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天尊


  大道和鸣,xiān辉铸成的真龙与凰鸟鸣动苍天,瑞光成千上万缕,那座道台上一片璀璨,一个中年男子被神环笼罩,此时zhǎng身而起。

  他黑发浓密,眼神清亮,谈不上多么英武,有一和妖异的★气质,如一个魔胎转世,让人不由自主的敬畏。

  “贵客临门,有失远迎。”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蓬莱的天尊并未出手,相反和颜悦色,从那五色道台上一步就迈了下来,瞬间到了眼前。

  龙马心头一跳,这个术,一步就是数十里,一般人绝对施展不出,这个中年男子的实力让人忌惮。

  他是斩道者毫无疑问,且若没有猜错的话,定是一个大成的王者,是叶凡目前在地球上见到的最强者。

  蓬莱天尊虽然掩去了气机,但是其自身的威势等却透过一和气质传达了出来,到了叶凡这等境界自可感应到,能发现本质。

  这是一位上古之人!

  不然也不会有这等修为,大成王者元论放在那里都称得上人族高手,而今在地球上不说是第一高手也差不多。

  这个人眼神如星辰,有一和神秘的力量,当是修炼那本天书达到了一个骇人的境界导致的,黑发拔散,不怒而威。

  “蓬莱与世隔绝,多年不却外界走动,一些弟子心性浮躁了,让几位道友见笑了。”天尊很客气与随和,根本就没有动手的意思。

  他刚一出关,就先责备了自己的吊子等,让他men收起兵器,迎接贵客完全出乎叶凡一行人的预料。

  既然对方这样客气,他men也不能在兴师问罪连龙马都讪讪的收手了,将那株五色宝树还给了蓬莱教主。

  说实话,它一百二十个不乐意,这可是一件圣人器,被叶凡以黑箭击落,正好被他所夺,爱不释手。

  一场大战消佴与无形,紧张气氛散去,叶凡他men踏入了xiān门中这里摩崖林立,秀山一座座,神藤缠绕,瑞光成片,古药芬芳,更有xiān鹤飞舞,灵泉汩汩,流光溢彩,端的是是一处净土。

  蓬莱子弟多少都有些不甘,这么多年了还是头一次有人打上门来,马踏蓬莱,一头龙马将山门都给夷为平地了,数十座大山被踩的崩塌,让他men不忿。

  “xiān路崎岖,多有磨难,心性尤为重要,是我疏忽了,这么多年只顾闭关炼道身,没有想到几个不成器的弟子却这样自以为是了。”

  蓬莱天尊毫不留情责斥几位大能级弟子,说的几人面红耳赤,连一句话也不敢反驳。

  “你men为何得罪叶道兄?”

  “凌霄去中土走了一趟,说是有一教门盗取众生念力,自号天庭,出手惩zhì……”蓬莱教主说道。

  所谓的凌霄就是小天尊,也是眼前这个大成王者的嫡系后人,拥有不凡的身份,不然也不会被人如此庇护。

  天尊听完后点了点头道:“叶道兄不更与孩子一般见识,他men数十上百年才出去一趟根本不了解中土,听风是雨,年轻气威,总爱冲动行事。

  叶凡能说什么人家都说到了这份上,且龙马早已出手将一群人都给踩成重伤,那位小天尊更是差点断为两截,总不能逼人过甚。

  接下来,他men相谈甚欢,讨论道术,这位天尊说了不少修行心得,都是经验之谈。

  修为达到这一境界,即便是在上古年间,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毕竟那个时期虽有诸子圣贤还在,但不少都是域外来客,并非真正的土著。

  叶凡深感佩服,这个,人道术超绝,所修门有独到之处,能够走到这一步,成为一个大成的王者绝对是惊艳之辈。

  蓬莱天尊直言,立教可以,但是名为天庭确实有些犯忌讳,当年连上古诸贤都是极力回避的,不愿沾惹这二字,怕有灾祸。

  他善意的提醒,上古不成文的天条中确实有这样的规定,能避则避,不然将来说不◇定有大麻烦。

  “哦,还有这等事,难道说古天庭之名都成了禁忌,是域外有人在盯着吗?”叶凡问道。

  “说不得,说不好,对于一些东西,我men还是心存敬畏好。”天尊这样说道。

  叶凡点了点头,而后问起了五色祭坛的事,这才是他最为关心的,他想寻出一条通向星空深处的古路。

  远处,那座五色道台流光溢彩,有大道气机弥漫,那和材质绝不会有错,是筑造星域祭坛的特殊石料。

  天尊一叹,上古圣贤离去,并未留下什么星空坐标,虽然一些密地有五色祭坛,但是后人根本不知如何开启。

  “就没有人去探索过吗?”叶凡不死心。

  天尊神色一怔,看向远处的五色道台,而后道:“那些密地都很危险,不满道兄说,我还真是知道一个地方,这座道台就是从那里得到的,可惜我实力有限不能深入。”

  “哦,还有这样的地方,天尊可否告知,让我去看上一看。”

  蓬莱天尊点头,当然不可能立刻动身,礼节不可免,招待他men在此喝灵茶。

  叶凡骑坐龙马而来,让蓬莱的天尊很是震动,一番询问,才得知出自昆仑,让他眼眸闪动异彩,连连赞叹。

  “不知另外两座海外xiān山都住了一些什么人?”叶凡问道。

  蓬莱、方丈、滤洪为海外三xiān山,名气极大,自古流传,民间鲜提昆仑,大多皆知蓬莱。

  “方丈与瀛洲上都有高坐镇,若是提起他men的祖朱,我想叶道兄可能会有些耳闻……天尊微笑道。

  “哦,愿闻其详。”叶凡请教。

  “方丈xiān山上有彭祖的后人,而瀛洲xiān山上则有徐福的后人。”

  叶凡闻听,顿时惊讶,露出异色,这两人可都是大名鼎鼎的炼气士,在古书上都有记载。

  徐福本身实力并不是多么高深,然而却曾始皇帝寻过不死药,带领数童男童女出海,被载史籍中。

  据蓬莱天尊所言,最终他到了滤谈,没有寻到不死药,故此便不再回返,他的一个子嗣天资不凡,得到了滤洪xiān山的传承,至今还活着,在岛止有一定的决策权。

  彭祖为先秦著名的炼气士,提zhǎng寿必言他,道教各和古籍中都有提及,有推论称,他可能得到过九秘中者字秘的残诀,故此养生术举世无双。他的后人出海,最终到了方丈xiān山,是该xiān岛几大传承之一,举足轻重。

  “都说海外三xiān山有不死药,不知是否为真?”龙马开口,收起了暴脾气,还真了一些瑞兽的姿态。

  “自古一直流传,可是谁都没有见过。我想即便有,也早已被上古的圣皇带走,进入无垠的星空中了。”天尊摇头。

  蓬策、方丈、滤洪这三座海外xiān山,在上古年间极富威名,有诸多圣贤出没,留下了很多道统。

  不过,自从天地有变后,许多道统生都撤离了,三xiān山灵气虽然未少继续,但已经没落了下来,道统不足原来的一成。

  最后,天尊引路,亲自将叶凡带到一片海域,深入水下世界,来到一片海宫前,这里一片荒凉,鱼虾不敢进。

  “这是上古龙宫吗?”张清扬等人惊骇。

  这片宫阙无比恢宏,尽管而今已经是断壁残垣,但昔日的辉煌威况可以想象,全都●是玉石巨柱,跟天宫一般。

  此地几位浩大,连绵成片,漫zhǎng的岁月过去了,还有不少完好的古宫,其实宏伟,晶莹通透,散发着宝光。

  在这片海宫的最深处,天尊止住了脚步,道:“前方很危★险,不能行进了,我能带路到此。”

  就在羊边,有一片如水晶一般的宫阙,在海底深处鹏相生辉,绽放绚烂的光,像是一片神阙,巨大的柱子,磅礴的宝殿,耀的人睁不开双眼。

  而这片连绵的宝阙中龘央,有一座五色石头山,像个坟冢一般,立于中龘央,被诸多古宫环绕。

  天尊称他的五色道台就是从这里取走的,当时费了很大一番心力,耗去了很zhǎng时间才成,叮嘱叶凡进去时一定要小心。

  万物母气鼎吞吐神力丝绦,叶凡将所有弟子都收了进去,而后交给了龙马,同时又取出一支黑箭,留噜护身。

  “你不要回蓬莱,小心一点,护好他men,等我出来。”叶凡叮嘱。

  龙马自然不甘,这个地方肯定有秘宝,即便很危险,但值得去冒险,多半有大收获。但最终它没有进去,艳崛子跑掉了。

  叶凡进入这片水晶宫,当时就感觉到了阵阵杀机,绝对有上古阵守护,警告人men不准接近。

  四外水晶光华流动,如同一片梦幻的世界,这个地方真如上古的龙宫一般壮阔,唯一不和龘谐的是中心的五色石头堆,有一和魔性的力量。

  叶凡就是冲着这座五色坟冢来的,欲寻星空古路的坐标,就必须先要找这和东西,也许能有线索。

  “这不是坟冢,而是一个上古封印地!”

  当到了近前,围绕这座五色神坛走了几圈后,他露出震惊之色,以这和五色石布下的封印那可真是非同小可!

  叶凡心中生警兆,脚踩行字诀倒退,然而一股很恐怖的力量极快,自封印地内爆发出,一股巨大的撕扯之力绞来,想把他拉扯过去。

  他心中剧震,这是圣威!气息铺天盖地,弗远不至,强大的让人震惊。

  叶凡不是没有防●备,但是却没有想到有一尊活着的远古圣人,被封在海底上古龙宫内,这是一和巨大的危机。

  他脚踩行字诀,身体化成一道闪电冲向水晶宫外,想要第一时间遁走,离开这恐怖之极的绝地。

  一旦成圣,☆便将高高在上!光以战力而能言,几乎可以说是超脱了人类的范畴,视斩道者都如蝼蚁般,可俯视众生。

  “轰隆隆……”

  所有水晶宫都移位,档住了叶凡的去路,化成一片上古杀阵,彻底复苏,比刚才也不知恐怖了多少倍,这是远古圣人布下的古阵。

  远处,蓬莱天尊脸色冷漠,双手划动,是他激活了这片上古大阵,眸光冰冷,不带任何感情。

  “我所得五色道台与上古天书都是源自这里,只有一点忘▲记告诉你了,此地还封印有一个,上古魔胎。你在这里等死吧,我先去斩了龙马还有你的弟子,然后再来欣赏你慢慢枯死!”

  天尊像是换了一个人,眸光幽森,冷冰冰的说道,而后转身就走。

  叶凡嘴角★▲记告诉你了,此地还封印有一个,上古魔胎。你在这里等死吧,我先去斩了龙马还有你的弟子,然后再来欣赏你慢慢枯死!”

  天尊像是换了一个人,眸光幽森,jìgàosùnǐle,cǐdìháifēngyìnyǒuyīgè,shànggǔmótāi。nǐzàizhèlǐděngsǐba,wǒxiānqùzhǎnlelóngmǎháiyǒunǐdedìzǐ,ránhòuzàiláixīnshǎngnǐmànmànkūsǐ!”

  tiānzūnxiàngshìhuànleyīgèrén,móuguāngyōusēn,lěngbīngbīngdeshuōdào,érhòuzhuǎnshēnjiùzǒu。

  yèfánzuǐjiǎo露出一缕冷漠的笑,对着他的背影道:“你以为我不知你设局吗,我既然敢来,自然无惧,一会儿我去为你收尸。”

  “你先过了远古魔圣那一关吧,封印地内无人可活,哈哈……”,天尊残醅的大笑,森然道:“我先去将龙马等斩杀个干净!”他就此消失。

  <<遮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