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西皇遗刻


  寸草不生,绝壁如刀削,直十直下,山崖高耸,并在一起,如一阶阶登天之梯

  这片地域没有一摇土,没有一根草,石山连绵,且有很多石林,一块块大石或如卧牛,或如青笋,姿态各异,堪称奇景

  叶凡进山后,眼顾四方,这片石地给他很特别的感觉,仿若一片域外天地横亘在这里

  一山一境界,一石一景色,像是有人以大手笔刻下le浑然天成的大道轨迹,这里的一山一石都吸引他的目光

  ★进入这片山地后,叶凡现不少刻图在风霜雨雪的侵蚀下都已经模糊不清,仅néng依稀辨认

  可惜,大多数都不是所谓的功法,很多都是记载le一些古事,有一些景物图,如百鸟与珍兽等,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
  “瑶池的仙子刻这些作甚?”叶凡心有怀疑,认真的观摩

  “这些东西,都是瑶池曾生过的大事件,可惜如今已经难明其意le”

  向前行le数十步,叶凡来到le一座山壁前,顿时一愣,上面的石刻很特别,烙印有两道身影,其中一个竟不是人族

  那是一个男子,高néng弃两米,生有四对神翅,英姿伟岸,肩下共有八条手臂,狠狠如龙,粗壮有力,在他的眉心生有一只竖眼

  而在他的对面,是一个雍容华贵的美妇人,如威仪天下的女王,气韵非凡,让人心生敬仰

  “还真是记载le瑶池曾生的一些大事件,莫名生物与瑶池不世强者对峙”叶凡惊讶

  “确切的说,是与一位王母对峙”大hēi狗出言

  可惜,仅此一幅,并没有后续,不知对峙的结果

  他们向前走去,一路细心观看,有迎妖王的,有王母继位的,都是单幅图,非常的简洁,并不néng看不出什么

  当来到一片石林后,叶凡终于看到一式招法,在一块形似卧虎的大青石上,有半幅石刻,一道身影捏印而立

  虽然是缺失的,只有一半身躯,少le半边身子,但却相当的玄奥,那种印法,叶凡很眼熟,细心琢磨后,觉竟是抱山印

  离火教的镇教绝学就是这种印法,极其强大,被他演化成斗战圣法中的一式,不想在这里又见到le

  “被人为的抹除le一半……”叶凡心中升起不好的感觉

  过去这么多年le还néngzhǎng存吗,莫不是也被人抹去le,他不怎么相信大hēi狗的话

  “赶紧带我去寻”叶丹催促

  “这不是正在找吗,说不定就藏在这些壁图中”hēi皇答道

  “你别告诉我,不知确切◇位置”

  “答对le,正是如此,本皇也在寻找呢”大hēi狗昂着头颅,不紧不慢的回应道

  这只狗真的靠不住,叶凡很想踹它一脚,可眼下也没有办法,最终还是要指望它

  “你到底有没有◎把握找到?”

  “多半néng找到”大hēi狗以不确定的口气答道

  叶凡将菩提子取le出来,握在手心,感应四方,现在不néng全靠这只大狗le,需要他自己来寻找

  大hēi狗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凑到le近前,而后突然下hēi口向他的手咬去

  “妈的,你这只死狗,又下hēi嘴”叶凡一直对它有防备,急忙冲上天空

  “真气,不就是一枚坚果吗,我闻着很香,想尝尝果仁☆什么味道”偷袭失败的大hēi狗嘴硬,死不认账,但眼睛却不时瞟向菩提子

  “你再敢下hēi嘴,那只玄龟这辈子都别想要le,赶紧给我找,得不到的话你趁早死心,别给我提什么条件le”叶凡hēi着脸道

  大hēi狗歪着脖子看叶凡,道:“子你手中拿的是什么坚果,néng不néng吃啊?”

  “别给我装傻充愣”

  “你那破坚果有什么来历吗,我刚才在上面看见一个秃子,感觉似模似样,是你刻上去的吗?”

  叶凡知道,这只蔫hēi坏的死狗又没憋好主意,打起le菩提子的主意,这枚种子说什么也不néng给看它

  “那秃头是什么人,我怎么看着有点不一般?”大hēi狗见叶凡不搭理它,有点沉不住气le

  “他叫释迦牟尼,你听说过吗?”叶凡心中一动

  “什么破名字,还四个字,这秃瓢很有名吗?”大hēi狗问道

  叶凡有些无言,堂堂如来被一只大狗这样伽……,他瞪眼道:“别废话,赶紧给我找”

  “子你这是什么态度?”大hēi狗呲牙道:“你如果再对本皇不敬,人族的至高古经你就不用想le对le,要是néng够找到,你把那枚刻着胖秃头的坚果也要给我”

  叶凡没有搭理它,向远处走去,观看le一幅又一幅石刻,偶尔会见到一些残缺招式,每当这时他都会用心揣摩

  半个时辰后,叶凡来到一座绝壁前,这是一片非常广阔的图刻,zhǎng达百余幅,比方才所见都zhǎng很多

  起初,〡x〢他并未在意,〡x〢因为石刻虽zhǎng,〡x〢但并不是多么深奥,〡s〢全都是最常见的那种招式〡〢可是,〡〢当看到三十几幅后,〡n〢他神色生le变化,〡e◎〢就是这种普通的招式,〡t〢却慢慢升华le,接连下来,给人化腐朽为神奇的感觉

  他静心凝神,向下观看,足足一个时辰,叶凡都没有出言,一直看到最后他才zhǎng叹:“瑶池果然不愧为圣地,这应该是◎给年轻弟子观摩的,皆蕴有深意”

  并不是特别的秘法,都是流传很广、非常普通的法式,却由平淡而升华,组合在一起,化腐朽为神奇,可挥出不可思议的威力

  “百余幅平凡的招式合就可演化出截然不同的伟力,很神妙啊,

  叶凡琢磨le很zhǎng时间,才继续向下走去,又现百余幅刻图,他仔细观察

  直到最后,他真的吃惊le,这是一个系列,接连下来总共有五百余幅石刻

  “这是……”

  叶凡非常震惊,这是在椎演某种无上秘法,由平淡而来,再到深奥,他一下子看出le当中的玄机

  这是在推演九秘当中的攻伐圣法

  瑶池的不世高手让人震惊,从平凡起步,逐渐向斗战圣法演变,想再现九秘绝学

  化腐朽为神奇,衍化九秘之攻杀大术,必然是一位惊才绝艳的人物

  可惜,她终究是失败le,未néng推演出斗战圣法

  这样的人物古来少有,那些法式都与世间关于斗战圣法的传说有关,此人基于此就衍化到le这个阶段,足够惊人,必是绝代人物

  “将流传于世的点滴串联起来,néng够椎演到这一步实在让人惊憾”叶凡叹道

  此人由简入繁,可是斗战圣法千万变化,永远不可néng达到极致,很难走到“繁”之尽头

  真正的九秘攻伐圣术,是先得而后化万,至繁之尽头,再归于旁人不可néng衍化出来

  此术,最终是大道至简

  叶凡默☆立良久,细细琢磨,如此推演,虽然走上le歧路,但却给他极大启,让他对斗战圣法有le进一步的认识

  任你绝世奇才,不先得九秘烙印,也衍化不出这种无上圣法

  叶凡思索le很zhǎng时间,□◇他觉得可将这宗攻杀圣术的威力再提升一些,这实在是意外的收获,瑶池的奇才给予le他很大的启迪

  天色早已hēile下来,叶凡在夜色下继续观图,到le深夜时,他已将群山间大部分刻图都看遍le,可依□■然无影无踪

  “此地根本没有什么玄法,即便有也只是一些普通的术法,你不会是在忽悠我?”叶凡脸色不善,盯着大hēi狗

  “我不是说过le吗,即便见到,也不见得néng够辨出,需要慢慢来揣★摩”大hēi狗道

  月朗星疏,叶凡踱步前进,几乎转遍le所有山崖,可是依然找不到

  “找到le,在这里”大hēi狗喊道,在深夜传的格外悠远,回音阵阵

  叶凡几个起落就到le近前,这座石山气势巍峨,但却并没有所谓的经文,上面光秃秃

  “在哪里?”

  “这座山就是部分经文,néng不néng得到就要看你的造化le”大hēi狗昂着头答道

  “你这是敷衍le事,随便指出一座石山就说是,你要我怎么相信,你néng找到经文吗?”叶凡质问

  “这要看你的悟性”大hēi狗支支唔嗫

  “你少忽悠”叶凡瞪眼

  大hēi狗也急眼le,道:“这里绝对有部分经文,当初我亲耳听人说的”

  “当初你听到le什么?”叶凡追问

  “刻有一轮天日的石山有部分经文,刻有一株古树的石山有部分经文……”

  按照大hēi狗所说,草创,西皇母一边悟道,一边刻记,分散这片石山间

  这座绝崖上,确实有一轮模糊的天日,不过巴掌大,即便认真观察,也很难联想这是人为刻上去的,很像自然形成的

  “这样一道圆环就是所谓的,你不会是在开玩笑?”

  大hēi狗扬着头,歪着脖子,道:“这就和我没关le,需要你自己去悟le”

  这只死狗叶凡很想收拾它,但却知道打不动,最终飞上石崖,观察那轮天日

  叶凡以手摩挲那轮天日烙印,另一只手持菩提子,可是入静半天,却感应不到异常

  “hēi皇你在撒谎,这里哪有什么经文?”

  “绝对有,但却需要惊人的悟牲,néng否得到要靠你自己的néng力”大hēi狗在说这些话时多少有点心虚

  叶凡在山崖上手握菩提子,心中一片空灵,静静体味,可是万簌俱寂,他什么也现不le

  “古来大帝néng有几人,这数人留下的经文不是那么好得到的……”大hēi狗在下面喊道:“我给你寻到le西皇经,néng不néng参悟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必须要将那只玄龟给我”

  源天书上记有部分的经文,属于道宫卷,此刻叶凡默默运转起来,持菩提子按在那轮天日上

  “◇轰”

  突然,漫天的光华冲起,石崖升起一轮天日,炽热无比,叶凡完全被吞没le进去

  整座石山都变的通红,烈焰腾腾,大火烧红le半边天空,红日悬空,巨大而蓬勃,叶凡身处天日中,宝相庄严 ★
  “妈的,他怎么真néng学啊?不是除lele惊人的悟性外,还需要瑶池的“经引”吗?亏大le,真让这个子得到le……”,大hēi狗一脸的晦气,跟吃le一个死孩子差不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