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北极仙地


  广袤的冰原,一眼看不到边,白茫茫一片,到处都是冰川,寒冷刺骨,呼出的气会立刻冻成冰渣。

  在这里很难见到生灵,最北莫过此地,一片苦寒,除le皑皑白雪与连绵起伏的宏大冰川外,再也见不到其他。

  叶凡徒步前行,以他而今的修为再也不用如过去那般小心翼翼le,大可一路笔直、放心而进。

  路上,他见到le一些巨大的遗迹与冰殿,并不值得驻足,径直来到le冰原的中心——北极。这是一片可怕的场域,空间扭曲,各种斑斓雾气弥漫,光彩错杂灿烂。

  这片特别的“域”不算小,半径能yǒu数百里,在过去叶凡到此后只能止步le,强行向里迈步注定会被绞裂,金身破碎。

  而今,他几乎快踏出那关键性的一步成为大圣le,这片场域自然再也拦不住他,可以从容的走进去。

  雾霭扩散,形成le以巨大的漩涡,不停的转动,从远处雪山上滚落下来的山石等坠入当成刹那就会成为齑粉。

  叶凡镇定自若,长袖飘飘,背负仙剑,身心空灵,来到le北极中心禁地,驾临这片冰原上最神秘的古地。

  “呜呜……”

  各种异啸声传出,在这雾霭漩涡间yǒu碎骨、yǒu石碑、yǒu折断的兵器,属于过去的强者,随着强烈的场域而动。

  这些对他人来说可能会yǒu很大的麻烦。但是对于体质天生强大的叶凡来说却算不得什么,场域射出的丝丝缕缕的彩光劈在他的身上,发出阵阵铿锵音,难以伤他。

  最终,他来到le目的,并未发生任何意外。

  这里yǒu一口巨井,粗而深,望不到尽头,浩大壮阔,许多杂乱的光围绕着它旋转。这是漩涡的根眼。

  各种冰渣飞溅,五光十色,yǒu阵阵可怕的神秘波动,比外界强大le数十上百倍,从深井中绽放出一道道炫目的光,氤氲蒸腾。

  这便是诞生北极仙光的古老仙地,十万年才yǒu一缕冲霄而上,很难捕捉到。

  叶凡蹙眉。他在这里并未见到涂飞。更未见到昔日那个与老疯子同一年代的老妪,古井中仙光更烈,可怕的太阴真精与磁光。成河成海一样的喷涌,一般的强者进去会立刻成为齑粉。

  禁域内yǒu古碑警示,非圣人不得入内。

  叶凡都已经进来le。到le深井这里自然没yǒu退缩的道理,抬脚一步就进入le井中,向下坠落而去。

  冰窟下,色彩斑斓,光华如水雾一样蒸腾,冰寒刺骨,成百上千的尸体沉浮,大多都已冻裂,成为碎块。随漩涡一起转动。

  这些人身上的服饰很古老,年代不同,几乎都是古人,早已死去也不知道多少万年le。

  yǒu不少都是圣者,看的叶凡直蹙眉头。

  他直入地下三千丈,沉入le到le巨井深处,各种精气如海河奔腾。波动更加的剧烈,依然未到底。

  直至深入万丈远,他才降落在一片空旷的地上。

  地下的世界并不昏暗,被各种飞舞的光照耀,一片通亮。看起来如一个神之国度。

  地下yǒu许多遗迹,其中yǒu一道巨大的石门立在最中央。而今打开le一道缝隙,太阴之精与磁光等正是从里面冲出来的。

  连叶凡都承受le一定的压力,盯着可撕裂圣人的波动,一步一步到le近前,盯着这对宏伟的石门。

  “仙府!”

  他在上面看到le一个匾额,见到le这样两个字,顿时一怔,打量这片地下古建筑区,顿时yǒu觉得风格yǒu些眼熟。

  在此转le一大圈并未发现什么,他再次来到门前,缓缓用力,在咔咔声响中推开le巨门,迈步走入。

  冰寒刺骨,杀气袭体,简直可以将一般的圣人冻裂,毁灭于此,巨门的背后是这般的可怕。光束交织,神精澎湃,灵气如海,简直■像是来到le一片狂暴的仙域世界。

  叶凡举步维艰,盯着莫大的压力行走,贯穿过去数十里,才走出来,ràng他长出le一口气。

  出乎意料,前方不再冰寒,没yǒu太阴之精,也没yǒu各种光■飞舞,yǒu的只是死寂,他像是来到le开天辟地前。

  这是一片灰蒙蒙的世界,入目是断山、裂谷、河床……一片昏暗,无比的萧寂,没yǒu一点生命波动。

  可以看出,昔日这里应该是一块神土,但曾遭遇le一场浩劫,将一切生灵都毁掉le,只剩下le废墟。

  “轰!”

  叶凡踏入一片谷地时,炽盛阵纹闪烁,将他震飞,ràng他肌体崩裂,差点炸开而形神俱灭。

  这是什么地方?!

  他不得不震撼,强大如他,可力压初阶大圣,在这个地方竟然差点殒落,传出去谁都不会相信。

  这片谷地很普通,是一片废土,当年发生过激烈的大战,早已被打残。

  可正是这样,就差点ràng叶凡饮恨,遗留在这里的一小块残缺阵纹而已,光想想就ràng人头皮发麻。

  叶凡驻足,在这个地方仔细搜索,认真查看,刚才几乎裂开他的阵纹太诡异le。

  细看之下,他越发的惊悚★。

  只yǒu一米见方的一块残缺纹络,快要磨灭le,暗淡没yǒu光泽,伤完他后更是半毁,很难存于世间le。

  “大帝阵纹!”叶凡沉声自语,这得出le这样一个结论。

  这是一角残◎★。

  只yǒu一米见方的一块残缺纹络,快要磨灭le,暗淡没yǒu光泽,伤完他后更是半毁,很难。

  zhīyǒuyīmǐjiànfāngdeyīkuàicánquēwénluò,kuàiyàomómièle,àndànméiyǒuguāngzé,shāngwántāhòugèngshìbànhuǐ,hěnnáncúnyúshìjiānle。

  “dàdìzhènwén!”yèfánchénshēngzìyǔ,zhèdéchūlezhèyàngyīgèjiélùn。

  zhèshìyījiǎocán缺的阵纹,且在大阵中是一个非同一般的节点,保留至今,即便残缺的这么厉害,还是能伤大圣!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竟然曾密布yǒu大帝阵纹,结果却被打成le焦土,如此强大的神纹都不复存在le。

  放眼望去,赤地无疆,焦土万里,寸草不生,山峰折断,大地开裂,即便yǒu大帝阵纹守护都毁成le这个样子,那得是多么强大的力量?

  难道发生过帝战不成,这未免过于惊人。

  叶凡眉头深锁,嗡的一声轻响。其眉心飞出一口鼎,悬在头上,垂落下一挂挂星河般的光芒,将他护在当中,以防万一。

  他向前走去,探查这片世界,到le最后他轻语:“若生机勃勃,若草木丰盛。岂不是与中州的仙府世界很像。”

  尤其是外面大门上那“仙府”二字。其风格更近中州的那片净土。

  两者yǒu什么联系?叶凡心中怦怦剧跳,觉得模模糊糊地猜到le真相,仙府二字寓意深远。

  他快速向前走去。想要求证,然而就在前方,一片混沌澎湃。他到le这个小世界的尽头,前路断le!

  显然,yǒu些断山、yǒu些大裂谷是在这个地方生生被截断的,被止住le前路,原本的小界被毁le。

  “可惜le,大帝级的剧战毁掉lesuǒyǒu线索,不过倒是可以去中州的仙府世界继续求证。”

  叶凡仔细寻找,不想错过每一个地方,终于在一片破败的裂谷中。发现le一条道路直通混沌深处。

  他向前走去,这是一条羊肠小径,将他带到le一个如同混沌气泡的小洞天内,方圆不会超过数里远。

  这个地方阵纹密布,密密麻麻,道路被锁死le,全都是大圣级的法阵。稍一触发必然会引动最为狂暴的攻击。

  叶凡手持仙剑,并未立刻劈斩,而是向前凝望,感觉到le诧异,一种最为神圣祥和的气息扑来。

  那里yǒu一团仙光。朦朦胧胧,包裹着一个人在沉浮。与大道融合,经文轰鸣,震耳欲聋,ràng人深省。

  “那是……北极仙光!”

  叶凡吃惊,传说十万年才出现一缕,而今suǒ见可不止一缕那般简单,最起码超过le十缕,将一个人影缠绕住le。

  每一缕都像是一头灵龙,长达数丈,上下翻腾,仙气蒸腾,气机惊世。

  “涂飞!”

  叶凡轻呼,那被包裹的人正是涂飞,多年过去le他依然如故,被封在玄冰中,一动不动,被仙光滋养。

  另一股生命波动引发le叶凡的注意,此地几乎可以说是一个混沌气泡,是人为开辟出来的,一道身影在雾气包裹下很模糊

  这是一个老妪,她身上亦yǒu北极仙光,看样子是完全炼化掉le,只yǒu些许光华在肌体表面流动。

  在其头顶上方,yǒu一个青金塔,闪动光泽,与她交融在一起,沉沉浮浮。

  “是她,不是化道le吗?!”

  这是与老疯子同一时代的老妪,当年他来这里时分明看到她似乎在化道,而今怎么还活着,且血气旺盛如海,隐在体内。

  “年轻人你又来le……”一道神识传来,绝对是大圣巅峰,波动如海。

  老妪依然闭目,并未动一下,似是不方便行动,只是这样传音。

  “见过前辈!”叶凡行礼。

  “你的进境ràng我惊讶,这天地终于又是大变回来le。”老妪感叹,像是yǒu无尽的心绪。

  老妪未死,而她suǒ得到青金塔是一件破sǔn的太古祖器,一人一器这次都得到le仙光滋养,前者增加le寿元,后者亦恢复le,逐渐无暇。

  相传,十万年才能飞出一缕仙光,可是他们却yǒu莫大的机缘,在开辟这被截断的神秘地时,凿出le这片狭小的空间,得到le二十几缕仙光。

 ● “这是什么地方?”短暂的交谈后,叶凡直接问道。

  “这是一条路,我只凿出le一段。”老妪道。

  “路,什么样的路?”叶凡一震,越发觉得与自己suǒ猜接近le。

  “这是数百万◎年前的成仙路,我在尝试恢复,重新开辟出来。”老妪答道。

  各位大帝,求8shanmen。十二月第一天,请兄弟姐妹支持,辰东拜谢。

  。

  。

  。

  <<遮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