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五章 一人慑十方


  一名大妖走进这片园子,躬身施礼,面带敬色,此地一些教主与活化石准备了一桌酒宴,请yè凡几人前去。

  到了现在,天下教主也都需yè凡客客气气,无比小心对待,生怕惹翻这尊杀shén,连太古王族都敢砍,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四大天女在之一的吴菲也被邀,请他去奏上一古曲,她是这种场合的仙葩,可谓宴会增色不少。

  至于陈元、柳云杰、孔灵华,谢思远等人则无缘,其他几位南岭明珠也难有这等荣耀入内。

  这是一片冬雪园,鹅毛大雪纷飞,在四季如春的南岭能够见到这等景象自然是人力所为。

  梅香自苦寒中来,迎风傲绽,皑皑白雪遍地,冷冽空气迎面扑至,几座亭台中都有玉桌,摆满珍肴佳酿。

  能够在此落座的都是南岭巨妖,或者人族教主级人物,不然根本没有落座的地方。

  十几年过去后,yè凡的地位大不相同了,这里有的人早年曾要瑶池蟠桃会上见过,以南岭妖主的身份出现,那时他只能远观。

  而今,却已平起平坐,让他一阵感慨,昔年不少人追杀他,现在却莫不避退,少有人敢正面对他出手了。

  “身在乱世,能见人族圣体成长起来,当是一大幸事。遥想远古,每有大成圣体出,必是平动乱,宁天下,保乾坤,让我辈敬仰,心中感怀与敬佩。”

  “是啊,远古大地数次爆黑暗动乱,人族大成圣体每次都于乱世中降生,力挽狂澜,还天下太平,无战到圣血流尽,马革裹尸,英雄气盖世!”

  有人慨叹,像是自真心,语带伤感。

  说起远古时的征战,人们都不得不心中悚然每战必是血流成河,尸骨成山,连大成尸体都有战死之时,可想而知多么的惨烈。

  yè凡心中默然那个时代,生命jìn区动乱,域外shén灵侵入称得上多灾多难,遮天吧手打与你共分享]也正是那个时候才能有大帝诞生,证道人世间,平定一qiē祸乱。

  而今,更是一个千古未有之大世,沉睡的太古万族都将觉醒,若是再惹出几大生命jìn区中的存在光想想就让人头皮麻。

  yè凡不会忘记,大成圣体血染山壁,晚年被杀死在圣崖上,鲜血染红了整座巨山。

  那种惨烈,那种大敌,那样的大战,真是无想象,人族大成圣体都只能黯然而逝裹尸入土埋下一世的无敌、却最终败亡的凄凉。远古大战,惨烈惊天不少古籍都有记载,大成圣体的故人、亲友都曾战死,连他都不能护其周全,只能以圣血喂下,帮助续命。

  “又到了那样的年代了吗?”yè凡自语,而今恐怕更甚,jìn区不平,shén灵出现,也许会复杂很多倍。

  他不知道,将来是否也会生那样的惨烈大战,他能否护助身旁大的人?

  “这是一个万古仅见的大世,一旦太古诸王齐出,还有我们生存的空间吗?”有人悲观。

  长久以来,世间征伐不断,在很漫长的一个时期一直处于弱势。

  认真说来,恐怕也只有到了无始时代,人族才真正让强大与无畏起来,真正意义上的镇压四方,成为了天下的主角。

  仙路尽头谁为峰,一见无始道成空。这并不是随便叫出来的,而是因为他横扫一qiē,什么黑暗动乱,什么无上存在,胆敢有出世者,全部镇杀!

  所向披靡,没有一点悬念,让诸天都颤栗,一qiē的祸乱源头都蛰伏了下来,在他的时代,没有什么大患出世。

  古之大帝都已逝,归于黄土陇中,而今又到了一个可怕的乱世,人们莫不心中惴惴。

  这些教主与活化石追忆圣贤,感怀过去,遥思大帝,若是还有一位在世上,也无需忧虑,但时下却不同了。

  南岭四大天女之一的吴菲,在旁弹奏古筝,音律略带伤感,追忆远古诸贤,深深感染人的心绪。

  人们赏雪观梅,对饮杯中酒、谈古论今,不管是真心也好,假意也罢,似全都有些感触。

  “多谢诸位的酒宴,可惜,有人不让我痛饮,不能继续了。”yè凡喝下最后一杯酒,将玉杯放在了石桌上。

  “yè小兄弟何出此言?。一位老教主问道,到了今日,即便两千多岁的人物也与他平辈论交。

  “也罢,诸位继续饮酒,我来舞剑助兴,莫要坏了气氛!”yè凡站起身来。

  “有人来了吗?”燕一夕暗中问道。

  “是,来的很快,还为荣我去出去截杀,有远古杀手shén朝的人已到了。”yè凡重传传音,让他与厉天持紧shén女炉,小心自保。

  “谁来借剑一用?”yè凡长身而起,来到大雪飞舞的园子中,立于梅花间。

  “能观人族圣体舞剑,真是一大幸事,老朽有战剑一柄。”一位古妖送出一把长剑。

  “够,

  在刹那间,长剑出鞘,一道shén虹闪过,噗的一声血花飞溅,将远处一处xū空劈开了,一个男子头颅飞起,鲜血长流。

  “这是””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让人欺身到此,距离这么近都没有现,这可真是一件恐怖的事。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绝对有仙台二层天的实力,最为可怕的是他的隐匿术,遮天吧手打与你共分享]堪称渗人。

  “哧”

  一道匹练横空,yè凡又是一剑劈出,一剑刺入xū空中,噗的一声血花冲起,将个人的额骨洞穿,活活钉死,挑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众人都毛,近在数十丈内,有人暗藏,这是绝对危险的信号。

  “哧”

  就在这时,先后有两道比彗星还要刺目的光华横空而出斩向yè凡,又是两道身影冲出。

  yè凡怡然不惧,像是早已预料到,后先至,左拳轰出,当场将一位老杀手连人带剑震成碎块,右手长剑一撩,更是将另一人立劈为两半。

  “诸位,这没有什么可怕的、不过是小道尔只需一道破妄术,他们便无所遁形。”yè凡道,当下当中念出一种秘术,源自天庭古术。

  “撤!”

  xū空中传来一道声音刹那间竟有二十几人冲出雪园,逃向四面八方,来了如此的多的杀手让人寒。

  “远古杀手shén朝的shén子,不是号称可杀遍诸王吗我一直在等,为何不敢出现?”yè凡提着滴血的shén剑,在后追杀,他的度太快了,几乎是十步杀一人,鲜血淋淋。这片小世界又一次大乱所有人都呆住了,人族圣体实在太生猛了,从来都是听说远古杀手shén朝的人刺杀他人,而今他却在反追杀。一路染血。

  “你们的shén子不出现,今天一个也别想走!”yè凡喝道。

  他一路追杀下去,当来到小世界出口时,二十几人只剩下了两人但是即便逃出来也无用。在朱雀城上空yè凡两他们拦腰斩断,没有一个人能逃走。

  “嗡”xū空突然一颤就在朱雀城上空,九把杀剑同出,刺向中心一点,同时布下了一座远古杀阵,要将yè凡炼化在当中。

  这是九名老者,全都在戾气弥漫,杀气森然,绝对是在死人堆中爬过来的,也不知道杀过少人了。

  九位可怕的老杀手同出!

  “你们的shén子太小心了,不是想杀我吗,自己却不敢出现,什么以杀证道,我看不过是以隐证道吧。”yè凡椰榆。但是眸光却很冷,张口一吐,王者shén兵金刚琢飞出,玄磁山亦自脑后冲起。

  他脚踩行字诀,一下子冲出了杀阵,而今很少有阵能困住他了。

  “嗡”

  金刚琢为王者shén兵,可开山裂天穹,什么被打中都要崩坏,yè凡就祭出这种宝,顿时让一名老杀手饮恨。

  “走,我们的许多秘术都对他无用,能够被他窥破天机!”一人大喝。

  “晚了,今天一个也别想走!”yè凡追杀。

  远古杀手shén朝的人惶恐,所学秘术无用,根本无所遁形,这哪里是什么刺杀,完全明着对决了。

  朱雀城,数不清的修士仰头观望,只见yè凡催动各种兵器,金刚琢、玄磁山、打shén鞭、黑色的王者战车、万物母气鼎等,同时迸光芒,大杀四方。

  这是一场屠杀,他一个人大杀四方,手中战剑滴血,万物母气鼎等,一砸就是一大片,轰踏xū空。

  杀手很多,的确都在在隐匿,外人难以察觉,但是在yè凡面前却无所遁形,遮天吧手打与你共分享]人们不断见到他从xū无中杀出一片血花来。

  “他了解我们杀手shén朝的秘术。”

  “要出手吗?”

  “他身后那两人,身上多半有远古圣兵,我有一股惊悚的感应。”

  “这次看来无出手了。”

  远空,一男一女在轻声对话,与天地相合,无人可以见到,只有一缕让活化石都要惊悚的气息在弥漫,如不朽的杀shén转世,正是远古杀手shén朝的shén子与shén女。

  另一边,一辆金色的古战车划破长空而来,当在远空见到yè凡大杀十方后,此车一下子停了下来。

  王腾披头散,浑身光芒万丈,立身在黄金战车上,一动不动,没有再前进一步。

  北方,吞天魔大成的华云飞,蓝衣飘动,犹如谪仙临世,说不出的飘逸出尘。

  不远处,李小曼一身雪衣,盘坐xū空中,浑身三百六十五个金色的漩涡内,各盘坐有一尊shén明。

  她霍的张开了眼睛,道:“共生shén灵有感,必有人族大圣之器在其畔。”

  更远的一处xū空,一个道模糊的魁伟身影独立,道:“人族的圣体,我专为你从北域赶来,能将紫天都杀掉,值得我出手了。”

  与此同时,yè凡像是心生感应,扫视四方,道:“既然都来了,为何不敢出来一战?”

  长空幽寂,没有一个人应答,诸多大敌全都立身在xū无间,没有一个人靠近。

  <<遮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