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古代仙路


  成仙路?叶凡心zhōng震撼,即便心zhōng有所怀疑,此地可能与仙有关,但还是忍不住吃惊,竟见到了这样一条路!

  老妪要重辟旧路,凿穿混沌,再现古地,还原这片小世界未崩坏前的样子。

  毫无疑问这很艰难,混沌毁掉了这里的一切,而今一片荒芜,这片净土被彻底截断了。

  数百万年前的成仙路,那是太古初期,还是神话时代末期,不可考证。有人在这里要打进仙域,崩断了这片小世界,造成了这幅景象。

  “那些人谁?”

  一个又一个名字浮现在叶凡的心头,是古天尊,还是神话时代末期的天庭帝尊,亦或是不死天皇?

  毋庸置疑,踏上成仙路的人必将震古烁今。

  只是不知道是失败了,还是成功了。看此地的样子,大帝阵纹都磨碎了,成仙路亦崩断,当时肯定异常激烈。

  “终成为了过去……”叶凡一声轻叹。

  想进入仙域,需要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还□要有强大到逆天的实力,缺一不可!

  这一世的成仙路在哪里开启,没有一人可以真正确定,此地也只是一处不朽的遗迹,见证了前人的辉煌,以及落幕后的凄凉。

  老妪所能做也只是开辟混沌,还原昔日○的这片净土世界,找出数百万年前那条成仙路留下的蛛丝马迹。

  不可能从这里进仙域了,时间更迭,地点自然也就变了,但这个地方无疑是一处宝藏,蕴有仙光。

  “当年的人盖世无敌,定然是打穿了仙■域,不然不会有仙光落入这个世界。”老妪道。

  自然有理由怀疑,北极仙光是仙域的灵气,当年有人打破万古不破的壁垒,让那个世界的气息汹涌了过来。

  这些仙气或者瑞霞被封在了混沌zhōng。□漫zhǎng岁月以来,偶尔会溢出一缕,出现在外面的世界。

  “这是一个强大的人,得见了仙域!”

  叶凡轻叹,雪月清也踏上了成仙路,打破了壁垒,但是年老体衰、不复壮年辉煌,终是倒在了路上。没能进入那个世界。

  这个人又如何。会不会也是如此呢,击穿仙域,最后却喋血路上?这很有可能。因为这个地方彻底崩断了,大帝阵纹都几乎磨灭了个干净。

  叶凡看着涂飞,一声叹息。他知道这次来的还不是时候,涂飞的造化未尽,依然在蜕变zhōng,不适合带走。

  一道剧烈的神识波动传来,涂飞身不能动,口不能言,被封玄冰zhōng,但是神识却早已觉醒多年,此时复苏。激动无比。

 ■ “小叶子……真是你吗?!”

  “是我,来看你了。”叶凡轻语。

  “我现在是活死人一个,动不了,真想出去啊!”涂飞的躯体被仙光入主,未曾真正炼化,而今还不能动。

  “慢慢等就是●了,早晚有你出世的一天。”叶凡安慰。

  “那该千刀万剐的狗哪去了。我要宰了它!这个王八蛋,不靠谱的混账……”涂飞充满了怨念,本身就是个大嘴巴,这个时候自然管不住了,一顿乱喷。将黑皇骂了个狗血淋头。

  “鹏肉好吃,还是驴肉好吃?”涂飞的思维不能以常理度之。刚还在骂黑皇呢,下一句就是吃的了。

  “怎么了?”叶凡问道。

  “饿了。”

  叶凡:“……”

  “那些圣女你得手几个了,你可别都给祸害光了,做兄弟的不答应,给我留几个!”涂飞除了嘴巴大,神经也粗大,迅速又来了个神转折,让叶凡一阵无语。

  被困了这么多年,这家伙还是本性难移。

  “小叶子你不行呀,连姚曦都没搞定,瑶池圣女都一百多年没去见,浪费可耻啊!”大嘴巴又开始乱喷了。

  “刚醒过来,少操点心好不好!”叶凡头大。

  “我想喝悟道茶了。”

  “你爷爷的,思◇维正常点行不,别乱跳!”

  “黑皇还穿花裤衩吗,给他换张狗皮的!”涂飞又思维又飘忽了。

  “……”

  他的思维跳个没完没了后,终于沉默了下来,很是安静。好zhǎng时间后他才呜○wéizhèngchángdiǎnhángbú,biéluàntiào!”

  “hēihuángháichuānhuākùchǎma,gěitāhuànzhānggǒupíde!”túfēiyòusīwéiyòupiāohūle。

  “……”

  tādesīwéitiàogèméiwánméilehòu,zhōngyúchénmòlexiàlái,hěnshìānjìng。hǎozhǎngshíjiānhòutācáiwū咽,道:“柳寇死了……”他放声大哭。

  这才是他的真情流露,几个小土匪结拜,柳寇是他生死与共的好兄弟,结果他都未曾送上一程,心zhōng大悲。

  叶凡明白,涂天与老不死曾来过来这里,告★知了涂飞外界的一切,他心zhōng自然有伤也有痛。

  大哭了很zhǎng时间,涂飞才平静下来,慢慢与叶凡交谈,询问了很多事情,最后唉声叹气,恨不得立刻出去。

  老妪将涂飞收为了弟子,传◎给了他寂灭仙经,据传这很有可能是一位古天尊的道统,是从地下挖出的一块神碑上拓印下来的功法。

  涂飞这么多年来,zhǎng眠不醒也与此有关。这种环境,这种仙光,再加上这种功法,实在很适合他。

  最后,他们又谈到了成仙路上,老妪指出,那zhōng州的仙府世界也必然是一处曾经的正确地点,甚至有人从那里真正进入了仙域,因为至今那个世界未曾崩溃,也就是说古路当时没有崩断。

  “我要去那那里走上一遭,看一看最深处到底怎样。”叶凡道,当年限于实力,他不可能深入,在外围就被挡住了。

  在那个地方,不死天皇、太皇都曾埋身,有棺椁留下,却无尸体,他们出入过那个小世界,死也许不为真,去成仙才是真。

  叶凡在这里停留了三天,谈了很多往事,让涂飞情绪波动剧烈,杀天皇子、闯人族古路等,他都没有参与过,很遗憾,恨不得立刻出去。

  只是,他的功法太特别了,三天一过,他直接“寂灭”了,又陷入了沉眠,变成了活死人,开始了特别的修炼历程。

  鹅毛大雪纷飞。叶凡告别涂飞与老妪,离开了冰原,冒着风雪一路向南。

  最后,他回到了东荒,进入青蛟王的小世界。

  青蛟王在天地未变前就逝去了,而今这里有孔雀王、赤龙王坐镇,统领妖族,倒也无人赶来欺惹。

  寂静的山峰。松林深处有一座坟。孤零零,土包不是很大,立有一块石碑。刻着秦瑶这个名字。

  清冷的风吹来,落叶飘零,叶凡觉得身体很冷。静静的站在坟前,放下手zhōng的花,这个地方顿时有一片又一片白色的花瓣飞洒,看起来很凄凉。

  叶凡坐在冰冷的地上,一个人呆了很zhǎng时间,说什么呢,时间逝去,人已经归于黄土zhōng,再也不能回来了。

  修士的一生。不仅要经历很多生死血战,更是要面对许多亲人朋故的生离死别,越是强大的修士日后所要面对的越多。

  松涛呜呜,此地很凄凉,孤零零,只有这样一座孤坟,让人伤感。

  也不知过了多久。叶凡才站起身来。风大了,松涛阵阵,似悲咽声,如泣如诉。

  他混着一道大风,冲出了青蛟王的小世界。并未去见赤龙道人、孔雀王等,只想离开这里。全力奔行。

  “这是谁撒的花?”一个女子出现,正是昔日的金燕,而今成熟了很多,看着远处消失的那道风,道:“是那个人来了吗,秦瑶姐姐,你曾念念不忘的人来看你了,听说他快无敌天下了。”

  “我哥哥金羽死了,苦竹大哥也因斩道而亡,他们三个如今只剩下了白凤大哥,如果能有选择,我们的路会有怎样的不同?”金燕离开了这座山峰。

  叶凡而今是一个可斩初阶大圣的人,实力强大之极,又修有行字诀,拥有天下极速,即便大地疆域浩瀚,但以他而今的修为来说也算不得什么了。

  他并未使用阵台,直接迈开双腿,挥霍一身的旺盛血气,冲向zhōng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放缓速度,他已经进入zhōng州地界,让自己的心绪慢慢平静了下来。

  成片的山脉起伏,如一条条螭龙在蛰伏,阵阵紫气蒸腾而起,宛若一片腾仙之地,壮阔而又不失秀丽。

  这是奇士府所在的仙山,壮丽多姿。

  叶凡径直走了山门,到了这里回忆起很多往事,一个个人杰凭实力冲关,进入奇士府,唯有他守在外面,不曾入内,吃了齐祸水的坐骑,射杀了燕云乱,更是对阵王腾。

  “咦,这个人谁,看着怎○么有点眼熟。”

  而今的奇士府,虽然送走了一些人杰进入星空,但是并未关闭,依然云聚有五域俊杰。

  叶凡刚一进来,就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纷纷侧目,向这边看来。

  “他是……圣体叶★meyǒudiǎnyǎnshú。”

  érjīndeqíshìfǔ,suīránsòngzǒuleyīxiērénjiéjìnrùxīngkōng,dànshìbìngwèiguānbì,yīrányúnjùyǒuwǔyùjun4jié。

  yèfángāngyījìnlái,jiùyǐnqǐleyīxiēréndezhùyì,fēnfēncèmù,xiàngzhèbiānkànlái。

  “tāshì……shèngtǐyè凡!”有人认出,惊叫出声。

  顿时,奇士府内引发一片喧哗,许多人出现,向这个方向观望,而今叶凡的名头太大了,连须弥山都差点给平掉,其他事就不用说了,始一出现自然会引发轰动。

  “真的是他,听说他目前已快成为大圣了,而自身更是能斩初入大圣者,杀遍人族古路无敌,重返北斗。”

  奇士府内,有昔日与叶凡一代的人,见到他后不禁苦涩,他们的境界与之相比,已经落后了一大截,像是两代人般。

  “叶前辈,人族古路上都有什么呀?”一个很有灵气的小姑娘跑过来,才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zhǎng的像个瓷娃娃,一点也不惧他的威名。

  “前辈,你给我们讲讲古路上的事。”另一些年轻人也围了上来。

  这已是下一代人,与叶凡他们这一辈相差了百年以上,正如当年的他们,同样的朝气蓬勃。

  不过,当zhōng有十二三岁的娃娃,还是让人忍不住惊异的,想必资质定然极为出众。

  叶凡细看了几眼,发现这个瓷娃娃般的女孩,与在西漠兰陀寺见到的小沙弥差不多,根骨极佳,天资超凡,世所罕见。

  “你是谁家的孩子?”叶凡和颜悦色的问道。

  瓷娃娃很娇憨,道:“我娘和叶前辈是旧识。”

  呼唤8shanmen,月初恳请各位大帝支持,迫切需要各位的援助,请将保底8shanmen投给遮天吧,感谢兄弟姐妹。

  。

  。

  。

  <<遮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