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中州仙府


  瓷娃娃天真烂漫,一点不因叶凡是比肩大圣的强者而胆怯,语态娇憨,纯真自然。

  叶凡注意到了她雪白颈项上挂着的长命锁,心中了然,知道她了是谁的后代,不禁有些感慨。

  长命锁以紫金打磨而成,虽然bèi刻意掩盖了光泽与非凡处,不是那么的出众了,但是那种祥和气息还是可bèi感知到。

  这块锁了不得,是佛陀铸造降魔杵的余料,bèi西漠众菩萨等打造成了保命锁,遗落zài外,曾bèi中皇向宇飞佩戴,而后落入段德手中。

  最后,叶凡、雨蝶公主、东方野zài仙府世界偷袭,撂倒了无良道士,将他洗劫了个干净,长命锁落zài了雨蝶的手中。

  “公主她还好吗?”叶凡问道。

  “我娘很好,曾经多次提起叔叔,让我要向你学习,努力修行。”瓷娃娃很开心的说道。

  中州有四大皇朝,zài其下还另有九大王朝,有诸子百家,雨蝶公主是九大王朝安平国的继承者,而今已成为女王。

  叶凡昔日救过雨蝶,曾bèi赠予一卷古经,阐释自然大道的奥秘,疑似一位人族大帝晚年所著,让拙峰的李若愚如获至宝,而叶凡自己也曾深受启发。

  雨蝶为中州有数的美丽女子,bèi好事者排zài第三位,zài这片大地上有无尽的追求者,于同代中人气很高。

  当年的惊艳少女而今已成为人母,叶凡只能感慨,岁月匆匆!

  “我娘说了,要是能见到叔叔,一定要好好的请教,还要请到家lǐ去做客。”瓷娃娃大眼睛很亮,稚声稚气。

  叶凡笑了,摸了摸她的头,这个hái子很可爱。

  事实上。这个小女娃真的是一点也不认生,向叶凡请教了很多问题,更是问起了星空古路上的事。 □
  旁边一群人很羡慕,最后同为年轻一代的修士都围了上来。很是热闹,对传说中的圣体充满了好奇,一口一个前辈的询问。

  远处,一群修道近两百年的修士默默无语,这些人经历过叶凡的时代,见证了他▲是如何崛起的,再回首。恍若一梦,而今全都不同了。

  他们自然都是天才,名动一方,可是跟现zài的叶凡比较起来,暗淡了太多。斩杀天皇子,踏上人族古路,与大圣争锋,一怒要平须弥山。这些哪一件不是震惊天上地下的大事?

  “岁月啊,真是改变了太多!”一些人默默叹息。

  有的强者年岁并不大,但目睹这百年风云后。竟生出了要退隐之心,不愿于这乱世奋争下去了。

  叶凡与这群年轻人说○了一些路上的事,便走向奇士府深处,他要找老府主询问一些情况。

  可惜,他未能如愿,老府主也消失数十上百年了,早已不zài此地,扑了个空。

  “叔叔,我请你喝酒。”瓷娃娃跑来,拉着他走向●○一个小酒肆。府中群山秀丽,道路边上桃huā盛放,清香扑鼻。

  小家伙很好学,请教了很多修行上的问题,而后仗着胆子让叶凡教她一器破万法之术,很是紧张。

  叶凡笑了。道:“罢了,就传你道经★一卷吧。”

  别的经文,他还不好乱传,毕竟分属于瑶池、姜家等,惹是随便传出去会出大问题,道经就不存zài这种顾虑了。

  瓷娃娃顿时欢呼,用力握紧了小拳头,显然小丫头就是想讨教这卷经文的奥义。

  叶凡一指点zài了她的眉心,而后留她一个人zài此思忖,站起身来,向远处走去。

  “叔叔,仙府世界lǐ好热闹,这么多年来域外诸圣来往个不停,全都zài探索,你不去吗?我和一些朋友也要进去呢。”小丫头zài后面喊道。

  “你们先去吧,我随后就到。”叶凡回应,他知道瓷娃娃想进去,又怕发生意外,很希冀他能相护。

  叶凡来中州的最大目的就是进仙府世界,所以并没有拒绝,故人之后能照拂一二自不容推辞。

  他换了一个酒家,见到了一些眼熟的人,料想是昔日的同辈修士,相谈之下果然如此,聊开话题后,bèi询问时他倒也不介意向这些人说了一下这些年的经历。

  “叶兄而今名震天下,杀的域外诸圣都不敢造次,而我等却还一事无成,道行不精,真是白白蹉跎了岁月。”

  “说这些无用的作甚,叶兄还记得我等那就请多喝酒,饮个痛快。”

  过了起初的拘禁,众人倒也放开了。叶凡从他们口中倒也了解到了不少事,北斗星域真么多年来的风云动荡尽入心中。

  多年过去了,仙府世界内莽荒气息不变,蛮兽横行,异禽出没,而深处更是已经诞生了强大的圣者。

  这么多年来,这个世界早已对外开放,首先是古族发难,因为听闻不死天皇埋葬于此,有其神祇念。

  而后是域外诸圣降临,洞悉这lǐ可能与昔日的成仙路有关,一个个全都赶至,要查个究竟。

  数十载间,你来我往,诸雄出没,探查到了不少秘密,但是对于最深处依然难以涉足,那lǐ是一片禁区。

  “叶前辈会来吗?”

  这是一群年轻人,共有六七名,不断回头向后观看。

  “放心好啦,叶叔叔来了。”瓷娃娃打包票,因为她听到了暗中的传音。

  叶凡的确进来了,答应为他们护法三日,然后便将离开。

  猿啼虎啸,苍龙横空,巨鹏展翅,这些年来此地的生灵越发的强大了,天地规则的改变让这lǐ也更为适合修行,胜过外界。

  第一日,这些年轻人就遇到了危险,bèi一只上千丈的蜈蚣追击,毒气如云雾般喷薄,追杀的他们逃亡了数千lǐ,险些遇难。

  叶凡没有出手,静看他们逃生,不到关键时刻不露面。

  终于,这些朝气蓬勃的面孔知道了厉害,不再贸然闯进,仅zài外围区域历练。再也不好高骛远。

  时间一晃三天就过去了,叶凡露面,道:“如果愿意,我带你们进最深处走上一◆趟。但算不得历练了,也只是让你们长些见识。”

  “好呀。”一群人欢呼。

  叶凡向着不死天皇陈棺处走去,他已经听闻,神祇念消失了,有人说那恶念磨灭zài了岁月下,也有人说他逃了。

  而不死天皇的那张人皮,bèi几大古皇族经过多方交涉、自人族手中迎请了回去。供奉于最高神庙。

  这个地方空了,万丈玉台,混沌茫茫,如瀑布般垂落,可是昔日的天皇古棺、人皮、神祇念等再也寻不到了。

  “这样也好,不然这神祇念作乱,总会出大麻烦。”叶凡自语。

  真的是恶念也就罢了,若是最后光头。他呼唤前世,让真正的不死天皇觉醒,那将是天上地下无敌。横扫万灵。

  “不死天●皇太过恐怖,连生死都几乎成迷。”叶凡轻叹。

  昔日,不死天皇殁,葬zài了紫山中,万族皆知。然而,事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也不知道过去多少万年,这lǐ又出现了其棺椁。

  一个人怎么葬了两★次?先埋于紫山,后下棺于这lǐ,这期间有段时间差。那时不死天皇多半未死!

  种种迹象表明,他葬于紫山后又复活了,身体涅槃,再现于世,而后到了这lǐ,开辟成仙路。要打进仙域中。

  叶凡离◇开这lǐ,一路向仙府世界深处而行,这片空间很大,动辄以万lǐ为跨度,疆域广袤无边。

  “杀……”

  喊杀震天,zài这片净土深处,出现了一片浩大的战场,寸草不生,魔云滚滚,煞气滔天。 ★
  正是这个地方,也不知道拦住了多少人,几乎诸圣都过不去,bèi至强的杀念所阻挡。

  黑雾翻滚,杀意惊万古,昔日这lǐ定然打了个天崩地裂,有大帝残纹留下,焦土上没有一点生机。

  影影绰绰,可以看到很多到身影zài雾霭中大战,这是太古前留下的残影,历经无尽岁月都未曾磨灭。

  很难想象,那一战到底有多么的可怕,千军万马化成劫灰,留下了磨灭的怨愤与杀气,烙印zài这片破碎的山河中。

  “不死天皇!”

  有人怒吼,声音震动天地,即便过去了万古,还震的人双耳嗡嗡作响,可以想见当时一吼多么的惊人,气壮山河。

  叶凡怔然。而瓷娃娃等一个个面色苍白,全都惊悚,他们虽然年轻,但是对太古的皇自然听闻过,此时听到这种暴喝,心神皆颤。

  “他真的zài此开辟过成仙路?”叶凡自语,越发的笃定。

  他让几个hái子呆zài这lǐ,不要乱闯,而后自身化成一道虚影,围绕着这片浩大的战场开始丈量,仔细观看。

  必然是一场天大的浩劫,大帝阵纹都崩碎了,这是强闯成仙路所致,还是两位太古皇大战的结果?!

  连叶凡都摸不准了,这片战场太过可怕了,而今的法则与怨气等虽然磨灭了大部分,还依然有少许不散,造成了这等声势。

  也正是因为如此,诸圣bèi阻挡zài此,九成的人都过不去,仅片刻间叶凡就发现了不下十八位圣人zài此徘徊。

  有古族,也有域外的贤者,一个个都很强大,zài此探查。

  “几个乳臭未干的小东西怎么也进来了,就不怕死无葬身之地吗?”一个异域圣者走来,看到了瓷娃娃等人,眼神妖邪,烁烁发光。

  来者自然外放的强大的气机扑来,压的瓷娃娃等人骨头要断裂,几乎立刻就要跪下去。

  “你有什么问题吗?”叶凡无声无息而来,冷漠的盯着他。

  “你……你是人族圣体?!”这名异域强者声音发颤,蹬蹬蹬倒退,赶紧行了一个大礼,而后一句话也不说,匆匆远去。

  附近诸圣都知晓叶凡到了,顿时引发一阵不安,众人向这边点头,但都敬而远之,迅速退后,将这快地方让了出来。

  叶凡并未耽搁,身体绽放黄金光,撑起金色的圣域,带着几个年轻人一起步入了战场,竟然穿行了过去。

  这一景象,惊的许多圣者目瞪口呆。

  “道友果然非池中物,而今风采绝世。”

  叶凡刚一出来,就见到了◆一个熟人,浑拓大圣这个劝架王笑眯眯的向他打招呼,一脸和善之色。

  再一看,战场的这一边有几身影,没有一个是弱者,竟然全都是大圣,他们正zài神色凝重的盯着前方的景象!

  “那是什么,难■道是遭劫的仙?”有一人开口,声音都zài颤抖,显然也是一个后来者,还不明此地情况。(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