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神源封魔


  “山川葬古之圣人…”叶凡自语。按照古亭石柱的启示,应是如此。

  在此之前。他没有见dào松林中的古棺”但是却相信它确实存在,第四代祖师不会胡乱划刻。

  按照推测来说。深埋仙林深处”这应该是石柱。所模糊提dào的大葬墓。

  叶凡相当的震惊。这dào底是怎样的存在?如此山川dì势。埋葬下去的人,绝对不凡。

  火龙坟相连松林。拉棺而飞。与九龙拉棺太神似了。难道有莫名关联不成”不然为何连古棺的线条dōu相近呢。

  区别在于。九具龙尸真实存在。而此dì不过是一种dì形。仅有一条火龙坟。

  叶凡相信”两者存在某种传承或文明的交集。不然古棺不能那样相似,只是不知道谁传承于谁。

  叶凡遐思无限。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眼下。那么多没用。逃出太古禁区才是正理。

  关于火龙坟与龙喋血以及这片松林。在石板。有很多符文。是以源天纹络做的标注。叶凡看的头昏脑胀。

  不能悟透《源天书》。根本不能明了第四代祖师的注释。无法理解其意。

  而最让他吃惊的是。石板上被抹除了大片的印记。刻图应该很大。包括更为广阔的dì势才对。但却被毁去子。

  叶凡暗叫可惜。那些被磨平的石刻。应该绘出了这片dì域的各种dì势。等若太初禁区外围的dì图。

  他相信肯定还有类似龙喋血这样的绝dì”不在少数。如果刻图完整”便可以避过险dì。

  ,太初禁区实在太大了”第四代祖师也不过刻下了部分。可惜还被毁去了。”叶凡纵有遗憾”也没有办法。图刻已失”唯有石屑。

  物极必反这样的dì势。dì下葬有不可。象的存在。让叶凡浮。联翩,恨□■不得直接掘dì三百丈”将之挖出来。

  他摇了摇头,源天师对此dìdōu无解。年老的东荒神王dōu折殒于此。他根本没有一点希望。

  ”太初古矿…——…,…”。叶凡感叹,这里不是一处密dì●。而是一片,连绵成群。

  最里面的古矿。。dōu不用。,估计老疯子去了。也是有进无出。

  至于太初禁区靠外的这些dì方”一样险而又险,是大凶大恶之dì。来多少人死多少人。

  叶凡站起身来。向神庙里面望去。景物模糊。

  这座神庙比沿途看dào的那几座要高大很多倍。很明显是一处重dì。在昔日有特殊的dì位”可是岁月如梭。带走了一切。如今只剩下破败与荒凉。

  叶凡持源天书走了进来”仔细打量,强大的神识化形出。捕捉每一寸空间。此dì若是现器物。肯定dōu不凡。

  可惜。里面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剩下。

  dì。厚厚的一层石屑”正中的高台。也是如此”除了灰尘外再无其他。

  ,走了,dōu湮灭在了岁月中。什么也剩不下。”叶凡明了”这座古庙没有倒塌。那是因为此dì布有惊天的道纹”至于里面的神像等自然全dōu朽灭了。

  追朔dào太古时期。十万年dōu只能是一个单位。远不是长度。这么久远的岁月。就是有法宝等也该朽灭了。

  除非是大帝炼出的极道武器,不朽不灭”可永存世间。不然根本留不下什么。

  叶凡在空旷的大殿中索”在▲一堆飞灰中寻dào一块锈迹斑驳的铁片。

  “神铁dōu腐朽了,………,…”,

  铁块雪白。。面有一道道裂每。更有很多锈迹。早已失了灵性,没有了价值。

  他见过这种神铁。在火域第◎▲一堆飞灰中寻dào一块锈迹斑驳的铁片。

  “神铁dōu腐朽了,………,…”,

  铁块雪白。。面有一道道裂每。更有很多锈yīduīfēihuīzhōngxúndàoyīkuàixiùjìbānbódetiěpiàn。

  “shéntiědōufǔxiǔle,………,…”,

  tiěkuàixuěbái。。miànyǒuyīdàodàolièměi。gèngyǒuhěnduōxiùjì。zǎoyǐshīlelíngxìng,méiyǒulejiàzhí。

  tājiànguòzhèzhǒngshéntiě。zàihuǒyùdì八层。那个乌鸦道人祭炼武器时,就是用这种如羊脂玉般的神铁为材料。

  据说。世所罕见,极其稀少。摇光圣主的武器中。也加有这种神铁”唯有大能才能寻dào一些。常人根本不可得dào。

  ”这应该是一大块。却在岁月中腐蚀的只刹下了这么一丁点*……”

  叶凡相信。这种宏伟的古庙昔年一定是重dì。从神铁就可以看出。应当是留下很多珍贵之物。可惜dōu损毁在了岁月中。

  果然如他预◎料的那般。他在灰烬中看dào一块块碎铜烂铁。有紫荆神铜,有大罗银精。有仙泪绿念。

  叶凡深感可惜。这dōu是世间的极品身神材。炼极道武器的选”全dōu精气流尽,近乎废了。

  尤其是那块●仙泪绿金。dào了现在。还有拳头那么一大块。。面泪痕点点,传说是这是仙人流的泪。可惜”绿金已不似碧玉那般晶莹。早已暗淡无光。

  ,太可惜了。太古时代这样的材料难道很常见吗?dào了如今,遍寻东荒也凑不出多少。”

  任其腐朽在尘埃中。这简直是一种极度奢侈的浪费。叶凡足足寻dào了数十块”却没有见dào一块能用的。

  ,可惜了。纵然是各大圣主见dào也要心来……,………”,

  叶凡在大殿中转了个遍,什么有用的东西dōu没有得dào。神材确有。但dōu已腐烂。

  最终。他在大殿正中的神台下”感应dào一个物体。扒开厚厚的灰土”揭去历史的尘烬”令其重见天日。

  叶凡原本兴致冲冲。但一见dào这个器物”嘴角抽接。

  他以为是成型的法宝。纵然是精气流尽”也说不定可以看dào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道纹。

  这件东西根本没有所谓的道纹。这是一件用作把玩的玉器。通体绿油油,不过核桃大。这是一只绿玉龟。

  惟妙惟肖。跟真龟差不多,活灵活现。握在手中。很是温润,这是一块。佳的玉料。

  ,不对啊。连大罗银精dōu废了。连仙泪绿金dōu毁了。这碧龟怎么能保存下来?”。

  叶凡感觉异常。翻过来掉过去的看”这是一只玄龟”长颈近蛇近龙”龟背似八卦。

  这块玉料也是颜色暗淡,精气尽失,虽然绿油油,但早巳没有了灵气。

  这东西肯定不是极道武器。差的太远了。。面连道纹的存在dōu感应不dào”叶凡。不明白它为什么可以存下来。

  他的手指变成念色。用力捏此玉石,竟然没有毁坏。这让他动容。这只绿玉龟绝对不一般。坚硬程度乎。象。他不得不正视。探出强大的神识来感应。

  “这是怎么回事。里面好像有东西………………”。叶凡惊讶的现。绿玉内封有物体。能够微弱的感应dào。

  一dì神材朽灭”难道最后捡dào宝了?

  他细细观察,怎么看也不明白。这绿玉龟根本不是武器。但却没有毁在岁月中。

  “埋在古庙中央神台下的尘埃中,难道有些来历?”叶凡随手把玩”琢磨不透。

  他穿行过这座宏◎伟的古庙。来dào后面”松林静悄悄。林dì间足足有数百处源天纹络”全dōu在闪烁,与他手中的奇书呼应。

  “这是…,……,…”。

  叶凡头昏脑胀。慢慢看出一丝端倪。这是一片深奥难测的源◎天图。可定龙脉、锁神源,改变山川大势。

  “第四代祖师疯了吗?”,

  叶凡吃惊。这是一个级“天图”。本应布在数十里的山川中才对,却被集中在了方圆百丈内,如此紧密”弄不好就会天塌dì掐。

  这样恐怖的源天图。纵然身为源天师”一生也布不了几次。

  “他这是做什么?,。叶凡看了一阵。惊道:,“借势!”。

  毫无疑问”是借物极必反的dì势!

  他心中划过一道▲灵光。。dào了古庙前的石刻图。那座被标注于松林中的古棺,似乎就是在此dì。

  “走了。一定是埋在这片树林的dì下!”

  叶凡顿时惊悚,第四代祖师留下遗刻。严厉告诫后人。不得妄动松林d☆ì下大势。不然有杀身大祸。

  可他自己却在借dì下大势,这实在冒险了。错一步便要粉身碎骨。这处凶dì葬古之圣人。难以预料。

  叶凡有阵阵心惊肉跳的感觉。要知道这可是松林真正的中心区域。dì下葬有大凶。

  在这方圆百丈范围内。整整三百九十五处源天纹络。真龙在天”朱雀横舞”玄龟如山…,…………这里的纹络不是简单的符文。全dōu成图。组合在一起”像是一幅仙界画卷。又像是一方天象。

  “祖师爷算是豁出去了。。以此来护周全。欢变晚年命运。”

  叶凡可不敢走进去。深入的话。他恐怕今生今世dōu出不来了,方圆百丈,可勾动天dì杀机。能再此dì大势为己用。

  他站在源天图外。方圆百丈”近在咫尺,清晰可见。

  仔细观察。dì。有一把断裂的石尺。还有一些破碎的石衣。

  叶凡心中顿时一沉。那把尺子为神源老皮制成。名为量天尺,非常珍贵”是探索神矿的必备之物。

  至于那件破碎的石衣。他更不mò生。在探索紫山时便曾穿过,亦为神源老皮制成。可隔绝一切气息。

  ,红色的毛…,…,…”,。他在那破碎的石衣。看dào了数绺。此dì有源天图封锁●”过去的一切dōu保留了下来。没有消散。

  叶凡心中顿时一凉。第四代祖师遭遇了不测。dào底还是没有能够改变命运。

  “红色的毛是他自己长出的来。还是……,。他。dào了张家的初祖。 ☆”guòqùdeyīqiēdōubǎoliúlexiàlái。méiyǒuxiāosàn。

  yèfánxīnzhōngdùnshíyīliáng。dìsìdàizǔshīzāoyùlebúcè。dàodǐháishìméiyǒunénggòugǎibiànmìngyùn。

  “hóngsèdemáoshìtāzìjǐzhǎngchūdelái。háishì……,。tā。dàolezhāngjiādechūzǔ。
  不论这些,肯定是有东西寻dào了这里。导致厄难生。

  这dào底是什么东西。物极必反这种dì势dōu拦阻不住吗。连古之圣人的葬dìdōu不能令其却步吗?

  若无尸骨。必有厄变。意味失败了。这是第四代祖师留下的话语。叶凡在松林中见dào一块卧石”上面刻有不少字迹。

  他一阵咚息。源天师的晚年实在可怖。第四代祖师费尽心力。躲在太初禁区。dōu难逃一劫。

  借助此dì之势。依然不能改变什么。最为可怕的是那种心理折磨。可以。象。必然是炼狱般的煎熬。

  叶凡认真看完卧石。的字迹,他找dào了脱困的方法。这让他有些愕然”松林dì表确实被第四代祖师封住了。

  可是”若手持《源天书》一定会被困进来。这是第四代祖师布下的源天纹络使然。为的是让后人进来接受传承”将其毕生心血的,“升华”。带出去。

  叶凡向松林深处默默拜了一拜。可叹一代奇人。有惊天动dì之才。最终依然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我不。晚年经历这种煎熬…,…………”。

  半个时辰后”叶凡按照第四代祖师留下的石刻。顺利走出了松林”未生危险。

  回头望去,月色如水。松林如画。一片清幽。

  叶凡轻叹了一口气”堂堂第四代祖师,连尸骨dōu没能留下。dào底生了什么?

  他如飞而去。在血色的大dì上化成一缕轻烟。远离了这片绝dì。

  数十里dì”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不多时就甩在了身后。

  前方。几道人影在月光下站立。身有朦胧光辉。一个不少。整整九人。

  叶凡差点生不测。而这九人却安然无恙”很轻松的等在这里。这可真是两种◇遭遇。不过他倒也没什么可抱怨的。毕竟得dào了源术传承。

  “我说小哥。你真是胆大包天。告诉我们快跑。你自己却不要命似的冲向松林。”,

  “是啊。道长。我们dōu以为你舍身为人”。成全■我们。”

  李德生与陈怀远见他活着回来”dōu很吃惊。这样开口说道。

  叶凡嘴角抽搐”真是没办法解释。祖师召唤”能不去吗?

  “道长你身。有什么凶物?”,瑶池圣女惊问。她雾气绕身”见不dào真容,但却可以感知dào她的认真与严肃。

  ”没有什么啊。”叶凡不解”向她望去。

  ,“不对。一定有凶物,我身。的秘宝感应dào了。极度危险。”瑶池圣女声音如天簌”非常郑重的问道:,你是不是从太初禁区中得dào了什么器物?。。

  叶凡心中凛然。他一下子。dào了只绿玉玄龟。除此之外。他再也没有得dào什么。

  光华一闪”叶凡将玄龟取了出来。托在掌心。在月华下倒也有几分晶莹。

  瑶池圣女见dào后。快后退了几步。美目生辉。惊道:,“好可怕的气息”这是一件大凶之物。”,

  摇光圣子与姚曦也后退了出去。他们相信瑶池圣女的判断。

  ,这种东西我好像听说过………”。老刀把子露出凝重之色。

  “这是一块神源”。瑶池圣女做出这样的判断。

  ,“什么,这是神源?!”叶凡相当的惊讶。紧接着立刻摇头。他学源天书有段时间了。关于神源的特质。怎么会辨不清。

  ”这是已经干涸的神源。精气被吸干了,只是一个空壳而已。”,瑶池圣女解释。道:,“被人以无。法力炼成了空体。里面封印有可怕的友西*……”

  ”没错”我知道□了,确有这样的说法。”老大把子点头,道:“神源空壳。是封印绝世凶物的最好的材料。”

  “你们的意思是。我手中这只玄龟内封印有极端可怕的东西?”叶凡怔怔出神。感觉像是个烫手山芋。

  ,“○你是从哪里得dào的?”,老刀把子询问”同时也后退了几步,似对这玄龟而很忌惮。

  叶凡心中难以平静。这不过婴儿拳头大的玄龟。竟封有难以。象的可怕东西,真走出乎他的意料。

  他不。说出此物的来历。要是告知几人是从一座宏伟的古庙神台下的灰烬中取出的。这些人估计会更震惊。

  ,这是我从松林中捡dào的。你们觉得它存在多少年了。内部封印的东西是不是早已成飞灰了?,。

  就在◆这时。李德生大叫了一声。左眼溢出一缕鲜血。颤抖着点指玄龟,道:“里面有魔性的力量!”,

  他的左目是天生的阴冥之眼。偶尔可洞穿阴冥。见dào一些特殊的东西。他这样一说,所有人dōu很紧张。

  叶凡差点抖手扔出去。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过去多少年了。什么东西能活这么长时间。这太不真实了。

  ”你看dào了什么?”,几人间李德生。

  ”看不清。太朦胧了,但非常可怕。我的阴冥眼dōu伤了。。。季德生摇头。

  ,“诸位。你们觉得现实吗?”叶凡摇头”道:“在太初禁区见dào的神源空壳。纵然是人族遗落在这里的,恐怕也有千百年的历史了。什么东西被封印这么长时间。还能够活下来?真以为是东荒神王不成”可以四千年不朽。”

  ”不要紧。一会儿仔细看清楚。”摇光圣子浑身光华闪耀”瑞彩流转。冲出一道圣光。没入李德生的左眼中。

  仅仅一瞬间。他的阴冥眼就复原了,不再淌血。这让在场的人的dōu心中凛然,这万法不侵的圣光果然强大。

  叶凡也。弄个明白。他可不。将一个凶物带在身。。万一将自己搭进去”那就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李德生的阴冥眼黑洞洞,射出一缕幽芒,再次望向绿油油的玄龟。

  与此同时。摇光圣子以圣光将他笼罩。避免他再遭创而中断。

  李德生的阴冥眼最后一闪”幽芒消失”短短片刻间。纵然有摇光圣子相助。他还是淌下是十几滴鲜血。

  ”你看dào了什么?”,叶凡追问。

  ,“看dào了一具模糊的尸体”已经腐烂,被黑雾笼罩。有魔性的力量震动。”!李德生脸色苍白无比,像是受惊了。

  叶凡感觉太晦气了。好不容从太古神庙中得dào一件器物,里面竟然封有一具尸体。他嘴角一阵抽搐。

  这时。瑶池圣女、姚曦、摇光圣子全dōu变色。就连老刀把子也是一阵吃惊。

  “这封印千万不可打开”不然的话”那种魔气足以让一个小城的人死绝。”

  ,“有这么恐怖吗?,。叶凡问道。

  ”当然!神源空壳封印的生物,必是绝世强者。纵然死了。但魔气未散”一旦冲出。将是毁灭性的。”

  “我劝道长还是赶紧丢掉吧,不然的话,万一投毁。第一个伤的就是道长自己。”

  ,“确实如此。”叶凡摸着下巴,一边琢磨一边这样说道。扔掉那是不可能的。这差不多是一个威慑性的器物”值得珍藏!

  将来若是在被追杀。管你是摇光的太。长老。还是姬家的太上长老”扔过去再说,要是能将这样的大人物干掉半条命。一切dōu值了。

  再者。既然神源空壳封印的一般dōu是绝世人物。其身。有大器与瑰宝也说不定。

  七人再次。路,这一次远远的绕过松林”向着血色平原外走去,他们觉得真的将要离开太初禁区了。

  忽然。轻灵的脚步声传来”所有人dōu齐回头。

  月夜下。一个柔披散的稚童。蹦蹦跳跳的跑来。不过四五岁的样子,生的粉嘟dōu。白胖胖净。很漂亮。

  这不可能是人族的孩子。因为其背后生有一对洁白的羽翼。且眸中蕴双瞳。

  ,“活着的存!”老刀把子变色。瑶池圣女、摇光圣子、姚曦也dōu心惊。再难平静。

  自古以来”没有几人在太初古矿见过活着的生物。见者必死。

  兄弟们。我要8shanmen与推荐票。需要各位顶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