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狠人点滴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叶凡一怔,竟然有人向他讨要万物母气鼎,而且是这样一个借口,真是令人惊异。

  为首者是一个灰发老人,身材颀长,穿着dào破,上绣紫边蚕丝八卦图,灰色发髻中插着一根木簪。他的脸上有些皱纹,眼睛为铅灰色,面色冷峻,给人硬邦邦的感觉。

  zài他的身后还有一群人,有老妪,有中年男子,亦有少女以及孩童,男女老少,都为修士,这样一大群走来,颇有些声势。

  这片殿宇宏伟壮观,金碧辉煌,能够出入者都有不凡的身份,他们敢来这里兴师问罪显然有些底气。

  “叶姓圣体,还我族宝鼎,它不属于你!”一个少女娇声喝dào,生的花容月貌,但是此时敌意十足。

  “不错,那是我族的仙物,你不能将它据为己有。”另一个男子附和。

  一大群人站zài老者的身后,全都神色冷峻,没有一点善意,像是zài向一个恶徒讨债,脸上有一种漠然与无情。

  姬紫月啼笑皆非,万物母气鼎是怎么来的,她比谁都清楚,这群人讹人的技巧也太拙劣了,这不是抢劫吗?

  她脾气很好,嘴角微翘,笑dào:“口口声声说这鼎是你们的,凭什么,你们可知它的来历?”

  “怎会不知,先祖狠人大帝所留。”为首的老者说dào,铅灰色的眸子闪动冷芒。

  叶凡神色一变,收起刚才的一点笑意,露出严肃之色,他想到了一些传说,难dào真是那一批人不成?

  龙马则没那么好脾气,相当的暴烈,因为它实zài痛恨这种人,敲竹竿到肆无忌惮的地步,让它很想一巴掌拍过去全都打成烂泥,喝dào:“连万物母气鼎都想抢,你怎么说无始钟、荒塔都是你们家的?!” ○
  庞博、姬皓月也上前,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凭着感觉,他们认为有人想找茬,来者不善多半有一场血战。

  “这些人是谁?居然要争夺万物母气源根,这个要求未免太过了吧。”

  “这年头真是◇什么出奇的事都有,即便这座鼎是至宝,举世无双,但也没有必要用这样的借口来争吧?”

  琼楼玉宇间,有很多修士见到这一幕都感觉有些惊异低声议论纷纷,他们并不认识这群人。

  然而,叶凡却zài蹙眉,他并未瞬间否定这些人,因为他想到了一些往事。

  当初他zài北域纵横时,去过狠人的dào场,见到过黑皇受困的秘土,也出入过吞天魔罐出世的地方。

  无论是黑皇,还是段德都曾说过一些秘辛,狠人一脉确有后人这是实实zàizài的事情。

  当年狠人消逝,其吞天魔罐便留给了这些后人。但是,很可惜,再伟大的传承也有落幕时,狠人一脉困守北域几处dào场间,直至最后的没落,泯然众人矣彻底消失。

  本是一个伟大的传承,可惜由于各种原因,残酷灭亡。

  有人说,狠人当年杀气太冲,有伤天和最终祸及到了她的后人,被上苍所诅咒故此这一脉迅速衰败。

  也有人说,狠人大帝惊才绝艳,击毙过血肉之躯的大成圣灵,更是深入七大禁区,斩杀当中的无上存zài,结下了大怨。她活着的时候,自然天下慑服,万灵俱寂,没有一人敢挑战,整片世界都匍匐zài她的脚下,称得上古来的独尊。

  但是,她一旦离世,那么结果就不一样了,无论是受上苍庇护而蜕变出血肉的圣灵,还是禁区中的至尊,都会出世报复,破坏其dào场,杀其后人。

  故此,狠人一脉即便有天功,有吞天罐,最终还是败亡了,从世上除名。也就有了后来段德前去凭吊、zài各种遗迹间寻找、最终挖到吞天盖的事情。

  叶凡盯着这些人,看着为首的老者,想从他们身上看出一些什么,如是否修习过吞天魔功,可并未有所获。

  “你们是狠人大帝一脉的后人吗?”

  “你既然知晓,就交出万物母气鼎吧。”几名年轻的男女回应,面带冷色。

  “这是真的吗?”众人哗然,今日所见一qiē太过不可思议了,狠人大帝震动古今未来,这些是她的后人?

  “不可能!”庞博用力摇头,走入星空,他曾听到过不少关于大帝的传闻,狠人怎么会有后代呢。

  “你们zài撒谎,女帝一生未嫁。”姬紫月大眼眨动,神色冷了下来,身为女性,对绝艳的狠人自是钦佩与尊崇,很讨厌这种为了谋夺兵器而乱语的人。

  狠人,傲视古今,是继帝尊之后,少数几个被尊为天帝的人,南岭天帝名动天下,到了现zài有不少证据,直指那就是狠人。

  当然,这只是zài一段岁月中被人尊崇的称呼,并不是其真正的帝号。

  但凡大世,但凡大动乱,但凡以一己之力血战天下,震惊古今,开创前人未有之大事记者,都免不了被尊崇为天帝,尊称一段时间。
◆   “狠人傲世行,自然看不上任何一个男子,一生未嫁。”叶凡摇头,向众人解释。

  狠人孤苦伶仃,幼时与其哥哥相依为命,可是很快唯一的亲人就被羽化神朝带走了,只剩下她自己,曾当过小乞儿,四处流浪◆,后来被某一山村的人养大。

  她成dào后,蓦然回首,只有心酸,少有快乐。她的后人,并非其血脉,就是这个村子的少年男女,将dào统留给了他们。众人怔然,一时间感慨颇多。

  而这些,都是段德与黑皇拼凑起来的历史真相,究竟如何,叶凡也不能说对与错,狠人一生笼罩着迷雾,后世人难以真正看透。

  “狠人一介凡体,当年被认为太过普通,没有什么修dào天赋,羽化神朝根本看不上,想不到……正是因如此,才有了与众不同的女帝震世。”

  “人族圣体,你到底还不还?”灰发老者的背后,几名年轻人大喝神色冷酷,像是真的为债主一般讨要自己的东西,已经有些不耐。

  “这么说来,你们就是那个村子的后代,不是说这一脉消失了吗,连吞天魔罐都葬zài了黄土中,你们有什么证据?”叶凡平静问dào他可以确定,这些人未曾修吞天魔功,没有那种气机。

  “随便跳出来一个人,说自己是无始大帝的儿子,是青帝的子嗣,是帝尊的孙子是不是也可以继承他们的一qiē?”庞博冷笑dào。

  众人哄笑。

  “就是啊难dào有人站出来,说自己是帝尊的孙子,就可以统治我等,整片宇宙共尊他为至高神?”

  不少人都腹诽,很多人则直接大声喊了出来很是鄙薄。

  “身为她的后人,自然有些证据,你们来看。”说到这里,灰发老者展开一幅画卷,上面刻有一个吞天罐,释放不朽仙威乌芒一缕又一缕的▲溢出,刺的人睁不开双眼。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一幅画卷而已,那个如人形的优美罐体栩栩如生,像是有生命,要走出来。

  这是一缕缕帝威!

  “祖先所留下的一副画卷,还不够吗?◇”灰眸老者说dào。

  zài画卷上还有一个女子云鬓高挽,庄严肃穆,美到绝巅,吞天罐就托zài掌心中,一缕缕乌芒迸发。

  这让人惊憾这似乎真的是一位帝者所绘!

  zài古代,祖先将逝都会立下画像,留给后人瞻仰,魔罐预示着这出自大帝手笔,显然就是狠人。

  “狠人是这个样子吗?据传,后世无人能从遗迹石刻中得窥其真容。”众人都发呆,心中震撼,全都仰望,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

  “这是祖先所留,作为证据可否?”为首的老者一双灰色的眸子绽放光彩。

  叶凡dào:“若为狠人后代,为何不去东荒寻吞天罐,反而更zài意我的万物母气鼎?”

  “自会去北斗走上一遭。”有人答dào。

  叶凡不理会,上前走去,避过魔罐的一缕缕乌光,只盯着画中的女子,看了很长时间,天目不断流动金霞。

  “这不是狠人大帝,这个女子没有那等风采,容貌与神韵都不像,我曾zài雷劫中见过其朦胧身影,这是是后世人所绘,添加上去的,并列于罐体旁!”

  叶凡郑重dào出了这一真相,严厉的盯着他们。

  “笑话,这怎么会是后人绘上去的,魔罐有帝威烙印,还能有假,不是祖先所留,谁能得到?”老叟冷笑不已。

  庞博站出,dào:“真是可笑,慢说你们不是狠人大帝的后代,即便是也不见得有理由来索取,古来奇珍异宝何其多,难dào被一人得到,日后就不许易主了吗?”

  “最可恶的是,你们冒充狠人大帝的后代,太过卑劣!”姬紫月也轻叱。

  至于龙马,zài这一刻像是段德、黑皇、涂飞附体,口中唾沫液横飞,一个又一个dào符从嘴里飞了出来,大声责斥、诅咒,其音与口水居然化成了dào则,铮铮作响,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喷子。

  叶凡双目发光,盯着这张古卷,他的源天眼与众不同,极其特别,流动出一缕法则,还原真相。

  这张画卷一下子变了,女子消☆失,只余吞天魔罐,且罐子中若隐若无出现一个字:封!

  叶凡当场大喝,dào:“什么后人,这分明是狠人大帝封魔所绘的图印,你们多半为一域古魔,而今重新出世了!”

  众人都大吃一惊,zài◆那画卷上,罐体中果然有一个“封”字,一缕缕帝威发出,虽然快磨灭了,但很真实。

  “你亵渎我族先祖画像,毁了她的法体图影,十恶不赦,当诛,今日要有个说法!”老者厉声喝dào。

  叶凡眸子大盛,盯着这群人,喝dào:“你们即便掩饰的再好,zài我的源天眼下也无所遁形,体内的血液有一种可怕的波动,分明不属于人族血脉,怎么可能是狠人一代的人?最有可能,是狠人封下的仇敌一族,而今出世了,你们寻狠人复仇,想毁掉她留下的一qiē。”

  众人哗然,一片嘈杂,一qiē都乱了。

  “人族圣体,你欺世盗名,是一个刽子手,曾暗害了很多同dào,今日我要揭露你这个世间最大的魔。”就zài这时,又有一群人赶来,为首者亦是一个老者,声色俱厉。

  人们都是一呆,这是怎么了?

  姬皓月等都惊醒,这显然是要针对他们,而今人族圣体名声响亮,这得是多么强大的一个联盟才敢这样做,要知dào,这可是人族最后一关,不是寻常的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