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三章 神灵术


  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叶凡踩着zǐ天都从天而降,一脚跺碎了他的胸膛,四分五裂,脚掌蹬穿了过去,踏在地面上。

  这个景象镇住了所有人,这片园子也不知有多少教主,更不知道有多少□南岭后起之秀,王朝大教明珠皆失色。

  血染的风采,流血的画面,比一切言语更有力,堂堂shén灵谷少主,一个太古王族继承者,就这样被人族圣体给战败了。

  叶凡并无一丝取巧,连兵器都没有亮▲出来,纯粹的美学暴力,摧枯拉朽,以一双金色的拳头粉碎了一切。

  当世无敌!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心中存有这样一股信念。

  叶凡的果断的言与行让人感受到了一种凌厉,击毁一切障碍,但凡挡在前■方全部一拳粉碎。

  陈元、柳云杰、孔灵华、谢思远一个个都脸色雪白,在远处心惊肉跳,心中非常不安。

  四大天女之一的吴菲还好,几位明珠也是hua容不宁,寻思方与shén灵谷少主巧笑嫣然时是否抨击过人族圣体。

  众多的人都在惊憾,全都远远的看着,没有一个人敢靠近。地面猩红,叶凡就这样踏在那里,zǐ天的躯体四分五裂,此时一只金色的大手按了下来,这是要彻底结束他的性命。

  zǐ天都一声木叫,无比凄厉,他的身体彻底崩溃,化成了一片光华,但是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这是他自己主动所为。

  一片炽盛的光浮现,另一个zǐ天都立身虚空,自叶凡的脚下脱困,与元shén合一,向前扑来。

  整片天地都一阵轰鸣,各种大道纹络浮现什么不朽,什么永恒,什么万古,都像是有破灭。

  一尊shén灵!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样的气息,这个光之化的zǐ天都与元shén相合更为恐怖了,一下子定住了虚空,短暂的刹那仿佛让万物静止了。

  “你当我shén灵谷真是白叫的吗?”,zǐ天都森寒。

  叶凡的身体难以动弹一下,被束缚在了虚空中,前方那尊如shén明一样的光质化躯体射出一道道恐怖的光束。

  “我们主修的是shén灵,肉身异是一个驿站!”,zǐ天都大喝,轰杀叶凡的元shén,要将他击毁在仙台中。

  shén灵谷最终是要修元shén,炼出自己的shén灵,达到最高境界时,会舍弃肉身。

  zǐ天都远未臻至最高境界,若非被逼到了这种绝地,根本不敢施展,因为动辄就会shén灭!

  但是,今日他成功了并没有生什么危险。

  “咚”

  叶凡肉壳如遭雷击,眉心那里出现一道裂纹,有一缕鲜血溢出,但是躯体不倒,依然屹立。

  “好强大的体魄毁去的话太可惜了,留给我当做驿站吧,成为今后的真身。”zǐ天都大笑分外的残忍。

  他的躯体出了一道更恐怖的光,射向叶凡的眉心,咚的工声轻响,裂痕又多了一道,鲜血流淌。

  “攻破你的仙台,夺你肉壳,人族圣体今后成为我之躯!”,他疯狂大叫向前冲来。

  远处,众人惊骇谁也没有想到zǐ天都有这等可怖的手段,肉身并不重要真正修出的shén灵才是最可怕的。

  “你可以去死了,将这具强大的肉躯送给我了。”,zǐ天都大喝,shén色狰níng,要化成一道炽盛的光,击穿叶凡的仙台。

  “砰”

  突然一只金色的探出,一把抓住了他,将其捏在了掌心,叶凡寒声道:“shén灵,也不过如此啊!”,“什么,你怎么能攻破,禁锢永恒,仙台二层天没有人可以逃脱这种束缚。”zǐ天都大叫,直至到了这一刻,他才惊恐。

  “shén灵谷有这种秘术,确实是让我有些意外,但是想藉此杀我还差了一些。”叶凡体外黄金战气不断蒸腾,炽盛的气息铺天盖地,无量圣光将此地淹没。

  什么束缚,什么禁锢,什么永恒都被冲破了。

  “啊……”zǐ天都大叫,剧烈挣扎,但是根本无用,叶凡的大手在合拢,他的光体在慢慢磨灭。

  靠自己的努力,从地狱到一步一步登临天堂,扭转一切,那将充满成就感,精shén无尽愉悦,可是如果刚爬上来,就被人一脚踹了下去,比在十八层地狱轮回还要悲哀。

  “不!”zǐ天都万念俱灰,以为在关键时刻扭转战局,将不世大敌狠狠地踩在了脚底,却不曾想依然是一场空。

  所有人真阵阵毛骨寒,他们扪心自问,换作是他们,恐怕没有人能逃过这一劫,shén灵谷的那种秘术突然而可怕。

  名副其实的绝地反杀!但是却被叶凡强力〖镇〗压了回去,并未取得应有的效果。

  “我不想死,祖王真言,禁忌shén术,借天之力,借道之光,给我焚烧!”,zǐ天都不甘的大吼,shén色狰níng。

  在他的身上,丰一个古字在绽放诡异而恐怖的光华,在其shén魂上竟有一个刻字,散着一股可怕的圣人威压。

  “太古祖王的气息!”,叶凡大叫一声不好,那是太古圣人级人物的手笔,zǐ天都为shén灵谷传承者,果真得到了庇护与溺爱。

  “嗡”

  他的仙台,璀璨夺目,一尊金色的小人与他一模一样,抱着一口小鼎飞出,与天地大道祥和。

  在这一刻,时间像是静止了,虚空仿佛凝固了,比zǐ天都的永恒禁锢也不知强了多少倍。

  太极为叶凡的shén形,逆化而归,元shén合道,成为一个不可捉摸的点,冲出原来的身体天宇,化为一个变数!

  如一缕太初之光,什么都不能阻挡,元shén抱着小鼎从天〖镇〗压而下,砰的一声将zǐ天都的shén魂轰了个粉碎。

  所有六切都是宁静的,唯有太极逆转而成无极一点走动的,那就是叶凡的元shén与小鼎。

  远处,观战的人们也静止不动,仿佛凝固在这一幅画面中。

  “轰”,直到zǐ天都的shén魂爆开,叶凡的元shén抱鼎而归,这一切才像有活动了起来。

  叶凡刹那远遁,离开了当场,zǐ天都形shén俱灭,连惨叫一声都未能,就成为了尘埃。

  “是谁,杀我子削,不留一点余地?!”,一个威严的声音在大喝,虚空中有一个古字绽放通天的shén光。

  “是我!”叶凡立身在远空,怡然不惧。

  “嗡”,那个古字光芒大盛,化成了一只zǐ色的大爪子,铺天盖地而下,这是要一击成灰,摧毁一切。

  天地皆颤!

  叶凡果断出手,黄金战气沸腾,淹没天地,逆乱天机,混乱了所有人的视野。

  他在虚空中刻出十八个古字,九个为道经中的记载,另外九个为太阳真经中所录,开辟出一个小世界牢笼,掩盖了一切气息,与外界彻底隔绝。

  在这一刻,厉天燕一夕没有任年迟疑,果断出手,直接祭出shén女炉,通体晶莹炉子,爆出炽热的光芒,砸了进去。

  轰鸣如海!

  一切言语都难以形容,震耳欲聋,像是有日月星辰一个一个的沉坠下来。

  然而,外界的人并不能感知到,他们是在动用一位人族大圣的兵器,在斩杀一位祖王的字迹。

  十八个古字遮掩了它的气息。

  叶凡与厉天还有燕一夕强势而决绝,胆大包天,将一位太古祖王的烙印直接磨灭。

  zǐ天都死子!

  这则消息快传了出去,让南岭大地一片嘈杂,很多人都傻眼,心中吃惊。

  太古各族将出世,这种巨大的压力,让shén朝都觉得喘不过气来,这些年来人族如临大敌,很多人都心绪不安。

  而今,有人向太古王族开刀,击杀了shén灵谷的继承者,着实是一场大变故,第一次有人敢做这样的事,这是一场轩然大波。

  斩杀完zǐ天都,叶凡并没有离去,在一座园中赏景,让一些人都很不安,尤其是陈元、柳云杰、谢思远几人,心中无底。 ▲
  叶凡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道:“身为南岭俊彦,当有自己的骨气,你们的祖先可都是名留青史的天骄。”,这些话语一出,顿时让几人脸上火辣辣,拱了拱手,慢慢退后,对方没有翻脸动手,让他们终是长出了一口●☆气。

  古筝鸣动,先是如涓细流,滴滴清泉,而后开始慢慢激烈,逐渐高亢,金戈铁马,剑鸣铮铮,杀伐冲天。

  一曲终了,南岭四大天女之一的吴菲轻叹,道:“几位公子,是否也认为我与献媚太古王族☆☆气。

  古筝鸣动,先是如涓细流,滴滴清泉,而后开始慢慢激烈,逐渐高亢,金戈铁马,剑鸣铮铮,杀qì。

  gǔzhēngmíngdòng,xiānshìrújuānxìliú,dīdīqīngquán,érhòukāishǐmànmànjīliè,zhújiàngāokàng,jīngētiěmǎ,jiànmíngzhēngzhēng,shāfáchōngtiān。

  yīqǔzhōngle,nánlǐngsìdàtiānnǚzhīyīdewúfēiqīngtàn,dào:“jǐwèigōngzǐ,shìfǒuyěrènwéiwǒyǔxiànmèitàigǔwángzú呢?”,“自然不是,闻弦知人,吴小姐绝灵慧聪颖,岂是那样的人。”厉天笑眯眯,一脸的自来熟,热络的上前自我介绍。

  南岭四大天女艳动天下,都是绝代佳丽,倾国倾城,举世难寻媲美者,齐祸水排名第一位,吴菲屈居第三。

  “几位还在此久留吗,就不怕大敌登门?”,吴菲道。

  “我静坐在此,等候他们一一道来!”,叶凡屹立在亭中,话语铿锵,遥望远方。

  不用想也知道,外界一定早已一片喧嚣,也不知有多少人在谈论今日这一战。

  叶凡仿佛已见到王腾、华云飞、羌古、杀手shén朝的人赶来。

  “你要等他们到来?”,燕一夕暗中问道。

  “自然不能当靶子等着他们来打,等人快到的时候我们去一一截杀!”叶凡沉声道。

  风渐起,一片又一片晶莹的hua朵凋零,纷纷扬扬飘落再下。

  “太古祖王要出世了,巨大的压力啊……”,叶凡自语,想惊慑住那些古王谈何容易?!~!

  <<遮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