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紫微星寻人


  天之村欣欣向荣,因为叶凡留下了太多珍贵的东西,几乎是“净身出户”,将昔日所得差bú多dōu留下了。

  bú说各种神料,单是《道经》轮海篇、《太阳仙经》仙台卷等就是一笔无价的宝藏。

  清晨,天之村的一群孩童迎着朝霞认真修行,一个个朝气蓬勃,尽显未来希望的力量。

  叶凡离去了,并没有带龙马等,除却神娃外,其余者dōu在紫微有过足迹。

  尽管bú是第一次横渡天宇,但是面对宇宙的浩瀚,还是忍bú住慨叹,人类相对于一颗星辰来说是尘埃,而星辰相对于宇宙来说亦是尘埃。

  从一片星域进入另一片星域,由尘埃中上的微小生物来完成,这称得上是一种壮举,故此也就有了生◆命是世间最伟大的奇迹这种说法。

  宇宙无疆,如一块巨大的黑幕,一颗颗星辰点缀在上,像是一颗颗钻石在闪烁。

  从宇宙星虚空中穿透而出,叶凡屹立于璀璨星河空下,眺望前方的那颗紫色大星,感受◇到了一种磅礴的威压。

  这是出过大帝的星辰,唯有如此才能会有这种强大的波动。

  相传,但凡出过大帝的星辰dōu很难毁掉,因为有他们的留下的本源道痕,亦有他们成道的法则守护。

  叶瞳当即眼睛就红了,泪水忍bú住滚落,无声的哭泣,他的父母、还有小姐姐、以及太多的亲人dōu死去了,一切dōu是源自金乌族的血洗。

  没有bú朽的传承,也没有长生的帝与皇,虽为太阳圣皇的后人,但是发生了太多的事,该族早已没落,法阵磨灭,帝器bú在,仙经遗失。走向了衰败的终点。

  “父亲、母亲、为我挡剑的小姐姐,我回来了!”叶瞳再也忍bú住,放声大哭,泪水成串的滚落。

  在叶凡、燕一夕、厉天的劝说下。他好久后才平静下来。

  一行人向前飞去,临近这处生命古地,神娃眨巴着大眼,道:“感觉有点熟悉,跟我的出生地有些相通处。”

  终于近了,临到这颗大星的上空,下方●的苍茫大地与以及壮阔的海洋已经可以在域外俯视到。法则光华闪烁,一片朦胧。

  “终于回来了,人yù道的两位中兴祖师就此重返故地,美女们颤抖吧,迎接最伟大的君王驾临!”厉天高声呼喝,神色振奋。

  燕一夕也露出激动之色,一走就是一百数十载,在他所经历的岁月中。倒是有绝大部分时间留在了北斗,重返故乡,心中怎能平静?

  时间太久远。连叶凡dōu快遗忘了,身边的厉天、燕一夕dōu是紫微◎星域的人,并非生在北斗,这是他们的诞生地。

  “近乡情怯!”厉天说道,慨叹离去多年,今朝归来,心情喜悦,但也有一些怅然,可是接下来的一句话却破坏了这种气氛,他自语道:“bú知道我当年的美女是否□xīngyùderén,bìngfēishēngzàiběidòu,zhèshìtāmendedànshēngdì。

  “jìnxiāngqíngqiè!”lìtiānshuōdào,kǎitànlíqùduōnián,jīncháoguīlái,xīnqíngxǐyuè,dànyěyǒuyīxiēchàngrán,kěshìjiēxiàláideyījùhuàquèpòhuàilezhèzhǒngqìfēn,tāzìyǔdào:“búzhīdàowǒdāngniándeměinǚshìfǒudōu嫁人了。内心忐忑啊。”

  “估计没人会想你,我们离开前,对于女子来说你可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燕一夕笑道。

  他们极速下降,下方是一片浩瀚无垠而又壮丽无边的山河。

  大地苍茫,广袤无边。巍峨大山耸入云霄,滔滔大河一跃几十万里,更有许多仙土灵气冲霄,紫雾蒸腾。

  这是一片瑰丽的世界,壮阔而又bú失秀丽,磅礴而bú失仙气,震撼人心。

  “我厉天大帝回来了!”

  “人yù道传承bú灭,将在这一世焕发盛彩!”

  当落在地面,灵气汹涌,如水如潮,尤其是这片地方更是特别,叶凡觉得有些熟悉,发现很凑巧竟然玄dōu洞八景宫所在地。

  “又是这个地方……”

  他忍bú住轻语,当年降临而下,就是因为落在这处山门外,被逼而与尹天德一脉结怨。

  “太清圣境八景宫,这可是一个好地方!”连燕一夕这个雅致的人yù道传人眼睛dōu亮了起来。

  “尹天德跑到星空古路上去了,跟他是没机会交手了,bú知道是否留下了什么东西。”厉天也摩拳擦掌。

  可惜,他们失望了,人去楼空,连所谓的八景宫被连根拔走了,什么dōu没有剩下。○

  “尹天德,一个在当年就拥有神禁的家伙,刚斩道就敢从大成王者手中夺神灵古经,将来绝对是一个bú世大敌。”燕一夕道。

  “师傅,我心有感伤,情绪波动剧烈,现在要渡圣人王劫了。”叶瞳说道■

  大悲大喜,心绪激烈冲荡,让叶瞳难以压制这种波动,他忍bú住要渡自己的圣王劫。

  “顺其自然,bú要压制,我为你护法。”叶凡点头道,很是欣慰。

  “轰!”

  叶瞳渡劫,引来各种异象,天崩地裂,雷海茫茫。

  叶凡赶紧出手,布下无始大帝的欺天阵纹,护住附近了的大地,bú然真怕被他给击沉、毁于雷霆中。

  一切dōu很顺利,历时虽然很久,但是叶瞳从电闪雷鸣中走了出来,化成了一尊至强的圣人王,闪电一道道,缭绕在身上。

  与此同时,那太阳星中射出一道炽盛的光与他交融在了一起,洗礼其肉身,滋养其元神。

  这等异象一道接着一道的出现,惊动了紫◆微星域,许多强者出动,向这片地域冲来。可惜,等他们赶到时,叶凡等撤去法阵,早已离去。

  山川茫茫,地域浩瀚,这颗星辰分为芦洲、神州、贺洲等几块大陆,中间有茫茫大洋间隔。

  这样广阔的疆★◆微星域,许多强者出动,向这片地域冲来。可惜,等他们赶到时,叶凡等撤去法阵,早已离去。

  山川茫茫,地域浩瀚,这颗星辰分为芦洲、wēixīngyù,xǔduōqiángzhěchūdòng,xiàngzhèpiàndìyùchōnglái。kěxī,děngtāmengǎndàoshí,yèfánděngchèqùfǎzhèn,zǎoyǐlíqù。

  shānchuānmángmáng,dìyùhàohàn,zhèkēxīngchénfènwéilúzhōu、shénzhōu、hèzhōuděngjǐkuàidàlù,zhōngjiānyǒumángmángdàyángjiāngé。

  zhèyàngguǎngkuòdejiāng☆域,想要寻找一个人可以说如茫茫大海捞针,谈何容易,困难很大。

  “师傅,我想去祭拜我娘他们,先离开一会儿。”叶瞳颤声说道。

  金乌一族杀他满门,他们家族那里而今早已是寸草bú生,生机绝○yù,xiǎngyàoxúnzhǎoyīgèrénkěyǐshuōrúmángmángdàhǎilāozhēn,tánhéróngyì,kùnnánhěndà。

  “shīfù,wǒxiǎngqùjìbàiwǒniángtāmen,xiānlíkāiyīhuìér。”yètóngchànshēngshuōdào。

  jīnwūyīzúshātāmǎnmén,tāmenjiāzúnàlǐérjīnzǎoyǐshìcùncǎobúshēng,shēngjījué无了,有的只是枯骨,他想去筑坟。

  叶凡一声叹息,道:“去吧,若真有强敌出现,千万bú要硬撑,速来寻为师。”

  叶瞳点头,表示知道,洒泪离去。

  “我娘是谁呀?”神娃嘀咕,揉了揉亮晶晶的大眼,一阵出神。

  “使劲想,我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怪物才能生出你这般的祸胎。”厉天逗弄他。

  “你现在欺负我,当心将来我镇压你一万年!”小胖子嘴上向来是bú服输的。

  “那好吧,趁着你还小,多打几下屁股,留给未来的大人物一个美好的回忆。”厉天啪啪的照着他的小屁股一顿乱拍,倒是没有用力。

  “谁在打我屁股,我dōu给他记在账本上!”小胖子哇哇大叫,气急败坏,还真是怕将来有一天君临天下时被人提起这等糗事。

  “这可怎么办呢,如何去寻找?”叶凡轻叹。

  最终,没有办法,他直接画出了小囡囡的容貌,准备高额悬赏,发动一切力量寻找线索,有且是最顶级的大势力,让他们相助。

  然而,事情的结果出乎他们的预料。

  在一座的宏伟的巨城内,他刚取出第一份画卷,才一开口就有人认出了,而且还是如此的“理所当然”。

  “你认识?”叶凡带着狐疑之色。

  “当然!”一个看起来很粗犷的大叔说道,自身修为只在道宫秘境,相对于圣人来说实在太低微了,让人怀疑他所说的真假。

  “你确信?”燕一夕补充问道。

  “天下谁人bú◎知?!”大胡子鄙视他们,一副看乡巴佬的样子。

  厉天当时就郁闷了,衣锦还乡,没有等到诸雄朝拜,却被一个境界低到“惨bú忍睹”的大胡子傲然俯视。

  大胡子一副教训小辈的样子,对厉天道:“●小兔崽子,刚闯进修炼界吧,bú然怎么连这些dōubú知。”

  厉天更加郁闷了,直接想吐血,怒道:“老子在十八年前就成为圣人王了!”

  “屁,你要是圣人王,我是圣人王他祖师——准帝!”大胡子一脸bú屑的神色。

  “我……”厉天张口结舌,被噎的说bú上话来,还真bú好对这个“凡人”动手,也bú好意思在他面前露圣威,真是闹心。

  被叶凡用障眼法隐藏起来的神娃,恨bú得捶地○,咧嘴笑个bú停,气的厉天又揍了他小屁股一顿。

  “邪门了!”厉天怒道:“你给我说说,为何全天下人dōu知道。”

  叶凡也露出讶色,其实无论是他,还有厉天,心里dōu早已震动,觉得发生◆☆了一些事情,大胡子所说多半bú是假的。

  “天降神婴,谁人bú知,哪个bú晓?这一百多年来,但凡修士莫bú看过其画像。”大胡子数落厉天,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浮躁,越来越差劲了,bú懂得尊师重●道,见到我这样的前辈,dōubú礼敬。”

  “谢谢诶,道宫境界的前辈高人,我谢谢你上下三代!”厉天黑着脸说道,被当成毛头小子了,他实在受bú了这个大胡子,抓住旁边另一名修士,认真请教,询问小囡■囡的来历。

  然而,大胡子却非常的热情,在旁bú时插嘴,告知神婴的种种bú凡。

  “她的泪水,可以生死人肉白骨,堪比bú死药!”

  “她落下的一根发丝,被人得到后拿去研磨成细粉◆,吞食后直接治疗好了大道伤!”

  ……

  “紫微神朝皇阙在哪里?”叶凡bú想听小囡囡的神异处,只想尽快见到她。

  “对头,bú要说其他的,我们要去紫微神朝。”厉天亦大声说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