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五年


  叶凡摇头道:“别乱起名字了,没有通天这个人,称它为灵宝阵图与四杀剑还差不多”

  “不若我改名为通天如何?”庞博双眸光芒灿灿,心血沸腾,对四柄仙剑与神图有一种渴望

  阵图与杀剑太厉害了,若shì取到手中日后会怕谁?他与叶凡可以纵横天上地下,遇上诸大圣都可一剑劈之

  叶凡神色一怔,道:“在古天尊的轮海中还shì别乱说为好”

  剑气滚滚,星河垂落,宇宙四裂,大星炸碎,不时坠落,将这片黑色的苦海砸的浪涛惊天,倒灌星域深处

  在这种剑阵下无物不破,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地狱像shì撕开了一道大口子,杀气滔天,茫茫没有边际

  “灵宝天尊太恐怖了,留下的帝兵与阵图无人可取”牛魔王叹道,他与神族古尸大战时断了一根犄角,但并不shì很严重

  人们终于明白,为何四柄仙剑一直遗存这里,并未被人取走,显然shì太nán了,没有人能动的了

  海啸般的剑气缺少攻击目标,终于慢慢收敛,最终静止于命泉眼中

  “咦,那阵图shì虚影,并非真身?”人们惊讶,有大圣jiàn到了这一真实景象

  叶凡也睁开天目,拼着双眸受损,出现一道道血色裂▲痕,射出两道灿烂的芒,直达海域中心

  阵图上面镌刻大道符文,古老而神秘,像shì深邃的宇宙,又如大道自成,蕴含天地大杀劫,让它看起来可怕无边

  这个时候阵图模糊了,宛若一道虚影,烙印在◎命泉眼中,最终消失不jiàn

  “不shì真实的”

  “错真的有阵图,不过却不在此地,只shì留下一道虚印,关键时刻能显化出神威唤醒四剑”

  众人倒吸冷气,同时心中又一次活络了起来,阵图放在了何地?那最为关键,若shì得到,说不定可藉此继承灵宝天尊的道统

  到了那个时候,阵图、四杀剑、古经归一,成为至强的神藏

  “阵图shì关键得到它才能掌握一切,不知埋葬何地?”人们眼神火辣,再次振奋了起来

  阵图消失,四柄杀剑平静了下来,海中风平浪静,可shì认真感应或者稍接近的话依然会jiào得杀机入骨

  “叶子,你jiào得我改名为通天如何?”庞博说道

  叶凡思忖,道:“这个……不太好没有这个人,就不要造出来”

  “为何?”庞博不解

  叶凡道:“古天尊、大帝为了追求长生,无所不用其极我怕到最后会出什么问题”

  庞博愕然,道:“你jiào得通天教主真身还会出现?”

  “我没说”叶凡摇头,但总jiào得这种东西shì一种禁忌,还shì少接触为妙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人们百般努力,想出各种办法,无不想得四柄仙剑,可shì全部失败了

  期间,又有一位大圣殒落,他取巧弄出一具化身进去都惹来了杀劫导致真身亦殒落,这让人惊悚

  那种剑气抵得上古之大帝出手,在无帝的年代谁能撄锋?炼神壶都被击飞了,众人再也不敢临近

  接下来,人族护道者、牛魔王、古族邪神等全都遍寻古籍,查阅神典想从史册中寻找一些线索与破绽

  可shì,神话时代太荒远,不要说寻到克制之法,就shì古天尊的兵器,甚至shì他们的名字,于后世的籍册中都记载不祥,不能全部列出

  据传,九秘中有的“组”字秘shì灵宝天尊开创的,涉及到了神纹、道痕、法符等,可谓法阵的鼻祖,shì古来最强的杀阵始尊

  而今,诸大圣遍寻古籍,通过各种蛛丝马迹印证了一说法,这就加让人头大了

  这意味着不得阵图便无解,几乎不能破解掉这一杀阵,估计纵有一位大帝复生也要头疼一阵

  “即便此杀阵无人主导,宇宙内所有大圣来了也得被劈杀”这shì人们得出的结论

  遍寻苦海,从其他几口命泉眼入手,可惜都不能有所获,并无阵图的影子,人们近乎绝望了

  “四柄杀剑沉在此地无尽岁月,始终无人取走,guǒ然有其道理”人们只能这样轻叹

  诸雄在这里耽搁了半年,却始终没有突破性进展,只得仰天长叹,选择离去

  许多人早已上路,比如说桑古、金蛇四郎君、帝天、食金兽等,非常guǒ断,知晓不可为,立时杀向苦海最深处,想抢先登临彼岸

  结guǒ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包括大圣都愕然,他们自命泉出发,依靠古船航渡,多次穿越虚空通道跨越的范围堪比一片巨大的星域,最终到达彼岸,结guǒ却shì无垠的星空,根本就不shì诸神的栖居地

  前后加起来长达一年,却shì这样一个结guǒ,让人不相信,所谓的生命古地在哪里?所有人都愤然,这nán道shì一个骗局,shì古人在作弄后来者?

  “不能以常理度之,苦海既然shì古天尊躯体的一部分,那诸神的栖居地会不会shì……”

  苦海、命泉、神桥、彼岸,这shì对应人体轮海秘境的四个小境界,想渡海而过,那么需要跨越神桥

  不shì没有人没想到,事实上自发现命泉眼时就有人这样推演,也曾寻找神桥,可惜都以失败告终

  到了最后,人们jiàn不到彼岸,徒劳横渡黑色的汪洋一载,终shì再次回头思虑

  “苦海无边,回头shì岸,你大爷的”庞博诅咒

  众人掉头而归,不得不慨叹,苦海真的需要回头,不能横渡到底

  一晃眼过去了五年,黑色汪洋中死了太多的人,有数十上百族派遣高手进来,结guǒ徒留下血与骨

  没有古船,根本不能长久驻留,无论shì黑色的海水,还shì这片虚空都会消弱人的道行与法力,唯有立身在船上才可保无恙

  这五年来叶凡勤修苦练,日日悟道,修为日渐精进也曾发生过血战,甚至被大圣追杀,但闯过了那些血劫

  “狗日的灰蛟,该死的癞蛤蟆,还有那只走狗,等我成为大圣非活剥了你们不可”庞博愤愤,浑身shì血

  这几年来灰蛟、金蟾、天狗等几个古兽尊曾锲而不舍的追杀他们,刚才又逃过一劫

  期间,叶凡等也曾与诸多年轻至尊以及数十上百族碰撞,发生过很多次流血大战,他们经历了血的洗礼

  众人推演出神桥的轨迹,但shì却无法让它显化,需要命泉喷涌才能构★建,直通彼岸这与人体秘境相一致

  漫长岁月过去后,命泉怎能喷薄?而今都快干涸了,所jiàn到的海量神液shì相对而言比起浩瀚的苦海,微渺的差远了

  “我进命泉眼去看一看”叶凡蹙眉最终,▲他做了一个决定,要以身试险,进入中心命泉眼中

  “好,我跟你一起进去,先得诛仙阵图,再跨神桥,到达彼岸”庞博道

  叶凡坚定摇头,道:“不妥太冒险了我虽有人面鬼灯,懂得度人经,可熄四剑杀气,但毕竟都只shì在外边尝试的,并没有真正进去过,充满了变数”

  “想来没问题既然shì通天教主的法器与经文,当可与他所留的诛仙四剑有感应,不会对我们出手”庞博道

  叶凡唯一就倚仗的shì此地为灵宝天尊的轮海,他有其古器,且有一部法经,jiào得有一定的把握进去

  苦海上黑雾袅袅,蕴含杀机唯有最中心那里氤氲蒸腾,霞光冲霄,那里有仙气腾腾,璀璨夺目

  命泉汩汩,如仙泉喷涌,那种晶莹的液体让人有将要羽化飞仙的感jiào,浑身毛骨被滋润,身轻体捷,精气神饱满,仙台自主发出道音

  叶凡口诵度人经,身边悬有一盏青铜灯,接近那口中心命泉,有一种骨崩体裂的感jiào,似乎马上会被毁掉

  人身鬼面灯光火摇曳,灯芯出现一个干巴巴的小老头,很shì诡异,盘坐那里,诵出度人经,神话时代的火焰大盛

  在这一刻,杀机敛去,叶凡身体那种将要炸碎的感jiào消失了,被朦胧的火光包裹着,接近命泉

  他头悬万物母气鼎,手持绿铜块,身披得自万龙巢的仙珍图,如此才伴着古灯进入命泉

  刚一进来的刹那,他顿时毛孔舒张,浑身神力澎湃,浩大了数十倍,神液将灯光快淹没了,他像shì要羽化飞升了

  远处,庞博、龙马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jiàn到他平安进去,没有被诛仙四剑劈杀,这才稍松一口气

  叶凡自己也长出了一口气,向他们示意不用担心,这人身鬼面灯起了逆天的作用,杀机还在,但shì并未针对他

  叶凡没敢喝古之大帝的命泉,这shì好东西,但shì却可能蕴含有杀气,鬼灯发出的光将晶莹的液体阻挡在了外面

  命泉仙气氤氲,液体晶莹★,散发着一股清香,叶凡持人身鬼面灯猛的下潜,进入深处,要看个究竟

  看到了,终于模糊的看到了,最下方有四柄杀剑呈暗红色,虽古朴自然,但却透发着绝世杀机

  “nán道,我真能摘走四剑?”☆叶凡心中剧跳

  这个时候隔着很远,虽有杀机透过鬼灯光幕波动进来,但shì并不伤他,这让他心中生出一丝希冀

  “咦,不对,水下还有一座洞府”叶凡吃了一惊

  确切的说shì有一座石◎镜台,打磨的异常光滑,透过它,jiàn到一座洞府悬在命泉眼中,距离这里应很远,这shì法阵效应,不然他根本jiàn不到

  “距离四柄杀剑不shì很远,这有什么联系?”

  叶凡透过石镜台☆,认真观看,那座洞府恢宏而大气,宛若天庭古阙,磅礴慑人,但却寂静无声

  古之大帝的命泉眼中出现这种东西,让人jiào得很诡异,叶凡心中悸动,这shì什么人,竟然居住到了此地?

  “一只猴子”他心头一跳,换了一个角度,透过石头镜台jiàn到了一只猴子,浑身金色毛发闪烁,宛若黄金铸成,璀璨夺目

  叶凡一呆,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不shì斗战圣猿吗,与圣皇子以及斗战胜佛太像了

  唯一异常处shì,他有六只耳朵

  “这nán道shì传说中的……六耳猕猴?”叶凡震惊,竟然居住在古之大帝的命泉眼中(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