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相见欢


  皎洁月光洒落,如烟似雾,山岭清幽,树影婆娑,像是披上了一层薄纱。

  叶凡与jī紫月漫步,不用多说什么,什么喜极而泣,什么悲欢离合,什么无语凝咽,那dōu不现实。

  脚步落下,月夜林中传来沙沙声,经历过重逢的喜悦,他们心中dōu宁静了下来,不需要多说什么,无声更胜有声。

  当然,百年分别,相隔在星空的两岸,自然有许多话要说,可是dōu不愿去打破此时这份宁静与平和。 ◎
  不远处湖泊澄净,倒映出天上的灿烂银月,他们漫步到此,绕湖而行,心神空明。

  历经种种杀劫,闯过尸山血海,踏上星空古路,相隔浩瀚的宇宙,最终在这一片星空下重逢,也是一种美丽。

 ☆ 叶凡一路争雄,见过了太多的生死血难,踏着一位又一位年轻至尊的尸骨前行,到了而今任谁dōu会有些疲惫。

  不经意间回首发现,人最在意的是一种平和与祥静的心情,在这个时候总有些人会浮现眼前,有些事会缭绕心间。

  人生若是可以把握,与这些人与事相伴,感觉到心境的祥宁与满足,那也许就是福与喜以及乐还有幸。

  清风吹过,带来野花与草木的清香,在湖畔弥漫,于月华中增添了一种自然的祥静。

  清辉洒落,让两个并肩而行的人dōu朦胧了起来,于此之际,他们感觉到了一种发自心灵的安谧与平和。

  “我以为你会落泪呢。”叶凡微笑道。

  jī紫月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鄙视●道:“切,有什么好落泪的,那是小孩子的做派。要不你先给我哭一个。”

  她带着俏皮与狡黠的笑容,大眼弯成月牙状,脸上出现一对小酒窝,嘴角微翘,露出晶莹的小虎牙,轻轻磨动。像是要咬人,

  ○“那你也不能见面就鄙视我吧?”叶凡笑了。

  “我想镇压你,发现有些困难,那只好鄙视你了,要不你封住修为,让我欺负一顿?放心,顶多就是揍一顿而已,打不哭的。”jī紫月笑嘻嘻的说道。

  多年未相见。两人自然有很多感触,但是jī紫月一如过去,清新脱俗,并非见面垂泪言离愁,而是轻松的调侃叶凡。

  也曾伤感,也曾仰望星空。也曾黯然神伤的望着彼岸独自喃喃,回想离别景,只有伤感。

  真正重逢,不需泪水点缀,有的只是理解与了然,还有那份与众不同的轻松。

  “gēn我想象的不一样。”叶凡摸了摸下巴道。

  “我的眼泪是星河,珍贵的很。哭哭啼啼,那是小孩子的做派。像我这样风华绝代,堪破红尘的仙人。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jī紫月一副自恋加点老气横秋的样子,让叶凡一阵无言。

  当然,说的未必是心意,哭过,笑过,道出的也未必是心声,最重莫过于一种明白的感觉。

  “开饭,野炊开始了!”远处。庞博、龙马等招呼。那里万物母气鼎沉浮,被架在了地心冲上来的神火上。诱人的香气飘来。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盛宴,螣蛇羹、烤神鳄肉、熬山龟汤……应有尽有,奢侈的“一塌糊涂”,让人目不暇接。

  刚才殒落了那么多的年轻至尊,许多dōu是古兽,自然不缺乏食材,这样拼凑在一起,称得上一场饕餮盛宴。

  烤的金黄油亮的圣肉滴落下的油脂在火堆上发出哧◇哧的响声,晶莹剔透的筋腱散发神辉,香气传出去数里。这些美味寻常人哪里能见到,可入口即化,精气冲霄……

  汤水自然是古天尊的命泉神液熬炼成的,芬芳扑鼻。

  庞博撕下一个金黄油亮的神鳄肘子☆,分成几份,放在众人的银盘中,询问jī紫月,道:“虽然我们dōu踏上了古路,但是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相见,你还是没有一点变化,皓月兄可好?”

  jī紫月笑了,道:“你的变化好大,更加魁伟了,一丈多高的人,还以为是黄金巨人的后代呢。”

  而今的庞博比常人高出一截,肌肉如龙蛇般缠在身上,鼓鼓涨涨的,古铜色的肌体有一种电芒在流动,强健无匹。

  听到这话,庞博想哭,道:“悲惨的人生,从我开始,dōu是棺材惹的祸。不过说起来你们也差不多,也是因棺而逐路。”

  一群人dōu笑了,深刻明白庞博的苦衷。

  jī紫月眼睛灵动,不明白其中的究竟,露出疑色,笑着问道:“怎么回事?”

  “唉,dōu说不见棺材不掉泪,我这一生赌gēn它有关啊。”庞博长吁短叹。

  九龙拉棺,将他与叶凡带出了地球。而后,他一路成长、突破,每每重大事件dōu与棺有关。吃了不死天皇的悟道茶树棺材板,啃了妖皇虚坟的蟠桃古神棺。

  “被棺材拉着上路,这么多年来又天天啃棺材,我gēn它缘分太深了,深得我想咬它,不,咬的dōu想吐了。”

  众人闻听此言哈哈大笑,庞博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一身造化得来的还真是另类,以妖帝古经为基,间接吃了悟道神树与蟠桃古干对他影响极大。

  jī紫月笑嘻嘻,露出亮晶晶的小虎牙,道:“你跑到这里来寻我们,该不会是想吃我祖先的棺椁吧,我警○告你,那可是石质的,你咬不动!”

  众人捶地,庞博一脸苦恼。

  夜月下,美酒佳肴,故人重逢,充满了喜悦与欢乐,众人谈各自的经历与往事。

  “皓月兄在哪里,他没事吧?”

  “他离此不远,被我镇压了。”jī紫月挥了挥小拳头,一脸振奋与骄傲的说道。

  众人无言了,镇压自己的哥哥,亏她说的出来,倒也充满了喜感。

  叶凡犹记得过去她醉酒时小脸蛋红扑扑的样子,嚷嚷着要镇压她那万恶的哥哥,嫌他总是管她,没有想到而今竟然成真了。

  “当年皓月兄听到这句话时,满脑门子黑线,将所有账dōu算在了叶子的头上。哈哈……”庞博大笑。

  “我天纵神姿,这次翻手就将他镇压了。”jī紫月喝了一坛陈酿,小脸蛋又红扑扑了,有些醉酒,与过去很像。

  旁边,小不点小声嘀咕,揭她老底,道:“小姐姐在吹牛皮。明明是偷袭,将我与皓月镇压了。”

  “胡说,不许揭我底。”jī紫月嚷嚷,第二坛美酒已经下肚,真的有点小醉酒了,怪小不点吃里扒外。

  “哐当”

  龙马遭了无妄之灾。一个酒坛子被扣在了他的头上,顿时让他满脑门子黑线。结果他却打肿脸硬撑胖子,对肇事者露出一脸贱笑,道:“紫月仙子,听说这里出产神魔液,你见过吗?”

  众人一起鄙视龙马,这个家伙脸皮也忒厚了,扔掉头颅上的酒坛,擦了一把酒水。继续一脸贱笑,进行询问。

  “不许你骗小姐姐的宝液。”小不点很护主,气呼呼的盯着龙马,随时准备喷火。

  “小孩子家家一边凉快去。”龙马浑不在意,舔着脸向jī紫月请求,想看一看神魔液到底什么样子。

  jī紫月伸了伸小蛮腰,打了个小哈欠,取出一个宝瓶,拧开了盖子。

  “我看看。”龙马反应神速接了过去。而后还一脸诚恳的样子。道:“我们dōu是自己人,我就不见外了。先尝一口。”

  “咕咚咕咚”

  它仰着头向口中灌,不断的咂嘴,自语道:“神魔液怎么没味道,它是透明的吗?”

  “嗯。”jī紫月用鼻音轻嗯了一声,又嚷嚷着要喝酒,小不点急忙阻拦,说她醉了。

  “死马,你快喝光了!”叶凡掐住了龙马的脖子,让它不要这么贪心。

  “没事,我这里还有。”jī紫月一翻手,又递给龙马一瓶。

  神魔液有这么多?要知道这一瓶可是抵得上一个湖泊,瓶体蕴含有空间法则,内部广袤,非常巨大◇。

  “我……快喝不下了。”龙马打着饱嗝,等若将一湖的水喝光了,但它还是将第二瓶接了过去,奇怪道:“我怎么没有什么感觉,神魔液效果不怎么明显啊。”

  本着有杀错不放过的原则,它硬撑着将★▲第二瓶也灌进了肚子中,而且大咧咧的道:“你们别瞪我,dōu是自己人,何需见外。而且,紫月小姐身上这么多,肯定人人有份。”

  看到jī紫月将第三瓶递了过来,它真的吃不消了,因为大肚子dōu已经鼓★dìèrpíngyěguànjìnledùzǐzhōng,érqiědàliěliědedào:“nǐmenbiédèngwǒ,dōushìzìjǐrén,héxūjiànwài。érqiě,zǐyuèxiǎojiěshēnshàngzhèmeduō,kěndìngrénrényǒufèn。”

  kàndàojīzǐyuèjiāngdìsānpíngdìleguòlái,tāzhēndechībúxiāole,yīnwéidàdùzǐdōuyǐjīnggǔ了起来,要知道这可是堪比两个湖泊一般多的液体。

  “神魔液怎么如此之多?”龙马犯怀疑了,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看向jī紫月。

  jī紫月美眸朦胧,道:“哦,你说神魔液呀,很少,只有小半葫芦,需要兑水浸泡身体,效果才最佳。”

  “我刚才喝的是?”龙马急了,大肚子乱颤,连摇带晃,gēn个水床在乱抖似的。

  jī紫月手抚莹白的额头,道:“哦,你说的那个啊。神魔液太稀少,而且☆很浓烈,需兑水炼化,你喝的是最优质的水源,整整两个大湖。”

  “我……”龙马欲哭无泪,竟然喝了一肚子水,它有一种想吐的感觉,奔向一旁,趴在那里狂呕。

  结果,场面无比壮观,一道大河形成◆,滔滔不绝,从他口中汹涌而出,很快在下游出现一个大湖,波澜壮阔。

  “哈哈哈……”一群人大笑。

  龙马咬牙切齿,诅咒道:“坏心眼的小丫头,你得罪了本座,不想混了吧?以后要你好看!”

  “切,当年的那只黑狗我dōu不怕,更不要说是你了。”jī紫月不再醉酒,很清醒,眨巴着大眼,托着下巴,看它在那里狂喷水,抿嘴直乐。

  龙马闻言,顿时敬仰,用它的话说,黑皇乃是我辈楷模,而却不被这丫头看在眼中,此女值得结交。(http:/// 皮,皮。无,弹.窗,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