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人族古路敌


  这个少nián看起来只有是十几岁的样子,神色怨毒,充满了仇恨,眼神冷幽幽,像是毒蛇般盯着众人。

  刘姓强者?叶凡思来想去都没有什么印象了。因wéi这一路上征战连连,尤qí是在圣灵乱时,血拼二十nián,魂骨飞舞,哪里都能记下。

  “你想不起来了吗?杀我伯父未留下一点印象,你果然杀人如麻,是一个刽子手。”少nián怨毒的叫道。

  “无名之辈,难以烙进我心海中。”叶凡说道。

  “你……“.”少nián震怒,他所惦念的族人在对方心中连个位置都没有,根本就不在意,这很伤qí自尊。

  “圣体你果然狂妄。”两名执法者中的一人断喝,浑身银色甲胄流动光辉,锃亮剔透,若明月普照,白光流淌。

  叶凡盯着他,觉得有点眼熟,当细看他身上的dà罗银精战衣时,神色一动,想到了一幕往事。

  “难道是刘邺,那个品性卑劣的假执法者?”

  在人族古路第◇二城时,曾出现一个执法者,名wéi刘邺,冷酷残忍,想倚仗身份命人锁住叶凡,要直接镇杀掉。

  当时,所有人都有点发懵,连叶凡都是一惊,但事实证明,他是假的,不过wéi一个执法者的子侄而已,冒穿q■í叔父的战衣,横行跋扈。

  结果虽然有人相护,但刘邺还是被叶凡以冰冷的战矛刺透,钉死在了青石板上,鲜血淌了一地。

  也正是那一战,叶凡在人族古路第一次扬名。

  “你们是刘邺的族人?”

  “不错!”

  事情都已过去这么多nián,叶凡原本以wéi风平浪静了,身wéi执法者不会做出格的事,想不到却是这样一个结果,这一族肆无忌惮,强势跋扈要除掉他。

  这么□多nián来,若非他一直走在黄金古域,身在一般修士无法到达的地方,恐怕早就被报复了吧。

  “nián轻人你做事太绝了即便邺儿有错,你也没有必要取他性命,这种祸是你自招的。”一个执法者说道。

  “你就是他的叔叔?”叶凡问道。

  “不错。”刘明德点头。当nián刘邺正是穿着他的战衣前往人族第二城,结果殒落,喋血星空,让他遗恨。

  叶凡斥道:“身wéi星空古路上的执法者,你还有一点良心与觉悟吗?包庇亲故,知法犯法肆无忌惮,跋扈冷血,你也配做执法者,扒了你那层衣与皮,肮脏到让人恶心!”

  刘明德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尽管围观者在远处,不见得能听到这里的驳斥声,但还是让他神情森然不已。

  “蛇鼠一窝,什么牛头马面都来了,这群人摆明不要脸啦。”庞博挤对道。

  显然这是几股势力的联盟勾结在一起肆无忌惮的要在这里围杀叶凡,说什么道理都无用。

  “啪小“啪……”

  有人一边拍巴掌一边从远处从容走来进入这片琼楼玉宇间,他脸上带着一种冷漠,亦有一种嘲讽道:“说的不错,是一个正直的nián轻人,可惜啊,在当今这个nián代,这样的人一般都不会活的很好。”

  这是一个身材颀长、面如冠玉、看起来很英武的nián轻人,身穿黄金甲胄,紫金冠束发,整个人雄健高挑,眼神很犀利。

  “小叔叔,赶紧将他杀了,wéi刘邺伯父报仇。”那个眼神怨毒的少nián喊道,事实上他的真实nián龄与外表不符。

  头戴紫金冠的nián轻强者淡淡的说道:“放心吧,一个也跑不了,全都要陪葬。”

  他的话语虽然很平淡,声音不是多么高,但是却有一种压迫,隐约间有一种飞扬的气势。

  庞博、姬皓月等冷冷的看着他,在这个人身上感应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这似乎不属于圣人王了,而是一位dà圣!

  “他是刘丰,失踪一百多nián了,这今天纵之资的人又回来了!”

  “真的是他,这可是一今天赋好到逆天的后起之秀,实力强dà的让诸多老辈人物瞠目结舌,据说他去历练,拜访名师了,一走就是一百多nián啊。”

  远处,城中一些原住民认出了nián轻男子的身份,深感吃惊,这是刘家第一潜力高手。

  这个时候,刘丰气息自然外方,流露出dà圣的威严,顿时让每一个人如坠冰窖,全都发宪

  城中,不少人惊叹,刘家果然势dà根深,是人族古路上极强的一个家族。数十nián前,该族的老祖宗坐化,失去了古路护道者这层光环。可是没隔多久,而今刘丰回来了,站在dà圣之列,一下子又让这个家族站上了高峰。

  刘丰修道不足三百nián,已然成wéidà圣,放在哪里都甚wéi绝艳,而今强势回归,自然如一座磅礴神山耸立,震人心魄。

  “刘家真是了不得,又一位dà圣崛起,还这般nián轻,在人族古路上的实力dà涨啊!”

  许多人叹道,这是一个事实,刘丰不足三百岁,相对dà圣动辄六七千岁的寿元来说,真的太nián轻了,刚起步而已。

  “这么多nián过去了,终于可以出手了。”那个眼神很怨愤的少nián寒声说道。

  刘家昔日无波而平静,主要是因老dà圣逝去,不敢过分。qí次是因wéi叶凡踪迹难寻,始终在黄金古路、神话古域这些地方。

  “真是看的起我们,三尊dà圣来袭。“龙马咧嘴,想笑□,可是比哭都难着。

  “务必要送你们上路,自然要郑重一些较好。”执法者刘明德冷笑道,一切尽在掌握中,三尊dà圣共出,谁与相抗?!

  事实上一尊dà圣就可以横扫一片星域了,这一次三强齐聚●,可以灭数十上百古老而至强的种族了。

  这些人很小心,这等若是绝杀。

  姬皓月不苟言笑,dà声斥道:“你们还是人族的执法者吗,还有没有一点羞耻心,执法不公也就算了,还勾结异族要残杀人族☆精英,简直无耻之极!”

  “话不能乱说,你们在古路上恶行累累,今日更是要逆杀执法者且嫉贤妒能,要暗害我刘家新晋的nián轻dà圣,故此杀无赦!”刘明德森冷的开口,眸光阴鸷,道:“这里没有什么异◎族。另外,活着的人永远比死去的人有价值,我族的一尊nián轻dà圣还比不上几具死尸吗?我想日后纵有人责怪,也不至于不明白这个道理。”

  “你们真肮脏无耻之极。”连最沉默寡言的古金鹏都怒了,忍不住振翅,金色羽翼闪动璀璨光芒,想要向前扑杀。

  刘丰身上的锁子甲如同金鳞在闪烁,他背负双手,健硕英武,眼中有一缕缕的精芒射出,释放dà圣的恐怖气机。

  身wéi一个不足三百岁的dà圣,他有足够的底气,睥睨四方超脱于同代诸雄之上。

  “既然来了三尊dà圣何必如此下作直接对我们动手不是更省事吗?”叶凡说道,观看四方寻暗中的qí他敌人。

  刘丰浑不在意,很是轻描淡写的说道:“不想让你们痛痛快快的死,怎么也得让你们罪dà恶极后才好出乎杀啊。”

  “谁相信这些罪名,除非脑子有病。”龙马怒道。

  刘丰冷淡的摇了摇头,头上紫金冠颤动,道:“这样化不可能wéi可▲能才有成就感,有挑战,让你们冤死,带着罪名,多么的让人痛快。”

  “你做梦!”

  “在这浑浊的世界,没有什么不可能,有实力什么都能做到,我就是要向你们泼上脏水,至死都翻不了身,坐实这些▲东西。”刘丰平静的说道。

  “去你dà爷的,你以wéi你是谁?”黑熊圣者气愤不过。

  “我是刘丰,一位dà圣,怎么捏你们都行。”刘丰淡然转过身,盯着他说道。

  这种随意的话语,彰显一种霸气,让人恨与愤,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可怕的dà圣,难以对付。

  就在这时,远处另一道身影走来,身穿道袍,背着一个dà葫芦,眼神冷幽幽,这是一个中nián男子,停在远处。

  此人非常强dà,叶凡看着有些眼熟,终于意识到,这个修士与人族护道者戚天很像,多半是qí子嗣。

  这让他心头一沉,这意味了什么,戚天可能也不远了!

  正如庞博所说,今日牛鬼蛇神齐现,有怨的人齐至,这是要来一个总的dà爆发,了结人族古路的所有恩怨。

  因wéi,这些人知道,叶凡将要离开这条路了,再不走出手以后就没有希望了,未来他的天地将会更广阔。

  叶凡沉默多时,一直在扫视十方,源天眼dà睁,射出一缕缕金霞,看遍了人族最后一关的每一个角落,真正做到了心中有数。

  “我应该都看清了,既然你们都来了,那就出手吧,谁敢与我一战?”他话语平静。

  众人都是一☆呆,想不到叶凡在几位dà圣面前还敢这般主动。

  方才,他神目烁烁,扫视八方,众人明白他在做什么,但是也不在意。

  灰发灰眸的异族dà圣冷笑,道:“蚍蜉撼树吗,你即便是人族圣体又如何,敢☆与几位dà圣一战,不知死活。”

  刘明德叹气,道:“我在反省,这一次是不是真的过了,居然请动这么多dà圣除你,实在是有些兴师动众。”

  三尊dà圣一齐向前进逼,一个个恐怖滔天,威势惊人,整座古城都在颤栗,像是三尊魔神降世。

  庞博、姬皓月等全都动容,这可是三尊不可战胜的强者,联袂向前,对于圣人王来说,是一场绝杀。

  叶凡一语不发,独自向前走去,让姬紫月等人靠后,wéiqí观战。

  刘丰笑了,一摆乎,请王天羽还有灰发dà圣止步,道:“都说圣体如何了得,今日让我来结束他的性命吧。”

  刘明德在后传音,像是在反对。

  不过,刘丰一脸的淡然,并不在意,很随意的招手,对叶凡道:“我看你能在我手上支撑几招。“

  叶凡也笑了,一嘴雪白的牙齿看起来很亮,灿烂无比,道:“你确信要独战我?”

  这种话一出,顿时让刘丰脸色一沉,他何qí自负,傲视天下,nián岁这么轻就成wéi了dà圣,听闻此话怎能舒服?

  不要说他本来就想要上前,就是没有这种念头也肯定要独战了。刘丰脸色冷淡,道:“出手吧。

  “轰!”

  下一刻,叶凡化成一片茫茫金色汪洋,举世无双的拳力打出,电闪雷鸣,震撼世间!

  他瞬息就到了眼前。轰隆一声,两人剧烈dà碰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