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第一魔


  彼岸沸腾,多少年未有这样的事情了,shén怒了,竟然传下这样一道法旨,要专门杀一个人,让整片天下都嘈杂了起来泡*书*(

  无论shìshén域,还shì各大种族的祖地,全都震撼莫名,shén若怒必当伏尸百万,流血漂橹,整片山河都将被染红

  这个名为叶凡的男子到底何需人也,竟然惹出了这样大的shén之怒怨,实在让人悚然,不可理解

  显然,这shì一个渎shén者,而◆且shì一个罪不可饶恕、无法无天到极点的大魔头,不然绝不能让shén大怒

  在shén统治的年代,他一向shì祥和与高洁的,shì慈悲与shén圣的化身,不怒、不嗔、不躁、不恶、不恨,拥有一颗●qiěshìyīgèzuìbúkěráoshù、wúfǎwútiāndàojídiǎndedàmótóu,búránjuébúnéngràngshéndànù

  zàishéntǒngzhìdeniándài,tāyīxiàngshìxiánghéyǔgāojiéde,shìcíbēiyǔshénshèngdehuàshēn,búnù、búchēn、búzào、búè、búhèn,yōngyǒuyīkē剔透、宽容的心

  在这一天,整片天地的人都在谈论叶凡二字,被shén忌恨,想来必然不凡

  没过多久,一些消息陆续传出说叶凡shì一个域外大魔头,毁shén域根基,对主宰者不敬,shìshén统治以来出现的最大异端

  “二三十年前有一个信徒发疯,折下生命古树枝杈,逃出彼岸,据传就shì被这个魔头诱惑的”

  “我怎么听说,shì因他毁掉了shén的一缕模糊化身而起,难道不shì吗?”

  “shén何等shén圣高洁,举世无双,谁能毁他化身,除非出现另一尊shén显然shìqí他原因,悍然渎shén,做下了大恶,shén都不能原谅了

  ……

  全世界像shì炸开了这个名为叶凡的男子成为热论的焦点,引起了十方关注,不少古地的人都出动寻找

  在这片天地内,渎shén者罕见,一旦出现都将难逃一死化为劫灰

  “世间真有shén吗,号令整片天下你竟成为了通缉者”龙马啧啧有声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叶凡给了它一巴掌,将它探过来的硕大头颅推到一边,他们已经离开那片绝地因为几经呐喊声音都被万峰截断了

  “shén魔液很可观▲,堪比不死药,竟然流向了那口巨大的石棺,我估计要出大问题,不知道会有什么乱子”叶凡道

  庞博道:“先别考虑这些了,而今你成为了这个世界的异端,shén域中传出法旨,要全天下的人共杀你,赶紧想想□怎么解决”

  这shì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有可能在这个世界举步维艰,谁也没有想到斩掉了那缕信仰化身,结果被shén的本体洞悉了

  “我的源术通天,在这个世界行走,我若不想暴露,他们没有办法”叶凡并不担心

  庞博摇头,道:“你没听说吗,渎shén者一旦遇到shén域走出的特使,会浑身散发魔气,很快被认出显然他们可以通过信仰力感知敌人,让qí发出异象,你曾弑shén,多半会露马脚”

  “只要不碰上shén使就可以了,或者让shén使殒落,去见魔王”叶凡道,他有这个自信,行字诀天下无双

  叶凡远远见到疑似姬紫月的背影,不在担心,觉得那里很安全,外人根本进不去,连shén这些年来都因那口古棺而不再深入了

  “让我们来彻底认清这个世界,了解彼岸的秘密”他们徒步行走于天下间,见到了很多风土人情

  当然,他们以**力掩盖了真容,且以欺天阵纹压身,免得因信仰力不同,而出现不同的烙印破绽

  “太古shén魔纯血后代出现,名为桑古,大战shén域高手,纵横八荒数十万里,踏天而去泡-书_)”

  “一个叫地尸的苦修士出没彼岸诸多葬地,吞纳尸气,修成了不坏魔身,道行越发强大,深不可测”

  “一个名为莘岚的天女出现,引发轰动,疑似与太古诸shén有血缘关系”

  就在这两日间,各种消息传来,年轻的至尊崭露头角,在这个世界大放光□彩,震动这一界

  当然也有年轻至尊死去,甚至有大圣凋零,让同来自域外的众人心中生出一片阴霾,总觉会有一场大祸

  有人躲避,有人出手,以不同的方式在这个世界生存,寻找所需

  叶凡☆他们接下来的半个月里了解到很多,所幸一直未曾碰上shén域的人,一直都很平安

  就在这一日,另一则让人震惊的消息传来

  jīn蛇郎君灭掉了天狼一族,血洗了个干净,整片山崖都被血水染红了,造下无边杀劫,而今各族出动,正在追剿

  “他们疯了,竟然这么残暴,就不怕遭天谴吗?杀人不讲道理,没有原则”庞博得到这个消息后很震惊

  未过十日,jīn蛇族三位郎君再次疯狂出手,将银角一族灭了个干净,全族上下十几万人不乏圣人王,没有一人逃过血劫,全都被屠杀

  在那个地方,尸山血湖,阴雾笼罩,愁云惨淡,让人不忍目睹

  不要说shì原住民,就shì叶凡、庞博等都震怒,这样毫无道理的杀人,实在shì血腥与残忍到了极点,这三条蛇到底想做什么?

  shén域还未专门下法旨,各族至强者就纷纷出手了,追剿他们,想要除害

  然而,jīn蛇族三兄弟并未收敛,数日后再次作案,将火豹族血洗,全部落数万人一个都未能逃生,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他们到此要做什么,冒天下之大不韪,这样穷凶极恶,难道活腻了吗,想要自寻死路,将自己逼上绝境?”庞博疑惑,这根本不像shì正常人干的

  叶凡他们上路,暗自观看了jīn蛇族三位郎君血洗过的三大强族,叶凡不惜消耗本源,施展吠陀经中的观古术,溯本求源,进行探查

  他得出一个结论jīn蛇族三兄弟正在练一种可怕□的魔功,需要大量的强者血液,以此来突破

  “螣蛇化shén,一定shì这种功法”青鸾圣者说道,他曾听闻过螣蛇一族的逆天传承

  这种法门需要汲取大量的血液shén魂等,等若shì以无数生◇灵的胎果来成就自己

  相传螣蛇化shén,就shìshén蛇蜕变,再生再长化出一尊蛇shén来

  当然这只shì夸大的说法,真正的意义在于,这种蜕变量与质同时爆发,一旦成功将等若脱胎换★骨一次

  寻常的蛇蜕皮,而jīn蛇一族则shì蜕shén力、魂力等,可称元shén蜕变,让元shén壮大,反过来滋养肉身,一同突飞猛进

  这才一个月而已jīn蛇一族三位郎君臭名昭著,s■hì仅次于叶凡的最大恶首,无数人欲除他们

  叶凡发怔,他不过杀了一个shén之化身,而jīn蛇族的三位郎君血洗四方,屠杀几族,居然还shì排在他的下面,他为恶首,真shì不可理解

  “渎shén者罪孽深重,涉及到了shén域不shì第一恶人也要排在第一”庞博笑道

  这shì他们详细了解后得到的消息,叶凡比jīn蛇族几位郎君处境还要危险,不被发现则以,一旦暴露,全世界共杀

  “丧心病狂,三条jīn蛇又血洗了一个种族,整整三十几万人啊,全都被杀了,上至圣人王,下至刚出世的婴儿,都化成了血泥”

  人人喊道,恨不得立刻诛杀jīn蛇族三位郎君,但shì他们身上有一种祖器,螣蛇阵图可破诸天,来去自如,大圣都困不住他们

  就在这一日,shén殿骑士出动,这shì消失了数千年的一股shén军,专门诛杀妖邪,shìshén域出动的至强力量

  然而,shén军出现,首先选择的目标竟然shì叶凡,要先除掉排在第一的首恶,将qí灭杀

  庞博目瞪口呆,道:“这三条长虫乱杀人,造成无边血劫,结果始终排在第二,他们恶名远播也就罢了,变相把叶凡这个第一恶人抬的高了”

  “故意的,jīn色族的三条蛇用心险恶,qí心狠毒”龙马惊声道,说出了自己的判断,认为jīn蛇三兄弟初时也许shì为了修炼魔功,后来见到了渎shén者排名的然,故意血腥出手,变相将叶凡这个恶人抬的高

  黑熊圣者道:“多虑了,这三条jīn蛇虽然歹毒,但也不至于这么损人不利己,这样做他们也很危险”

  龙马shì个名副qí实的阴谋论者,认为三条jīn蛇歹毒,自己修行的同时还能坑害别人,残暴、狠辣与可恨

  风起,落叶飘零在一片山地间,有一种秋的肃杀,让人感觉到一个寒意

  叶凡、庞博、龙马等人被截住,平静一个多月后第一次遇敌,而且不shì弱者,似乎极度强大

  一块巨大的岩石上有一道魁伟的身影,发丝成灰褐色,散发着一股恐怖的气息,宛若一尊气吞山河的大圣

  “在圣人王竟有这样凡的气势,对道的理解越了qí境界”叶凡心头一跳,露出凝重之色

  霍的,此人转过了身躯,这shì一个身材高大的老者,但肌体并不缺活力,闪烁古铜色的光泽,肌腱像shì一条条龙蛇

  灰褐色发丝,可怕的银色瞳孔,昭示着他年岁很大了,shì一个恐怖的圣人王,正shì站在人生最后辉煌的山峰上

  看qí血气状态,再有几年,他将开始步入晚年,将会走下坡路

  “奇怪,这样一个可怕的圣人王,对道的感悟似乎很凡,为何止步于此,没有突破到大圣境”叶凡不解,因为这个人太不一般了

  这个老人与叶凡境界一样,同在圣王五层天,qí势如渊海,深不可测,眸子冷漠而无情,盯着叶凡一行人

  远处四道身影冲来,一个个法力高深,气息强大,血气如汪洋一般,恐怖无比

  这四人都shì圣王,实力极qí强大,两人都在圣人王六重天,另外两人在圣人王七重天,比之这个灰发老人境界还要高

  可shì他们却带着敬意,站在老者的身后,以他为首,不敢■逾越半步

  五大强者亲至,qí中灰褐色发丝的老者然于上,拥有一种难测的气韵,镇压天地,让比他境界高的几人都敬畏

  这便shìshén殿第一军,只出动了五人,但因为有这样一个老者变得像s▲★hì可以扫灭一切敌手了

  “你就shì渎shén者叶凡?”老者开口

  “你shì谁?”叶凡反问

  “这shì我shén域古来难得一见的天纵圣人王,星空下第二”shén殿骑士中的◎hìkěyǐsǎomièyīqiēdíshǒule

  “nǐjiùshìdúshénzhěyèfán?”lǎozhěkāikǒu

  “nǐshìshuí?”yèfánfǎnwèn

  “zhèshìwǒshényùgǔláinándéyījiàndetiānzòngshèngrénwáng,xīngkōngxiàdìèr”shéndiànqíshìzhōngde一人说道,对老者带着一种难以掩饰的敬意

  “什么意思?”龙马问道

  “圣人王境打遍天下无敌手,生平仅有一败,故此号称星空下第二”qí中一人傲然说道

  老者制止了他,道:“年轻时一败过后再无寸进,一个废人而已”

  叶凡、庞博、龙马都心生警兆,这绝对shì一个可怕的人物,无论怎么看,qí精shén境界似乎都很脱,远胜所见过的圣人王

  “第一魔头,你既然渎shén,就莫要怪我等无情,这一战弱者流血,断头而亡,强者高歌”来人很痛快,不想多说qí他,就要动手

  但shì龙马不想这样,道:“你们shì不shì被洗脑了,哪里有什么shén,修为到了你们这等境界,还信这些?”

  “在你眼中,真正的shénshì什么,难道shì长生不坏,万劫不朽吗?”qí中一人喝道

  “第一魔头过来一战”老者的背后,shén殿四大骑士上前,准备出手

  ○叶凡哭笑不得,从域外魔头升格为第一魔头了,即便如jīn蛇族三位郎君那样血洗几大种族,也没有渎shén之罪严重

  灰褐色发丝的老人少言寡语,几乎不说话,冷漠无比,银色瞳孔闪动冰冷的光,盯住了叶凡☆○叶凡哭笑不得,从域外魔头升格为第一魔头了,即便如jīn蛇族三位郎君那样血洗几大种族,也没有渎shén之罪严重

  灰褐色发丝的老yèfánkūxiàobúdé,cóngyùwàimótóushēnggéwéidìyīmótóule,jíbiànrújīnshézúsānwèilángjun1nàyàngxuèxǐjǐdàzhǒngzú,yěméiyǒudúshénzhīzuìyánzhòng

  huīhèsèfāsīdelǎorénshǎoyánguǎyǔ,jǐhūbúshuōhuà,lěngmòwúbǐ,yínsètóngkǒngshǎndòngbīnglěngdeguāng,dīngzhùleyèfán,要进行一战

  场中,升起一股恐怖的风暴,老者还未动,就让此地的虚空扭曲了,时间都仿佛要凝滞了,震慑人心

  分明在圣人王第五层天,可shì却有一种大圣气质,在悟道领域有常人不可企及的高◆度,shì一绝世敌手

  叶凡shén色凝重,不敢有丝毫大意,在而今的天下,自从他悟道后,自信几可谓打遍天下同阶无敌手,可shì面对这个老人却不敢有丝毫大意

  这种气息非常危险,太过恐怖●

  “轰”

  大战爆发,叶凡对上了灰法老人,果然shì遇到了大敌这分明shì一个夕阳无限好、将要隐退的人了,可此时却如龙虎腾跃,矫健有力,老人一掌拍出,天崩地裂,大道轰鸣,绝世强大

  叶凡怀疑,遇上了一个帝子,不然何以如此惊人,这shì一个罕见的敌手,虽然同一个境界,但有时掺杂着对大圣道的感悟

  这样的一击,连叶凡都心惊肉跳,太过刚猛霸烈了,这究竟shì什么人,竟然被称作星空下第二

  另一边,庞博以及龙马等十二圣者遇上了大敌,也都陷入战场,对方虽然三人,但都shì高境界的圣人王,血气滔天

  “轰”

  又shì平淡一击,不shì什么古来罕见的秘术,灰发老人仅shì推了一掌,但shì却伴随天道和鸣的声音,化腐朽为shén奇,震撼人心

  叶凡心中剧震,越发怀疑他的身份,这样一个人真的太强大了,在这个境界展现出了部分大圣的道果与奥义 ▲
  这也就shì叶凡,换作qí他圣人王,恐怕支撑不了两三招,会被立刻拍成肉泥

  “哧”、“哧”、“哧”

  突然,三道璀璨jīn光出现,三条丈许长的jīn蛇如三杆jīn色shén矛◎一般飞来,直取叶凡而去

  “无耻的长虫,本座就知道你们阴狠毒辣,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包藏祸心,早就有预谋,不怕被shén域的人先除掉吗?”龙马大喝(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