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章 围困须弥山


  须弥山,壮阔无比,山峰耸入苍茫宇宙中,流dòng氤氲霞雾,像是一座不朽的仙台。

  峰顶,庙宇座落,恢宏磅礴,瓦片流dòng着紫金光泽,像是金属铸成,神圣祥和的气息的在弥漫。

 □ 大雷音寺前,古fó耸入高天,庞大的身影让人要窒息,大帝的力量在弥漫,一种汪洋般的生命波dòng在汹涌。

  诸圣都跪伏了下来,灵魂都在颤抖,面对这种波dòng,感觉像是蝼蚁在仰望巨龙,深切感受○到了自身的渺小与微不足道。

  “阿弥陀fó大帝!”

  众人全都呆住了,一个个泥塑木雕般,心中涌起了滔天骇浪,这太过惊人!

  无量的fó光绽放,普照十方,每一缕气机都惊悚世间,大fó宏伟,高也不知多少万丈。

  金身fó体的每一个毛孔都在流淌fó力,如瀑布般垂落,淹没了须弥山,让这个地方像是一片汪泽。

  须弥净土成为fó法的海洋,大慈大悲,大德大善,在这一刻浩荡九重天,让每一个人都忍不住要顶礼膜拜,由以圣者感受最深。

  在苍茫大地上,这是一个神迹!

  众人度过起初的战战兢兢,渐渐归于祥和,yǒu一种想要皈依fó门、从此足不出须弥、远离尘世喧嚣、就此伴青灯古fó的感觉。

  一种慈悲,一重法理,就这样弥漫而出,将要引人向善向fó,醍醐灌顶,欲让人皈依三宝。

  至神至圣的气息震撼了**八荒,在这一刻整片西漠亿万生灵全都惊醒,遥望★须弥山,一起叩首。

  诸圣震撼,众雄虔诚跪倒。

  境界高深的人恐惧,稍弱一些者则唯yǒu仰慕、叩首。

  谁也没yǒu想到,宁静祥和的须弥山在今日会发生这么多大事件,没一件都可以▲载入史册中。

  “这是真的吗?”叶凡这一边的几件帝器早已并在一起,众人在严肃的戒备。也唯yǒu在这种帝兵的防御下他们才能不被这种气氛所感染。

  生猛如野人、邪气如厉天也都发懵,一个劲的怪自己乌鸦嘴,shuō什么出现什么,这太也太不吉祥了。

  大fó头脸模糊,被混沌雾霭笼罩,看不太真切,但隐约间可见到与寺庙中供奉的阿弥陀fó神像差不多。

  其他部位金身璀璨,每一寸体肤都是这般的恐怖。让人怀疑他随便一dòng就会挣破宇宙。让一片星域崩溃。

  这是一种无以伦比的气势,压的万古诸天都在隆隆而鸣!

  逆转了时间长河,yǒu一种大道经文响起。轰鸣震耳,远古的fó陀在讲道,授法天下。传道古今不息。

  这是大帝的执念吗,还是shuō他真的未死?此刻不要shuō他人,就是叶凡、神蚕公主都没底了,这种变故根本无法预料。

  帝器、阵纹、信仰之力都考虑了,但是谁能想到还yǒu一尊大帝!

  “真是不祥,我早上听着一群乌鸦呱呱叫,没yǒu想到叫出一个死和尚。”龙马暗自嘀咕,到了现在还死鸭子嘴硬。

  叶凡等人默然,一dòng不dòng。◇是退是防选择真的不多了,若为帝根本走不了。远处诸圣悚然,心中惶恐,不知如何是好,许多人都跪伏。众生虔诚,以头磕在地上,愿此生长跪不起。

  这个场面是很怪异。yǒu祥和fó力流转,璀璨光芒绽放,□须弥山如同神化了,像是要一齐飞升至仙界去,瑞霞一道道射出。

  然而。等了很长时间,大fó都不dòng。依然耸立在那里,释放瀚海般的生命波dòng,以慈悲普度世间。

  “咦,不对!”

  “他像是一座雕像,没yǒu任何反应。”

  十三大寇中的老不死、神蚕公主等全都凝神,释放本源气机,像是感应到了什么。

  叶凡睁开源天目,亦在察看。而神蚕道人向嘴里灌了一口酒,也微眯起眼睛,盯着须弥山的fó陀看个不停。

  “金身法相,刹那烙印在须弥山的虚影,并不是真身!”

  最zhōng,他们得出这样一致的结论,这并非真正的阿弥陀fó大帝,他坐化三十几万年了,不可能于这个年代显化。

  当弄清楚这一切后,每一个人都长出了一口气,刚才实在懵了,那不符合常理,没yǒu人可以活这般久远。

  即便是fó门大帝掌握yǒu各种长生术,以另类的手段抗争岁月,也不可能这般显化而出。

  一切的源头自然是那颗舍利子,它璀璨晶莹,那是fó陀坐化后所遗留的圣物,为fó门的至宝仙珍。

  最后,大fózhōng于消失,化成漫天的光雨洒落下来,没入须弥山,回归那颗硕大的舍利子内。

  它五光十色,晶莹剔透,像是一颗仙钻刻成的心脏,内部yǒu一尊模糊的fó身,神秘莫测。

  叶凡等人面面相觑,虽然确定是虚影了,但也一致认为这舍利子了不得!

  大雷音寺前流光溢霞,生之气息弥漫,大孔雀王的头颅在发光,阵阵道音伴随骨骼生长,血肉亦在律dòng,她重组真身。

  若是其他人,不要shuō是大圣,就是准帝被帝器扫中也必死无疑,不可能▲活下来,而她借助舍利子却并不受损。

  这个时候她元气不伤,本源不减,直接复生,并且血气充足,法身格外强大,yǒu一种屹立在巅峰的无敌大势。

  众人如梦方醒,刚才跪拜下去的人也都站起了。●

  一声虚弱的颤音响起,在那舍利子中又飞出一个元神,光泽暗淡,是老僧摩柯,连他竟然也活了下来。

  众人想起,最后的时刻他以此舍利子护在了眉心前,转移了神魂,藉此逃过了一劫。

  “fó陀涅槃,舍利子代表了生的希望,yǒu涅槃之力,故此他们都避过了帝器杀劫。”十三大寇中的老瞎子叹道。

  “还攻不攻?”龙马问道,刚才虽然死鸭子嘴硬,那也是被逼的,反正都那样了,也没yǒu办法,但是心中却阵阵发毛,至今想来还yǒu一点后怕。

  “围困!”叶凡道。在场的重要人物分头行dòng,排列开来,各自手持帝器对准了须弥山。

  四五件古之大帝的兵器齐现,在这里浩荡了出惊天dòng地的威压,不过叶凡却没yǒu让人轰击,因为彼此现在都是极为忌惮。

  “我再问一次,是否放我弟子归来?”其音隆隆而dòng,响彻云霄。震的附近许多圣者一阵摇dòng。忍不住骇然。

  圣体金色血气滚滚,气贯霄汉,眸子中的光束冰冷的如同刀锋一般。让人胆寒。

  “他是我fó界yǒu一果,不能流落在外!”大孔雀明王意志坚定,根本就没yǒu一丝dòng摇。

  “阿弥陀fó。善哉,善哉。”老僧摩柯元神还是遭创了,不修养个数十上百年难以恢复到巅峰,他亦表明了态度。

  “那并非阿弥陀fó的道,你们当年不是将那个大魔赶下山了吗,而今为何又将这种传承者掳来?”姬紫月开口。

  “这朵花于过去绽放,于现在绽放,于未来也要绽放,这一种fó门的果。与你们无关。”摩柯shuō道。

  大寇都是性情中人,yǒu人喝道:“我只知他是叶凡的弟子,而今却被你们强行镇压在须弥山,度化为仆奴,这是什么道理?退一万步讲,你们已经得到那些传承,为何还不放他下山!”

  “这种法不容他带下山。zhōng生都只能被止步于古刹门前!”老僧毫不退让。

  “真的不放?!”叶凡的声音冰寒了下来,神色冷酷。

  “皈依fó门,化去他的劣根,度尽红尘气,他自此超然世上。这是一场大功德。施主请回吧,莫要逆天行事。我fó慈悲,只度yǒu缘人。”摩柯经历刚才一劫,反而神色淡然了下来,这些话语着实激的许多人大怒。

  “杀!”叶凡只yǒu这样一个字,fó讲慈悲,他讲杀伐,在须弥山前果断选择出手。

  即便知道fó门水深,但也无惧,不打出个天崩地裂来,什么条件都没法谈。

  叶凡挥dòng杀剑,向着须弥山劈去,dòng用极道的力量镇压。

  同一时间,虚空帝镜发光,晶莹剔透的镜面照射出了盖世神芒,横扫须弥,震的雾霭崩溃,信仰之力沸腾。

  另一边,神蚕公主、老不死等也分别催dòng九色仙衣还yǒu吞天魔罐展开了凌厉的攻伐,大举进攻须弥山。

  然而,须弥山上并不简单,古之大帝的法阵复苏,震撼万古,整座山体密密麻麻,纹路炽盛炫★目,彻底封山。

  而且信仰之力在凝聚成形,化成了一尊巨大的古fó,巍然矗立在那里,宏大无比,俯视苍生万物。

  这两者一叠加防御力竟然大的惊人,宛若真的yǒu一座古帝复苏而在守护此地! ▲
  “是阿弥陀fó的念力种子吗?!”神蚕道人睁开醉眸,射出犀利的芒,扔下酒葫芦,一眨不眨的盯着。

  这尊大fó出现的很诡异,绝世强大,像是一尊帝影与大阵凝练在了一起,恐怖滔天。

  姬紫月轻叹,他们曾见识过灵宝天尊的阵图与四柄杀剑相结合的威力,而今此地竟然yǒu异曲同工之妙,降魔杵沉浮,加入了进去,亦凝练在了一起,恐怖绝伦。

  而这个时候,大雷音寺整体发光,那枚舍利子洒落出阵阵光雨,竟也yǒu融入阵中的趋势。

  短时间难以攻下须弥山,这个地方固若金汤,yǒufó陀烙印在流转!

  不久后,众人停止了攻伐,催dòng帝兵消耗很大,不能无限制的进行,他们决定围困须弥山,封锁这里,将它与外界隔绝。

  大孔雀明王与摩柯攻不出来,守山yǒu余,攻击不足,前面已经yǒu了血的教训。

  “我来!”神骑士上前,直接登临须弥山前,通体刹那间光芒万丈,爆发出了恐怖的气息!

  <<遮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