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惊艳


  ……吼……

  大战多时,火麒子露出不耐之色,有点发狂的迹象,满头蓝色长发乱舞,发出一声长啸,这方天地崩溃le!

  像是末世洪水,又如九天星hé垂落,这是麒麟吼,一怒而出,山h◇é皆崩,瀚海都可蒸干,太古麒麟祖王可直接吼碎下月亮来。

  火麒子身为古皇子,体内流动有最强血液,早已斩道多年,本身足够强大,此时一吼自是十方天宇炸开,什么都拦阻不住此音波!

  十万大山◆◎,万兽悲鸣,群禽坠地,全都簌簌颤求,趴伏在地,浑身哆嗦个不停,朝这个方向敬畏的膜拜。

  而首当其冲的叶凡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那蓝色的道波化成为涟漪,让虚空寸寸崩开,让他的真身与道身剧痛。

  “斗!”

  叶凡口中发出一声叱,喝出道音,以惊世秘术抗衡,以攻代守,用斗战圣法演化唵子音,化为斗字冲出!

  这是一场惊艳东荒的激烈大碰撞,涟漪扩散,似不剧烈,但是毁灭性与杀伤力大的惊人,那成片的插云山峰粉碎。

  而那苍茫天宇都化为le混沌,因为整个炸开le,什么都没有剩下,舍己之外,再无其他!

  一切都像是四归le原点,回到le天地初始时代,神风怒号,魔光崩现,混沌雾气弥漫,万物同寂。

  在这无垠的虚空上,叶凡真身与道身共存,舍此之外,诸神万灵皆避退,双重道喝,谁也不能阻挡。

  一声清啸传来……火麒儿出现……与其兄长一起冲来,双重麒麟吼现,这个地方更恐怖le,天宇寸寸炸开,混沌开辟le又汹涌。

  惊人的场景,开天辟地的力量在齐现,恍惚间有神哭魔泣,飓风卷太虚,一声道喝化为天hé,灿缠无比!

  天际尽头,人们都颤票,这是◇何等的战力?难怪可以屠半圣,就凭这种手段足以,有几人可争稚。

  众人暗自庆幸距离足够远‘这种涟漪绝蜡可以让他们形神俱灭’只要被波及,连毛发骨块都剩不下。

  叶凡双手划动,演化诸天星域,■■口中喝道,对抗麒麟吼……而身前背后则是一颗颗生命古星,日月转动,大星复生,定住le乾坤。

  远处,凰虚道皱le皱眉头,没有出手,静看这一结果,模糊的身体越发的深不可测le。

  “轰!”☆kǒuzhōnghēdào,duìkàngqílínhǒu……érshēnqiánbèihòuzéshìyīkēkēshēngmìnggǔxīng,rìyuèzhuǎndòng,dàxīngfùshēng,dìngzhùleqiánkūn。

  yuǎnchù,huángxūdàozhòulezhòuméitóu,méiyǒuchūshǒu,jìngkànzhèyījiéguǒ,móhúdeshēntǐyuèfādeshēnbúkěcèle。

  “hōng!”

  最后一击,火麟儿、火麒子倒退,叶凡与道身也一阵摇动……这对麒麟兄妹果然足够强大,让他生出一阵感叹。

  “究竟谁的锋芒更威,这位人族修士强大的离谱le,支撑le这么久还没有败亡……能☆坚持到几时?”古族诸多名宿心中震动不已。

  凰虚道振臂,犹如仙凰击九重天……他的攻击力绝世霸气,右臂一斩之力将混沌全部震散,灿烂凰羽神光扫出,将叶凡笼罩。

  “咚!”

  叶凡与☆他剧战,第一次如此神色凝重,每一击都让他感觉到le一股磅礴大力,凰虚道无论是道痕还是肉圌身都举世难匹,让他都感觉到le危险。

  这么多年来,谁可与人族圣体争雄?而今凰虚道做到le,勇冠天下,像是一头仙凰在舞动!

  血凰山走出来的强者,双臂一震有亿万均之力,什么都要崩开,世间万物都要破,人间没有几人可接的下来。

  火麒子长啸,又一次杀来,战意更浓le,而杀伤力也提升le一大截,显然渐渐打出le真火!

  叶凡从来没有小觑过古皇子,过去是、现在一样是,真正对决时,古皇亲子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大,远胜过元古那样的古皇八世孙。

  这不仅是真正的帝子级人物,还是当中的佼佼者,太古皇不可能只有一位子嗣,能够被选中封到当世的,绝对是优选。

  “若非……“逆斩le大道,今日吉凶难料。”他一个人挡住三位古皇子嗣,可以说是一种奇迹,早已让观看者瞠目结舌。

  世★间,从来不缺天纵奇才,而个人造化都不同,谁也不能说独得上天青睐,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可以世上无敌。

  昔年,叶凡起步较晚,奋起直追,总算是超脱le上来,但要说可以视古皇子如蝼蚁,那就真的天真le◎

  这些人物有哪一个是凡俗?

  天皇子的血脉就不用说le,而他一出生就伴造化源眼,这是逆天的仙珍,可强化胎身也知多少倍,连叶凡前面的几代源天祖师都没有得到过。

  而在天皇子成长的过程中,更是有神茶树相伴,每日都喝悟道仙茶,手持悟道古树心修行,常人难以想象。

  且,每个月底,天皇子都要与少年时代的不死天皇生死对决,这更是一种常人无法企及的修行方式,比之叶凡一次性的逆战大道、面对古之少年大帝更甚。

  而这些都是外人能探知的,至于不死天皇还为他留下le什么,那就不得而知le,所有这些也许都只是冰山的一角。

  从天皇子不难推测火麒子、凰虚道几人,必然有同样逆天的大造化,起点很高,得天独麇,每一个都是傲视万古的天纵人物。

  太古的皇最大的心结是打开成仙路,就此踏进另一片天地,可惜他们看不到希望,只得将满腔心血放在子嗣的身上,这是他们希望的延续。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几人被寄予le厚望,是太古皇倾力培养、代他们而成仙的人,最终要胜过古皇。

  只是,最后能否超脱于古皇上,那就难说le。但目前绝对是同龄最强者!

  叶凡在吃惊,而更多的古族强者、包括凰虚道与火麟儿心中也都在震动,这名敌手如此风采,绝对是帝子级人物。

  不然何意敢以一击三?古之大帝部不一定能做到!因为,以凰虚道、火麒子的天资……再加上父辈倾尽心血的栽培,就成就而言……在这个时期绝不会弱于任何一位少年大帝!

  “以一敌三,到现在还没有败,他能坚持到几时,这是一个神话吗?”

  “这是帝子的风采啊,惊艳于世……不然谁可做到,他绝对能与古皇子并驾齐驱,古之大帝的子崩终于出世le!”

  古族众人悚然。

  此战,不由得人们不惊憾,激烈而让人目眩,如仙珠射艳,一刹那的芳华足以照亮整片hé山,让人铭记,心绪起伏……波澜壮阔。

  人族多人战血澎湃,仿佛回到le古之大帝出生的年代,帝于乱世崛起,照耀十方,平动圌乱、守安平,就此长镇于世……九天十地皆宁,再无人敢欺人族。

  “这个人不能留!”古族有几位强者低语。

  刹那间,人族一些修士听闻全都浑身冰凉,李道长之流更是议论le起来,担心会惹怒古族,出现大祸端。

  “想杀我你们尽可过来试试看?”叶凡一声长啸……瞳孔像是天剑一般射圌出两道炽威的光,铮铮而鸣,即便相隔很远,但是逼圌迫的洲才说话的几名古族全都蹬蹬倒退……脸色一片雪白。

  “轰!”

  叶凡气势提升,战力飙升,将三位也皇子都震退le几步,竟然是要向天皇子那里杀去。

  “你……”

  火麒子眸子冰冷无情……道行与法力一样提升le数倍不止,裂锋相对,相阻抗衡。

  然而,远处天皇子却是一惊,他心中思量不准,怕叶凡的一具道身抽不冷子冲杀过来,帮助圣皇多毙他。

  天皇子的道心顿时有点不稳,他能够挂来火麟儿等人是因为付出的代价足够让古皇血脉动心,但他们是否真的为他拼命就很那说le。

  “砰”

  圣皇子之心不动如磐石,眸光冷冽,举手抬足更为凌厉le,杀伐之光淹没le六圌合八荒,所向无敌,打的天皇子大口咳血倒退。

  “啊……”

  天皇子长啸,绝美的容貌写满le惊与怒,他自负血脉天下第一,身为万族共尊的不死天皇的○唯一子嗣,不能容忍别人将他击伤。

  尽管圣皇子也已是重伤,不时咳血,但是天皇子还是难以接受,只应他伤敌,而无人能伤他才对。

  “圣皇子,你凭什么与我斗,我父给予le我天下第一的体质,自◆○唯一子嗣,不能容忍别人将他击伤。

  尽管圣皇子也已是重伤,不时咳血,但是天皇子还是难以接受,只应他伤敌,而无人能伤他才对。
wéiyīzǐsì,búnéngróngrěnbiérénjiāngtājīshāng。

  jìnguǎnshènghuángzǐyěyǐshìzhòngshāng,búshíkéxuè,dànshìtiānhuángzǐháishìnányǐjiēshòu,zhīyīngtāshāngdí,érwúrénnéngshāngtācáiduì。

  “shènghuángzǐ,nǐpíngshímeyǔwǒdòu,wǒfùgěiyǔlewǒtiānxiàdìyīdetǐzhì,zì出生便修习天下第一仙经,你永远都将被我踩在脚下!”

  天皇子近乎疯狂,杀招无尽,妙术无穷,惊的一些半圣都毛骨发寒,通体冰冷,他们绝对挡不住,上去必死无疑。

  “我父给予的……他将整片世界给le我!”圣皇子回应,出手更为凌厉。斗战圣血沸腾,战意高昂,像是要击落九重天。

  “你说什么?”天皇子怒吼。

  “我父未给我留下护道者,更没有为我准备可逆夺天地造化的仙珍,他只是给le我一个自圌由的世界,让我可上击九天,下击九幽,能够自圌由翱翔,不受束缚,没有枷锁!”圣皇子神色平淡无比。

  但是,此时他的气势却更胜le,有我无敌,独尊世间,越发霸气,强势主动,几乎要压制天皇子le。

  圣皇子的话语振聋发聩,凰虚道、火麟儿、火麒子都是一震,而天皇子更像是遭le一次重击,身体一个哴跄,被猴子跟进,乌黑大铁棍砸下,将其抽飞le出去,嘴角鲜血长流。

  天皇子怒啸,也就是他的体质才能承受住,换作其他人必成血泥le,他历经一番艰难的持斗才挽回劣势,但是他道心不稳le,因为他想起le不死天皇的馈赠,给le他两条路。

  第一条路光明璀璨,护道者、绝世仙珍应有尽有。另一条路只有一把不死天刀,让他以此刀斩掉悟道茶祈,粉碎诸多仙珍,彻底断绝第一条路。

  而他最终选择le前者!

  “父亲,你是古今最强者,最睿智的神明,却给le我这样艰难的选择……九天十地内,未来我为第一,我的路自己选择!”天皇子眸光慑人,大声吼出。

  “不好,天皇子道心不稳,千万不要出现意外!”观战者中不少古族都变le颜色。

  “天皇子有八部神将追随,有一些太古祖王护道,大势天注定,而圣皇子却什么都没有,既然我等最初就选择站在天皇子一边,那么现在也没有什么可犹豫的le,要相助一把。”

  有半圣按捺不住,向前而行,他们不敢真的攻击圣皇子,但却也要做出扰动,想支撑到天皇子道心稳定下来。

  “我看谁敢踏前一步,纵逃到九天之外也取他性命!”叶凡大喝,体内战血沸腾,眼看圣皇子占据上风,这些人却想半途干扰,扭转乾坤,他竭尽全力发出一声长啸。

  “我就不信邪!”一位半圣低声冷笑,向前迈le一大步。

  “杀!”

  叶凡舌战惊雷,口中只吐出这样一个字,体内冲出一道异象,化成一尊巨大的神魔!

  这是仙王临九天异象,可是而今演化,像是化成le神魔降世,气吞山hé,十万大山都崩开le!

  “呃……”

  叶凡异象化成的这尊神魔,张口一啸,十方风云崩散,他一口将这位半圣给吞le下去!

  “啊,什么?!这是……“……”所有人都呆住le,整片天地都寂静le下来。

  神魔吞天地,叶凡发威,呼唤8shanmen,让狂风暴雨来的更猛烈些吧,嗯,让8shanmen也猛烈些吧,多谢大家的支持。

  <<遮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