时代像而今这般,诸多天骄并起,若是在过去都会成为各族的主宰,一世大兴,走向辉煌的绝巅□

  错生在这个时代,注定一场黄金盛世的到来,也预示了大世过后的凄凉,正如秋风起,万果飘香,可最后终是漫天黄叶飘零,风似冷刀

  纵观古今,很少如今天这般,会出现这么多的年轻至尊,这让人觉○得不真实,都是天纵神姿,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都可能会死

  大世悲歌,当最终的战曲响起,全都要殒落,倒在帝路上,登临绝巅的只有一个可以品味万古寂寞悲凉的人,看着同时代英杰灰飞烟灭

  “至尊只有一个,自古如此,这一世太多了,都是虚名是未来一幕幕的悲景”

  青凰道人也来了,随同者自然也少不了他族的护道者,生命古树出世,这等神药怎能少的了寿元无多的大圣

  牛魔王、石人、邪神等都来了连他们这等身份的强者第一次进入神话古域都不得不谨慎,避免遭劫

  诸雄齐现,各路高手出没,有无尽的古兽大军横渡天宇,全都在寻找苦海,可是几乎将整片古域翻遍了也没有任何线索

  甚至,有人开始攻击那座岛礁,想藉此引出异象结果除却神话年间的天尊所留的道痕发出炽盛的光芒、将其震死外,没有任何其他线索与端倪

  偌大的苦海在何方,为何这么多人寻找都无果,着实让众人头疼而无奈也许真如传说中那般,唯有蒙诸神青睐的人才能在某一日突然见到一片神之海洋,踏上一艘特别的小船而前往彼岸

  “啊……”

  星空深处,一战激烈的大战到了尾声,可怜复可叹一代年轻至尊落下了帷幕

  十丈高的黄金巨人庞大的身体被金shé二郎君一条金色尾巴抽中,碎骨块与血泥在与金色的血液一起迸溅,染的星空一片凄艳

  诸雄噤若寒蝉,见到这一幕都从头凉到了脚这可是巨人族中血液最为纯正的黄金皇族,战力举世难寻敌手结果就这样成为了帝路上的一堆骨

  天生神力的黄金巨人非常强大,与神话时代开天辟地的祖先一般有一种战破六道九霄的无上威严,可是在百余回合后终究是败了

  “这条路从来都是残酷与血腥的,一旦败了,就难免会是这种结局,终开始有年轻的至尊殒落了”有人轻叹

  金shé二郎君此时为shé身,只有一丈多长,通体金灿灿,眸子冰冷,吐出的信子咝咝作响,让人头皮都发紧

  他电射而去,金色shé躯洞穿虚空,留下一群敬畏者,看着他的残影,好久都没有人多语

  “黄金巨人被杀了,只因看不过金shé族四位郎君的冷酷与霸道而顶撞了他们一句,就被金shé二郎君追上去斩杀了”

  庞博得到消息攥紧了拳头,那个黄金巨人近日与他关系不错,曾在星空中同行过几天,想不到刚结交就被杀了

  叶凡也蹙眉,当初在真凰楼要与石人一战时,也是这个黄金巨人劝架,没有让战斗发●生,这么一个有些憨厚的巨人居然横死

  “你安息,你我虽然没有深交,但是你的性格很对我的脾气,这个仇我要替你报”庞博说道

  “我去现场看到了战斗的余波,黄金巨人绝顶强大,可是依然被金sh◆é二郎君在百招后绝杀,足以说明了一些问题,我们得小心”龙马难得的说出这样一番谨慎的话

  金shé族四位郎君实力逆天,在年轻的至尊中是佼佼者,何况惹一个就等于与一门四尊为敌

  “我已看到,染血的星空,伏尸的古路,流血的彼岸,无尽英灵在悲歌”青凰道人低语,他本应在五百年前就坐化了,只是激发了体内最后的潜能,而今生命无多,拥有了罕见的通灵晚年

  他是以古老的秘术活下来的,压榨了最后的生命光辉,而今无论吃什么补药都无用了,见证了未来残缺的一角,他无尽感伤

  “进入彼岸,年轻的至尊都要死,活不下来几个啊……”

  可惜,始终看不穿、望不透到底有没有真正的仙路,不知道黄金大世最终的走向

  “寻到了苦海的线索,有无尽汪洋在另一片虚空,可惜只有一条小船,唯有几人能达彼岸”

  在这一日,一则消息震dòng星空,也不知有多少生灵向那里杀去,都想打出一个未来,夺到一场造化

  这是一片漆黑、缺少星辰、接近枯寂的暗淡星域,当诸多强者杀进来后突然间各种道纹浮现,龙shé并起,斗转星移,天发杀机

  一瞬间,血雨腥风,断臂残肢,元神冲天逃遁,星域大○乱

  在这个地方,阴风怒号,血雨飞洒,大片的生命如麦子般被收割,也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倒在了下去

  “这是设下的杀局,太狠毒了要坑杀我们所有人吗?”诸雄不甘,愤怒大吼,向外冲杀

  ▲可是在四重大圣杀阵中,不要说是他们就是真正的大圣来了都可能要饮恨,这一劫有年轻的至尊殒落

  龙雀振翅击天,可惜终究是未能成长到大圣境,四分五裂,充满了不甘

  这一役死了很多人,余者遁走,不甘接近那片星空

  “唔,收割了这么多的生命之能将来真要是渡苦海、闯彼岸,这都是命,是活下来的保证”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

  黑暗中,四尊大圣显化其中一个赫然是灰蛟,另外三个分别为金蟾、天狗、大鹏,年龄皆远在灰蛟之上,都为古来稀少的生物

  “可惜了,那些年轻的至尊来了几个只有一个人深入,他们身上可真是有不少好东西,我怀疑那四条螣shé身上的阵图与他们的古祖有关”

  “什么年轻至尊,当年我等一样力压同代而今还不是被困大圣境,等他们成为大圣在自傲”

  这片星空平静了下来留下大片的断臂残肢,鲜血淋淋看起来很惊悚,四道身影收割走生命能后离去了

  一转眼就是五年,这片古域从来都不曾安静,多的人进入神话古域,都在寻找诸神的栖居地,皆想渡海前往彼岸

  可是始终没有线索,就如古代那么多兽尊费尽心力、结果一世无获一样,来再多的人都寻不到苦海

  “生命无多了,想不到我要坐化在了这里”星空中,青凰道人无喜无忧地盘坐在那里,脸上很平静

  “轰隆”

  他开始化道,再也支撑不住,能够活到现在也算是一种奇迹了,一位大圣活到八千多岁,古来并不多见

  但凡在这片星空下的修士都被惊dòng了,感受到一种巨大的波dòng,大道在轰鸣,宛若千军万马在冲击,似无尽生灵在哭嚎

  叶凡自然也被惊dòng了,飞快冲向那里,他预感到了什么,因为这五年来数次见到青凰道人,听他谈法,讲修炼的经验,知他命不久矣

  “果然是青凰前辈”

  当来到这片星空,叶凡感受到到了一种悲意,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长者化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无力阻止,改变不了结局

  “青凰前辈,终于是走了……”庞博也是一声轻叹,这样一位慈祥的长者生命将尽,就这样化道了,让人伤感

  不光是他们,许多人都赶到现场,可是都不敢接近,相隔无尽远,不然会被牵连,跟随一同化道

  吞天兽、金shé四郎君、神族莘岚、桑古、血兽、地尸等都来了,有大批的古兽在星空中观看

  牛魔王、百劫道人、石人、灰蛟、金蟾等也都到了,他们皆默然,不管是敌对的还是故人,见到青凰道人将离世,他们同为大圣,心有戚戚焉

  修到这一步太不容易了,大圣无凡俗,可到头来却也是一场空,与凡人没有什么区别,作古后同为一抔黄土与劫灰

  “生命无多,我只想看一看到底有没有仙,有没有长生,这一黄金大世落幕,到底会怎样?”

  在那化道劫中,青凰道人通体都在发光,成片的光雨飞起,洒落向四方他谈不上喜,也没有过多的悲,有的只是一种一个生命无多的老人的执着

  年轻的人或许体会不到,诸大圣却倍感凄酸,这个时候,没有敌人,只有同类,他们将来也会走到这一步

  到了最后,都不知道自己一生所追求的东西到底存不存在,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最大的悲哀

  青凰道人表现的很平静,但是同类者却深知,那是多么的无奈,悲都已经无用了

  “敢问上天是否有仙?”

  青凰道人执着的相问,在化道中,眸光注视苍穹,想要一个结果

  这一问,让诸大圣悲从心起,坎坎坷坷,艰难走到这一步,却这样落幕,用一生去求证都没有结果

  众多的修士全部沉默,看着一代大圣在凋零,化作灿烂的光雨,飞向四面八方,不断的瓦解

  “我只想……看一眼此路的终点,到底有没有仙”

  青凰道人低语,眸子暗淡,在火光中消融,他忍不住仰天一声长啸,突然间粉身碎骨,化成了一道炽盛的光

  那是一头巨大的青凰,从破碎的肉身中挣脱而出,熊熊燃烧,撞击向苍茫天穹深处,做出了人生最后的一击

  “轰”

  天崩地裂,苍宇崩毁,化成光的巨大青凰粉碎,不复存在

  “我只想知道……”

  浩瀚星空下,只留下一道残音,依然在发问,是那么的执着

  “道友走好”诸大圣,即便是生死对头,是不世大敌,这个时候也都黯然,为他送行

  “隆隆隆”

  突然,天地有感,降下一组奇异的画面,引得许多人都惊叫了起来

  难道上苍在青凰道人离世后,做出回应,给他一个答案?人们紧张关注

  “咦,一条路,有没有仙,你们……看到了什么?”

  “那是……苦海,彼岸,这个时候出现了线索,在那画面中”(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