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荒塔,存世时间到底有多么久远,追溯漫长的岁月,它的源头在哪里?这件古器真的过于神秘。

  仙钟,同样离奇,竟然诞于昆仑,蕴含诸tiān万秘,神鬼莫测,而帝尊的绿鼎也是在昆仑而生,烙下le成仙的碎片。

  白色云雾流动,没到人的膝盖处,这片古大陆上一片嘈杂,人们惊憾于过去的种种,神话时代过于久远,留下le诸多不解之谜。

  tiān宫中敌对的气氛缓和le,昆仑遗族收起le黑色的人皇印,不再动手,诸多大圣重新坐下来,相商应对成仙路开启的各种规则秩序。

  “若是举世成仙,没有什么可说的。可若是有时间限制,只能有部分人踏入仙域,那么只得一战定出个结果le。”

  “我建议,持有帝器的传承可以多占有几个名额,保证tā们的道路畅通。”

  “凭什么?!”立刻有人反对,并不是每一位到场的大圣都有极道古兵。事实上,即便望穿诸tiān万域,也仅少数人拥有而已,古之大帝可以数的过来。

  “自然是凭实力说话,不然你我各持古器到域外去走上一场,看一看人如何落幕。”血凰山的老族长冷漠的说道,自然是tā持古皇器,而那个人持传世圣兵。

  这样的对决会有悬念吗?毫无疑问,将会一面倒,不会有任何奇迹发生!

  在中央tiān宫中,一切都是如此的**裸,涉及到le成仙的希望,大圣坐下来相商,全都在针锋相对,要为己族着想。

  在残酷的事实面前,一切都要斤斤计较,这等时刻若是高风亮节,那只能会被人认为是蠢货,为本族争取到最大的利益才是关键。

  “有帝器le不起吗。到时候只要我族出现一尊准帝,一切都将不一样,帝器说不定都要易主!”一尊吞神鼠阴冷的说道。

  这尊大圣很特别,并未化生人身。獠牙利齿,目光绿油油,是一头银色的神鼠,通体像是有银焰在燃烧,炽盛夺目,能有巨象那般大。

  “是吗,到现在为止只见到人族出le一个准帝。期待你族的大帝驾临!”有人冷冰冰的回应,毫不在意。

  “老朽亦认为,按持有帝器与否来划分成仙路上的名额不妥,当按种族来分。”一头貔貅开口,吞吐云雾,进化成le祖龙形,看起来很是恐怖。

  “诸位还是先别争这些le,订立法度。并不是分赃大会,还是先说一说眼下的严峻形势吧。”另有人开口。

  “不错,目前北斗风波不宁。我看还未等到成仙路开启,就快将这片大地打沉le,是得需要个章●程。将一些不安分的因素抹除,比如说人族圣体,杀金乌族,灭须弥山,这种危险分子总是挑起纷争,是不是要镇压一下?诸位觉得如何,我认为很有必要!”

  一位被称作枫姥姥的老妪开口,满脸褶皱。纹络都能夹☆●程。将一些不安分的因素抹除,比如说人族圣体,杀金乌族,灭须弥山,这种危险分子总是挑起纷争,是不是要镇压一下?诸位觉得如何,我认为很有必chéng。jiāngyīxiēbúānfèndeyīnsùmòchú,bǐrúshuōrénzúshèngtǐ,shājīnwūzú,mièxūmíshān,zhèzhǒngwēixiǎnfènzǐzǒngshìtiāoqǐfēnzhēng,shìbúshìyàozhènyāyīxià?zhūwèijiàodérúhé,wǒrènwéihěnyǒubìyào!”

  yīwèibèichēngzuòfēnglǎolǎodelǎoyùkāikǒu,mǎnliǎnzhězhòu。wénluòdōunéngjiá住米粒le,说起话来阴嗖嗖,一看就不是易于之辈。

  她说完后,看le一眼大孔雀明王,又看le一眼金乌族大圣,显而易见这是要统一战线。

  人心难测。有时很险恶,也容易动摇。这么多大圣在座,若是真能说动几个,尤其持有古皇器的大族,那说不定真能灭le人族圣体。

  可惜,大孔雀明王面无表情,一语未发,没有任何言语。

  事实上,她倒是想将叶凡超度掉,但是通过那一战明白,想撼动数件帝器谈何容易,那是一个强大的联盟!

  且,而今老僧摩柯被那花和尚拉去le,成为letā的护法王,有事没事都在帮tā擦屁股呢,认为那是佛门的转世神迹。

  金乌族大圣神色阴冷,tā自然要表态,阴恻恻的道:“人族圣体骄横,有目共睹,此獠行事跋扈,手段凌厉而狠辣,杀我金乌一脉,还去攻阿弥陀佛大帝的道统传承,此等狂徒留tā何用,我等共讨,杀掉算le!”

  “你们这一族一而再再而三的的挑衅,当真想灭族不成?”就在这时,古金鹏出现,轰隆一声,双翅一震,扇进le两口石棺,落在枫姥姥与金乌族大圣的面前。

  龙马也出现,背着一口杀剑,虽然未出鞘,但是煞气腾腾,像是能够戮仙!

  叶凡惊讶,它们消失le很长一段时间,竟去炼剑煞le不成?那剑鞘内仿若真有大凶之器,将在场的人都给唬住le。

  “那就去外面走上一遭如何?”金乌族一个年轻的男子站le起来,刚才tā一语不发,而此时却镇定自若。

  此人气度不凡,身穿金色羽衣,矫健如龙,身子挺拔,拥有一头黄金长发,眸子闪动,熠熠生辉。

  众人都心中一震,面对帝器都有恃无恐,tā有什么倚仗?看来身份非同小可。

  “这是我族这一代的怀尊太子殿下。”老圣介绍。

  “相商而已,各抒己见,今日最好莫要动武,都坐下来谈。”有大圣和稀泥,劝阻双方。

  “不过是一件有缺的帝器而已,等我族大帝来le,什么外物都将没用!”金乌族的老者脸色阴沉似水,冷幽幽的说道。

  金乌族有准帝!

  一直以来都有这个传说,现在tā这样表态,应该假不le,这让众人背后升起一股凉气。一旦臻至准帝境界◎,那将完全不一样le,将彻底无敌!

  沾le一个帝字,将与大圣是tiān地之别,这道tiān堑无法逾越,想逆行伐帝,那是不可能的!

  这种人物若是发狠,纵然有你帝器在手也不行,总不可能★一直催动着,tā若是想杀你,有的是机会。

  要知道,当年盖九幽血气枯竭,年老体衰,都可以不倚仗帝器与持黄金锏的古族巅峰大圣对决,这是何等的惊人与慑世?

  故此,金乌族老圣话语一落毕,让众人都一阵心惊肉跳,而今若得罪金乌一脉,将来绝对有tiān大的祸患。

  不过,古金鹏、龙马等依然无惧,径直找le张桌位,化成人身坐le下来,诸大圣都对tā们背负的杀剑忌惮不已。

  时间■不长后,异样的气氛消失,tiān宫中又开始争论不休,各族强者全都从自身利益出发,定制法度。

  中央tiānquè,全都是一族之主,或者是大圣等,最差的也是圣人王,一般的圣人都只能在殿外聆听与发▲表意见,因为诸tiān万域来的人太多le。

  不久后,姜逸飞走le出来,将定立法则秩序的事情交给le姜族的一位老圣人,留那人在这里谈判。

  tā丰神如玉,超然出众,尤其是刚才曾与持人皇印的昆仑遗族对峙,威势慑人,这个时候出现自然引人瞩目。

  许多年轻的女子都目露异彩,窃窃私语,对姜逸飞的评价极高,即便tā真的不是帝子,恐怕也不会弱上一分。

  而后,风凰也走le出来,诸多大圣在殿中对峙,话语针锋相对,那种气氛太过压抑le,她也暂退。

  她带着五色面具,缭绕着一道道神霞,如蒙着一层神秘面纱的仙子,身段修长,婀娜挺秀,身在云彩间,美的不可方物,引人回首。

  在这块古大陆上,烟雾弥漫,殿宇楼台看起来非常的飘渺,如罩着一层薄纱,相对年轻一些的高手都在外面,并未去大殿那里。

  “姜兄,久闻大名,见面更胜闻名。”不远处,一个身着银色甲胄的男子站起,身上的战衣锃亮,如光焰跳动,英气逼人。

  在其旁边,还有一个女子,秋水为神玉为骨,身穿霞衣,空灵若仙,两人站在一起宛若一对璧人。

  正是那位有血肉的圣灵以及九黎皇朝的月灵公主,tā们坐在一个楼台前的石桌旁,此时都站le起来,一起向前迎去。

  “兄台过誉le。”姜逸飞微笑,同时向这tiān下间最美丽的女子之一月灵公主打招呼。

  “姜兄风采直追年轻大帝,我有幸见过一张古◆画,那是恒宇至尊的画像,看到姜兄后我真以为是大帝复生le呢。”

  生具血肉的圣灵将姜逸飞请到石桌旁,命人送上一杯神酿,并自我介绍,坦言tā是来自域外的圣灵,名为石中轩。

  姜逸飞、石中▲轩、月灵公主这样三尊人物坐在一起想不引人注意都不行,况且tiān宫外人山人海,自然是万众瞩目。

  “风族公主也出来le,久闻其名,十三岁开始便能开创不简单的秘术,不久前更是破解le该族石碑上的仙经谜题,当真是奇女子。”

  不远处,有人低语。

  月灵公主站起身来,将风凰请le过来,也坐在le石桌旁,一起论道谈古。

  片刻间,这里有十几人落座,个个头角峥嵘,全都是一族的绝顶人物,大多都来自域外,出自不同的种族。

  “不若我们多请来几位年轻的同道如何?”石中轩笑le,尽管体内神血被压制,但还是让周围的人感受到le一种莫大的威压,不敢临近。

  “唔,金乌◎族的怀尊殿下也出来le,不若一起请过来吧。”

  金乌族的这位殿下,神色平淡,看到这边有人招手,请tā过去,动用tiān眼一看自然是一凛,因为没有一个是庸者,tā大步走来。

  “金乌族秉□承tiān地大气运,自古至今都繁盛不衰,号称神鸟,居于tiān日中,是tiān帝之子,传说无尽,让人向往。”有人叹道。

  相传,金乌族是tiān帝的后代,体内流淌有无上宝血,这是tā们这一族能☆够无比强大的根由所在。

  不少人都将目光望来,希望怀尊太子能说明真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